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二十七章宋麗若來電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子強就要了過來,帶上秘書,趕往了黑嶺鄉。 還沒到鄉政府,就見遠遠的一大堆人在鄉政府門口圍著,還有的人打著橫幅,季子強就下車,步行走了過去,小張是有點緊緊張張的,生怕那激動的人群把他們也圍了。<...

?電話是市政府辦公室資料員宋麗若來的:「季領導,好久不見了,最近忙什麼呢,陞官了就不記得我們這幫平頭老百姓了。」

季子強聽到她這連珠炮一般的話,人也輕鬆了一點,就說:「我們小縣城的人,怎麼敢隨便去打擾你們府里的領導啊,見了你們緊張。」

「呵呵,那是不是找到小妹妹了,就忘了我們這大姐了?」那面宋麗若咯咯的笑著,估計是記起了那次看到季子強異常陽剛的氣概。

季子強「切」了一聲說:「多大的個丫頭,到處裝大姐,也不怕把自己說老了。」

宋麗若嘻嘻的笑了起來,兩人聊了一會,宋麗若告訴季子強,聽說有人關照了,要求柳林市委能夠任命方菲同志為洋河縣常委呢。

這消息著實讓季子強吃了一驚,方菲……她要是進了縣常委,對自己應該是很有利還是有害啊,她會不會在權利增大的同時,對自己形成威脅。

還有一點讓他也明白了,方菲背後的實力確實不能小瞧,自己還是要想辦法和她和平共處,把過去那點恩恩怨怨都拋棄吧。

季子強明知故問:「丫頭,這方菲怎麼如此看漲,有什麼特別來路嗎?」

宋麗若在那面嘿嘿的一笑說:「這我倒是不知道,但聽說上面有個廳長對她很欣賞,不過這話你知道就行了,千萬不要在她面前提廳長什麼的,嘿嘿,懂了嗎?」

季子強心領神會:「奧,這樣啊,知道了,謝謝你啊,小丫頭。」

「你季子強叫什麼呢?不叫姐姐還到罷了,我沒名字埃」宋麗若在那面裝著生氣的口吻說。

季子強了解她的很,一點都不怕她生氣,繼續說:「就不叫你名字,怎麼的,就是叫你丫頭。」

兩人就在電話里扯了一會皮,才掛斷了電話。

放下電話,季子強心裡不由的又多了一層警惕,看來這方菲和木廳長的傳言是真的了,如果是這樣,那自己對方菲更是應該謹慎處理了,很多事情的演變,往往是無法預測的,當你自以為是佔了便宜的時候,也許剛好就是你要走背運的開始。

季子強還沒有想清楚這件事情,電話就又響了起來,季子強嘆口氣,抓起了這又給人帶來極大的方便,又給人不斷的帶來麻煩的話筒說:「我季子強啊,你那裡?」

黑嶺鄉的劉鄉長就帶著驚慌的語氣說:「季縣長,你快來一下,我這一群村民在鄉政府鬧事呢,把鄉政府都給圍了。」

季子強也吃驚不小的問:「為什麼事情?」

對於現在群眾這種**,不管是哪級政府都會感到很棘手的,深不得,淺不得,鬧大了上面不問青紅皂白的就是一通的批評。

黑嶺鄉的劉鄉長就說:「好像是因為征地的問題。」

季子強有點不耐煩了,說:「什麼好像不好像的,到底為什麼。」

劉鄉長見季子強發了火,只好實說:「這供電局要在這修電站,徵用了一些土地,他們是嫌征地費沒拿到,就吵鬧起來了。」

季子強有點不解的問:「你們那征地涉及的也沒多少啊,在說供電局給你們的錢是國家統一發放的,怎麼會沒有。」

劉鄉長就說:「好像是裡面有人在煽動,起鬨的。」

季子強自己感到對這件事到目前為止還沒必要介入,還是讓他們搞清了事情的原委,把矛盾找出來,如果劉鄉長能解決就由他去解決,確實無計可措了自己在介入為好。

雖然自己是管農業的,但這個問題是很難說清該誰分管,自己上手了麻煩就不說了,萬一那個領導還說自己手太長,那多沒意思。

季子強就說:「要不你給哈縣長也彙報一下,看他是個什麼意思。」

劉鄉長說:「我已經給他彙報了,他說讓我找你協助解決。」

嘿,季子強一聽,你老哈真不錯啊,一會說我管的寬,一會是遇上難事了就讓我出面。

他就想賭氣不管,但聽到那面劉鄉長可憐兮兮的哀求著,他也只好說:「那行,我現在過去,你先勸慰住他們,盡量不要把矛盾太激化了。」

季子強就給辦公室去了個電話,一問,還有一輛車在,季子強就要了過來,帶上秘書,趕往了黑嶺鄉。

還沒到鄉政府,就見遠遠的一大堆人在鄉政府門口圍著,還有的人打著橫幅,季子強就下車,步行走了過去,小張是有點緊緊張張的,生怕那激動的人群把他們也圍了。

這些人也看到了小車,等季子強走近一點,有幾個就認出了季子強,知道這是縣長,黑嶺的小學維修和學生生活補助,都是人家給幫的幫,為這還差一點受連累了。

他們就喊著「季縣長,季縣長,你要為我們主持公道埃」

季子強儘可能的讓自己顯示的輕鬆和藹一點,對大家說:「你們先消一下氣,對這事情我還不了解,我進去和鄉上的領導碰個頭,問清了事情,一定給大家一個回復,怎麼樣?」

這些人一聽他就是專門來解決問題的,也都讓開了一條道,把季子強和秘書放了進去,季子強剛走進去,這村民就一下子又把大門圍嚴實了。

還沒到鄉會議室,那劉鄉長就迎了過來,季子強見他滿面的驚慌,就拍拍他的肩膀說:「不要急,有什麼好緊張的,出了問題我們想把飯解決就是了,來,你說說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說著話,季子強就和幾個鄉上的領導一起走進了會議室,這面有人就倒水,發煙,那面劉鄉長就彙報說:「整件事說複雜也複雜,說不複雜也不複雜。」

季子強看看他說:「簡單點說。」

劉鄉長說:「說複雜是要回到好多年前,坡地劃分的時候有一個山坡是屬這個村的,相鄰的一面坡地卻屬另一條村。後來時間一長,那山坡本來就沒什麼經濟價值,兩村的地界就慢慢的搞混了。」

季子強可以理解,沒效益,沒有錢的時候,誰都不在乎那塊不大的坡地。

劉鄉長又說:「現在人家那個村和供電局已經簽了協議,把錢發放了,這個李村的人就來鬧,說坡地是他們的,要把錢給他們。」

季子強想想說:「這也不難啊,過去應該有依據吧,只要找到當初分地的文書,按那上面發錢就是了。」

劉鄉長心裡也沒底說:「我們當時談的時候,那資料都是縣國土局提供的,他們不會搞錯吧?」

季子強說:「你再仔細了解一下。」

劉鄉長說:「好吧1他就準備去打電話,問鄉上的文書要檔案了。

這時候季子強突然感覺找到了依據似乎更麻煩,政府就要嚴格維護政策的嚴肅性,一旦找到了依據,是他們的,那拿到錢的那些村名你又怎麼能從他們的手上把錢要回來呢?

但就這樣維持現狀,萬一是國土局搞錯了,他們犯官僚,沒仔細看怎麼辦,這不是虧了人家李村的村民了,他猶豫了一會,就沒有說話。

這樣等了一段時間,劉鄉長就回來了,他告訴季子強,找到了很有力的依據。

在20多年前,進行了一次地界新劃分,那本本上就清楚地註明那山坡不屬於李村。

季子強就接過了那張很破爛的,已經發黃的文件,看了看,心更涼了。

上面寫的很簡單,許多關鍵的劃分位置也沒有標圖,這樣的文件李村的村民那會承認,何況在很多時候,不能單純地用法律手段來解決農村矛盾,為了大局政府有時候還是會屈服於農民的這種無理取鬧。

看來這也算是一次無理取鬧了,那麼自己應該怎麼處理呢,有沒有辦法來瓦解這種無理取鬧。他開始思考著尋找突破口。

季子強問劉鄉長:「為什麼李庄的人在過去供電局簽協議的時候不來找?」

劉鄉長說:「那時候他們也知道坡地是人家的,背後也沒人煽風點火,鼓動他們,最近李村回來了幾個刑滿釋放的混混,這三串,兩串的,就把事情鬧了起來,村民誰不想多分點錢,有人帶頭,他們當然歡喜了。」

「原來如此埃」季子強搞清了事情大概的情況,他就又問:「那幾個混混你都有認識嗎?怎麼不找來談談。」

劉鄉長有點畏懼的說:「那是幾個亡命之徒,我和他們怎麼談的攏去。」

季子強看他那膽小的樣子,就眼一瞪說:「你怕什麼,你代表的是一級政府。」

劉鄉長也無奈的說:「我們都是本地人,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要說我,整個鄉上誰都不願意惹他們幾個,那幾個狠著呢。」

季子強不屑的看了一眼劉鄉長說:「你們這些人啊,為什麼當今社會黑惡橫行,你們都是間接的幫了他們,助漲了他們的囂張氣焰,這幾個人的資料你都知道嗎?」

季子強就想到了一句古話: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