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四章佳人來訪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然而,門還是被推開了,季子強低著頭,看著水杯中的茶葉,連眼神都沒有移動半分,他的臉上,眉間,神情都掛滿了寂寞和悲哀。 來人在進來以後,也沒有說話,就那樣緊緊的盯著季子強,看著他的傷心和哀愁。<...

?他就一個人關在辦公室,靜靜的,悶悶的坐著,他要檢討自己的錯誤和大意,一直以來,季子強都知道哈縣長是不會對自己放棄進攻,特別是在自己發現了哈縣長的一些蜘絲馬跡之後,自己更應該小心謹慎,但自己怎麼就這樣的大意,這樣的無視一個在宦海中多年沉浮的高手的存在,自以為自己可以掌控乾坤,扭轉局面。

自以為自己可以縱橫捭闔,滿堂華彩,如同一位一切盡在掌握的將軍,現在呢?不是一樣敗的一塌糊塗嗎?

他太傷感和寂寞了,他靜靜的坐著,一杯一杯的喝著茶水,那杯中的茶葉多好啊,在南方碧綠的茶山之上,茶在快樂地生長,每日與陽光和空氣自由對話,與風雨雷電玩起遊戲,看著夕陽與朝霞捉迷藏,在一棵不知名的茶樹上生長,看青山與綠水,取天地之精華,這是茶的生命中令人神往、為之撫掌的極致之美。

在生命最為華美的時候,茶經歷了春夏秋冬,吸吮了天地精華,不就是為了這一瞬間的美嗎?

那是一種怎樣的美?

而自己呢。自己的美麗又在那裡?愛情失之交臂,理想化為灰燼,前途無限渺茫,剩下的僅是一副臭皮囊而已。

「」門上傳來幾下聲響,季子強沒有起身,也沒有喊「進來」,這不是小張慣常的敲門聲,那麼自己又何必在去理會呢?找自己做什麼,簽字?自己永遠不會在有那種機會了。

安慰自己?誰有能安慰的了呢?

空洞的同情和憐憫,又能給自己帶來多少平靜?算了,你走吧,不要在進來了。

然而,門還是被推開了,季子強低著頭,看著水杯中的茶葉,連眼神都沒有移動半分,他的臉上,眉間,神情都掛滿了寂寞和悲哀。

來人在進來以後,也沒有說話,就那樣緊緊的盯著季子強,看著他的傷心和哀愁。

5秒,10秒,20秒,這漫長的時間裡,辦公室沒有一點聲響,這樣的寂靜讓季子強受不了了,他還是抬起了頭。

季子強看到了,他的臉上開始有了變化,一點點,一絲絲的變化起來,驚訝,欣喜,笑容都慢慢的從他臉上的每一個細胞,肌肉里滲透出來,固然,這種笑容是有點僵硬,但他已經好幾天沒有笑了,這樣的笑對他很重要。

「悅蓮,悅蓮,悅蓮,真的是你嗎?你來看我了,你不會在扔下我不理睬吧1季子強喃喃的說著,他站起來,走了過去。

他想馬上擁抱住華悅蓮,把她抱在懷裡在不放手,但他不敢,他怕驚擾了這個美麗的夢幻。

華悅蓮痴痴的看著季子強,眾生芸芸中,自己偶然遇見了他,這是必然的緣份,後來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自然到不知不覺中季子強已經藏到自己的心靈深處,於是,每天駐守著一份等待,一份期盼,一份夢幻,一份纏綿。

自己幸福了,自己得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愛情,沉寂在心夢裡,伴著月色相遇,如那相擁的並蒂蓮,相融於靜謐的夜色里。月光無語,夜風無語。

然而,這樣的美麗猶如是雨後的那道彩虹,是那麼短暫,短得只剩下溫馨的瑰麗。

華悅蓮傷感著,她已經知道了季子強的情況,她每時每刻都在關心著他,她現在已經不在乎季子強當時對自己是那樣的絕情,在自己病倒后都不來看一看自己,也不給自己打個電話,她也不在乎季子強過去有個什麼緋聞,因為自己沒辦法去計較,自己對他的愛已經超越了一切。

華悅蓮不希望季子強就此頹廢下去,在她的想象中,季子強是強大無敵的,是公正無私的,他總是會站起來,一個如此睿智和堅韌的人,就算是倒下去了,在不遠的將來,也是一定會再造輝煌,她期待著,也充滿了信心。

華悅蓮也用只是他們自己才明白的那種眼光端詳著他,沒有說話,眼光始終在圈定著他,那濕潤的眼睛流露出特別溫暖的光芒,這種光是她心靈的閃光,眼神在迷離中傳遞著愛意,在安靜中透著溫和,蘊滿了關愛;又像一條汩汩流淌的小河,不斷地流進季子強的.心.里。

季子強的目光也開始變的溫暖起來,目光中有一種喜悅也有夜色一樣的深邃。

現在華悅蓮說話了:「怎麼樣,還挺的住嗎?」

見她只是這樣柔情的看著自己,季子強感到非常的欣慰和舒心,有這樣的關愛,那麼就算自己倒了下去,又有什麼大不了的,收藏了這份情感,獲得了如此的愛憐,還有什麼奢望呢。

季子強就感覺自己的身上恢復了那麼一些力氣,她的柔情就是季子強精神的食糧,她今天的突然到來,又為季子強的心靈醫治了痛傷,季子強微笑了,他坦誠的說:「挺不住也要挺,就算倒下也要有個倒下的樣子。」

華悅蓮的眼中就有了一抹燦爛的笑意,或許,她是在強忍住對季子強的憐憫和同情,刻意的裝出這種表情,但這就足夠了,季子強的堅毅和性格,使他不可能在一個弱女子的面前顯得無助和軟弱,他骨子裡那種冷酷和頑強,就在華悅蓮的眼光中被再次激活。

他淡定起來,也恢復起往日的氣勢,這種變化是在瞬間完成,幾乎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還可以這樣笑看人生,淡對沉福

華悅蓮安靜的笑著,她緩緩的靠近了季子強,她黑色的長發散在胸前,雙頰紅似蘋果,眸子媄如紫羅蘭,她展開一抹微笑,純甜如蜜;然後,笑容遁去,她的視線定在季子強的臉上。

她輕輕的走上一步,張開了雙臂,擁抱住了季子強,把季子強摁在了雕花椅上,用自己溫暖的胸膛緊緊的包裹住了季子強的臉龐。

季子強也把自己的頭深深的擁埋在華悅蓮的胸前,這個時候,他是看不到華悅蓮的表情了,華悅蓮沒有了剛才的燦爛和微笑,她的眼中留下了晶瑩的淚珠,一滴,兩滴,三滴,四滴……..

她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種悲傷,她是為季子強在哭啼,她是為季子強的凄涼,她很清楚的知道,這樣的打擊對一個官場中人來說,它的致命的,也是不可逆轉的沉淪。

兩人久久沒有說話,就這樣,就這樣相擁著,他們彼此的愛憐,彼此的情感,在心意緊相連中,期待著永恆的生命。

季子強幾次想要掙脫出華悅蓮的懷抱,他不想顯示自己的無助和脆弱,但華悅蓮堅定的抱緊他的頭,她知道,只有這樣,才能讓季子強卸下偽裝,換上一個真真的他。

終於,華悅蓮說了:「不管你以後做什麼,也不管你是得意或者失落,請你記住,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

哦!瞧她的口氣多蒼涼悲觀、多麼的憤世嫉俗,季子強想到她如夢的眼眸,纖柔的模樣及甜美的聲音,不由得產生一種於心不忍的感覺。

季子強過去的那些年裡,應該一直是個快樂的人,沒遭逢過大挫折,這些年他應該都是都生氣勃勃,愈活愈有意思,但此刻,他彷彿真的體會到了痛苦,好似她每一句話都是撥劃在他的心上。

華悅蓮的整個心神思緒變得更加煩擾不安,華悅蓮不想放開季子強,也是怕自己的偽裝被季子強看穿,此刻除了對季子強極大的憂傷外,華悅蓮也想到了其他很多,季子強那含著令人怦然心動的笑意,多少次在自己的夢中出現,自己也每每總會在極難耐的熱度中驚醒,然後是許久的面紅耳赤、心跳加速,整個人陷入一種從未有過的纏綿情思中。

她知道這些不應該存在的,但又不由自主的夢見,只好醒來之後,在冰冷的地上走來走去。天上月兒圓,但卻一樣千古以來皆寂寞,還滿懷希望,常在月夜中佇立,在黑暗的空間,只有月亮泛著冷冷的微光,那月色的柔美和慈悲,不但沒有給她寬慰,反而讓她想哭。

華悅蓮用一隻手,悄然的搽去了淚水,她放開了季子強,這個時候,她的臉上又充滿了笑意,她說:「好久沒抱過我了吧,談談感想。」

季子強也恢復出往日瀟洒的樣子,用舌頭舔一圈下嘴唇,說了兩個字:「想吃。」

兩人都在笑,其實都在偽裝自己,都在迷惑著對方,都在用笑容欺騙著彼此,似乎在告訴他,或者是她,這不是一件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過上兩年,一定會重新翻起的。

季子強就笑著問華悅蓮:「你還沒吃飯吧,我帶你上外面吃好的。」

華悅蓮搖了下頭,眼光還是沒有離開他說:「我一點都不餓,今天來想和你好好談談。」

季子強就說:「那行吧,我們先聊,一會餓了在說。」

華悅蓮這個時候才里裡外外的走了一圈,說:「還行,沒有收拾的太邋遢。」

「那是當然了,我本來就是一個很講衛生的人。」季子強自豪的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