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二章哈縣長的擔憂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是有個重要情況,所以我請季縣長一起找你來商量。」 哈縣長對郭局長是沒了好臉色的,他沉下臉說:「是嫌犯抓住了,還是證據找到了。」 郭局長自然不敢和他頂撞,就把信的事,還有自己準備抓范曉斌...

?季子強有點失望了,這與其叫封信,還不如說是張紙條更恰當,他沒有寫上范曉斌叫他殺的人是誰,也沒有說出有個領導的名字,唯一的一點用處就是,證實了自己對有人通風報信以及對范曉斌參與此事的推斷,僅憑這一張便條,只怕很難就形成一種實質性的證據。

季子強放下信,想了想對郭局長說:「這信有用,但沒有大用,看來還是必須抓到嫌疑犯蔣林志才能徹底偵破此案。」

郭局長就說了一句:「他信中所指的領導不知道是誰。」

季子強渭然長嘆道:「這個賀軍啊,唉,該說的話都沒說清楚,洋河縣的領導多如牛毛,說了也是白說。」

但這說這些話的時候,季子強就突然的心裡一動,好像來了點靈感一樣,但這也就是一種說不清楚的感覺,到底是什麼,他一時還說不出來。

郭局長見季子強凝神不語了,他就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季縣長,你看可不可以先抓了范曉斌,用這個信,套出他的口供。」

季子強還在想問題,一時沒有聽清,就問:「什麼口供?你再說一遍。」

郭局長知道季子強有點走神了,就又把剛才想要抓范曉斌的話講了一遍。

這次季子強聽的很清楚,他沒有說話,先從茶几上拿過香煙,給郭局長發了一根,自己也拿出一根,點上,吸了兩口后說:「這也是一個不得已的方法,但萬一他還是不交代,就憑這信還不足以定他的罪埃到那時候我們就很被動了。」

季子強說完這話就鄒起了眉頭,站起來在房間來回走動起來。

他走的有十多個來回……停住了腳步說:「你的人不是說他和一個叫什麼艾瑪的歌廳小姐有來往嗎?你們可以找個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以掃黃的名義抓了他,和他打打心裡戰,萬一還是套不出什麼,那就罰點款放了。」

郭局長聽了就很高興的說:「還是你有辦法,」

說完停頓了一下又擔心的說:「哈縣長那怎麼辦,還得給他彙報下才行動得了,他已經給我那下了死命令的。」

季子強黑亮亮的眼裡露出了堅定的光芒說:「雖然他想把我排斥在這個案情之外,但我必須干涉,好歹我是分管公安口的,走,我和你一起去徵求下他的意見」。

他們徑直的到了哈縣長的辦公室,哈縣長見季子強和過局長一起找自己,知道肯定是為案件的事情,哈縣長就有了一些戒備,心裡暗道:難道季子強又想插手這事了,上次自己說的夠清楚的了,他為什麼咬住這案件不放。

哈縣長不動聲色的微笑著和他們兩個人打了個招呼,又親熱的對季子強說:「季縣長,是不是案件有了線索啊,說來聽聽」。

他刻意的冷落著郭局長,也不看他,也不招呼他,讓他知道自己對他是有些看法了,自己小心點。

季子強很客氣的說:「線索到沒有多少,但剛才郭局長有個想法,我們就來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哈縣長「奧」了一聲說:「什麼事情啊,你說?」

季子強笑笑卻不說話,他看出了哈縣長的心思,但他必須還要照顧一下郭局長的面子,不能讓人家太尷尬的,所以他就不說話,看看郭局長,讓他來說。

旁邊郭局長也很領會他的意思,就開口了:「哈縣長,是有個重要情況,所以我請季縣長一起找你來商量。」

哈縣長對郭局長是沒了好臉色的,他沉下臉說:「是嫌犯抓住了,還是證據找到了。」

郭局長自然不敢和他頂撞,就把信的事,還有自己準備抓范曉斌,然後想用這信套出他的口供等等這一方案,都謹慎的給他說了。

哈縣長接過信來,看過後,臉色更加嚴厲,他抖著條子對郭局長說:「你也幹了多年的警察了,你不知道什麼叫證據,就憑這紙條你就準備抓人,什麼爛主意。」

他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很明顯的望了望季子強,因為他估計,這一定是季子強的主意,只有他才敢用這樣不顧原則的方法。

季子強的眉毛挑動了幾下,一股氣就升了上來,你哈縣長也太過分了,怎麼能在下級面前給我難看,他也想說上兩句,但想想還是忍住氣說:「哈縣長,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再說了,用這方法也不會有多大危害,就算問不出什麼,罰點款,把人放了就行了,不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哈縣長哼了一聲說:「這是那個國家的辦案方式,那我們工作就不要原則了?」

季子強笑笑說:「其實很多原則也都是自相矛盾的,看我們怎麼靈活運用了。」

哈縣長沉默了一會,看的出來,他很不舒服,他憋了好久,才冷冷的說:「那行吧,你們注意點方式,一定要有一個合理的理由才能抓他,不然最後惹出了麻煩,我就要唯你們兩個是問了。」

季子強和郭局長見哈縣長同意這個方法,都很受鼓舞,兩人也不再計較剛才哈縣長的態度,也不敢多打擾哈縣長,趕忙告辭離開了哈縣長的辦公室。

在季子強的房間里,他們兩人又詳細的商量了一會,最後確定了一個原則,那就是一定要等范曉斌范點錯誤的時候才抓,不能盲目打草驚蛇。

看著季子強和郭局長他們兩人一走,哈縣長陷入擔心中,他感覺季子強太過關心這事,自己在會上那樣明確的表了態,這才過了多久,前一兩天自己也給他專門的打過招呼,他又管上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到底想做什麼?

還有那個郭局長,也是個問題,現在他跟季子強跟的很緊就不說,他也把這個案件當成了一個重點,天天的專研,這不是個好兆頭,必須制止他們這樣的行為,但怎麼才可以有效的制止,他一時猶豫起來。

到了晚上,洋河縣一個賓館的套房真是豪華,一張2米寬的大床足可以躺五、六個人,床靠、床沿全是紅木雕花,高級席夢思上,被套、床單、枕套全由高檔亞麻布製成;玻璃隔斷的全透明浴室內,衝浪浴缸、落地鏡、座便器、洗手台,一覽無餘,超薄的松下等離子壁掛電視機、高檔的傢具電器,一應俱全。

而在這個房間里,哈縣長穿著睡衣,靠在床頭,在他的旁邊還有個女人,她就是公安局的槍械管理員張麗,她有著精緻的五官,嫵媚勾魂的大眼,她現在穿著一件綢緞紫色睡衣,但寬大的睡衣是難掩她碩大和顫抖著的胸部,她每動一下,那睡衣中的顫動都會滾滾而來。

等離子電視機上正播放著一部日本色晴片,裡面的女優在男人的挑逗下咿咿呀呀誇張地呻吟著……

但是,今天的哈縣長一反常態,他嘗試了很長時間,可往日的興奮和刺激一直遲遲沒有來到,哈縣長無法平息心裡的極大焦慮,季子強和郭局長步步緊~逼,讓他有了恐懼,特別是他們今天在自己辦公室說的想要下手抓住范曉斌的方案,更讓他擔心,一但范曉斌落在了他們的手上,憑季子強的刁巧,只怕真的會讓范曉斌招架不祝

范曉斌是個什麼人,自己是清楚的,打打殺殺也許可以,但要說到和季子強鬥智,他就差的十萬八千里了,一旦他扛不過去,後果會是如何,哈縣長心理很清楚。

他停住了自己上下翻飛,徒勞無功的手,也推開了張麗伏在身下那**有聲的給自己吸吐的頭,的說:「你也歇歇吧,今天只怕不成了,來,把我電話給我,我要打個電話。」

張麗有點失望的從他下面爬起,拿起床頭柜上的電話遞給他說:「糧食都交哪去了,幾天沒見了,你怎麼就沒給我留點存貨。」

哈縣長嘆口氣說:「那有存貨啊,我最近心情不好,糧食都沒長出來。」

一面說著話,哈縣長就撥通了電話:「喂,曉斌,是我,看來問題比較麻煩,你辦事能力也太差,人家賀軍留的有信,你們也不知道去查查,現在他們對這事盯的很緊了,準備先找機會把你扣了,嗯,不過他們也不會亂來,說想找你點小問題,你是不是還經常和那個艾瑪見面啊,最近不要亂動,他們每天就等你犯點小錯,好抓你呢。」

那面也傳來焦急的問話:「那怎麼辦啊,不行我就先出去躲一段時間?」

哈縣長罵了一句:「你個瓜慫,你一躲就更說明有問題了,煤礦不要了啊?再說現在每天對你都有監視,你跑的掉嗎?沉住氣,還有我呢」。

兩人就嘀嘀咕咕的商量了好長時間,放下電話,哈縣長還是沒有辦法輕鬆起來,他對張麗說:「最近我們也少見面,公安局那面你多留個心眼,一旦有什麼反常行為,你及時給我打電話。」

張麗認真的點點頭,說:「我知道了,不過上次高壩鄉的事情,郭局長好像懷疑我了,和我談過一次話,我害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