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五十三章即將實行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子。 她有點擔憂的問:「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季子強當然不能個華悅蓮說的很明白,雖然他不是刻意的防範她,但這事情的確沒必要告訴華悅蓮,季子強就說:「沒什麼!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他也...

?哈縣長就說:「那我倒想聽聽,你有什麼絕殺,呵呵呵。」

季子強很認真的問了一句:「那我的事情呢?」

哈縣長一呆,你的什麼事情,馬上又想到了,奧,要我幫你給華書記求情是吧,行啊,那答應一下又死不了人,他就說:「你那事情啊,唉,我不敢保證什麼,只能說有機會就幫你說說,你看怎麼樣?」

季子強點頭說:「好,我的方法也很簡單,你只要把政府招待所前一階段剛招的一個叫張好的女孩,按不附和招工程序稍微的嚇唬一下,讓她感到這個招工就是個騙局,那吳書記也就下台了。」

哈縣長聽不明白,就問:「張好,不認識啊,他和吳書記有什麼瓜葛嗎?奧……難道那個女孩就是前一陣子盛傳的在翔龍酒店被吳海闊那個了的女孩。」

季子強點點頭說:「吳書記威逼和用安排工作的方式讓對方撤訴了,還把這女孩安排到了招待所,一但她認為招工是個騙局,你可以想下會怎麼樣,但我還是要事先說明一點,這個女孩也是受害者,不能假戲真做了,就稍微的嚇唬一下她。」

哈縣長沉默了,他站了起來,走了兩步,最後又轉身過來說:「就這女孩告,只怕也難。」

季子強說:「不難,公安局有最初吳海闊的口供,還有一些物證,再加上你和市委華書記的關係,我想這就夠了吧。」

哈縣長想了想,又問:「證據都在?」

季子強點頭說:「都在。」

哈縣長眼中就閃過了一絲冷光,說:「好,你的事情我可以答應,你把證據拿給我。」

季子強輕聲的答應著,就回去準備證據去了,他要給哈縣長獻上一份厚禮,一個投靠別人的人,總是要拿出點誠意的,就像當年那威虎山上的灤平,不是也給座山雕送上了一份聯絡圖嗎?

從哈縣長那裡出來沒多長時間,季子強接到了華悅蓮的電話,她說今天自己到洋河公安局裡來辦點事情,已經搞掂了,現在正住在賓館,今天不回去了。

季子強有點不相信她的話,就說:「小丫頭,牙還沒換完,就學會騙人了。」

華悅蓮咯咯的笑著說:「小樣,你等著,先掛了。」

季子強搖搖頭,搞什麼呢,小丫頭,他放下電話,手機又響了起來,季子強一看電話是洋河縣本地座機號碼,也沒多想就接上手機,那面又傳來了華悅蓮的聲音:「年輕人,看清楚號碼在說話。」

季子強」哎呦「一聲說:「你真在洋河啊,現在才說,怎麼不提前給我打個招呼?」

華悅蓮就笑著說:「生活中沒有一點驚喜,那多單調,快來吧,我等你。」

季子強高興的說:「我這就去吧。」

她說:「我在門口等你。」

季子強說:「不用了,你就在房間吧,我到了再給你電話。」

季子強也顧不得和郭局長聯繫,給哈縣長準備聯絡圖的事情了,反正也不急這一時半會的,他就過去給秘書小張叮囑了幾句,說自己要去見個人,不用小張隨行,有什麼事情給自己電話聯繫。

出了縣政府,季子強嫌步行太慢,就打了一個車,本來距離也不是多遠,但他就想早點見到華悅蓮。

沒幾分鐘,季子強就到了酒店,他一面上樓,一面給華悅蓮打了電話,問清了房間,果然華悅蓮正在那裡笑盈盈的等著他。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那撕咬是在所難免,動手是順其自然。

親熱一會,兩人才平定了一下情緒,華悅蓮也仔細的看看季子強說:「你最近臉色不大好,是不是老想問題,你那事情也過去了,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季子強說:「一天見不到了你,我就會想,這不是壓力,是思念。」

華悅蓮心裡甜甜的,又吻了一下季子強說:「沒想到我來看你吧?」

季子強點點頭說:「是啊,我是大喜過望,你今天怎麼跑來了,是來出差嗎?」

華悅蓮嘻嘻的笑笑說:「本來是別人過來辦理的事情,我說幫他出差,他高興的很,還答應給我買一周的早點呢。」

季子強哈哈哈大笑說:「乾脆以後你把你們處里的洋河出差都包圓了,讓他們輪換這給你買早點,能省很多錢的。」

兩人一起嬉笑一會,華悅蓮見季子強雙眼還是布滿血絲又說:「你這樣不行,要懂得工作也要懂得休息,我看你是不會當領導,你不會把任務布置給下面的人去干,領導不是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的。能讓別人乾的事就要讓別人干。自己只抓重點抓大事。」

季子強調侃著說:「我就是抓重點抓大事。你以為我一天就會抓胸部埃」

這一下,兩人又鬧成一團了,你還別說,季子強言出必行,說抓胸部就抓胸部,一點都不含糊。

笑鬧了一會,他們就坐下邊聊天邊看著電視,華悅蓮看到季子強點累,就說:「你躺下,我給你洗個臉,做下美容。」

季子強有點好笑說:「男人做什麼美容,傳出去都成笑話了。」

華悅蓮很嚴肅的說:「你土的很啊,洗臉做美容不僅洗乾淨臉上隱藏的灰塵,還要對面部進行按摩。這種按摩對解除思考性的頭部疲勞是很有好處的,現在男人做這種的很多。」

季子強笑笑,也就不說什麼了,想一下,這樣也好,可以享受享受華悅蓮那雙溫柔的手在臉上的撫~摸。

華悅蓮見他老實了,就打盆溫水過來,拿上了自己的毛巾和洗面奶,又從床上拿出一個枕頭坐在沙上,把枕頭放在小腹間,讓季子強頭枕在枕頭上,躺下來。

季子強便不能說話了,他閉上眼感受華悅蓮那雙手在臉上溫柔遊走在面部穴位上,她用勁就有一種觸電似的麻刺激他。

一會兒是頭部麻,一會兒是半身麻,一會兒卻似有一股電流通到了腳底。

他靜靜地躺著很寫意地想自己下一步針對哈縣長的計劃。

華悅蓮拍了他一下問:「你在想什麼?」

季子強說:「沒想什麼1

華悅蓮不相信的說:「你不可能沒想什麼,看你眼皮一跳一跳的。我給你洗臉做美容是因為你做事累了,想讓你放鬆一下頭腦,不準再想問題了。」

季子強含含糊糊地說:「知道了,知道了。」

華悅蓮捂著他的臉頰說:「現在不准你說話。如果洗面奶會弄到你嘴裡我可不管。」

季子強嘆口氣便不說什麼了,也不去想什麼。只是靜心靜氣地享受華悅蓮那雙手的溫柔,漸漸地,季子強就有了睡意,迷糊迷糊就睡了。

剛睡的香,就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郭局長來的:「季縣長,我和王都準備好了,你看什麼時候開始行動?」

季子強看看華悅蓮,不好問的太詳細了,就說:「有什麼困難,多把問題想複雜一點。」

郭局長就說:「我和王已經把所有環節都反覆的想了好多遍了,應該沒有什麼漏洞的,就等你一聲令下了。」

季子強的臉色變得很凝重,他緩緩的說:「那就明天開始。」

那面郭局長答應一聲,重複說:「好,那就明天開始行動。」

放下電話,季子強沒有了一點睡意,這件事情的成功與否對自己,對洋河縣,對那個死去的人都很重要,不能有一點差錯,否則很多人都要受到連累,郭局長,王隊長一個都跑不掉,自己也就真的一定會走上窮途末路。

華悅蓮看出了他有點憂心忡忡的樣子。

她有點擔憂的問:「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季子強當然不能個華悅蓮說的很明白,雖然他不是刻意的防範她,但這事情的確沒必要告訴華悅蓮,季子強就說:「沒什麼!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他也不想讓這個女人為他擔心。

華悅蓮就說:「既然沒什麼,那就繼續躺下來。」

她把他扳倒還躺在她身上的枕頭上。

華悅蓮是一個細膩的女人,女人總是細膩的而一個做警察的女人就更細膩。雖然季子強沒有說什麼,但她還是從他臉上那一掠而過的神情看出了問題的嚴重。

她知道季子強是一個認準了目標就勇往向前的男人,沒條件也要勇往向前。雖然他與那些硬漢比還缺少些許強撼,更多的是一種柔中帶鋼,睿智機巧,然而他從來不會流露出半點恐慌。

現在季子強有一絲緊張的味道,可想而知季子強似乎遇上了大的麻煩,她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他從來不跟她談工作上的事,她也從來不問他工作上的事,她相信他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都是應該三相信這個男人甚至超過了相信自己。

這樣的心情下,華悅蓮也有點憂心了,她也躺了下來,把季子強的頭放在了沙發扶手上,自己靠著他,季子強從後面抱著她,貼著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