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二章監察局來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我再講話。」 哈縣長忙回過頭來說:「我們都是例行的工作會,你沒來以前已經開了好長時間了,現在該安排的安排完了,你講就是了。」 方巧點點頭,坐正了身子,翻出包里的幾份文件,信紙什麼的,...

?季子強痴痴的坐在那裡,今天一大早他剛剛緩和過來的情緒又一次的跌入了深谷,他擦乾了眼淚,腦海一一片的空白,他不知道該想點什麼,也不知道想了又沒有用,一直的他就這樣坐到了會議召開的時候。

秘書小張輕輕的敲了幾聲門,走進來說:「季縣長,還有一會就開會了,你是不是現在過去。」

季子強機械的站了起來,小張的問話認識是委婉,但他明白是自己到場的時間了,小張每次都是掐准了時間才回來叫他的。

季子強有點木然的拿起了筆記本和筆,低頭走了過去,小張想說話,不過看到季子強的臉色,他什麼都沒說了,他從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機,也快步跟上了季子強,一同到了會議室。

寬大,敞亮的會議室里已經做了好幾個排名靠後的副縣長,方菲也到了,他現在已經是洋河縣的常委了,她頂替了統戰部部長的常委位置,那老頭今年就要退休,讓出了這個位置。

會議室里有人在說著笑話,季子強沒有聽清,好像在說一個村長晚上敲人家寡婦門什麼的,方菲不願意和他們同流為伍,一個人在那擺弄手機,玩手機已經成了無聊的代名詞。

坐下來沒等多久,哈縣長就板著臉走了進來,他臉上一般是看不出多少表情的,他每次到會議室也不大看別人,只有當他坐下以後,才會慢慢的掃視一圈,看看該來的是不是都來了,但今天顯然他不是最後一個到來的,還有吳書記和副書記齊陽良沒到,哈縣長臉上滑過了一點的厭惡,他抬腕看看錶,後來想象,乾脆就把手錶擼了下來,綁在了會議桌上,一句話不說的等待這兩位書記的到來。

季子強還在想著華悅蓮,他對今天的時間是沒有多少概念的,至於後來吳書記到了以後,哈縣長和吳書記一人做了很長時間的報告,講什麼防火,防盜,計劃生育什麼的,季子強都沒有怎麼聽的進去,直到會議室的門一下子打開,從外面走進了市監察局的女局長方巧和她手下的幾個辦事員。

會議室里的所有在座的人都站了起來,這響動太大了,季子強也倏然一驚,趕忙隨著大家一起站了起來,他伸長脖子,再往方局長身後看看,沒有見到劉永東。

季子強就就奇怪了,怎麼劉永東沒有過來,他就細細的看了看方局長,他也很長時間沒有見到方巧了,她還是那樣的風韻猶存,她是一位中年女性的樣子!和過去一樣,依舊是長發盤起來啊,在後腦鬆鬆挽一個結,用大夾子一夾,細細一看,眉間也有些皺紋。

吳書記和哈縣長顯然是知道她們幾個人的到來,哈縣長就騰出了自己的位置說:「方局長親自帶隊來了,劉書記沒來。」

方局長也沒有過多的謙讓,她緩緩坐下說:「劉書記今天人不舒服,所以臨時讓我來了,對了,這很多同志我還不熟悉,哈縣長和吳書記給我介紹一下。」

吳書記就笑吟吟的站起來說:「方局長啊,以後可要多來我們洋河轉轉,你這一來,我們洋河就增色不少。」

方巧笑笑說:「老太婆了,還有什麼色,呵呵。」

吳書記也就不再開玩笑了,把手一擺說:「大家都坐下,我給你們先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們監察局大名鼎鼎的美女局長方巧同志,大家歡迎。」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來,季子強也跟在後面拍了幾下,他就有點納悶,他們今天怎麼來了,不會是為救災糧的問題吧,?但想一下,不為那事情,還能為什麼事情,這樣一想,季子強就心裡咯的一下,感覺到了危險,他剛才神遊四方,但現在一點都不敢大意了,人也開始冷峻起來了。

吳書記很是耐煩的一一把這些人給做了介紹,方巧有認抒頭笑笑,不認識的就多看兩眼,戴吳書記介紹到季子強的時候,方巧笑笑說:「小季啊,我熟悉的很,他在市政府的時候我們就經常見面,你不用介紹了。」

季子強也笑笑,點個頭,說:「歡飲方局長來洋河縣指導工作」。

方巧就勉強的笑笑,心裡卻是嘆了一口氣,唉!還是太年輕啊,看不清狀況。

這樣一圈的介紹完畢,也是化了一點時間的,吳書記就說:「大家也都相互的認識了,現在我們請方局長給大家講話。」

大家就又是一片的掌聲,方巧用手勢壓了壓掌聲,轉過頭來問哈縣長:「你們剛才在開會是不是,要不你們縣把會開完,我再講話。」

哈縣長忙回過頭來說:「我們都是例行的工作會,你沒來以前已經開了好長時間了,現在該安排的安排完了,你講就是了。」

方巧點點頭,坐正了身子,翻出包里的幾份文件,信紙什麼的,這才說話了。

她的臉色也沒有了剛才的親切和謙和,冷冷的目光猶如利錐般扎在了每一個人的臉上,她說:「同志們,今天我來是受市委和市政府的委託,調查和處理洋河縣關於擅自動用儲備糧的事件,這裡是一份洋河縣白龍鄉糧站的舉報信,對季子強同志未經縣委和政府同意,私自調動十萬斤糧食的情況反映,這個事件我想大家都是知道的,今天我們就先聽一聽大家的看法。」

在座的人剛才都市有個預感,知道監察局來肯定不是好事,都怕落在了自己的頭上,等方巧一說出事件來,其他人都鬆了一口氣,這和自己沒關係,剛才還虛驚了一常

但所有人又都是一陣的驚訝,救災動用了糧站的糧食不假,他們也不太清楚其中的細節,但應該不會是季子強擅自做主的吧,只怕他沒這個膽子,就算有這個膽子,至少他也是懂得其中的厲害關係的。

大家就都不說話了,他們也說不出什麼來,當時處理災情是哈縣長和季子強兩人,所以大家就把眼光一起的投向了哈縣長,他應該是最有發言權的了。

方巧見沒人說話,就自己又說:「這樣吧,請當事人季子強同志說說具體的情況。」

在這個時候,季子強沒有懵,他已經有了一點預感,只是他沒有想到那個白龍鄉糧站的趙主任會寫什麼情況反應,昨天他設想過很多可能性,唯獨沒有想到這一點,看來對方的計劃很完善,很周詳,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他站了起來,說:「方局長,還有在座的各位領導,既然讓我先說,那我就實事求是的把情況給大家解釋一下。」

季子強停頓了一下,他考慮是不是需要說出這件事情自己得到過哈縣長的同意,因為他已經明白這個陷阱張開了,自己說哈縣長他會不會認帳呢?

看不說出他來,自己怎麼解釋這個事情,季子強想一想,他還是決定那實際情況說,就算他不認賬,至少自己不需要在編謊話,有時候,編謊話也是很累的一件事情,他說:「當時的實際情況確實很緊急,不過我還是不會忘記組織原則的,這件事情我給哈縣長和吳書記都彙報過,方案也是得到了他們兩位領導的首肯,所以我感覺用擅自調動這個詞是不大準確的。」

說完這話,他就把眼光投向了吳書記,對哈縣長他已經不敢保任何的希望了。

吳書記臉色鐵青的坐在那裡,對季子強的辯解他沒有一點反應,既沒有點頭認可,也沒有驚訝否認,他毫無表情的眯著眼,看著虛無的前方。

而哈縣長到是臉上有了一些詫異和憤慨,他不可思議的看著季子強說:「小季啊,這個事情是很嚴肅的,要實事求是,你的心情我們是理解,但這是一次調查,不是兒戲,你千萬不能信口開河。」

毫無疑問,哈縣長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那就是你季子強在胡說八道

方巧看看季子強,她真的有點吃不準這件事情的原委,今天本來是劉永東來的,但他昨夜突然的身體不好,沒能來,華書記就點名讓他過來,走的時候對她說:「小方,你這次去先不要給這件事情做出定論,聽聽大家的看法,在聽聽他們縣上的意見。」

當時方巧就答應說:「我今天就去聽聽,怎麼處理,那是以後的事情。」

在她聽說是季子強的時候,她其實心裡是有點疑惑的,季子強她認識,也多少有一定的了解,他怎麼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呢?這有點說不通。

同時她也是知道華書記和葉眉的關係狀況,那麼這會不會是一個局?

在來的一路上,方巧都在想著這個問題,後來她還是停止的自己的想象,因為她也很明白,就算是一個局,自己是局外人,只怕也不能進去的太深了。

現在哈縣長的話已經讓季子強走向了危險,方巧只能把最後的一點希望幫季子強找出來,她轉頭看看吳書記說:「書記啊,我想聽聽你對這件事情的了解情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