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訓誡刺頭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政府堵了一天了,趕快辦事情。」 劉鄉長見季子強心意已決,也無可奈何,只有帶上大家一起,把季子強送上了車,看著小車慢慢離開。 季子強回到政府的時候,還沒有下班,他就先過去給哈縣長把今天的...

?見沒有人來打牌,季子強也就放下了撲克,坐在了那裡,看起了報子,會議室人不少,都摸不清他心裡到底是個什麼意思,只好一個個唉聲嘆氣的坐了下來,陪著他扛時間。

這樣的看報子,抽煙,喝茶,又抽煙,喝茶的折騰了個把小時,這個時候季子強才站了起來,他的神情和氣質攸然的起了變化,他的目光也和剛才的漫不經心大不相同的,深沉,冷峻,猶如是脫胎換骨般的威嚴顯現了出來,他目光灼灼的看這劉鄉長說:「把那幾個代表叫進來,我現在要和他們談談。」

季子強那不經意間的神情變化讓會議室所有的人驚訝和小心起來,剛才對他的藐視和不以為然都收斂了,他們很難想像,一個人在如此短暫的時間,會出現如此反差之大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很具震懾力。

時間不大,劉鄉長就帶來了這三個所謂的代表,季子強沒有了剛才的和氣和親切,他看看這幾個混混說:「你們幾個都坐下。」

這幾個混混也是無精打采,他們在外面從一早耗到現在,七八個小時的站立,還要不停說話,給大家打氣,有的人家裡還有事情,已經是想散夥了,還有的擔心家裡喂的人啊,豬啊什麼的中午沒吃的,會不會跳槽,這就讓他們費盡了口舌,威逼利誘,許願保證。

現在進來本想自己是和政府談判,那是要裝個老大,拽一拽的,哪裡想到季子強冷冰冰的,連水都沒讓給他們到上一杯,你說這是什麼個感受,他們就想要發作起來,但屁股一坐上椅子,全身就無力了,再看看季子強咄咄逼人的目光,他們就默不作聲了。

季子強見他們坐下以後說:「你們幾個我可是很了解的,你叫杜三對不對,因為傷害罪被叛過一年。」

看著那小子吃驚的表情,季子強又看了看下一個說:「你叫張麻子,因為偷竊被收審勞教了半年,對了還有你,你王丁吸毒搶劫,是不是。」

幾個混混沒想到一個縣長對他們這樣熟悉,都張開嘴驚訝的合不攏了,半天那個杜三才說:「季縣長你怎麼認識我們?」

季子強很輕描淡寫的說:「你們大概還不知道,我就是主管公安系統的,就在前幾天,公安局還專門的彙報過你們幾個的問題。」

這三人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一起愣愣的看著季子強,公安局怎麼還彙報自己的事情,我們不是出來了嗎?

季子強面如寒冰的說:「我可是聽說你們之中有人又開始犯事了,還不是小偷小摸的事情,

聽說隔三差五的還有人去嫖娼,賭博。是不是埃」

那三個人都一起瓜了,要說自己出來幹壞事,那是亂說,進去了一趟受了那麼大的罪,至少也要管段時間,但也就是因為進去的時間長,在裡面憋得難受,這一出來就要吃點肉肉什麼的,可那都是公平買賣啊,難道公安局每天還有人在監視自己不成,這樣想想,幾個人心裡七上八下的了。

季子強看似隨隨便便的一說,但對他們每個人的表情也都是看在眼裡,知道自己這一招蒙對了,不過也算不得蒙,以自己的判斷和切身的體會來說,一個大男人,一年半載的憋下來,誰受得了,出來還不得好好的猛吃幾頓埃

現在社會,你一個勞改犯,出來最方便的解決辦法,那就是舞廳,髮廊這些地方,當然了,火車站附近一般也有便宜的,五元,十元的也能找到,但估計這些年輕人是看不上的,人家至少也算是道上混過的,有點面子的人,人雖然是倒了,身價不能跌。

季子強看看有了效果,就改變了一下態度,溫言細語的說:「我是理解你們的,都是人啊,不過公安局也沒有錯,他們講的是法律,審訊、罰款、拘留,判刑,那是他們的職責所在,今天既然我們見了面,你們也是李村群眾所信任的人,你們有的事情我到時候幫著給公安局說說,既往不咎,著眼未來嗎。」

這幾個混混是全身流汗,等聽到了季子強最後的幾句話,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忙說:「謝謝季縣長,我們早就聽說過季子強為我們鄉小學的事情了,你是好人,我們老百姓擁護你。」

季子強嘆口氣說:「真擁護,還是假擁護埃」

這幾個異口同聲的說:「真擁護。」

季子強點下頭:「好,看來你們還是很不錯的嗎,以後嚴格要求自己,公安局那面有什麼事情了可以來找我。」

季子強說是這樣說,到時候你們幾個上哪找老子去。

季子強感覺現在是恩威並施達到了效果,這才把那個協議給他們幾個遞過去說:「你們好好看看協議,本來這坡地就和你們李庄沒有什麼關係的,可能是大家都忘了,所以才發生了這一出鬧劇。」

那三人就結果協議看了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哪裡一時看的清楚,季子強也不會讓他們詳細的看,就又說:「我請你們幾位過來,希望你們能為政府排憂解難,把大家勸回去,不知道三位給不給我這個面子?」

這三人開始猶豫起來,這時候季子強的神情又開始又了變化,他莫測高深的一直盯著這三人,眼中的殺起也濃郁起來了。

這三人也沒心思看那破協議了,本來他們心裡也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情,今天既然讓一個管公安局的縣長給撞上了,要不給他個面子,讓他今天下不來台,只怕以後自己就會凶多吉少,他對付全村人,那是沒辦法,但對付自己三人,那綽綽有餘,手到擒來。

季子強冷眼看著他們說:「怎麼,這個小忙都不幫?」

三人互相的看看,最後都說:「請季縣長放心,我們這就出去把他們勸回去。」

季子強點點頭說:「這就對了,我也相信你們會為政府著想的。」

三人離開以後,季子強又端起了茶杯說:「在等一會,估計人就散了,我也準備回縣城了。」

這個時候,辦公室裡面所有的人,都像是在看戲一樣獃獃的,屏氣凝神的看完季子強和代表的談話,他們的驚訝和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滾滾而來。

這哪叫談判,純粹是訓話嗎,過去鄉上也遇見過和農民代表的談判,那時候人家都是拍桌子,瞪眼睛,豪氣干雲,就把鄉上的領導當土豪地主一樣的對待,所有的鄉幹部,也就是那個時候最低調,一個個好話說盡,擺出一副委屈的模樣,聽著人家的呵斥,還要陪上笑臉。

看看今天季縣長,這氣勢,這派頭,不佩服都不行埃

過了沒多長時間,一個鄉幹部就歡喜的跑進來說:「散了,散了。」

季子強就開玩笑的說:「奧,你是叫我們都散了是吧,那行,我也確實要回縣城了。」季子強說完就站了起來,開始收拾東西了。

那進來的幹部就傻眼了,連忙漲紅了臉,恐慌不已的說:「不是啊,季縣長,我是說大門外面的村民都散了,我哪敢讓你們散會。」

季子強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夾上了包,走到他的身邊說:「傻樣子,逗你玩呢。」

會議室所有的人都笑了起來,劉鄉長一面笑,一面就說:「季縣長,今天晚飯就在這吃吧,中午都慢待了,晚上好好喝兩杯,給季縣長壓個驚。」

他是真心想留下季子強,但這話就說的有點錯了。

季子強轉身說:「壓什麼驚,我一點都沒有過驚慌。」

劉鄉長也發現了自己語法上的錯誤,忙說:「我是說給我自己壓個驚,呵呵。」

季子強說:「你要壓驚自己想辦法,我可是不陪了,晚上回去還有事情,你們也忙你們的,鄉政府堵了一天了,趕快辦事情。」

劉鄉長見季子強心意已決,也無可奈何,只有帶上大家一起,把季子強送上了車,看著小車慢慢離開。

季子強回到政府的時候,還沒有下班,他就先過去給哈縣長把今天的情況簡要的彙報了一下,說事情已經解決了。

哈縣長心中暗自驚訝不已,這個季子強身手不凡,什麼難事到了他的面前都可以輕鬆的解決,的卻是個人才,同時季子強那超乎他想象的能力和膽氣,讓他感覺到害怕,感到了極大的壓力和擔心,大有泰山將傾的味道。

他擔心起來,這樣一個果敢堅定有睿智聰慧的人留在洋河縣,還有這樣一個舉足輕重的後台,威脅最大的就是自己,照這樣發展下去,有一天難保他不會踩著自己的頭爬上去,爬上去到也不很可怕,那是他狗日的有本事,怕就怕萬一在他沒爬上去前,發現一些不該發現的東西怎麼辦,作為洋河縣的老大,自己在這樣的環境里,自己的屁股那裡有那麼的乾淨。

彙報完工作,季子強就準備離開了,哈縣長突然的想到了什麼說:「子強啊,上次開會我可能說話重了一點,你也不要往心裡去,我是擔心你在管理上走入誤區,希望你可以理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