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八章記錯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這時,趙主任才真正感覺到了作為小姐的職業感,她們有一種淺淺的、焦灼的眼神,等待著客戶的選擇,其實,在平時的工作中面對客戶,大家同樣有這樣的眼神,這說穿了就是一種職業精神。所以,他並不把她們看得那麼卑...

?夜幕低垂,華燈璀璨。洋河縣城白天的車水馬龍景象已經結束了,現在換成了鶯歌燕舞地喧嘩,用地溝油做夜宵的小販們,伴隨著乒乒乓乓的碗碟磕碰聲,手腳不閑地忙著支開桌椅。

在那些透著粉紅、橘紅光線的街邊房子里,那些掛著洗頭、理髮招牌的小店前,間或還有些賊頭賊腦的男人們晃來晃去,探著頭時不時地向裡面窺視,覬覦著那些濃妝艷抹翹首弄姿的女人們。

他們一家家地進去出來、出來進去,伴隨著討價還價聲,最終男人警惕地回過頭來四面望了望,走進去不再出來。很快,這家店裡響起了關門的當聲或者是鐵拉門的嘩啦聲。

一家便利小超市,門口邊的收銀台里,一位瘦瘦的,半禿著頭的黑臉小老頭正仰起頭來,張著大大的,露出黃板牙的野獸般大口,打出一個深長的哈欠。

白龍糧站的趙主任在這個時候趕回了縣城,他很快的就找了電話中和哈縣長約好的歌廳,

一走進去,就看到大廳左邊長長的拐角沙發上坐滿了濃妝艷抹的小姐,由於天氣冷了起來,小姐們的身後都橫七豎八堆放著五顏六色的各式外衣。

在一個服務員的引導下,他小心的敲響了包間的門,門打開了,他看到了哈縣長,這個包間很大,硬體還不錯,啤酒果品霎時就擺滿了桌子。

哈縣長溫和的笑著招呼他說:「趙主任,怎麼快就回來了,坐坐。」

趙主任討好的先給哈縣長發了一根煙說:「領導叫,那一刻都是不能耽誤的。」

哈縣長呵呵的笑笑,就坐了下來,落座后,十餘個小姐由一年長女子引著魚貫而入站成一排。

這時,趙主任才真正感覺到了作為小姐的職業感,她們有一種淺淺的、焦灼的眼神,等待著客戶的選擇,其實,在平時的工作中面對客戶,大家同樣有這樣的眼神,這說穿了就是一種職業精神。所以,他並不把她們看得那麼卑賤。

哈縣長很熱情也很自然地讓趙主任挑選小姐,這種陣勢真的把趙主任嚇到了,除了使勁地擺手,話也變得急促和語無倫次。

推辭半天後,他見哈縣長臉上稍有不悅,就趕忙的指了一個小姐說:「那就她吧」。

趙主任從那群小姐中,選了-個他要的那種豐乳肥臀,剩下的小姐們把眼神都轉向了哈縣長,希望自己可以被挑上。

哈縣長這才笑笑,說:「好,趙主任眼觀不錯嗎。」

哈縣長又對那個領班說:「派在最後的那個留下。」

領班就恭敬的點了下頭,讓那個小姐也留下了,其餘的小姐她都撤了出去。

於是哈縣長和趙主任身邊都坐下了一個小姐。小姐們很殷勤,不停地向他們口中塞水果和灌啤酒,這是在加快他們消費果品和啤酒的速度,職業小伎倆。

有小姐坐在身邊,趙主任顯得很局促,其實也不是小姐讓他緊張,主要是有個哈縣長在旁邊,他歌唱得很不自然,酒喝得也很不自然,總之一切都變得很不自然。小姐們不管他這些,只是一直職業性的粘著他。

避雷針的原理告訴我們,突出的地方最容易觸電,所以,男人看女人時都是先看胸部。不過,對於趙主任這位高尚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色郎來說,他看女人時,都是先從手看起。

陪她的這位小姐,細高挑的身材,有點偏瘦。長而直的一頭黑髮,驕傲地灑滿肩膀,臉側的幾綹頭髮有些微卷,挑染著黃色和紅色,頭髮上別著兩枚閃閃發光髮夾,和髮夾相輝映的是那對流光溢彩的大眼睛,鑲在一對如黛如煙的柳眉下,遠遠看去,就像一個古色古香的充滿國畫意味的中國版風塵味道的芭比娃娃。

那小手就更不用手了,纖細,白皙,嬌嫩,讓趙主任滿心歡喜,要不是因為他知道今天哈縣長一定是有事情找自己,他此刻一定會開始想入非非的通過大腦。

但現在他不敢走神,哈縣長不會就是因為他工作表現好才叫他來的,一定有什麼事情,但到底是什麼事情,趙主任還一時猜不出來。

哈縣長一直也沒有提起正事,只是連續的表揚了趙主任很多次,還說讓他好好乾,以後會很有前途。

趙主任也慢慢的放鬆了,在昏暗閃爍的燈光下,他也敢於不時的把自己的手在小姐們的胸前和腰際間有意無意地遊走……。

他從來就不認為小姐或者說技女是個卑賤的職業。他甚至有點崇敬她們,覺得她們賺來的錢要比那些貪官墨吏貪的黑心錢要乾淨的多,比那些狡獪奸商爭得錢要清白。她們只是出賣自己,不會出賣國家和人民。出賣自己是需要勇氣的!

小姐對今天的客人滿意極了,他們點的東西真多,她的得意之情溢於言表,甚至對趙主任肯那隻毛手毛腳的毛爪也不那麼在意了。

坐在哈縣長身邊的小姐大約20歲出頭的樣子,圓臉大眼睛,著淡妝。穿著白色長袖毛衫,藍色牛仔褲。在屋內的所有小姐中,她的穿著是最不像小姐的。跟穿著一樣,她也是怯怯的靜靜的挎著哈縣長的胳膊。

哈縣長一直等待趙主任的情緒穩定,他可以理解趙主任的不安和緊張,當他看到趙主任已經可以揮動著利爪,不斷的去摸索陪他的小姐的胸部時,哈縣長知道,是時候了。

哈縣長就笑笑對身邊的兩個小姐說:「你們先過去點歌,我和他談幾句話。」

小姐都是很乖巧,她們就像一首歌中唱到的那樣:什麼時候該給你關懷,什麼時候應該悄悄走開,奧……奧……

好像這個歌就是為她們寫的一樣。

趙主任也收斂起剛剛放鬆了一點的心情,趕忙朝哈縣長這面挪動了一下問:「哈縣長,你有什麼指示儘管說,我一定照辦。」

在包間變換閃爍的燈光下,哈縣長的眼睛在閃閃的發光,他嚴肅起來了,說:「我想問一下你們這次糧站調糧給災民的事情,聽說是季副縣長決定的,你們怎麼沒有給縣委和政府彙報呢?」

趙主任就一下子愣住了,沒回報,不是縣上讓撥付的嗎,他有點緊張的說:「是季縣長指示撥付的,我那還有季縣長親筆寫的條子哩。」

哈縣長帶著疑問說:「季副縣長同意的,但為什麼上面說是你自作主張,擅自啟動國家儲備糧呢。」

趙主任一下就瓜了,他頭上的汗水一顆顆的掉了下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要是給自己擱頭上,那不得了,他忙說:「不是啊,哈縣長,真的是季副縣長指示的,我是有證據的。」

哈縣長沉默了,他淡淡的看了一會趙主任才說:「那這樣吧,你明天就給縣政府打一個報告,說清你當時也不同意在沒有縣政府和縣委文件的情況下動用儲備糧,是季縣長以權相逼,你不得不開倉放糧,現在你感到事情嚴重,特意給組織彙報。」

趙主任囁嚅這說:「那不是國家儲備糧,是我們今年收的商品糧。」

哈縣長的眼中就露出了一絲陰冷的光來,他盯著趙主任說:「是儲備糧,你記錯了吧。」

趙主任一下子都明白了,原來如此,當他明白了這個情況以後,他剛才那惶恐和緊張也隨之消退了,他抬頭看看哈縣長,意味深長的說:「我明白了,是我記錯了。」

哈縣長收回了自己咄咄逼人的目光,又變得寬厚和隨和的笑笑說:「趙主任人年輕,看問題也准,呵呵,好好乾,一定能在洋河縣干出一番事業的。」

趙主任討好的說:「跟著哈縣長干工作,不想進步都難。」

哈縣長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心裡暗道:就你一個小小的糧庫主任,也敢對我暗示未來,哼,不知道天高地厚。

哈縣長就打開了自己的皮夾,從裡面掏出了好幾張大票來,放在桌上,對趙主任說:「我還有點事情先走了,這兩個丫頭就歸你,小費在這,台帳我結過了,記得,明天我要看到報告。」

趙主任連忙站起來,想要挽留哈縣長一起玩,但想想也是不妥,哈縣長怎麼可能和自己一起泡妞呢?

哈縣長按住了他的肩頭說:「你玩你的,不要出來送了。」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包間。

兩個小姐就一下子看到了茶几上的那好幾張百元大票,她們的眼睛也像狼一樣發出了幽光,其中-個一進門就撲到趙主任的懷裡……。

趙主任有點尷尬,趕忙把褲子捂住,說:「別急別急,我們先喝點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