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九章思絮遠飄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著她就走神了,這個報道讓她一下子就想到昨天在家裡聽到老爹的電話,而那個讓自己傷心欲絕的季子強,也會像這報子上的人一樣,被調查,被幹掉的,從那個電話里,已經毫無疑問的宣判了這個結果。 華悅蓮獃獃...

?夜色無聲無息地瀰漫了大街小巷,城市的燈光不失時機地開始炫耀美麗的舞姿。白天看著灰暗、死氣沉沉的街道,象是受到夜神的點化,在閃爍霓虹燈的裝扮下搔首弄姿顯得分外妖嬈。季子強在辦公室窗前駐足,窗外漫散的光線,照耀著深秋的蕭索和憂愁,他的心裡一陣空落,

他實在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的時候,便只能這樣站著,感到寂寞已經開始有點讓自己發瘋,它一點一點地侵蝕著自己的神經和大腦,使自己根本無法入睡。站在這熟悉的地方,也是孤單的。

心裡堆了很多糾纏不休的亂事,不想它們,它們卻自已蹦了出來,擺在眼前。很想給什麼人打個電話,這個時候他沒想起葉眉和華悅蓮,很想給她們打個電話過去,哪怕什麼都不說,就聽聽他們聲音也好。

和華悅蓮認識這段時間,彼此真正地走近過,自己和她都是個有點多愁善感的人,彼此欣賞,彼此愛惜,相處的輕鬆欲開,也許正是因為這一點,這段時間來,才使自己沒有徹底地讓她從自己的心裡消失。

季子強又一次的鼓起了勇氣,再一次的撥了華悅蓮的電話,結果依然是停機,他悵然不已。

不知道華悅蓮現在在做什麼,她有沒有想過自己,有沒有像自己一樣上牽挂和憂傷埃

有的,一定有的,在柳林市的市委家屬樓中,華悅蓮已經不能在繼續的痛苦流淚了,她平淡的坐在自己室床前,手裡捧著一本書,心神恍惚的看著。

心裡卻在想,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滔滔江河,茫茫人海,相識是不是也可以用前世的回眸來換回,以前曾天真的以為真情會很長久,但是他卻像燒紅的鐵杆一樣,一放到現實之中,就迅速的冷卻,不再發光發熱,散發出來的只是冰冷。

很多事情只能無奈的默默去接受,去接受那堅毅的眼神和遊離的借口。也許很多的事情一開始就註定是個錯誤,當初的自作多情換來了今天的不可預測。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總是睡不著,總是習慣的拿起手機按來按去,多少次她都忍不住想要給自己一個借口把那個號碼撥出去,但每一次她有在痛苦中收回了發即將發射的手指。

就在這個時候,華悅蓮的耳膜里卻突然的傳來了季子強這三個字,這個名字一下就讓她呆住了,多久沒有聽到過這個名字了,但此時此刻,盡然在自己的家裡聽到了,華悅蓮的心停止了跳動,她屏氣凝神的走到了室的門口,想要聽聽那個名字。

是老爸正在打電話:「吳書記,關於季子強擅自調撥儲備糧的事情,市委很重視,這樣的個人主義我們是堅決要杜絕的,希望你站穩立場,不要被個人的感情影響到對這件事情的處理上,嗯,對,對的,這是一次嚴重的事件,你理解就好。」

華悅蓮一直在那裡聽著,她不得不對這個名字留戀和懷念,但現在她也從老爸的話中聽出了味道,這個季子強即將要倒霉,他會為自己親率的行為付出慘重的代價,這對自己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嗎?

她想不明白,但她還要想,想到了最後,她只能是昏昏欲睡了,那種煎熬太讓她難受,她不再去想了。

早上睜開眼,華悅蓮就是無邊無際的失落,她失落自己不再有季子強,曾經她總是抱怨季子強會在天剛亮的時候就捉狹的給她來個電話,不論自己還沒睡醒被他擾醒的美夢有多難受。

她總是接通他的第一個電話,季子強說他最喜歡早上給自己打電話,無論是自己頗為不滿的抱怨「煩死了,煩死了,我不想說話。」

還是含糊不清的說「我再睡五分鐘1

但現在沒有了電話,自己再也接不到那個煩人的電話了。

華悅蓮很失落,昨晚居然連夢裡,都毫無他身影,她都無法再觸及他,告訴他離開后我過的有多麼不好,多麼的傷心。

華悅蓮頹廢的刷牙洗臉,老爸和老媽早就出門了,他們總是在單位去的最早,一種領導的責任讓他們睡不著覺嗎?

估計也未必,領導總是亢奮的,他們把單位當成了自己行使權力的場地,換句話說,那個地方就是他們的地盤,他們會像狼一樣,時刻的巡視和觀察地盤中的每一點變化,他們要早早的到那裡去,宣誓自己的主權。

而一個在單位混的很背的人是不會有這樣的心態的,他會感到那個地方是自己失敗的賽場,他會膽怯的儘可能的去遲一點,走早一點,遠遠的離開那個不讓自己得意的地方,所以,對一些遲到早退的同志們,我們要同情他們,他們都是不得意的傷心人。

收拾好了,華悅蓮離開家門,出門上班,在這個時候,她有一種渴望,她多麼的期待季子強會突然的從哪個角落出現,自己一定毫不矜持的衝上去抱住他,告訴他:我要你,我只需要你,我不在乎你對我那麼的無情,我不再抱怨你,我不再和你冷戰,所有的錯我都改,所有的傷害我都不計較,我只要你。我知道於13億人口,遇見你已然是我最大的幸運,我不要那些比你帥、比你有錢、比你體貼、比你溫柔的,我全世界只要你。

華悅蓮四周看看,又苦笑了一下,懊惱的轉念一想也許季子強根本不想甚至討厭聽到諸如此類的話吧。等她慢慢拖著沉重的步伐到市公安處的大樓門口時,正好撞見單位小劉和男友在你儂我儂的依依惜別。

華悅蓮加快步伐衝進大樓,不想她在自己身上找強烈對比,電梯剛剛上去,華悅蓮吸著豆漿,假裝意外看見迎面走來春風得意的小劉。

華悅蓮對著她招招手,她立馬小跑過來「早1她對華悅蓮說道。

電梯還在呈上升狀態,而此時華悅蓮才發現我在調到公安局與小劉的對話來來去去就那麼幾個字,早、好、嗯、再見!氣氛尷尬的讓華悅蓮又開始自怨自艾的反省自己的交際能力。

華悅蓮說:「電梯真慢1

小劉說:「天氣變冷了1她們兩人同聲說道,想結束這尷尬,可卻又劃上一道明顯的錯亂,揭露著她們彼此都在掩飾的難堪,又是一陣沉默。

叮咚,電梯門開了,打斷華悅蓮思緒,她走進了電梯,一會就到了辦公室,她們這個辦公室很大,好幾個人都在一起辦公,華悅蓮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桌面已經被內勤擦拭過,顯的很乾凈,桌上放了一份今天的柳林日報。

華悅蓮漫不經心的打開了報子,很快的瀏覽了一下,一個並不起眼的消息引起了華悅蓮的關注,那是說柳林市一個國企的領導,擅自的把一塊土地轉租給了別人,租價很低,現在市裡組織了人員對此事展開了調查,有可能這個領導要下課了。

華悅蓮看著看著她就走神了,這個報道讓她一下子就想到昨天在家裡聽到老爹的電話,而那個讓自己傷心欲絕的季子強,也會像這報子上的人一樣,被調查,被幹掉的,從那個電話里,已經毫無疑問的宣判了這個結果。

華悅蓮獃獃的發著愣,好半天都沒有緩過神來,她的思緒已經飄的很遠了,飄出了窗外,飄出了柳林市區,飄到了洋河縣那個並不豪華,也不溫馨的縣政府季副縣長的辦公室里去了。

早晨,季子強起的很早,他到外面散了一會步,鬼使神差般的走到了當初自己和華悅蓮第一次見面的那個河邊,看著那緩緩流淌的河水,彷彿比以前更加清了很多。

而這時的天,也比以前更加高遠了一些,秋色更濃了。

不知不覺7:50分了,他再也無心欣賞秋色了,大踏步子朝政府走去,今天他還要有一個接待,是洽談農業開發項目的事。

說到項目,說到投資,季子強有時也不寒而慄,洋河縣的工業太落後了,本來區位優勢不突出加上環境不行,嚇得外商都不敢來這裡投資。

據說,一個客商與縣裡簽約后,選到了用地,正在申請證照,但在找人蓋章時,讓他心有餘悸,刻骨銘心,因為他整整走了半個月,蓋了上百個公章,而且要找一個人,要蓋一個公章都會遇到刁難的現象,如沒有得到好處,下輩子都辦不了、辦不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