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一章淚水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說:「我一直沒有忘記你,也一直不準備來忘記你,就算我們有分歧,就算我們永遠不能在一起,但是,對你的守候和等待我會永永遠遠。」 終於,那面也哭啼的說話了:「愛我為什麼要那樣對待我,你可以不喜歡...

?想到這裡,季子強稍微的鎮定了起來,他需要趕快的給吳書記確定一下這個問題,這對自己來說極為重要。

季子強拿起了電話,撥通了吳書記的辦公室電話,但振鈴很久,也沒有人接聽,季子強就重新撥通了吳書記的手機,很快的,吳書記就接上了電話:「子強啊,有什麼事情?」

季子強鬆了一口氣,至少現在從吳書記的語氣中他一點都沒有聽出惡意和掩飾的迴避,季子強忙說:「我想找你談談,有關災民的一些事情給你做個彙報。」

吳書記在那面就滿口答應說:「好啊,我也想詳細的了解一下,哦,等下,我想一想,這樣吧,現在我在銀行開會,一會還要吃飯,今天怕是沒世間了,明天吧,我到時候給你打電話。」

季子強猶豫著,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馬上把這個災民救濟的問題提出來,他遲疑了著,那面吳書記好像感覺到了他的猶豫,就說:「怎麼了,很急嗎,要是這樣的話,你就在電話里先簡單的講一下吧。」

季子強已經考慮好了,自己是不能在電話里對他提起這件事情的,自己要和他詳細,全面,甚至於還要用一些巧妙的方式才能讓他堅定的站在自己這面,假如稍有不慎,也許吳書記就會隔岸觀火了,那樣自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看來這事還不能操之過急,他有點無奈的說:「那行吧,明天我在聯繫你。」

「嗯,好的,明天我一定抽時間和你好好談談,這次災情處理的很及時,很到位,我們要好好總結一下,在全縣推廣和學習,在以後的此類事情突發之時,有一個借鑒的榜樣。」吳書記很親和,也很熱情洋溢的對季子強說。

季子強從吳書記的話里,得到了一種安慰,他可以判斷出,吳書記並沒有被哈縣長左右,這或者就是自己一個最後脫險的機會了。

晚上季子強參加了農業局對福建客商曾老闆的招待宴會,這次酒宴訂在縣城中心的翔龍大酒店的最大一個包房內,農業局的兩個局長,還有招商局的局長都到了,

賓客如邀而至!

季子強依然是最後一個到場,這不是矯情,這是一種官場的潛規則,季子強認識也不屑於此,但破壞它是要付出代價的,自己何必那樣呢?

中國人和外國人最大的區別是什麼?那就是對吃的講究。中國人吃飯最繁瑣了,不但講究營養還講究胃口,講究色香味俱全,而且還有很多虛假的禮儀,你按著那種方式做了,大家會說你彬彬有禮,你要想自由的發揮一下,別人的恥笑和譏諷就會若明若暗的落在你的身上,會說你粗俗,會說你失禮。

中國人不但對吃十分上心,而且還整出了享譽海內外的十大菜系來,整出了千姿百態、內涵豐富的飲食文化來了,整出了飄逸浪漫的酒文化來了。

只要是在中國,只要是在有中國人的地方,惟一與外國人不一樣的地方就是發達的餐飲業,熱鬧非凡的酒宴大席。

而今天,季子強並不快樂,他的心中有太多的擔憂,他還要思考明天見到吳書記的說辭,他還要準備好在對方發起攻擊時的應對手段和萬不得已的後退策略,這就讓他在整個的宴會中抑鬱寡歡,情緒低落。

好像是別人也感覺到了這一點,曾老闆就說:「季縣長啊,是不是今天有什麼心思,我怎麼看你沒精打採的。」

季子強一下子警覺了,自己難道如此不堪一擊嗎?一個本來就沒有錯的事情,都會把自己搞的神情恍惚,自己的心理素質是不是也太差了,天理自在人心,何必讓自己提前的消沉下去,如果有暴風雨,那就讓他來吧。

季子強開始情緒逐漸的回升,他希望自己很快的可以融入到這一片的鶯歌燕舞之中來,他好不掩飾自己的酒量,他不斷的接受別人的敬酒,同時還挑戰著其他人,這樣豪爽的狀況其實沒有持續多久,他就先醉了,醉的很沉,他只是心裡有點明白,有人要對自己。

怎麼回去的他不知道,怎麼上的床他也不清楚,這一場好覺睡的很沉,也很過癮,當天亮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好好的,踏實的睡過一次了,他的精神狀態又恢復到了從前。但季子強顯然是自信的有點早了,他自認為已經是警報解除,危機消弭,實際上,危險正如冰河融化般,悄無聲息的來臨了。

上班的時間一到,季子強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聯繫一下吳書記,把救災的相關問題再落實一下,把吳書記緊緊的抓在手中,讓他和自己一起來抵禦哈縣長的進攻,並且季子強是相信自己可以讓吳書記站在自己的這一邊,他已經想好了幾個方式,而每一種方式都是極具效果和殺傷力的,吳書記躲不掉,他必須和自己咱在一起。

季子強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心態再平和一點,他拿起了電話,就要撥號。

然而,這時候小張進來了,他說今天有一個臨時的工作會議,九點召開,讓所有的縣上只要領導都參與,縣委吳書記和副書記齊陽良也會參加。

季子強就壓下了電話,看來今天早上是沒有時間和吳書記詳談了,那也好,等會議結束以後在找他,不管怎麼說,今天是一定要和吳書記做一次交談的。

放下了電話,他顯的有的無所事事了,九點開會,其他地方那也不能去了,他隨手的看了看報子,就想到昨天那個簡訊不知道是誰發的,自己是不是應該和他再聯繫一次呢?

想到這,季子強就拿起了電話,準備給那面打過去,可是在這一瞬間,季子強停住了自己的動作,他開始有了一種預感,或者也算是一種判斷,他扣下了電話,淡淡的對秘書小張說:「小張,我想借你電話用下。」

小張很奇怪的看看他,桌子上不是有電話嗎?季縣長的手機電池自己也隨時給他備用了一塊,他怎麼要用自己的電話。

只是稍微的遲疑了一下,小張就拿出了自己的電話說:「好的,我先過去一下,看看還有什麼事情。」

小張迴避了,他在不理解季子強的時候,也明白這個電話一定很重要,自己是不能好奇的,好奇對一個秘書來說回事致命的危害。

季子強見他離開了,就那出了自己的手機,調出了昨天那個給自己通風報信的號碼,打了過去,幾聲的振鈴過後,那面就傳來了一個嬌鶯初囀的含嬌細語:「誰啊,沒打錯吧?」

季子強的手開始了顫抖,這個聲音在每一個夜晚和清晨都會在他耳變迴旋,他一次次的期盼這可以在一次的聽到這個聲音,現在,自己終於是聽到了,聽到了,是華悅蓮的聲音,他的心開始激動起來,他想要說點什麼,但腦海是一片的空白,他說出不出什麼話來,他哽噎著。

那面的聲音就有點奇怪起來:「誰啊,想惹本小姐是不是,快說,信不信一會我把你這號碼調出來屏蔽了。」

季子強不敢說話了,他怕自己一點說出話來,那面就會掛斷自己的電話,他多想在聽一聽那面的聲音埃

而這個時候,那面也一下字安靜了下來,兩個人都拿著電話,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華悅蓮已經感到了是誰打來的電話了,她也一樣捨不得掛斷它,她也想聽到他的聲音,好久,好久以後,季子強才哽噎著說:「我想你,為什麼你就這樣離我而去。」

那面沒有掛斷電話,但也沒有說話,季子強就繼續這喃喃自語:「分手以後,也許你的人,已經並非如從前一樣的愛我,但是比起我對你的深情這又算的了什麼。這次我是帶著悔恨而來,希望你可以回心轉意,好嗎,悅蓮。」

那面就傳來很細微的一陣抽啼聲,很小,很微弱,但季子強還是聽到了,他的心開始破裂,他的淚水也悄悄的滑落了下來,很少流淚的他,已經好多年沒有嘗到那鹹鹹的淚水的滋味了,淚水順著他的臉,滑入了他的嘴角,他想放聲的大哭一場,他真的很想那樣做。

他難以掩飾自己的痛苦,他斷續的說:「我一直沒有忘記你,也一直不準備來忘記你,就算我們有分歧,就算我們永遠不能在一起,但是,對你的守候和等待我會永永遠遠。」

終於,那面也哭啼的說話了:「愛我為什麼要那樣對待我,你可以不喜歡我爸,也可以和他對立爭鬥,但你為什麼要那樣對我,我們的感情都是虛假的嗎?我永遠再也不想見到你了,我永遠再也不會相信你了。」

季子強更加的痛苦,他說:「為什麼要這樣,你問問你自己,你還是在愛我,你為什麼要欺騙你自己呢?」

「我沒有愛你,只是我知道你不是個壞人,我不忍心看著你被毀滅,作為男朋友你是不合格的,但作為一個領導,你是當之無愧。」說完這些話,華悅蓮就掛斷了電話,季子強的心已經不在了,它在電話掛斷的那一刻,就粉碎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