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六章調職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有那時間不知道自己休息一下埃 但季子強不這樣認為,他就算是要走了,也要走的光明磊落,也要走的讓人無話可說,所以他繼續著這讓人搖頭的工作。 吳書記和哈縣長也是不在來招惹季子強了,對於一個...

?季子強狠有點得意洋洋的笑笑對華悅蓮說:「這是我一個哥們,不過你不要隨便搭理他,他有個毛病,見了美女愛流鼻血。」

趙遠大裝出生氣的樣子說:「哎,哥哥,美女面前不要這樣埋汰我好不好,好歹我也是個人物。」

季子強呵呵的笑笑,給他們做了介紹,一聽華悅蓮也在市裡上班,還是個警察,趙遠大就問:「妹妹,那以後車讓扣了我可是要找你幫忙的。」

華悅蓮很認真端詳了一會說:「你準備給我多少好處費,讓我幫你徇私舞弊。」

幾個人一起大笑起來,趙遠大又說:「不容易啊,認識季子強這麼久,從來沒見你帶過女朋友吃飯,今天真是難得,難得,沒想到啊沒想到,你也有女朋友的這一天。」

季子強眨眨眼說:「低調,低調,別讓人家感覺我發育不正常就好。」

趙遠大也接了一句:「管別人說什麼啊,魯迅曾經說過:「說自己的話,讓別人走去」。」

說完他看看季子強和華悅蓮在奇怪的望他,就又說:「不是魯迅說的嗎。」

季子強很正經的說:「是魯迅說的,記得那是在一個「紅葉瘋了的時候」他說的。」

飯桌上幾個人嘻嘻哈哈笑這吃著,一混就過了個把小時,再後來季子強身上沒煙了,就到外面買煙,司機要去,季子強摁住他,說自己去買,今天給小王師傅服務一次,趙遠大也說他去買,季子強就說:「那行吧,你陪我出去買。」

走出包間,趙遠大才有點沉重的問季子強:「兄弟,我今天聽你們中學的李校長說,你怎麼讓人給坑了,挺嚴重的是不是。」

季子強淡漠的笑笑說:「是啊,打了個盹,就讓人把我滅了。」

趙遠大罵了一句什麼,又說:「那以後有什麼打算埃」

季子強搖下頭說:「有打算,但現在還沒想好,以後跟你干吧。」

趙遠大嘿嘿的笑了說:「你小子,還調戲我,說吧,有什麼我能出力的地方你就說。」

季子強想想說:「下一步的打算真還沒有想好,這樣吧,今天晚上你睡覺晚一點,我路上在想一想,回到洋河縣了給你打電話。」

趙遠大滿不在乎的說:「行啊,我睡覺本來晚,你就想好,要是想到市裡做點什麼生意的,我錢不多,但只要你開口,我都會想盡辦法給你解決,這點不是吹的,哥們在柳林還是耍的開。」

季子強拍拍趙遠大的肩膀說:「好,等我電話,我已經有個大概的構思了。」

兩人買好煙,季子強要結賬,趙遠大死活不肯,最後季子強也只好由他買單了,回到了包間里,季子強給司機小王也扔了一包說:「今天是辛苦你了,吃好了我們就準備走。」

幾個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一起站了起來,走出了飯店。

趙遠大和季子強有說了幾句話,就各自上車分道揚鑣了,季子強他們的車子到了市委大院門口的時候,季子強讓車停下了,我猶豫著說:「只能送你到這個地方了。」

華悅蓮當然很理解他,他是不會現在去見老爸的,今天雖然季子強沒有提過一句老爸,但就自己的感覺來說,他這次調離洋河,受到處分,肯定和老爸是有關係的,只是事情實在太複雜,自己真的搞不懂。

華悅蓮就輕輕的握了一下季子強的手說:「我先回家了,你回去的路上慢一點,記得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季子強手上也用一點勁,握一握華悅蓮的手說:「嗯,我知道。」

華悅蓮下車,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說:「記得每天早晨打電話叫我起來上班埃」

季子強就笑了,在夜色中他的牙齒和眼睛都爍爍的閃亮。

回去的路上,季子強很少說話,到是司機小王跟到很好奇的問:「季縣長,你那女朋友怎麼調市裡來了,她們家還住在市委大院,那一定是有點來頭的。」

季子強幫小王點根煙,怕他疲乏,一面給他遞煙,一面說:「是啊,來頭還不小呢.。」

小王長長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堆濃煙后說:「季縣長,那你這事情……你就沒有想下,通過你女朋友家裡的關係給活動一下,通融一下。」

季子強有點好笑了,就嘆口氣說:「難啊,就怕她家不給幫忙。」

小王忙問:「這小季是誰家的閨女,關係硬實不?」

季子強說:「硬,相當的硬,她是華書記的女兒,你說她家關係硬不硬。」

小王一下子就瓜了,好半天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最後只好搖搖頭,說:「唉,想不通,想不通。」

兩人一路再也沒有說其他的話了,晚上車少,也好跑,要不了多久就到了洋河縣,回到了辦公室,季子強給華悅蓮去了個電話,說自己已經到辦公室了,一路很順利。

掛上電話,季子強在房間里來回了走了幾圈,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給趙遠大又掛了個電話,兩人在電話中唧唧歪歪的說了好長時間。

這個夜晚對季子強來說是很幸福的,他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做到過愉快的夢了,而今夜,他夢到了鮮花和雲彩,夢到自己躺在萬花叢中,身邊的彩蝶翩翩起舞,天上的雲彩色澤美麗,他再也沒有了憂愁,華悅蓮呢?好像後來也過來躺在了旁邊,他們卿卿我我,一直到天色大亮。

從第二天開始,季子強又和往常按時的工作和上班了,該跑的地方,什麼郊區啊,工地啊,種植示範園啊,他都是沒事了轉轉,所有人看他的眼色都不太對,有憐惜,有同情,還有不以為然的,認為他都馬上要走了,何必呢?還給洋河縣賣的什麼命,有那時間不知道自己休息一下埃

但季子強不這樣認為,他就算是要走了,也要走的光明磊落,也要走的讓人無話可說,所以他繼續著這讓人搖頭的工作。

吳書記和哈縣長也是不在來招惹季子強了,對於一個戰敗的將軍,最起碼的尊敬還是要有,他們都迴避著季子強,就算遇見季子強給他們請示什麼問題,他們也毫不猶豫的放行讓道,是啊,就讓他再享受幾天權利的滋味吧。

這幾天,季子強的電話明顯的少了很多,有很多不重要的事情,別人就不用來找他了,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也不必來找他,他說了只怕也執行不了。

當然了,還是有一些關心和慰問的電話,大都是來向他表達一種哀思和同情的,這樣的電話不來還好,來了徒增季子強的煩惱。

他不希望有這樣的煩惱,他只想安安靜靜的等待,等待最後那一刻的到來。

那一刻已經來了,一大早,在柳林市為華書記的辦公室里,紀檢委的劉永東書記正手拿一份調查報告和處理意見書,站在華書記的面前,華書記大概的瀏覽了一下,上面清楚的寫著對季子強這種缺乏黨性,脫離組織的違紀行為給予黨內警告處分一次,同時調離現在的工作崗位,而在這份意見書後,還有一份組織部門的人事調動任命書,上面也赫然寫著免去季子強的洋河縣副縣長一職,調任到市供銷社,擔任副主任一職。

華書記不用在細看了,此事已經算結束了,他對劉永東說:「永東同志,下午吧,下午你和組織部聯繫一下,就跑一趟洋河縣,在辛苦一下,把這件事情落實了,對了,我已經給洋河縣人大也打過招呼了,你們去了先和他們聯繫一下,你們還是按正常的程序走,不要留下什麼後遺症。」

劉永東心裡為季子強有點不值,這樣一個很有前途的年輕人,怎麼就看不清柳林市的局勢,非要和最高權利來抗衡,沒聽人常說,「胳膊擰不過大腿」這話嗎?

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一塊好鋼。

劉永東淡然的說:「行,我一會就和組織部聯繫,看他們是誰過去,華書記要是沒什麼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了。」

華書記鄭重的在處理書上面簽上了字,把它遞還給了劉永東,很嚴肅的說:「其他沒什麼事情,你去吧。」

看著劉永東的離開,華書記這才露出了一絲笑容,這個殲滅戰打的很漂亮,不僅砍斷了葉眉的一支觸角,還在常委會上壓制了葉眉的氣焰,讓那些左右搖擺的常委,做出了最終的選擇,投向了自己的麾下,那麼接下來這個骨牌效應就會像瘟疫一樣的開始發酵,蔓延,要不了多長時間,在整個柳林市裡,就會出現一邊到的政治格局,而自己選擇的這個時間點也恰到好處,葉眉想要挽回敗局,想要發動反擊,都來不及了,重整旗鼓那是需要時間和契機的,現在這兩樣她已經都沒有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