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二十八章擒賊先擒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長很為難的問:「季縣長,你看今天這情況也沒辦法招待你,就在鄉上吃一點吧。」 季子強手氣正好,門前已經贏了一堆零散的香煙了,他順手就給劉鄉長發了一根,眼睛看這桌面,嘴裡說:「簡單點,沒人下碗面就...

?劉鄉長點頭說:「都認識的,這幾人當初是傷人罪,剛放回來兩個月。」

季子強說:「你把他們的名字,和歲數什麼的情況都寫下來。」

劉鄉長一面答應著,手一招,鄉文書和他一起就到了會議室外面,去寫東西了。

這面季子強也站了起來,對鄉上的其他幾個幹部說:「我們到門口看看去,和大家見個面。」

這些個鄉幹部,都有點擔憂,但見季子強坦然無懼的樣子,也只好挺挺胸膛,拿出各自的大義凜然氣概,和季子強一通到了鄉政府的門口。

外面吵鬧的群眾見縣長帶的人走了過來,都一去向前涌了過來,他們等待季子強給個說法。

他就慢慢的走到了鄉政府的門前,面對著群情激動的村民,漸漸的,吵雜聲小了,季子強還是沒有說話,他很清楚,什麼叫先聲奪人,現在他就這樣冷酷堅毅,咄咄逼人的看著對面的人們,聲音從他身邊逐步的降低,慢慢的就擴散到了後面,人們開始安靜,也開始冷靜。

季子強這個時候才說話說:「老鄉們,我們正在查找當初的分地協議,估計還要一會,你們在耐心的等等,今天誰都不要走,我是專門來解決問題的,一定給你們一個說法。」

所有的村民都露出了笑容,感覺這次算是有搞頭了,就見人群中兩三個剃著青皮頭型的青年大聲的說:「那什麼時候有結果啊?沒有個說法我們肯定不走,老鄉們,你們說對不對?」

就聽一片的符和聲響了起來,氣勢很是宏大,季子強看了幾眼這幾個青年,估計這次事情就是他們幾個煽動起來了,季子強不露神色的說:「這不是一件小事,我們會慎重處理的,我想你們多等待一會也願意吧?對了,一會找到了協議,你們要選幾個代表出來和我談談的,這事情是嚴肅的,都要備案,將來有了問題還要追查責任,所以請你們慎重的選幾個代表。」

他這一說,村民都安靜了下來,大家本來都市抱定了時間來磨的,也不在乎多等一會,聽他說到一會要找代表去談,還要備案,以後還要負責任,大家都有點緊張了,他們心裡也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情,今天就是來瞎鬧的,萬一將來有個問題怎麼辦。

季子強很耐心的等著,他一點都不急,有的是時間陪他們玩。

安靜了很長時間,村民們就把眼光慢慢的聚焦在了那幾個留著青皮頭型的年輕人身上了,這幾個混混見大家都看著自己,也是心裡發虛起來,一個混混就說:「我們不要代表,以後錢每人都有,我們一起談。」

季子強很好笑的說:「你們這幾百人一起怎麼談,七嘴八舌的,想要解決問題就要坐下來好好的協商,代表是必須要,不然這事情就沒辦法處理了,你們再想想。」

說完季子強就掏出煙來,自己叼上一根,還沒來得及點火,旁邊一個副鄉長就把打火機打著,送到了季子強的面前。

季子強就著火,點上了煙,慢慢的抽了起來。

那村民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起對那幾個混混說:「就你們做代表吧,你們經常在外面跑,懂行情,見過市面,你們怎麼定,我們都認。」

這幾個混混想要推脫,但所有人都在這樣說,知道推不掉了,只要硬著頭皮說:「好,我哥們幾個就幫大家談。」

季子強見他們選出了代表,就扔掉了煙蒂說:「大家既然都推選他們幾個,那到時候他們是要代表大家談的,談的結果你們都認可嗎?要是不能所有人都認可,那你們現在可以繼續選,也不要急。」

村民就轟然一聲說:「他們談的結果我們都會同意。」

季子強笑笑說:「那就好,你們在等等,我去看看他們資料找到了沒有。」說完季子強轉身,就回了會議室。

幾個鄉上的領導都是暗暗的焦急,剛才這選的幾個代表就是裡面最難纏的人,季縣長肯定不認識,大家又不好當面對他說,那個副鄉長給季子強使了幾次眼色,他都沒反應,這一會談起來就麻煩大了。

剛進會議室,副鄉長就憂心忡忡的說:「季縣長,這幾個代表就是這次鬧事帶頭的,要不我們找個借口讓他們重新選幾個代表,這幾個垃圾不好對付埃」

季子強笑笑說:「怕什麼,一會我們給他們講道理就成了。」

幾個鄉上的領導都心裡不以為然的想:這季縣長還是缺乏基層工作經驗啊,這些人你講道理能說的通?真是天方夜譚了。

季子強不管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依然是該喝茶喝茶,該抽煙抽煙,還不時的和會議室其他幹部開兩句玩笑,一點都沒有焦慮的樣子。

劉鄉長也準備好了那幾個人的資料,給季子強遞了過來,季子強大概的看看,就從自己包里摸出了電話,翻動了幾個菜單,調出了刑警隊王隊長的號碼,撥了過去:「王隊長,我季子強,現在我給你說幾個黑嶺鄉,李村人的情況,你幫我把他們的檔案調一下,準備好了傳到黑嶺鄉來,嗯,我急用,你現在就辦。」

他又詳細的把這幾個混混的名字,年齡什麼的給縣城的王隊長說了,那面答應馬上就去查,季子強合上了手機,對大家說:「有會挖坑的嗎,來幾個,我們玩幾把。」

劉鄉長眼睛睜的老大,獃獃的看著季子強說:「季縣長,你……奧,好,張文書,你到我辦公室去拿一副牌來。」

其他人也是很感意外的,這樣的情況下,季縣長還有心情打牌,我們愁都愁死了,他一點不在乎,哎,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啊,不知道個輕重緩急。

大家想是如此想,但縣長要玩,也必須陪啊,就上來幾個幹部陪著季子強玩了起來,季子強也不贏錢,讓劉鄉長每人發兩包煙,大家賭煙。

這一打就到了上午吃飯的時間,劉鄉長很為難的問:「季縣長,你看今天這情況也沒辦法招待你,就在鄉上吃一點吧。」

季子強手氣正好,門前已經贏了一堆零散的香煙了,他順手就給劉鄉長發了一根,眼睛看這桌面,嘴裡說:「簡單點,沒人下碗面就可以了,晚上我們好好吃。」

劉鄉長答應一聲,就去準備了。

這面張文書也收到了王隊長的傳真,他手裡拿著傳真,也不好打擾季子強,就在旁邊站著,季子強在洗牌的空檔發現了他手裡的傳真,就說:「是王隊長傳來的這幾個小子情況吧?」

張文書忙說:「就是,就是,很詳細的,你現在看看。」

季子強揮揮手說:「你先放那,不急,吃完飯在看。」

說著話,他有抓起牌,開始打起了下一輪……

等劉鄉長張羅著讓廚房炒了幾個小菜,又端上一大碗紅油肉絲麵的時候,季子強才停止了打牌,他已經很贏了一堆煙了,他也不要,就放在會議室的桌上,大家隨便的抽。

等季子強吃完了飯,他才慢條斯理的拿起了早就送來的傳真,認真的看了起來,他核對這傳真上模糊不清的照片,一個個把他們幾個人的名字記下,又把他們每人犯法的經過和判決的結果也記在心裡。

劉鄉長就走過來說:「季縣長,你看老鄉們在外面時間不短了,要不我們給他們送點開水什麼的,緩和一下關係。」

季子強搖搖頭說:「不用的。」

劉鄉長有點不理解了,季縣長過去很體恤民情的,現在怎麼連開水都不給送。

等季子強慢條斯理的看完了王隊長的傳真,時間又過去了很久了,劉鄉長有點焦急的說:「季縣長,你看現在是不是可以讓代表來談了,時間不早了。」

季子強說:「不急,在等會,我還想練幾把。」

這話一出,不僅是劉鄉長一個人感到難以理解,會議室所有的人都感覺季縣長不可理喻,大門外還有幾百的村民等著要說法,你怎麼光顧著玩了,是不是怕解決不了,故意拖時間,一會就屁股一拍,回縣城去,不管這事情了?

季子強又走過去,坐在剛才的位置上,一面雙手嘩啦啦的洗著撲克,一面說:「誰來,誰來。」

房間里沒人相應了,剛才陪他玩那是情非得已,因為傳真沒到,還算是有個借口,現在一切準備工作都好了,他還不幹正事埃

季子強問了一遍,見大家都是面有難色,就呵呵的笑了起來。

他們哪裡理解自己的想法啊,這些村民今天既然是專程來鬧事的,都有準備,士氣也很旺盛,自己和他們接觸的越早,對自己越是不利,只有先磨一磨他們的耐性,讓他們在饑渴的折磨下,在疲憊和等待中消耗掉旺盛的鬥志,那個時候自己再出面,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但這招術有點損,所以季子強是不能說出來的,好在自己現在是黑嶺鄉的老大,想什麼辦就怎麼辦,他們也不敢和自己爭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