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五十章吳書記的反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銳利的掃視著所有人,說道:「今天提出的這些人,還有他們身上存在的問題,我想請大家談下看法,有什麼就說什麼,不要顧慮。」 從他的話語里,已經可以看出這些人員是他確定的,所以大家都沒說什麼,季子...

?秘書見他心情不好,趕忙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到晚上七點,常委們就陸續的到來了,方菲現在也是常委,裡面除了她一個人,其他都是煙槍,坐上一會她就咳嗽。

哈縣長來了,他已經很平和了,他還可以和副書記齊陽良開了句玩笑,唉稍微過了一會,吳書記就來了,他每次都很準時的,不會遲,也不會太早,就提前兩,三分鐘,等他進來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到齊了,他也沒說什麼,就坐到了自己的專座上,他結果坐在身邊的齊副書記遞來的香煙,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稍停一會,煙霧就從鼻腔里噴射了出來,他看看四周,點頭示意組織部長馬德森了一下說:「馬部長,那就開始吧。」

馬部長先清了清那煙熏火燎的喉嚨,說:「這也接近年底了,為調動洋河縣的幹部隊伍活力,我們組織部門搞了個調查和摸底工作,現在就給大家彙報一下。」

他就開始講了起來,說是他們組織部門的想法,誰相信啊,沒有吳書記的授意,嚇死他,他也不敢提出個什麼看法來。

馬部長的調查摸底工作做的真是紮實,講到後來,就說起了哪些單位領導能力欠缺,哪些部分的領導品行不夠等等吧,而對另一些人,又詳盡的做了肯定和讚譽,最後他說:「這都是我們組織部門的一些意見,還請在座的各位同志給予指正。」

馬部長在那面念,哈縣長就是臉色變的越來越陰沉,上面提出批評的,基本都是在他的鐵杆嫡系,這個吳書記也太無視自己了,真把自己當成洋河說一不二的老大了。

但哈縣長的這一想法很快就被一種無奈的沮喪代替了,在洋河縣的其他領域,自己都是可以和吳書記分庭相抗恆的,唯獨這人事權利和常委會,自己沒有一點優勢可言,這也是哈縣長這幾年來的一個心痛。

等馬局長講完了這些話,吳書記眯起眼,銳利的掃視著所有人,說道:「今天提出的這些人,還有他們身上存在的問題,我想請大家談下看法,有什麼就說什麼,不要顧慮。」

從他的話語里,已經可以看出這些人員是他確定的,所以大家都沒說什麼,季子強也是一言不發的靜靜坐在那裡,他很超然,也很篤定,自己已經督促吳書記啟動了這枚炸彈,現在給哈縣長留下的選擇已經不多了,他要麼誠服,放棄將要到手的一切,要麼反擊,做一次困獸之鬥,應該說哈縣長選擇後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為他還有實力,還有希望。

但他在季子強的眼中已經是個死人了,季子強既然鼓動了吳書記走出這咄咄逼人的一步,哈縣長的路就很艱難了,只要他反擊,只要他憤怒,季子強就會找他的他破綻,就會給他刺出那奪命的一槍。

於是,季子強沒有一點講話的意思,他也知道,會有人出來說話的。

是啊,也就只有哈縣長說話了,他知道今天自己說了也白說,但還是想做下嘗試,就看著吳書記說:「吳書記,我來講幾句。」

吳書記是估計他會跳出來,這是有心理準備的,就微笑著說:「大家都不發言,還是哈縣長帶個頭好,說吧,不用有什麼負擔。」

哈縣長最見不得就是吳書記這樣說話,好像他真是老大一樣,說出的話就像是對馬仔一個口氣。其實他真的是忘了,或者說他心裡不願意承認,人家吳書記本來就是他們的老大。

哈縣長平靜的說:「我也認為這裡面有的同志的確是不像話,不很合格,但我們這個班子也組建起來也不容易啊,現在我們要的是以穩定為主,中央講和諧,地方也要講團結,你們看呢,我就先提這一條。」

他知道全盤否定靠自己一個人是萬萬辦不到的,只有避重就輕,能保幾個算幾個,打著這樣的小算盤,他才很低調的說出了這翻話,至於有沒有結果,那就很難說了,他也沒辦法控制住目前的局面。

吳書記卻不想給他這樣的機會,他已經準備逐步的反擊了,要反擊就要先拔掉哈縣長身邊的這些鐵杆,所以就笑著說:「哈縣長這個提法也不錯,但我還是想,我們要改變洋河縣的幹部工作風氣,就要敢於下重手,下大力氣,該擠的包就早點動手,遲了受害的還是我們自己,你們大家也說下,是不是這樣個道理。」

其他人也在他眼光掃到之時不斷的點頭,迎合著,哈縣長不去看別人,他可以想象他們都是個什麼表情,這樣的表情他太熟悉了。

難道就這樣放棄嗎,不!絕不會的!戰幕才剛剛拉開,既然這裡不是自己的戰場,那就換個地方,重新去開闢一個合適的,可以和他姓吳的勢均力敵的戰場,想讓我哈學軍就這樣誠服,沒那麼容易,你也太小看我了。

哈縣長打定了這個主意后,就閉上了嘴,閉上了耳朵,不再去說,也不再去聽。

會議出乎吳書記的估計,他本來認為哈縣長一定不會輕易就範,所以已經準備好了,在必要的時候就進行投票,從人數上,局面上和心理上,一舉擊垮哈縣長,讓他被迫和所有的常委為敵,也讓所有的常委做出一個沒有迴避的選擇,讓他們沒有退路的站在自己的隊列來。

但人生就是有很多的想不到,今天哈縣長卻沒有激動,也沒有抗爭,一切都很順利的決定了,他不得不佩服哈縣長的能忍。

看大家都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吳書記就宣布:「同志們,今天大家既然對這個摸底沒有什麼異議,那下一步組織部門就準備一下,該調整的適當的做些調整,讓我們洋河的領導班子更優化,更完善,要是都沒什麼,那就散會」。

哈縣長晚上回到了家,一直心裡也是不舒服,他開始盤算著自己的應對策略,在這個關鍵時候,不算怎麼說,都是不能讓老吳輕易得手的,他想保住他的位置,哼,我自己還上再上一層樓哩。

這一夜,哈縣長是難以入眠了。

季子強是剛剛結束常委會議,就接到了公安局刑警隊王隊長的電話,:「領導啊,今天有沒有安排,我想請領導一起坐坐。」

季子強剛好這一兩天也是準備找他的,上次和郭局長說過,在對哈縣長的監聽中,需要一兩個業務熟練,穩當可靠的人手,季子強就考慮到了這個刑警隊的隊長,想和他談談。

季子強說:「這麼晚了,那就喝點茶吧。」

王隊長說:「領導,喝茶有點太清淡了,要不到酒吧喝酒去。」

季子強嫌那裡面太過吵雜了,依然堅持要喝茶,王隊長就說了一家在洋河縣最為高檔的茶樓,兩人越好了一會見面。

這個王隊長從警校一畢業就在公安系統供職,正值壯年的王隊長可謂「家庭事業兩豐收」,家裡有個年輕貌美的妻子,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妻子小他三歲,對他可謂百依百順、柔情有加。

這個自己懷裡可以隨時擁抱,並可以任何時候依照生.理需求放膽,放心,使用的妻子,當初俘獲她時,卻也是順利得沒有任何懸念的。

還在自己工作的那個時代,雖然男女自由戀愛已經非常流行,但是和現在的男女「碰著就來」的「一夜晴」或者先試婚,再戀愛或者確立是否建立婚姻關係當然不可同日而語,須知,這些後來放膽,放~盪卻被認為是人性解放的現象,在當時的人們看來,是絕猛獸,完完全全的沒有賴潞托叱芨校是想也不敢想的,遑論實踐?

對於王隊長來說,起初俘獲妻子、徹底征服她的芳心,說來也頗有些傳奇色彩。幹上公安刑警之後,事業道路上他走的平平坦坦,也平淡無奇,自然也算順利,過了三四年,洋河縣一個村組連續發生了系列惡性盜牛案件,多家農戶耕牛被盜,損失巨大,要知道,在本就貧窮的農村,耕牛幾乎全是農村家庭唯一值錢的家當,因此當地人心惶惶,怨聲載道。

案件上報到了縣公安局刑警支隊,那時的王隊長還不是隊長,他和幾個同時奉命前往偵查破案。

王隊長他們幾乎說上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案件給破了,犯罪嫌疑團伙一個不漏網地悉數被緝拿歸案,因為本來那都市一夥土賊。

當地鄉政府為了表示感激,就在本地一家飯店隆重宴請了所有破案的人員,把他們都必恭必敬地當成天神一樣的功臣看待。

說來蹊蹺得很,生活的軌跡,會對誰在什麼樣的細節里就對生命促成什麼樣的改變誰也無從知曉、無從預知的,就是這場宴會裡,王隊長的生活也悄悄地孕育著變化的因子。

作為英雄,當晚王隊長和他的同事們自然受到參加宴會的人們特別的仰望和敬重,為了表示這種氣氛的鄭重和非同一般,領導們對人世間一切都習慣於頤指氣使,鄉政府作為當地的土皇帝,當然更不例外,鄉黨委書記和鄉長兩個黨政一把手把本地中學里三四個模樣和氣質都數得上的女教師喊來陪幾位英雄吃飯,意思自是聊增美色和韻味了,來的女教師里,就有後來成為王隊長的妻子的人,她是出生農村的貧寒女子,卻長的高挑秀麗,氣質幽雅。年輕人對異性自然有著異乎尋常的神往和熱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