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八章完善計劃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經驗和能力,這件事情局容易了很多。」 郭局長是了解季子強的水平的,他的判斷和計謀,自己是早就領教過,既然他這樣說,那就最好,讓他網路這個人,比自己的效果就更好了。 他就說:「好,只要...

?葉眉說:「怎麼看你有點像個商人。」

季子強再一次笑了說:「商人和政客本來就有很多的相似,或許真的哪天我干不下去了,我就做個商人,養大肚子,開個寶馬,那也不錯。」

葉眉就說:「你怎麼盡想些好事埃」

季子強說:「在艱難的時候,夢總是要做的。」

葉眉無奈又有點好笑的掛斷了電話。

事態的轉變讓洋河縣的人們一下從一個震驚走到了另一個震驚中,季子強沒事了,他又開始謙遜而威嚴的出入在政府和縣委的辦公大樓里,他和煦的笑容讓他的儀態更為瀟洒,他再一次的為這個死氣沉沉的洋河創造了一個話題和奇,這不得不讓每一個人開始思考。

哈縣長也在思考,他想想的就氣不打一處來,自己費盡了心機的一步好棋,就這樣又被季子強給破解了。

他就有了灰心和沮喪的感覺,真他媽的倒了八輩子的霉,怎麼就攤上一個這樣的屬下,那句既生瑜何生亮的話,就隱隱約約的出現在了哈縣長的耳邊。

這個對手太過強大和狡詐了,他滑的像泥鰍,賊的像斑鳩,對付起來太費力了。

但就此罷手,只怕也不能了,戰端一開,不見輸贏不回頭,這是官場的規律,自己想要收手,也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現在還是做好防禦準備,季子強吃了這個暗虧,他是一定不會無動於衷的,他的反擊一樣會很凌厲,因為季子強不是一個拖泥帶水的人。

然而,這次的反擊不知道他會從何處發起,是不是還會從那個案件起手呢,他有沒有知道自己在那個案件中起到的作用?很難說,但不管怎麼樣,還是提高警惕,防患未然。

吳書記也在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他一點都不敢大意,自己這次明白無誤的出賣了季子強,這口氣他是要出的,好的一點,他還有一個更大的強敵,就算他季子強想要報復,至少自己還排在第二位吧,但自己還是要小心。

吳書記現在面臨的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直接和哈縣長聯手,堅決壓制季子強,讓他無還手之力,但這樣作,其實對自己沒有一點好處,哈縣長和季子強的仇比自己大的多,他們是兩個派系的鬥爭,自己難道需要幫助他嗎?這次坑季子強也是迫不得已,要不是華書記親自出面,自己是寧願幫助季子強的。

還有一條路就是幫助季子強,打擊哈縣長,這是自己一直想要做,沒有做成功的事情,一但獲得成功,自己肯定是最大的受益者,但這個裡面有兩單問題要考慮,第一,自己不能親自出面,不能讓華書記提前對自己動手,在一個就是季子強經過這次的事件,他還會不會再來聯合自己呢?

吳書記一時是無法判斷的,於是,他又轉換了角度,站在季子強的立場上想了很久,假如季子強想要反擊,他沒有辦法來兩線作戰的,何況這兩線的人都是比他更有實力的人,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聯合一方,進攻一方,那麼他會選擇聯合誰,顯而易見的,聯合自己是他最為有利的一種策略。

當然了,一旦哈縣長真的在他的反擊中落敗,他沒有了後顧之憂,他也是極有可能調轉槍口對自己開火,可是,真的擊敗了哈縣長,洋河縣的形勢難道允許他季子強張牙舞爪嗎?那個時候,自己應該就可以手握重權,獨霸江湖了。

在吳書記認真的想通了所有問題以後,他反而有了一種興奮和期待,他渴望著季子強不要默默忍受這次事件的傷害,他盼望著季子強能拿出血性男兒的氣概盡情的反擊起來,這種渴望沒有想到越來越強烈了。

是啊,季子強哪能就此罷手,他不得不準備組織反擊了,哈縣長的頻頻攻擊,雖然暫時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傷害,但隱患已經為自己埋下了,而且自己的時間也所剩無幾,等一切平靜的時候,新的在災難又會再次的降臨,季子強可不希望自己跌倒了站起來換個好看的姿勢再倒下去。

季子強就想起了拿破崙的那句話:最好的防衛就是進攻。

那就先從殺人案著手吧,季子強電話叫來了公安局的郭局長,他要發起一次對哈縣長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

郭局長是帶著由衷的歡欣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就在前幾天,他幾乎已經也和所有人一樣的斷定季子強沒救了,然而,事態的演變就再一次的展示出季子強堅韌和頑強的生命力,他就如那紅岩上的松樹一樣,傲霜鬥雪,巍然挺立。

這樣的一個領導是很讓人有安全感的,郭局長也決心在季子強留在洋河的這段時間裡,和他一起創造一個輝煌。

因為他們兩人都很明白,他們已經抓住了那輝煌的尾巴,只要再使上一力氣,在仔細的用上一點功夫,哈縣長就會在公安局的慶功宴上作為一到聊天的佳肴,不錯,只需要找到一點證據,就完全可以解開這個壓在專案組頭上的謎團。

季子強招呼他坐了下來,微笑著說:「一切又要開始了,老郭啊,這次有沒有信心。」

郭局長淳厚的說:「要是和別人干,我沒有多少信心,但是和你一起,我信心百倍。」

季子強就很欣慰的笑了,但也僅僅是讓笑容稍作停留,他就換上了嚴峻的表情說:「老郭,我還是那句老話,你有沒有勇氣來和我一起揭開這個謎團。」

郭局長莊重的說:「有,你指示吧,我應該怎麼做。」

季子強眯起了眼說:「我需要哈縣長和北山煤礦范曉斌的一次有用的通話?」

郭局長不得不緊張了,這已經超出了他想象的範圍,他是有勇氣,也準備著為這件事情拼上一把,但這完全的不是正常手段,季子強所說的一次有用的通話,那意思很明顯不過,只能安裝竊聽設施了,這和自己受到的這些年組織教育是相抵觸的,一個下級,在沒有更高一級的組織授權下,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是要承擔政治和法律責任的。

郭局長猶豫不決,季子強也不說話了,他的勝敗,他的反擊,也或者不完全是他個人的,這還有個公理,都在郭局長的一念之間。

郭局長抬頭說:「要不我們越級給上面反應一下,一邊獲得他們的支持。」

季子強苦笑說:「如果可以那樣,我有何必如此,問題是真的那樣了,也許我們會更加失望。」

郭局長也知道哈縣長的背後有強大的支撐,彙報到上面,自己和季子強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很多事情是很難分辨,如果有一個人稍微的不慎,稍微的把這件事情划入到政治層面,那麼永遠這個迷都不會在揭開了,不管是自己,還是季子強,都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

兩人都沉默了,他們不斷的抽煙,讓房間中的煙氣瀰漫到所有的角落,時間在一分一分的過去,煙蒂也在慢慢的堆積,郭局長突然的抬起了頭,他目視著前方,說:「我先挑選一兩個可靠的人員再說,這個事情要慎重,但我今天給你保證,任務我會儘快的完成。」

季子強想了想說:「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的人一定要選好,也絕對的可靠才行。」

郭局長點頭說:「這也是我最難解決的一個難題了,局裡倒是有幾個人選,但我還是有點單擔心。」

季子強鄒了一下眉頭說:「你感覺王隊長這個人怎麼樣?」

郭局長:「這人膽子倒是沒問題,只是我對他有點吃不透,我在想想。」

季子強說:「這樣吧,我抽時間和他談談,他要是能行的話,以他的經驗和能力,這件事情局容易了很多。」

郭局長是了解季子強的水平的,他的判斷和計謀,自己是早就領教過,既然他這樣說,那就最好,讓他網路這個人,比自己的效果就更好了。

他就說:「好,只要把可靠的人員確定下來,後面的事情我來辦。」

季子強點點頭,他知道,哈縣長離完蛋已經不遠了。

送走了郭局長,季子強沒有絲毫的得意,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也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考慮和完善,在最近這幾天里,他做過很多設計和計算,他的時間沒有多長了,所以他就要把每一個步驟構想的更為精確,一步錯,就會步步錯,而在這個地方,其實也用不著步步錯,只需要一步錯,就足以讓你抱憾終生了。

在這次事情過後,所有的人都發現季子強變的低調起來,他的笑容個總是掛在臉上和嘴角,可是細心的人還可以發現到,季子強在很多時候,開會,吃飯,聽取彙報等等的時候,他都有點神情恍惚,是因為他受到了太多的驚嚇吧。

連吳書記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對季子強很關心的人,季子強不夠強大,這會讓他失望,季子強太過強大,又會讓他緊張,他在這樣的進退中徘徊著,他不斷的判斷著季子強下一步會不會出手,但還幾天都過去了,各種信息匯聚以後,吳書記有點失望了,季子強連哈縣長的一句責備他都沒有聽到,真的有點不可思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