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四章爆破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是什麼,縣上至少應該有個大概的方針,災民的生活是是第一位,他就說:「哈縣長,統計不是問題,我個人的想法是我們應該先商定出一套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等明天結果一出來,很多事情就要同步進行了。」 哈...

?季子強在回來的路上也是想過這個問題的,就對哈縣長說:「我記得我們縣上水利局有幾個爆破的好手,要不調他們過來看看。」

哈縣長一想,不錯,水利局修水庫的時候,也經常要爆破的,試一下。

他就拿起電話,安排起來。

這個時候季子強才趕忙的收拾水鞋,好好的把上面的泥土沖洗乾淨,從兜里拿出剛才脫下的襪子,收拾乾淨腳,穿上了雨鞋。

到了下午,大家都還沒吃午飯,哈縣長就帶領其他領導縣撤回白龍鄉政府吃飯去了,走到半道上就遇到了水利局幾個炮手,他們也是接到了通知就趕了過來的,季子強沒跟大家一起到鄉政府去,自己戴上這幾個人返回五姓村的那下游山嘴的地方,一起觀察研究,商議了好久,最後幾個炮手說可以搞掉這個山嘴。

季子強一聽很高興,讓這幾個炮手詳細的列出了需要準備的東西,趕快返回白龍鄉準備起來,幾個幹部勸他縣吃點飯在說,季子強擔心時間耽誤了,天一黑就難爆破,這一拖又是一晚上,所以也不吃飯,和白龍鄉的書記,鄉長一起很快的準備好了所需的炸藥,雷管等等。

在天色將晚的時候,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已經完畢,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炮響,那一大塊山嘴岩石被炸成小塊,四散飛去。

這一下河面就豁然開闊了,在遠處圍觀的村民歡呼聲中,滾滾的洪流呼嘯而下,場面很有點壯觀。

哈縣長也露出了今天的第一次笑容,他呵呵笑著,拍了拍季子強的肩頭說:「好小子,有你的,這樣看來要不了幾個小時洪水就可以消退了。」

季子強謙虛的回答:「是你指揮得當,現在剩下的事情就是安置村民今晚過夜和吃飯的問題了。」

哈縣長點頭說:「過夜問題不大,除了剛才縣上一些單位送來的帳篷外,我還讓白龍鄉把他們政府的所有房間收拾了一下,可以讓沒有帳篷的到鄉政府暫住一夜,現在天也不是太冷,問題不大。」

季子強又問:「那吃飯的問題呢?」

哈縣長想想說:「讓白龍鄉籌備點糧食,先湊合著對付一兩頓,其他的我們在研究。」

季子強感覺也只有暫時這樣了。

水在不斷的消退,從很多村民的房舍牆上水印中就可以看出消退的速度來,哈縣長伸了個懶腰說:「季縣長啊,現在我準備回縣城,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在這盯著怎麼樣?」

季子強見也沒什麼大事情了,都在這等著意義不大,就說:「那行,我在這盯幾天,有什麼事情給你電話彙報。」

哈縣長又鼓勵季子強幾句,就帶上一些人離開了。

到了第二天,村裡的水已經全部消退了,村民都開始返回自己的房舍,清理房中的污泥,沙土,每家的門前都堆起了污泥。

季子強在村上轉了幾圈,也幫不上太大的忙,就回到了臨時指揮所,王書記沒有離開,一直也陪在季子強的身邊,這時候見季子強疲倦不堪的樣子,忙讓副鄉長給季子強好好的泡了一杯濃茶,對他說:「季縣長,災情暫時緩解了,不過還有個大麻煩埃」

季子強坐在一張行軍床上,一面吹著水杯上的浮茶,一面問:「什麼大麻煩?」

王書記擔心的說:「村民糧食都沖走了,下一步他們吃什麼,我們鄉上頂了兩天,也頂不住了,縣上要早點想個辦法啊,不然會有人餓肚子的。」

季子強也想過這個問題,但這涉及的人員太多,而且還要管到明年上半年去,糧食數量不會少,自己做不得主,他就對王書記說:「我今天就回縣上,把這問題給縣長書記彙報一下,看有沒有一個適當的方式解決,你這裡在頂上一兩天。」

衛生間面露難色的說:「我也頂不住了,我都是問糧站借的糧食,但多了人家也不借,怕我們以後不還。」

季子強笑笑說:「不是人家怕你們不還,你們肯定是不會還的。」

王書記也笑笑說:「少量的我們想辦法還,但多了你說我們能拿什麼還,我們一年鄉上費用都緊緊張張的,那有閑錢買糧食給他們。」

說的也是不錯,季子強知道必須是縣上拿一個方案出來,不然鄉上是頂不住的。

季子強說了幾句不再耽誤了,喝了口水,就告別了鄉上的領導,回縣城彙報情況去了。

在哈縣長辦公室里,季子強正在給他彙報最新的災情狀況。

哈縣長對這次及時的處理五姓村水災還是滿意的,昨天的救災現場,哈縣長的光輝形象成了洋河縣新聞媒體重大新聞事件中的重點、亮點,縣宣傳部門並及時、準確、全面、客觀地對哈縣長進行報道。

特別是他帶領幹部在第一時間趕赴五姓村救災,有效控制洪災的情況。在實地考察后,哈縣長果斷做出了爆破河面山嘴岩石的舉措,讓五姓村的群眾保住了房屋,挽救了群眾的財產。

他心裡舒服的很,在目前這個關鍵的時刻,每一點成績都會成為下一步和吳書記角逐的籌碼,於是,他對季子強的態度也就稍微的好了一點,他也暫時的放下了正在頭疼的那個殺人案件,和季子強就下一步相關的一些災情救助做出了討論,季子強說:「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災民的吃飯問題,白龍鄉是頂不了幾天,這還是需要我們縣長給予支援。」

哈縣長今天光顧高興了,一時到沒細想這個問題,現在聽季子強這樣一說,也感到了問題的嚴重,他就問季子強:「對五姓村受災人數的統計工作展開的怎麼樣?」

季子強說:「我走的時候已經安培白龍鄉和民政局的同志,讓他們對災情做出評估,對受災農戶做個詳細的統計,估計到明天就可以出來結果了。」

哈縣長說:「那吃飯的問題就等統計出來了我們在開會研究一下吧?」

季子強卻希望早點有個準備,不管明天統計的結果是什麼,縣上至少應該有個大概的方針,災民的生活是是第一位,他就說:「哈縣長,統計不是問題,我個人的想法是我們應該先商定出一套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等明天結果一出來,很多事情就要同步進行了。」

哈縣長皺起了眉頭,說個實話,他還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現在季子強這樣一說,到還真把他難住了,他沉吟了一會說:「你有什麼好的解決方案?」

季子強從今天在受災現場關注到這個問題以後,就一直在琢磨著用什麼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雖然還沒有統計出一個準確的數字,但他自己也大致的估算了一下,沒有十萬斤糧食肯定是應不了急的,而這糧食還不能耽誤,災民是不能在失去了所有財產後,再讓他們挨餓的。

季子強就說:「哈縣長,我是這樣想的,我們可以讓民政局給上級部門申請救災補助,但這需要個時間,短期內很難解決,縣上在這個時候要自籌資金,應急解決災民吃飯問題,你看這樣如何?」

哈縣長吸了一口煙,有點為難的說:「每到年底縣上都很緊張,這不是個小數字,只怕一時難以籌措埃」

季子強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能不能先從白龍鄉的糧站調出糧食,等以後縣上資金寬裕的時候在給他們還上?」

哈縣長想想,這到也是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對季子強說:「這個方法可行,這樣,你在給吳書記把這情況彙報一下,要是他也同意,那你就抓緊辦理,後期的救災工作你多費點心。」

季子強就在茶几上那漂亮的煙灰缸中摁熄了煙頭說:「那我現在就過去彙報,有什麼情況我在和你聯繫。」

兩人分手之後,季子強就到了縣委吳書記的辦公室,把這個情況詳細的做出了彙報,吳書記也認可了這個方案,他對季子強說:「糧站的事情由你協調,救濟這一塊要民政局也抓緊給省市相關部門彙報申請,力爭早一點徹底解決這些問題。」

季子強苦笑了一下說:「只怕沒有這麼快,一到年底什麼事情都堆在了一起,我看,上面的救濟可能要到過完年才能到位,這一階段還是要我們縣上自己扛住了。」

吳書記也嘆口氣說:「是啊,年底大家都忙。」

不過讓季子強欣慰的一點是,洋河縣的兩位主管領導對自己這次的工作都很支持,他幹起來也就熱情高漲了。

這樣季子強就忙活了一周的時間,從統計,到調糧,再到按名單分配救濟糧食等等,一直到災民各自穩定下來,可以自發的進行一些適當的生產自救。

季子強就在白龍鄉住了好幾天,也沒時間回城,等把這些事情都辦妥了,季子強才算是解放了。

救災期間,鄉上也不能大擺宴席,季子強走的時候,王書記和李鄉長於心不忍,感覺這次對不起季縣長了,這麼長時間連一頓像樣的酒宴都沒有為季縣長舉行,他們就準備今天在鄉政府給季子強搞個送別宴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