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五十一章引誘王隊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起,他從來都放得很開。 季子強原本就是一個豪爽的人,對下屬從來不計較的太多,也就呵呵的答應著說:「你小子怎麼在別處喝酒完了才想起我,早幹嘛去了?」 王隊長就大呼冤枉說:「我下午把你電話...

?那時的王隊長一直也自認自己形象英武,腰闊體偉,還是以英雄自許的,這麼突然看到光彩照人的幾個女子,便覺得眼睛有些不夠用了,老話說象揣了無數只兔子一般,蹦蹦直跳,到了這個時候的王隊長卻也形容得分外真切,不免就將眼光總朝長得更為俊俏的後面屬於自己女人的全身去。

這個剛工作的農村女子,正是懷春的大好年齡,憑著女性的直覺,她當然也注意到了,此時看著這個自己心目的英雄,又是在縣城工作的異性同志,見他身形高大威武,早在心內添了千種歡喜、萬般中意,只覺得全身「突突」地跳,恨不得此時對面的他就把自己掠奪了去,做成你情我願的一堆!相互恭維、彼此誇讚和勸菜勸酒後,熱熱鬧鬧的宴席完畢,王隊長和這個畢業於本地師範專科教音樂的農村女教師剛才燃燒的彼此愛慕激情燒得正為熾熱,也不顧他人可能的笑話,相約著便到鄉上河邊散步。

此時已是垂暮日時分,天漸漸黑了下來,王隊長看看四周,確信無人可以近觀得著,借了渾身的酒勁和年輕人躁動難安的身體和心理給的無窮力量,耳畔邊折實竟也奇異地回蕩起古代風流騷人們「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的諄諄教導,尋思這個時候不動手,更待何時?

而且生理也同心理一同發作,只覺得渾身血液噴涌,這時王隊長哪裡還有迴旋餘地,當下再不思索,本就勇武的他如牛一般轟地發作,只一用力,就將微略靠後半步的女子轉身猛然扳倒。

這女教師剛才對他已經十分中意,且聽鄉里領導對他的出身、工種和能力做了熱烈的誇讚,知他性情敦厚、生性孝順、能力和魄力俱佳,這般早是上也歡喜、下也願意,哪有拒絕之理?

這樣來回不出幾回,都是青春熱血的男女,女教師便懷了隊長的種。這個結果,首先當然是女教師最願意的,在王隊長這裡卻也沒有半點驚慌,於是兩人水到渠成、順理成章結了婚,之後借著王隊長父親多年在縣裡編織的關係網,女教師也一點懸念沒有地調到了城裡的一中當音樂教師,圓了當城市人的夢。

在家裡,他雖有了一定年齡,卻往往能把妻子折騰得舒服到欲仙欲死的地步,須知,女人在這方面的能力和需求,那可是多少男人都望而卻步的,所以女人往往嘲笑說,男人饞是饞,卻吃不了幾嘴!

隊長也懷有男人本性里「獵奇」的心理,偶爾外出公幹和宴席散畢,也會偷偷去嘗嘗鮮,他喜歡和素不相識的女孩碰著來一下,發泄發泄后,塞幾個小錢了事,這樣其實是很精明獨到的,兩邊誰也不會在感情和其他方面有所虧欠,他看過許多朋友在這方面栽了多少跟頭,所以他一直固守家庭,在外面怎麼搞女人,都盡量做得極度隱秘,輕易不讓家裡的女人知道。

王隊長掛斷了和季子強的通話,就興沖沖地駕著自己的專用警車先到了茶樓,點上了一壺極品鐵觀影,要一個包間,在那裡等著季子強了。

季子強是步行來的,剛才他就沒答應王隊長接自己,也不是怕影響不好,就這樣一個小縣城,能有多遠的路,剛在坐了一兩個小時了,就想活動一下,走動走動。

王隊長仔仔包間里,就想,自己穿上這套警服,一般來說,再往那些有權有錢的地方設想,似乎已經不大可能,但是在警察這個系列這支隊伍里,把自己的位置再往上挪一挪,動一動,職務上升一格,多好埃

這也是他最近想了很久的一個問題,年底了,到處都有調整,自己既然拉上了季子強這個線,抓住這個機會,說不定還真的有點什麼收穫。

一會季子強就走了進來,王隊長便扯開大嗓,興頭十足地喊到:「領導來了埃」。

本來,下屬晉見領導,都該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才對,但是他倆人已經混到什麼份上了啊,於是每次和季子強單獨在一起,他從來都放得很開。

季子強原本就是一個豪爽的人,對下屬從來不計較的太多,也就呵呵的答應著說:「你小子怎麼在別處喝酒完了才想起我,早幹嘛去了?」

王隊長就大呼冤枉說:「我下午把你電話都快打爆了,就是沒人接,你倒好,還怪上我來了。」

季子強是開玩笑的,他開會的時候把手機設成了振動,剛才也看到上面有好多個未接的電話,裡面次數最多了也就是這個王隊長了。

兩人就坐下喝著茶,漫無目的的聊著天,膽子和漫無目的只是個表面現象,其實他們兩人今天都是心懷鬼胎的,王隊長想要扯出自己提升的話題,但他不敢輕易開口,不要看兩人關係還行,一旦惹起了季子強的不快,那也不是好玩的。

季子強說要拉王隊長幫自己完成那個重要的事情,但事關重大,他也不能盲目提起。

這下兩人就有的扯了,直到喝完了這一壺茶,王隊長才狠了下心,該死的娃兒求朝上,說!

他就一面往茶壺中添水,一面說:「你們領導啊,怎麼老是開會啊?有用嗎?還不如來點實惠的,一個文件給我們漲點工作,或者,呵呵給我們提升一級,那更刺激我們工作積極性。」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了起來,問道:「你呀,想什麼呢?對了,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你目前還是沒到副科吧?」領導講話就是有水平,原本就是鐵實的事情,也用一種彷彿的口氣,這表示很得一種「不為人先」的中國固有智慧。

「難得領導還記掛得這麼清楚,是的,我經常做夢都在想著能到副科級別,有時候會老家,經常還到祖先們的墳頭去看看,就想著那天上面會冒出一股子青煙來。」聽得這樣關懷,王隊長內心當然狂喜難抑,但他還是要把握分寸的把自己這個渴望有玩笑的方式表達出來。

「呵呵呵,那你看到你祖墳上冒過黑煙嗎?」季子強大笑這問。

王隊長連忙糾正這說:「領導,不是黑煙啊,要冒青煙才行。唉,說起來慚愧,除了我把煙頭扔在上面冒一點以外,平常是每一點動靜。」

季子強笑完以後,又沉吟著,故作疑惑地問:「好像你們局裡張副局年底就要退休了,是不是?」

王隊長看看就要把季子強引到正題上了,他也變得小心翼翼了,回答說:「是啊,不知道縣上對這個事情有沒有什麼安排?」他這樣回答的時候,他不免心裡有些七上八下的。

季子強就非常高深地說:「安排,誰安排啊,他們安排能輪得到一般的人嗎?上次哈縣長倒是提過一個誰來著,但現在還早,沒人太關注。」

王隊長一聽哈縣長已經是提出了候選人,心裡一下就涼了半截,哈縣長在洋河的權勢他是很了解的,他要說出來的人,只怕十有**都會通過,除非是吳書記另有人眩

季子強就很不在意的瞄王隊長一眼又說:「要我看你的資歷也可以爭取一下嘛,人要有進步的意思,不能得過且過,混日子。」

這話說的,王隊長想進步都快想瘋了,可是你們這些領導那個人家機會啊,王隊長就灰心喪氣的說:「唉,沒靠山,沒後台,什麼都不敢想埃」

季子強看看他說:「沒志氣,事在人為,這點追求都不敢有,不像你的本色。」

王隊長也就豁出來說:「我想啊,怎麼不想,但人家哈縣長都內定了,我想也是白想。」

季子強冷冷的說:「哼,我看未必,你還是有希望。」

王隊長那無精打采,耷拉著的腦袋,就像是裝張了彈簧一樣,「唄」的一下,就太了起來,他有點驚訝的看著季子強問:「領導,這話怎講?」

季子強不改冷峻的神情說:「你們專案組正在偵破的案件或者就是你希望的所在。」

王隊長還是聽不懂,他偏了下腦袋,目不轉睛的看著季子強說:「領導的意思是破了案子就可以立功,但就算立功了,也很難有提升的機會。」

季子強也下定決心了,他對王隊長輕聲的說:「如果那個案件涉及到他呢,他要下台了,他還能提升別人嗎?」

王隊長腦袋嗡的一下,半天沒緩過氣來,他睜大驚惶的眼神問:「領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你懷疑他是內鬼。」

季子強哼了一聲說「不是懷疑,我和郭局已經有證據可以肯定,但是這個證據不能作為法律上的證據。」

王隊長的驚訝還沒有消退,他戰戰兢兢的問:「縣長,領導,那就沒有別的辦法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