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四十章陌生的號碼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到來,這個曾老闆才告辭離開。 季子強就對馬局長說:「你好好陪陪曾老闆,多走走,多看看,有什麼需要可以和我聯繫。」 馬局長就滿口答應著,帶上曾老闆離開了。 在曾老闆和馬局長離開后...

?後來,他準備建設廠房時,有關部門又要他表示。這名客商心力交瘁,心如刀割,痛下決心,丟錢走人。門難進,面難看,事難辦。這是官本位和部門利益、個人私慾膨脹在作怪。要引進客商留住客商、發展經濟,觀念是第一位的環境是最關鍵的。

季子強回到辦公室,看了一陣文件,九點的樣子,小張和農業局的馬局長就陪著一位從福建來的客商如約而至,季子強很熱情的招呼和握手,一番寒暄后,彼此遞贈了名片。

這個福建客商叫曾平,他有50來歲,未老先衰,鬢髮已經斑白,帶著橢圓形的金邊眼鏡,一對深邃的眼睛在底下閃動著,一套筆挺的九牧王黑西裝穿在他的身上顯得氣度不凡,尤其是套在白襯衣上的一條法國品牌「愛瑪仕」領帶更顯示出夏湖的風度和富有。

曾平很有點處事能力,有一種人見人愛的感覺,因為無論在什麼情況什麼狀態他都有一副親切的笑臉,很好接觸。曾平是從做小買賣、賺小錢開始的,一步一個腳印,一年一個奇,漸漸地,他積累了資本,積累了創業的經驗,他的事業如日中天,紅紅火火。

據說曾平的第一桶金是因為他的誠信而獲得。有一年,他加工生產的即食米粉已經包裝並搬運上車正在運往深圳皇崗口岸準備入關出口,他在公司清點整理產品時,驀地發現有30箱普通產品當成了出口產品銷售,他霎那間心裡一陣冰涼,當時沒有行動電話,與客商聯繫不上,可是他信守誠信第一和中國名聲要緊的經商理念,一種強烈的榮辱觀驅使他叫一輛出租的士,加大馬力沿途直追。終於在深圳皇崗口岸追上貨車,把普通產品卸下,當時客商心潮澎湃,非常感動。

斗轉星移,歲月悠悠。經過多年的打拚,曾平早已資產雄厚,這次他想在洋河縣建立一個生態產業園,從種植,到加工,再到銷售一條龍。

他對洋河縣投資辦企有一趣,因為洋河縣是商品糧和種植環境很不錯,是地大物博,名聞遐邇的傳統農業大縣,農業資源的可利用率極高。

再說,洋河縣是貧困區,勞力資源豐富、低廉,成本核算相對偏低。正是有這麼幾個前提,曾平才來到洋河,與政府洽談投資一事,他們哈縣長也談過兩次,後來在談到一些具體的問題上,哈縣長在前幾天就安排他來和季縣長談談。

「曾老闆,你對我們洋河縣的感覺怎麼樣?」季子強洋溢著豪放、熱情,拉開話匣子。

「來洋河好多天了,我也走了一下,看了一下,總的感覺是不錯。」曾老闆很真誠地回答。

其實,他到城區走的時候,就發現了洋河縣投資環境的不和諧、不盡人意。這是一個計程車司機給他講的真實故事:前幾年一個外商來洋河縣考察,他帶著晴婦入住賓館,深夜12點,他與晴婦在做作業的時侯,突然被一陣敲門聲驚嚇得魂飛魄散,進來幾個保安,把他們帶到賓館保安部,對他們進行勒索訛詐。

這真是太恐怖了,太無恥了。曾老闆心裡這麼想但沒有說出口,因為他相信隨著經濟和社會事業的發展,洋河一定會重視環境建設,這些與和諧社會格格不入的東西一定會銷聲匿跡,關鍵在於怎麼安分的創業。所以他還是把消極的一面埋在心裡,回答季縣長依然說些積極、樂觀的話。

「洋河是國定貧困縣,條件不是很好,還望曾老闆多多包涵,但願你在我們這裡有所發展,有所創造,並提出寶貴意見。」季子強實事求是的說著。

看得出,季子強是很希望曾老闆紮根洋河縣創業的。

「洋河縣資源豐富,市場無限,只要你們縣上領導支持、幫助,有一定的政策做後盾,我是有信心在這塊寶地發展的1曾老闆對季子強的坦誠、厚道很是感動。

季子強又詳細的給曾老闆介紹了項目定位,資源分析以及土地徵用的有些優惠政策。

兩人到很談的來,直到公安局的郭局長到來,這個曾老闆才告辭離開。

季子強就對馬局長說:「你好好陪陪曾老闆,多走走,多看看,有什麼需要可以和我聯繫。」

馬局長就滿口答應著,帶上曾老闆離開了。

在曾老闆和馬局長離開后,郭局長小心的關上了門,表情變得凝重了很多,季子強知道一定是有了心的發現,他也默不作聲,等待郭局長說話。

郭局長卻他沒有說什麼話,只是從自己上身的口袋了掏出了一張紙來,很沉重的遞給了季子強。

季子強展開這摺疊了好多層的紙條,他就看到了這是一張長長的電話清單,從郭局長進來到現在的表情來看,電話清單裡面一定有很大的問題,會是什麼問題?

季子強仔細的一個個看起了,很快的,季子強就在那打出,打入的電話號碼,看到了多個相同的號碼,而這個號碼正是他所期待的電話號碼,那是北山煤礦老闆范曉斌手機號。

季子強和郭局長沉重的對視著,季子強一面摺疊起那電話清單,一面說:「還有誰知道你去調這電話單。」

郭局長搖下頭,輕聲說:「沒有人,我是一個人去的。」

季子強點點頭又說:「這還不足以解決問題,電話只是肯定我了的推測,但不是證據,今天這事到此為止,你要當成沒有發生過,理解嗎?」

郭局長點了點頭,他知道現在通風報信的人確定是哈縣長了,難怪每次行動都失敗,但就憑電話單想定罪還不夠,何況他是自己的上級。

季子強就想了想說:「你先回去,我再考慮考慮。」

郭局長憂心忡忡的說:「要不你把這個那個市裡的葉市長看看。」

季子強笑笑說:「就算她可以確定這件事情,但又能如何呢,還是在等等,我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一定會有好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郭局長看看也只能如此了,因為對手太強大,不能等閑視之。

在他離開以後,季子強又設想出了幾套方案,但都感覺不很妥當,最後只好先把他放在一邊,等待一個好的契機出現。

坐下以後,季子強就想,前一周自己太忙了,一點時間都抽不出來,這兩天感覺閑了一點,是不是自己應該在爭取一下,到市裡去找華悅蓮,和她好好的談一談,不能就這樣結束吧?他既是個嚴峻堅毅的官場人,又是個感情豐富的普通人。

上次聽郭局長說華悅蓮調到了市公安局,自己也認識市局那個局長,不行就抽這幾天,回去一趟。

他隨手翻動著辦公桌上的台曆,看看這幾天有沒有什麼重要的安排,正在這個時候,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短消息的音樂,季子強就信手那過手機,上面顯示的是一條簡訊,但發送人卻不在自己的電話號碼本中,是一個陌生的電話,季子強估計又是什麼辦證,賣春的騷擾信息,就打開準備刪除。

但手機上面的消息讓他呆住了:你是不是最近擅自調動了儲備糧?你們縣的領導和市裡的領導都已經準備調查此事了,趕快想想辦法,小心一點。

季子強愣了很長時間,他背上已經有汗水慢慢的沁出,儲備糧?怎麼就變成儲備糧了,縣上和市裡的領導,那會是誰?這個號碼是誰的?他怎麼知道的怎麼清楚?

這一堆的疑團都一起的,不分先後順序的湧上了季子強的大腦,他顧不得多想,趕忙抓起桌上的電話,對著收件簡訊上的號碼,撥了過去。

對面的手機有兩聲振鈴,但很快就掛斷了,他遲疑了一會,再一次撥過去,那面電話已經關機了,這一堆蹊蹺的問題讓季子強陷入了沉思中,他要儘快的整理一下這些問題的重點,看看這消息是不是可靠?如果是一個玩笑,或者是一個惡作劇呢?在或者是一個圈套和試探。

當然了,如果是上述的這些情況,那自然就可以不理不睬了,自己是不會輕易的上鉤。

然而,如果這不是一個圈套和玩笑,那接下來的情況就會很危機了,從消息上很少的字面也已經可以分析出縣上和市裡都有人在準備那這件事情做做文章,自己用什麼辦法來回擊和應對,這才是當務之急。

季子強沒有慌亂,他做出了一個大膽的預測,這件事情哈縣長肯定是靠不住了,他不會為自己出來證明的,也或者這個計劃都是他設計的,他的嗅覺和敏感一點都不差,也許他聞到了危險的氣息,他感覺到了自己對他的威脅,他必須除掉自己。

好吧,就算這個設想是成立的,那麼只怕他哈縣長還是會有所遺漏,他忘記了一個重要的情況,這件事情是吳書記也知道,並且也同意的,只是當時時間緊,沒有召開常委會商議,但相信吳書記是不會受命於他,因為他們是對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