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七章陷害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躲閃著華書記,似乎因為自己的冒昧之言讓書記不高興是一個天大的失誤,他擺出後悔的樣子,半天才說:「華書記,對不起,我有點口不擇言了,哎,悅蓮是我從小看大的。」 華書記已經鎮定和沉穩了下來,他需要...

?哈縣長點點頭,笑笑說:「麻煩你了。」

肖秘書就帶上哈縣長一起,到了華書記的門口,他象徵性的敲了兩下門,在稍等幾秒種時間,推開門和哈縣長一起走了進去。

華書記還坐在那雕花的木質辦公椅上,見哈縣長進來,微微的頷首,沒有說話。哈縣長快步上前,對華書記問聲好:「書記你好,最近身體都還好吧?」

「唔,還好,你坐吧。」華書記隨口的應了一聲。

哈縣長就退回到對面那真皮沙發旁邊坐下,接過了肖秘書給泡得茶,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到了那木質高檔的茶几上,等著華書記發問。

華書記在自己的辦公椅上靠著,他把頭楊在後面,眼睛看這辦公室那豪華的吊頂,有這麼一兩分鐘,他們兩人都沒有說話,華書記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剛剛那個縣委書記的事情讓他沒少動肝火,一個縣委書記,讓別人抓住了尾巴,現在自己還的幫他化解,以便維護他的權威,想想都生氣。

這個哈縣長的到來,只怕也沒多少好事情,哎,都說做領導風光,有權,有勢,還有的可以獲得無限的美女和金錢,但誰有知道一個領導的苦惱呢?在這險象環生的權力之場,充滿了危機和陷阱,每天都讓人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生活,這樣的日子何時是一個盡頭。

長吁了一口氣,華書記又打起了精神,把頭低了下來,看看哈縣長說:「最近洋河沒什麼大事吧?」

說著話,他也站了起來,緩慢的走到了沙發跟前,輕輕的坐了下來。

哈縣長抬抬屁股,手伸出來,做出一個想要攙扶的虛勢,嘴裡說:「前些天白龍鄉發生了一點災情,已經處理好了。」

華書記嗯了聲說:「我看到你們的災情彙報了,在這個事情上你們果斷,迅速的處理很不錯,我還看你上了電視,和電視上相比,你本人可是有點精神不振埃」華書記也調侃了一句哈縣長。

哈縣長苦笑了一下說:「最近有些煩心事,我想給書記到一到。」

華書記無所謂的說:「你說吧,我已經是準備好了,要煩今天就煩個夠。」

哈縣長聽他這樣一說,到有點惴惴不安了,他吃不準今天是不是一個說話的好時機,他有點坎坷不定的看了看華書記略顯疲乏的臉。

華書記掃視了一眼哈縣長說:「你講你的,什麼時候還學會看臉色了。」

哈縣長忙說:「我怕書記累了。」

說完這話,哈縣長掏出了香煙,站起來,彎腰給華書記遞上一根,在幫他點上,這才坐回了原處說:「到年底了,雜事情也多,但縣上有的同志就一點不能理解,還天天雞蛋裡面挑刺,讓人疲於應付。」

華書記吐出了一口煙,迷上了眼說:「你也抽根吧,慢慢說。」

在華書記的心中,他是估計哈縣長一定在洋河縣的吳書記那裡受了委屈,今天想要來給自己告狀的,這他也可以理解,不管在自己這裡,還是基層下面,矛盾總是無時無刻不在,其實作為一個領導,他很大一部分精力都會消耗在這無窮無盡的人際關係中,而種種危機的根源,也來至於人與人的矛盾,協調,分解,處理各種矛盾,是一個權利享用者必不可少的功課。

哈縣長沒有點上香煙,在華書記面前,他永遠是低調和謙遜的,他注重於自己的每一個舉動,甚至在沒進來以前,他都想好了自己該怎麼做,該說那些話。

他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說:「季副縣長最近因為一個案件,老是糾纏不清,企業意見很大,我的精力也全耗在上面了。」

華書記正了正身子,集中了注意力,哈縣長的話有點出乎他的設想:「季子強?你是縣長還是他在做縣長?我就有點不太明白了。」

哈縣長很小心的低聲說:「我不是擔心嗎?」

「你擔心什麼?」華書記奇怪的追問了一句。

哈縣長囁嚅著說:「季子強和悅蓮……我總是要給他一些面子吧。」

哈縣長很委屈嗎?不,不是的,他果斷的走出他在肖秘書辦公室早就想好的一步棋,他需要用自己的誤解來激怒華書記,只有在憤怒中的華書記,才能讓自己達到目的。

果然,一聽哈縣長把季子強和華悅蓮連在了一起,華書記呼的一下就站了起來,那天季子強在自己家裡的情景一幕幕都出現在了華書記的眼前,應該說在華書記的最近這些年裡,他很少受到過那樣的挫折,在自己放下架子,把友誼,把橄欖枝遞到了別人的面前,又有幾個人能夠拒絕,敢於拒絕呢?

幾乎沒有,是的,肯定沒有。

然而季子強卻拒絕了,他連猶豫和婉轉的推辭都沒有用,就那樣斷然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拒絕了。

為此,華書記的沮喪延續了好多天,而每當看到女兒那幽怨傷心的神情,華書記的心就更為難受,他發過誓的,一定要讓季子強付出代價,付出他一生的代價。

現在哈縣長還認為季子強和華悅蓮還在談戀愛,他還每天要給他面子,要忍讓和吹捧季子強,是可忍孰不可忍。

華書記在辦公室里疾走了幾步,卻突然的發現自己有點失態了,在一個下屬面前失態就意味著無能,他放緩了腳步,又慢慢的踱到了沙發旁面,緩緩的坐下說:「哈縣長,我們工作的原則是實事求是,不是看人下菜,假如季子強真的和悅蓮在談戀愛,你是不是就可以不顧原則的任其所為。」

哈縣長看到了華書記站起來以後,他就把惶恐和緊張掛在了臉上,他的眼神在躲閃著華書記,似乎因為自己的冒昧之言讓書記不高興是一個天大的失誤,他擺出後悔的樣子,半天才說:「華書記,對不起,我有點口不擇言了,哎,悅蓮是我從小看大的。」

華書記已經鎮定和沉穩了下來,他需要扭轉哈縣長的這個看法,也需要讓他明白自己也準備對季子強進行打擊的決心,他就說:「哈縣長,我不是一個很容易就隨便更改主意的人,過去我說過的關於對待季子強的問題,現在依然是有效的,只是你的執行力度讓人大為失望,是不是人一但上歲數了,都會這樣。」

華書記開始反擊了,他要把哈縣長逼到牆角,他是理解「上歲數」這句話對一個正想更上一層樓的宦海中人意味著什麼。

哈縣長卻沒有緊張,他明白,他和華書記已經在對待季子強的這件事情上形成了高度的統一了,他就說:「或者我是最近一個階段對這樣事情誤解了,其實季子強的大膽和無所顧忌不止於此,就說我們這次的救災行動吧,為了提高他個人在群眾中的威望,他擅自的從白龍鄉的糧庫里調出了10萬斤糧食,雖然給災民也無可厚非,但至少要上報縣委和政府研究通過吧。」

「奧,有這回事,那你和老吳都聽之任之,糧食是國家的,不是用來做人情的,就算要救災,也一定要體現出黨和政府對人民群眾的關懷,怎麼可以用作私人的恩賜呢?這個問題你們要好好的反省總結,對於季子強同志的這種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也要嚴肅查處。」華書記很快的就為這件事情找到了一個極其可靠的理論依據。

哈縣長抬頭看看華書記,有點吃驚的說:「書記的意思要嚴肅處理這件事情啊,但就怕我們吳書記會袒護季子強,他們最近走的很近的,我在洋河縣也快孤掌難鳴了。」

哈縣長必須要把這最後的一個難關交給華書記來破的,季子強這件事期,整個環節中,吳書記會起到關鍵作用,如果他實事求是的說出了這件事情是經過哈縣長和自己同意的,那麼這一切的謊言都將被揭穿,但怎麼讓吳書記轉變口吻呢?自己是做不到的,唯有讓華書記出馬了。

華書記眯起了眼睛,沉默了一下說:「你管好基層糧站的思想統一,老吳那裡我來說。」

說完話,華書記就走到了辦公桌前,拿起了電話,但他猶豫了一下,有把電話筒放下了說:「等你回洋河縣以後,我在給他打電話吧。」

他不希望讓吳書記對哈縣長到自己這裡來過於擔心,不必要的猜疑,那就盡量的避免。

哈縣長回到了洋河縣以後,他一個電話打倒了白龍糧站的趙主任那裡,對於一個小小的糧站主任來說,他幾乎都算不上在冊在幹部,接到了哈縣長的電話,趙主任是驚奇,詫異,也是幸福的,在他得知了哈縣長想要和他談談,問他能不能晚上趕回縣城晚上到歌廳見面的時候,他的激動是可想而知,幸福包圍了趙主任,也沁入了他所有的細胞,他連聲說:「趕的回來,趕的回來,我馬上就出發。」

哈縣長就笑著叮囑了兩句,不要急啊,注意安全之類的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