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三十章哈縣長的險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喝點吧。」 黃主任就嘿嘿一笑說:「請領導喝酒能少喝,你說是不是小林同志。」 林逸也對著季子強嫵媚的一笑說:「今天我請客,我不說結束,誰說了都不算。」 季子強嘖嘖兩聲說:「我怎麼...

?季子強豁達的笑笑說:「過去的事情,我沒放心上,你是我們班長,有什麼不能說的,呵呵呵。」

哈縣長也笑笑::「話不能這樣說,我是你的上級不假,但萬事都有個分寸,那天可能我是急了一點,不過對這個案件我還是擔心啊,我不希望因為他影響到我們的經濟建設,年底了,各項指標都要考核,北山煤礦對縣上也是有影響的。」

季子強點頭說:「我會叮囑郭局長謹慎對待這個問題的,應該不會出亂子。」

哈縣長搖頭說:「郭局長未必有你這樣理解大局,對這個人我是越來越不放心了,這事真要是出了什麼亂子,恐怕是會影響他個人的前途的。」季子強心一沉,哈縣長為什麼說出這樣的話,這個小小的范曉斌會讓他如此小題大做,他竟然毫不掩飾的對自己和郭局長發出了這樣的威脅,用的著嗎?

莫非他和范曉斌是有什麼利益糾葛?

季子強就沒有想下去了,這不是一時半會可以想清楚的事情,他淡淡的笑笑說:「郭局長那人一直很謹慎的,雖然有點固執,但我想他還是看的請大局的,請哈縣長放心。」

哈縣長就意味深長的看看季子強說:「這樣最好,我希望他可以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

季子強也沒再說什麼,離開了哈縣長的辦公室,哈縣長望著季子強的背影,若有所思,今天季子強再一次展現了自己的能力,讓哈縣長心裡不太平靜了,他開始擔心,他不得不祭起權利的大旗,來給季子強,包括郭局長增加更大的壓力,他也明白這樣是一招險棋,但有的時候,可供自己選擇的方式並不太多。

季子強還沒走進辦公室,就看到那個叫林逸的女副鄉長了,季子強招呼了一聲說:「林鄉長,今天進城了?」

林逸笑容滿面的說:「季縣長啊,好像我們都是野人一樣,回趟城都這麼稀奇。」

季子強哈哈的笑著說:「很少見你來政府,今天有事埃」

林鄉長說:「今天在農業局和政府辦來辦點事情,現在是特意來看看你的。」

季子強倒是有點意外了,他和這林鄉長熟悉倒是熟悉,但兩人的關心還沒到讓人家來看望的這一步,季子強也馬上客氣的說:「是嗎,那謝謝你了,進來坐吧。」

兩人在這一會的說話中已經走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門口。

林逸也不推辭,就隨季子強一起進了辦公室,坐下以後說:「晚上我請辦公室黃主任和馬局長吃飯,想請季縣長也參加,不知道會不會唐突。」

季子強奧了一聲,一時也還沒確定是答應還是推辭,這林逸又說了:「馬局長剛才也說了,你去他才去。」

季子強明白了,一定是這個林鄉長要請馬局長辦什麼事情,可能沒有請到馬局長,就想讓自己給做一個托,這樣馬局長就推辭不掉了,他暗暗想笑,自己怎麼成了這號角色了。

但感覺基層的幹部也不容易,來縣上辦點事情求爺爺,告奶奶的,自己今天那就當一會托吧,何況是如此漂亮風韻的一個美女所請呢。

季子強就爽快的說:「那行吧,我下午就討擾林鄉長一頓,蹭蹭飯。」

林鄉長見他答應了,喜出望外,臉也紅艷艷的了,忙說:「那我先去安排,一會給你打電話。」

季子強像是很傻的說:「好,好,我等你電話。」

其實他知道這林逸一定是拿他的名字去邀請馬局長和黃主任了,只是自己不能點破,那樣會傷人家的自尊心的。

林逸就像燕子一樣輕快的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季子強自嘲的笑笑,就那起桌上文件看了起來。

這樣又過了個把小時,也就到了下班時間,他也接到了林逸的電話,說好了吃飯的地方,季子強看了下時間還有一會,就進了裡間,準備沖洗了一下,今天到鄉上去,一路上吃了不少的灰,現在衛生間有點冷了,他先把浴霸開開,等裡面暖和了一些,才脫個精光,洗了起來。

天色暗了下來,夕陽漸漸沉下去,洋河縣的上空緩緩泛起了一片金黃,那顏色是如此的炫麗。

小城仍然是不夜城,車水馬龍、燈光閃爍、人聲鼎沸,仍是城市夜的標誌,與白天比,人聲更加嘈雜,似乎到了夜裡人更加歡實,許多人都成了不回家的人。

在翔龍酒店最大的包間里,響著如夢如幻的曲調,那樣的柔婉嬌媚,給在座的人們帶來了美好的幻覺,今天有季子強,馬局長,黃主任和林鄉長,還有一兩個農業局的幹部。

季子強剛剛在主位上坐下,就聽黃主任意味深長的說話了:「林鄉長,今天你到底是請誰的,我和老馬不會是燈泡吧?」

馬局長也嘿嘿的笑笑說:「老黃你別說,這兩人我感覺還蠻般配的。」

這一說,包間里就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季子強就自然的看了看林逸,沒想到她也在看季子強,兩個人在那對視的一剎那間,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

季子強到是沒有太大的想法,雖然林鄉長很漂亮,他還沒有花痴到那個地步,只是慣常的對所有美女的一種喜歡,林鄉長就不同了,她是愛慕他的瀟洒風流,更愛他現在手握重權,這都是很大的一種誘惑,很多人不一定要去借用這樣的權利,但卻會從心的底層對權利崇拜,權利本來就可以叫一個老,丑的人變的高貴,可愛,何況現在還是這樣一個英俊帥氣的有權男人。

就在剛才,她也有過一種幻想,如果自己對這個孤用自己最原始,但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來接觸一下,是不是會讓自己的前途更為燦爛。

為打破這兩個老傢伙對自己發起的攻勢,季子強就說:「各位,今天我們就少喝點吧。」

黃主任就嘿嘿一笑說:「請領導喝酒能少喝,你說是不是小林同志。」

林逸也對著季子強嫵媚的一笑說:「今天我請客,我不說結束,誰說了都不算。」

季子強嘖嘖兩聲說:「我怎麼感覺是掉進狼窩了一樣。」

幾個人就笑了一回,馬局長就趕著催起了菜,把幾個小服務員指揮的堂堂轉。

一會的時間滿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來,幾個涼盤,有葷有素,紅綠搭配,色香味美,幾個熱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季子強看看這麼多的菜就說:「林逸,我們今天人少,菜差不多就可以,太多了也浪費。」

林逸笑容滿面的說:「就這些,就這些了。」

黃主任在旁邊幫腔說:「沒關係啊,吃不完的我一會都打包。」

服務小姐就打開了酒瓶蓋,給他們幾人杯中添滿,林逸端起杯子說:「今天難得請到幾位領導,我很高興,感謝領導一貫的支持和幫助,來,我也沒什麼酒量,但第一杯我們還是要幹了。」

東道主發話,是不能推辭的,包括季子強在內,大家一起舉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過了5.6巡,菜也過了7.8味,現在就是自由式了,有仇的可以去報仇,有冤的可以報冤,有感情的可以去聯絡,不服氣的也可以開始拼酒了。

馬局長一馬當先,跳了出來:「哎,林鄉長,我們現在應該稍微喝一下了吧,你是女同志,我先邀請你,來三杯咋樣。」

林逸也是客氣兩句就碰了三杯,喝的時候都很乾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三杯很簡單,也很快就喝掉了,馬局長把瓶子就交給了她,說:「現在該你了,你說幾杯。」他的眼神很有點藐視的樣子。

林逸實際上是能喝一些的,今天是來找人家辦事情,不陪也不成,就說:「行,我也邀請馬局長和三杯。」

馬局長很高興的接了三杯,這才坐下。

林逸打發了馬局長,就走了過來,季子強知道是該自己了,就很客氣的說:「看你們喝的熱鬧,我也想喝點,我們適當的喝個一兩杯,你看怎麼樣。」

林逸嫵媚的笑笑說:「你是領導,我肯定不敢灌你酒,但一兩杯怕說不過去。」

林逸今天就是想和他接觸,溝通,酒到是次要,她就站在他旁邊給他添滿酒,碰了幾下,在碰酒的時候,季子強分明看到她暗送秋波,含情凝睇著自己,那如淡煙般的鳳眉,一雙秋水般明眸流盼嫵媚,嬌俏的瑤鼻,粉腮微紅,吐氣如蘭的櫻唇,如花般的臉嬌羞含情,吹彈可破的雪肌如冰似雪,更是讓他心中激蕩。

季子強也就沒再說什麼,趕緊的低下頭,陪她喝了三杯。

今天的林逸,很是美麗,兩人距離很近,季子強還可以聞到那如蘭似麝的一陣撲鼻的清香,她那飄逸的長發、閃光的眼神、白皙的皮膚、細長的雙腿,都讓季子強有點不敢正視。

一會辦公室黃主任也來敬酒了,季子強就想要推辭一下,這面那黃主任就說了:「季縣長這酒你不喝就有點重女輕男了,人家林鄉長給你的酒你就喝,喝的還舒服的很,我這就不喝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