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三十六章探口風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07字

?自己就是一個搞法律的人,這其中的厲害關係自己是不能不知道的。

他猶豫起來了,季子強沒有催他,季子強拿起了茶杯,慢慢的喝起茶來,這樣的事情是不能勉強郭局長做的,一切都要靠他自己的判斷和選擇,自己只能等待,也許還可能是失望。

但這樣的等待沒有多長時間,郭局長站了起來說:「我現在去郵局」。

季子強欣慰,也有點感動,多好的同志啊,他也站了起來,走到了郭局長的身邊,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季子強親自為郭局長打開了辦公室的門,他們再一次的握了一下手,兩人都沒說什麼,連告別的話都沒說。

也或者在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沒有機會說告別的話了,因為哈縣長就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正向他們走來。

季子強先看到了哈縣長,他就熱情的招呼說:「哈縣長,今天不忙啊?」

哈縣長笑笑,看了一眼郭局長說:「怎麼兩人又一起研究案情了?」

季子強很坦然的點點頭,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就暗叫一聲糟糕。因為在哈縣長隨口的一句招呼中,自己在點頭,但郭局長卻在搖頭,這不由的季子強心裡一陣發緊,他忙說:「也算不上研究,就是我最近在白龍鄉,想了解一下案情的進度。」

哈縣長呵呵的笑著說:「你個小季啊,一天儘是想著工作,我想問下周末你回市裡嗎,給一個朋友帶點東西。」

季子強說:「不一定的,你帶什麼東西?」

哈縣長就說:「不一定啊,那算了,到時候再說吧。」

然後哈縣長就轉身離開了,郭局長也看了一眼季子強,趕忙走了。看著這兩人離開的背影,季子強的心還在繼續的下沉,事情不是表面的這樣簡單,哈縣長本來應該是找自己有事情的,他絕不是讓自己帶東西,那只是他隨機應變的一個臨時的借口,他為什麼要搪塞自己,顯然,他從自己和郭局長在那一瞬間截然相反的表現中生出了疑慮,對於一個善於察言觀色,思慮慎密的哈縣長來說,一點點的懷疑,都會讓他認真分析的。

季子強想的一點都不錯,哈縣長回到了辦公室,關上門,擰住那稀疏的眉毛,臉色陰沉的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一種狼性的嗅覺,讓他對剛才季子強和郭局長截然不同的反應起了疑心,他們為什麼會驚慌?

為什麼明明在研究案情,但自己問起來的時候,郭局長又要去否認,季子強後來對他們兩人在一起的輕描淡寫的解釋是不是有點多餘,是不是「有此地無銀三百兩?」這種種的跡象匯聚在一起就讓人不得不心存疑慮了。

他們兩人背著自己想幹什麼?難道自己和范曉斌的一些問題引起了他們的懷疑嗎?但自己自認沒有什麼破綻讓他們看出啊,也難說,這個郭局長自己到是很了解,不過季子強就不好把握了,他超越常人的精明和狡詐,讓人本來就防不勝防,在他對這個案件參與的每一天里,自己杜是提心弔膽,總感到危機重重。

怎麼辦?怎麼辦?

哈縣長被難住了,他既自信的認為他不會有什麼問題,又老是擔心季子強會查出什麼,在矛盾中哈縣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而這個壓力是季子強帶來的,想一想,在沒有季子強來到洋河縣的那些日子裡,自己過的多麼悠閑快樂,無拘無束,有了季子強,自己接二連三的損失人馬,還一次次的在華書記面前表現了自己的無能。

現在對自己來說,已經到了重大的關頭,進一步,海闊天空,退一步,黑暗重重。

看起來已經沒有第二種選擇了,在他季子強還沒完全掌握主動的時候,擊垮他,趕走他,不為別人,就為自己,該出手了。

哈縣長下定了決心,他站起來,來回的疾走幾步後,決定先到華書記那裡去探個口風,從表面的判斷上,季子強和華悅蓮好像已經結束了,但有的事情局外人看起來是霧裡看花,水中望月,看不透的,還是落實一下為好。

哈縣長叫來了秘書,對他說:「你馬上幫我買2斤好茶去,另外通知司機,讓他加好油,我一會要用車。」

秘書也有點意外,今天還有一個會議的安排,但哈縣長叫加油,那肯定就是出長途了,他小心的問了一句:「供電局那個會議……」

哈縣長不容置疑,簡單幹脆的說:「推掉。」

秘書就不再說什麼話,悄然離開,趕忙出去採買菜葉了。

下午上班的時候,哈縣長已經來到了柳林市,剛才從洋河縣離開的時候,他給華書記打過一個電話,說想給華書記彙報一下工作,華書記答應下午可以見他。

哈縣長的小車緩緩的開進了市委大院,在這來的一路上,哈縣長都沒有停止過思考,很多問題他要造作準備,車停下來了,哈縣長看看時間,和華書記說的時間還有一會,哈縣長就提上茶葉,又讓司機從後備箱拿出一條香煙來,說:「你就在這等我,估計時間很快我就下來了。」

說完話,哈縣長就往華書記的辦公室走去了,到了樓上,哈縣長顯示見到了華書記的秘書,這個秘書叫肖鑫,哈縣長到了他的辦公室,見面兩人寒暄了兩句,哈縣長就把那條煙拿出來對肖鑫說:「肖秘書,也沒什麼好帶的,你留著抽。」

肖秘書客氣兩句,也就收下了,對一般來見華書記的人,肖秘書都是心裡分了檔次的,根據你的職位高低,根據你和華書記的關係好壞程度,這樣的區分是必要的,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