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五章溫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地間只剩下這一片蕭殺,其他的什麼都不存在了。 看到這一切你就會理解冬天,冬天也有溫柔,它的溫柔是落葉嗎。當更迭的季節定格在冬天的時候,最後一片落葉掙扎著飄在空中,被幹了脈的葉子,猶如一位老在風...

?華悅蓮嘴一撇:「算了吧,不要給我吹,床墊你敢揭開嗎?看看下面有沒有臭襪子。」

季子強笑了,這次是真的笑了,不錯,還確實讓華悅蓮說對了,自己那下面真的就有一雙襪子。

華悅蓮走到了窗前坐下,柔情的看著季子強,而季子強,也似乎回到了過去的狀態,他的眼光中,又出現了往昔的冷峻和嘲弄,一縷譏笑從他的嘴角蕩漾開來。

後來兩人就說到了那次分手后的一些情況,季子強驚呼的問:「你住院了啊,為什麼住院的時候不帶手機。」

華悅蓮也吃驚的說:「你不知道我住院,我不是讓老媽給你打個電話嗎?」

季子強用比哭還難看的表情說:「你老媽哪給我打電話了,我給你打過去,她告訴我你不想見我了,再後來你手機就一直關機,停機。」

兩個人對望著,望了好久才一起哈哈哈的大笑起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兩個如此聰明的人,被這樣一個老套的,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的方法就給糊弄了,華悅蓮一下子站了起來,撲到了季子強的身前,掄起了兩個小小的粉拳,在季子強的胸膛上捶了起來,嘴裡說:「你笨啊,笨啊,你怎麼就相信我老媽的話呢,你就不動動你的腦筋埃」

季子強哭喪著連說:「我那個時候腦袋都是木的,光知道傷心難過了,誰能想到堂堂的李科長也會騙小孩埃」

他們又一起笑了,這時候一陣的芳香襲來,季子強狠狠的吸了一口,看看歡樂中的華悅蓮,卻見那一段脖子冰肌玉膚,滑膩似酥,再看看那腕白肌紅,手如柔荑,季子強的心頭就是一陣的蕩漾,看看門外沒有人,就在華悅蓮那皓如凝脂的脖子上親了一口……

華悅蓮一時也沒防備,一下就打住了歡笑,神情有點扭捏,滿臉緋紅,季子強見她手足無措的樣子更是心頭一陣的漣漪,季子強就不再猶豫了,他用火燙的雙唇吮吻她的粉臉、香頸,使華悅蓮感到陣陣的酥癢,然後吻上她那呵氣如蘭的小嘴,陶醉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的嬌軀……季子強迫不及待的,不斷的親吻著那紅潤並帶有唇膏輕香的小口,堵著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什麼。

兩人吻著,移動到了門口,季子強騰出手反鎖上了房門,在一把抱起了華悅蓮,到了裡間,他已經不想等待了,他要放任自己的激情。

季子強開始瘋狂了,他急促的說了句,「我開始啦1

華悅蓮情不自禁出一聲驚呼,發出嗚咽之聲,吐著深深的氣息,俏臉上那雪白的肌膚都已被染成紅色。嬌嫩的喘息在輕顫。

大概半小時后,季子強終於結束了,華悅蓮抬起頭,甩了一下頭,長長地吁了口氣。

下午季子強和華悅蓮就在政府的伙食上吃了飯,當然了,他們沒有直接到食堂去,是小張幫他們把飯菜端上了辦公室。

現在他們兩人很安靜,都在回味今天的幸福。

一邊吃飯,華悅蓮一邊說:「明天我要上班,我要回去了。」

季子強點點頭,刨了一口飯,說:「嗯,我送你回去。」

華悅蓮說:「不用了,我自己走吧。」

季子強說:「那不行,我要看著你安全的到家,我要和你多待幾個小時,這會讓我很幸福。」

華悅蓮羞澀的笑笑,她也有一種很幸福感覺了,就算是車裡兩個人不能有一點親密的行為,但可以互相的看著,那也是一種幸福。

華悅蓮點頭,說:「好吧,我們一起走。」

吃完飯,季子強問辦公室要了一輛車,辦公室的黃主任已經下班回家了,他接到了季子強的電話,雖然知道季子強很快就要在洋河縣消失,但還是沒有為難他,很爽快的就答應了,說:「一會我讓值班的車在辦公樓下等你,你什麼時候想用都可以,這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季子強很感激的,他又對黃主任說了幾句客氣話,但黃主任比他還客氣,最後兩人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季子強和華悅蓮兩人就稍微的收拾了一下,洗個臉,提上包到了樓下,就見車已經開在辦公樓的台階下正等著他們。

司機是小王,他看著季子強和華悅蓮下了辦公室,他的心裡也有點不忍,這個季子強自己和他一起出車的機會不少的,感覺真是個不錯的領導,但這樣一個好人怎麼說完蛋就完蛋了呢,這都是怎麼一回事情埃

他快速的拉開了車門,自己跑過去接過季子強手上的包,又很恭敬的幫季子強把後座的車門打開,這些工作司機做的一絲不苟,但季子強知道,這是司機對自己的一種感情表達方式,在過去,因為有秘書,司機是不必如此殷勤的,政府的司機不必比有的單位司機,他們在平常也有點牛。

季子強沒有說什麼感謝的話,他輕聲的對小王說:「油夠不夠,到市裡去。」

小王很乾脆的說:「夠,我接到通知就專門去加滿的,黃主任還說了,你想到哪去都可以,沒有路線的限制。」

季子強默默坐了上去,他的心中有了一種溫暖的感覺,好人還是很多,在每一個地方,每一個人的心裡,善意總是存在的。

季子強和華悅蓮坐在小車的後排,他們看著初冬的野外,那荒野蓋上了厚厚的被子睡了,四周靜悄悄的,彷彿天地間只剩下這一片蕭殺,其他的什麼都不存在了。

看到這一切你就會理解冬天,冬天也有溫柔,它的溫柔是落葉嗎。當更迭的季節定格在冬天的時候,最後一片落葉掙扎著飄在空中,被幹了脈的葉子,猶如一位老在風中唱著最後的輓歌,然後隨風飄散而去。歷經了的銳意新綠和夏的繁榮茂盛,在秋的落寞中堅持,最後,它們帶著昔日的繁華,回到了大地的懷抱。

季子強感慨的說:「又到冬天了,時光流失,一年又結束了。」

華悅蓮也說:「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們還會來到這裡嗎?」

話說出口,華悅蓮有點後悔了,她知道季子強已經回不到這裡的,但自己卻在快樂中忘掉了這件事情,她膽怯的偷偷看看季子強的表情,怕自己會讓今天這難得的快樂過早的結束。

季子強顯然也發現了華悅蓮的變化,他寬厚的笑笑說:「如果明天的這個時候你還想來看看,不管我們在那裡,我都可以帶你回來。」

他沒有因為華悅蓮的口誤就敗壞了心情,這算什麼,想通了也不過如此,權利只有當你使用的時候才感覺到它的真實,對自己來說,華悅蓮的回心轉意,已經遠遠的超越了手握權柄的那種感覺。

他轉頭看了看華悅蓮怯怯的樣子,又安慰她說:「悅蓮,以後我回市裡上班了,我們是不是更方便約會了,想一想這樣的事情,我都會興奮。」

華悅蓮臉就紅了,好像「興奮」這種辭彙是不能有第三人在場的時候說,她悄悄的移動了一下手,在季子強的屁股上就掐了一下,季子強呲牙咧嘴的忍著疼,也不能叫出聲來。

華悅蓮就竊喜一陣,想想又很鄭重其事的對季子強說:「你什麼時候邀請我到你家去拜見一下伯母,伯父啊,我好想看看你過去生活的地方。」

季子強也很專註的說:「你到底是想拜見伯母伯父呢,還是想看其他的?」

華悅蓮恨恨的瞪他一眼說:「我都想看,怎麼了。」

季子強也呵呵一笑說:「想看就想看唄,能怎麼著。」

兩人斗著嘴勁,一路就回到了柳林市裡,季子強不想馬上就和華悅蓮分手,他就說:「我們找個地方坐會吧?」

華悅蓮也有此意,就說:「到哪去坐呢?」

季子強想想說:「好長時間沒吃過南小巷的小火鍋了,有時候還真想呢,我們去那吃頓。」

華悅蓮嘻嘻的笑了說:「你也喜歡這家啊,我過去經常來吃的。」

季子強奇怪的看看華悅蓮說:「那時候怎麼就沒有遇見你。」

笑笑,季子強就對司機小王說:「走,吃飯去,你轉右面那條道,我給你指路。」

現在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店裡的人不是太多,他們幾個去了還有個包間空著,季子強又給自己的哥們趙遠大打了一個電話,說請他過來聚一聚。包間里陳設比較簡單,小火鍋,就是一個不大的鐵爐,中間掏空,放的蜂窩煤,四周一圈是放湯和菜,要煮好湯以後才能吃,這一家據說是祖傳的湯料,味道很是鮮美,燒了一會,湯就沸騰起來了。

這時候趙遠大就推開了門,人還沒進就大呼:「哥哥,你今天怎麼有時間……..」

一眼看到華悅蓮在,他就打住了話頭,仔細看看說:「哥哥,在哪找的這妹妹,漂亮的不是一般。」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