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五章不眠之夜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良久之後,郭局長長長的噓了一口氣說:「季縣長,是不是你發現了什麼?」 季子強淡淡的笑了一下,說:「先不說這個,你先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郭局長知道自己是無法迴避季子強的問話,季子強...

?季子強說什麼也是不同意的,他說:「王書記,我感謝你們的好意,但現在到處都市災民,他們受災后本來心情也不好,我們在這樣大擺宴席的,傳出去會出大麻煩的,等下次我來在好好喝一頓。」

這鄉上的兩個領導看看實在是勸不住季子強,也只得作罷。

大家相處了好多天,都好像還有了一點感情了,在季子強走的時候,鄉上的所有在家的幹部都一起出來想送,這樣的場景讓季子強也深受感動,他揮揮手,離開了白龍鄉。

也許這樣的緊張工作對季子強還是個好事情,他心中對華悅蓮離開的傷感在最近這充實的繁忙中消減了不少,人是疲乏了很多,但心情敞亮,精神狀態和臉上都恢復了過來。

晚上季子強哪都沒去,好好的洗了一個澡,早早的就窩在了被窩裡,漫不經心的看著一本小說,時而看看,時而想想,有時候又心神飄忽的走神了。

他想到了自己的很多事情,也想到了下一步自己要做的哪些工作,這時候他就一下子想到了正在偵破的那個案件,都過去一周多的時間了,也沒聽到郭局長在談起這事,難道一點進展都沒有嗎?季子強想想這不大可能,怎麼長時間了,那個叫范曉斌的老闆就這麼老實,讓郭局長他們找不到一點抓他的機會?

季子強看不下去書了,他披上一件衣服,從床上下來,點上煙,來回的在辦公室走了起來,一面走,就一面思考著這個問題,愈想愈加的感到不解。

他停住了來回走動的步子,走到辦公室桌的旁邊,若有所思的拿起了電話,看著牆上粘貼的全縣各部局領導的電話號碼,找到郭局長的,就給撥了過去,幾聲的振鈴后,郭局長接通了電話:「你好啊,季縣長,還沒休息?」

季子強一手扶著桌面,一手持著話筒說:「郭局啊,我最近忙,你那面有什麼新情況嗎?」

郭局長說:「我本來也想給你彙報這事情的,可是知道你最近在忙救災工作,也怕打擾你,就一直沒說,現在一點突破都沒有,專案組的同志都很氣餒埃」

季子強的眉毛揚了一下,他問道:「怎麼會沒有一點突破,那個范曉斌也沒機會下手嗎?」

郭局長在電話的那頭嘆口氣說:「不是沒機會,是根本就沒一點機會,自從我們確定了那個抓捕計劃以後,專案組的同志每天24小時對他實行全防衛的監視,但就奇怪了,他從那天起,就一直窩在礦山裡,在也不挪窩了,你說其人不氣人,過去他可不是這樣的。」

季子強搖搖頭,也是無計可施,就只好對郭局長說:「這樣吧,你明天過來,我們在詳細的分析一下案情。」

掛上電話,季子強點上一支煙,在窗戶前站了很長時間,郭局長的話又在耳變迴響起來:「奇怪了,他從那天起,就一直窩在礦山裡,在也不挪窩了」。

季子強擰緊了眉頭,奇怪嗎?只怕一點都不奇怪,看來真是有人在為他通風報信了,只是這個人藏的太深,一時很難確定下來。

季子強的一根煙很快就抽完,差點他的手指酒杯燒到尾部的煙頭燙著,他摁熄了煙蒂,又點上一根,現在他沒有吸它,只是拿在手上,看著它嗎明滅不定的火焰,那天在哈縣長辦公室里,在哈縣長對他進行威脅的情景也出現在了他的腦海,當時那中很奇妙,很模糊的一個想法,此刻在季子強的心中慢慢的清晰起來,一個輪廓已經浮現在他的腦海中了。

而那個想法的一點點清晰,就讓季子強感覺到身上一陣陣的寒冷,他難以置信的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一種恐懼和煩躁湧上了心頭。

今天的夜晚對季子強來說,又是一個不眠之夜,他翻來覆去的整夜不寧,他推翻了自己一個又一個的設想,又重新的整理,最後又在一次的推翻,就這樣一直折騰到天快亮的時候,季子強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會,在秘書小張輕腳輕手的走進了辦公室,小心的為他收拾辦公室衛生的時候,季子強還是醒了。

看看錶,上班還有一會,但他再也睡不著了,眼皮雨點發脹,人也萎靡不振,總是有種昏昏欲睡的感覺,可是又靜不下心來,滿腦袋的各種想法讓他感到大腦的疲憊,就像是一台失靈的機器,轟鳴著,空轉著,集中不了精力。

他穿上衣服,對還在外面的秘書說:「小張啊,麻煩你幫我準備一杯濃點的茶。」

小張一面搽桌子,一面說:「好的,季縣長,你要是感覺累,你在多睡一會,今天沒有什麼重要的安排。」

季子強苦笑一下說:「睡不著埃」

走進了衛生間,季子強照照鏡子,感覺自己確實很萎靡,眼眶也餡進去許多,他使勁的用雙手在臉上拍了幾下,臉上才有一點血色,漱洗過後,他走出了裡間,見小張已經把稀飯饅頭忙他打上來了,但啊一點胃口都沒有,先坐下來,猛喝了一會濃茶,人才感覺好了一些。

等他吃完早餐,郭局長就到了他的辦公室。

郭局長進來一見到他就說:「季縣長你辛苦了,感覺你瘦了一圈,這兩天回來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不要把身體傷了。」

季子強說:「我這算什麼,比起白龍鄉的災民,我幸福的很,對了,老郭,你把最近的情況說一下。」

郭局長坐了下來,接過小張給他泡的茶水,壓了一口后,在小張離開后,郭局長就把最近一周的偵破情況很詳細的給季子強做了彙報,季子強很少說話,他一直在認真的聽,等郭局長彙報完了以後,季子強才很凝重的說:「老郭啊,看起來這個案件的複雜性已經超過了我們的想象,你有沒有決心把這個案子一查到底。」

郭局長見季子強說的很認真,他就有了一種不詳之兆,突然的,這個案件的分量加大了,有點讓人感覺到了壓力,他沒有急於的回答季子強的話,再次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大口,然後抬起頭來,直視著季子強的雙眼說:「季縣長,我也對這個案件有很多不解,你說的額複雜,或許我有點明白,那今天我就給你做個保證,只要我在這個位置上,只要這個案件沒有偵破,我會盡自己最大的能力。」

季子強很欣賞的看著他,可是沒有附和他的意思,平靜的繼續問了一句:「假如這個案件會影響到你的位置呢?換句話說吧,因為偵破這個案件,會讓你丟官罷職,你還會這樣堅持嗎?」

這一問,倒是把郭局長給問住了,他心中的疑惑也越來越強烈,他沉吟了片刻,而季子強只是看著他,沒有再說話,這樣,辦公室里就寂靜下來了,一切都凝固不動了,只有季子強手中的香煙,在裊裊的飄散著一縷輕煙。

良久之後,郭局長長長的噓了一口氣說:「季縣長,是不是你發現了什麼?」

季子強淡淡的笑了一下,說:「先不說這個,你先回答我剛才的問題。」

郭局長知道自己是無法迴避季子強的問話,季子強不是一個可以隨便就轉移視線的人,他有很強的邏輯性和條理性,自己只能跟隨他的思路和話題進行。

郭局長笑笑說:「季縣長你真厲害,你應該到我們預審科去上班,呵呵,好吧,那我就實話實說,我很想破這個案子,也不怕因為這個案子丟官棄職,但我需要支持,如果案子也破不了,我先倒下去了,是不是有種壯志未酬身先死的悲哀呢?」

季子強垂下了眼帘,他想了想說:「這個問題我很難保證,但我也可以鄭重其事的對你說,假如因為這個案子你受到了牽連,丟官棄職了,我一定陪你一起離開。」

郭局長眼中有了一份難以描述的光芒,這不是感激,也不是尊敬,而是一種志同道合的共鳴,他的雄心也在這一刻喚起,他挺直了腰桿,說:「好,有季縣長你這一句話,那其他都不用在想了,你說吧,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季子強這個時候才露出了真真的會心一笑,他說:「我想讓你做件事,但這事一定要保密,只允許我和你兩個人知道,連吳書記和哈縣長你都不能彙報,可以嗎?這對你來說,已經是超出了組織原則。」

郭局長沒有季子強那樣的鄭重其事,他很輕鬆的說:「剛才我表過態了,以後這案件我就對你負責,季縣長,是什麼事,你說吧。」

季子強異常平靜的說:「你去幫我把哈縣長最近的通話單子搞過來,要秘密的搞過來……..」

郭局長這才是真的大吃一驚,同時,他也全然的明白了剛才季子強為什麼要再三強調的些話,不用問,郭局長也知道季子強此刻想的是什麼了。

自己能這樣幹嗎?一個自己的頂頭上司,一個在洋河縣舉足輕重的領導,一個縣黨委的副書記,按照組織原則和相關的法律程序,自己在沒有上級部門的授權下,一但對他展開了調查,那就是違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