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二十六章借題發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情,準備又打壓自己,討好華書記呢?要是這樣,那自己還是要做點準備才好。 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就這樣一個小小的事情,到了第二天,全縣上下就傳開了,說季子強讓哈縣長在會上狠狠的收拾了一頓,說哈...

?季子強淡淡的說:「什麼原則不原則的,將來有什麼事我頂著。」

說完就把錢交給了郭局長說:「你好好點下」。

郭局長局長清點完以後,說:「那這樣,我回去就安排局裡的會計給你開了個證明和收條。」

季子強不置可否的笑笑,沒說什麼了。

下午,哈縣長突然通知在家的縣長召開一個工作會議,季子強的秘書小張就把這個通知彙報給了季子強:「季縣長,一會有個政府工作會議,你看看需要我準備點什麼資料。」

季子強奇怪的問:「開會,現在才通知?」

小張也有點畏畏縮縮的說:「是的,臨時通知的,辦公室說哈縣長剛剛安排的。」

既然是哈縣長安排的,季子強也就不多問了,他對小張說:「那就不準備什麼資料了,還不知道是什麼議題呢。」

拿上包季子強就離開了辦公室,帶著小張一起到了會議室,一進去,季子強就感覺氣氛不對,黃縣長沒有象往常那樣招呼他,臉轉向一邊在看牆,季子強想想自己也沒惹他,就不很在意,窘了自己常坐的位置上。

會議室已經來了好幾個縣長了,季子強看來看,除了雷漢明副縣長,其他的人應該都還沒來得及出去,就被拉到了這裡。

哈縣長不招呼他,但其他的同志都熱情的和他點頭示意,還有人問起他最近是不是身體不大好,臉色太差,季子強就簡單的說說,隨便的找了個借口搪塞一番,一邊在這聊著,季子強也有點心虛了,感覺哈縣長今天來者不善,但到底是誰惹了他,季子強就說不上來了,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果然,在討論了幾個投資項目以後,哈縣長就話鋒一轉,人也嚴肅起來,說到了組織性上:「我們現在的工作是繁重和複雜的,但組織原則不能因為這樣的工作就可以不要,我們有的同志是為縣上作了一定的工作,但功是功,原則是原則。」在他說話的時候眼睛不時的瞟向了季子強。

其他的幾個縣長一看就知道,這炮是向季子強開的,大家也有些奇怪,最近感覺哈縣長對季子強態度變好了很多,今天怎麼直接就開火了。

季子強一看哈縣長的目光,就心裡一咯,看樣子今天哈縣長是沖自己來的,但是因為什麼事情呢?

季子強想不出來,不過他也就抱定一個辦法:你老哈就有千條計,我還是我的老主意,不和你硬頂,該幹嘛幹嘛。

哈縣長說了一會,不見季子強反應,也不接話茬,反倒不好再說了,會場上一下就顯得異常的安靜。

在幾分鐘的靜默后,黃縣長還是決定把話挑明了說:「季縣長,你說下組織的分工大家應該不應該遵守。洋河縣的公安局不是那一個人的,它是洋河縣人民的,它也應該在縣黨委和縣政府的領導下,對不對。」

季子強算是明白了,是為那天自己讓老郭不要等哈縣長的回話,直接安排人員進行抓捕的事,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還怕我和你搶權啊,真是小氣。

季子強感覺應該解釋一下,他就笑著回答說:「洋河縣的公安局當然是在縣黨委和政府的領導下,那天我讓老郭安排人抓捕,本來要和你商量的,後來擔心你工作太忙,想象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沒彙報,你老領導了,原諒原諒。」

季子強當然是不能說怕你哈縣長不讓動那農業局的款項,所以不告訴你這話了。

哈縣長依然平板著臉說:「你有能力,有闖勁,這是好的,但一定要記得我們是個組織,不要什麼都想一個人管完,那還要大家做什麼。」

在座的幾個副縣長看著這他們說話,都不敢隨便插言,很多人也是不了解情況,不知道兩人到底為公安局的什麼事情給卯上了。

季子強也不想為這小事和他鬧翻,到不是怕他,只是認為這事太小,鬧起來也沒意思,他現在的原則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這無謂的小問題,真不值得。

哈縣長還在說,但不管他在講什麼大道理,季子強都光聽,光點頭,再不說話了,自己已經把這事情做了個解釋,話多了無益,你想說你自己說。

哈縣長看他不再辯解,也不再表態,自己的目的也達到了,就收了口:「季縣長,我今天也不是想批評誰,就是提個醒,以後大家還是要很好的一起配合工作麻,我長你幾歲,有什麼說的不對,你也不要往心理去埃要是你沒什麼要講的就散會。」

季子強笑笑搖搖頭,還是不說話,哈縣長遇上這樣的人,也有點無可奈何,只好散會離開了會議室。

新來洋河縣任職的副縣長姜瑜昆見他受了氣,等別的人離開了會議室,就安慰他說:「季縣長,你別往心裡去。」

季子強搖下頭說:「我不是生氣,就是感覺這是個很小的事,他小提大作是為什麼?」

回到辦公室,季子強還是有點想不通哈縣長今天為什麼這樣大的脾氣,他是怕自己搶他的權,應該不會吧?自己一般還似乎很注重這一方面的事情,那他是為什麼?是從現在起就準備給自己緊螺絲了,是不是他已經知道自己和華悅蓮的事情,準備又打壓自己,討好華書記呢?要是這樣,那自己還是要做點準備才好。

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就這樣一個小小的事情,到了第二天,全縣上下就傳開了,說季子強讓哈縣長在會上狠狠的收拾了一頓,說哈縣長指著季子強的鼻子罵,季子強都沒敢還口。

到最後越傳是越神乎,說最後季子強做出了深刻的檢討,保證以後多請示,多彙報。

季子強聽小張給自己說了這些傳聞,感到真好笑,他對小張說:「隨他們傳去,我們不管,想說什麼說什麼去吧。」

郭局長也聽到了季子強受哈縣長指責的事了,今天特意跑過來想安慰下他,沒想到說說的反而讓季子強心情更加沉重,因為最近他們專案組已經再無突破了,案件好像走進了一個死胡洞。

如果對案件有所希望,那多少還好說點,季子強至少心理上好受點,現在這個樣子,季子強對哈縣長的指責就只能是干受了,看起來人家哈縣長還是對了。

郭局長又問:「那以後這案件你還管不管了。」

他是擔心季子強受挫以後來個大撒手,那自己去面對哈縣長就有很多事不好說了。

季子強不好回答他這個問題,他想管,因為被害人先找的是他,而且還在他眼皮底下被殺,但如果自己插手過甚,哈縣長會不會繼續的給自己找事情,他陷入了兩難。

在考慮了一會後,他說:「管,但我不能和哈縣長對著干,人家是領導,我們還是要服從和尊重,有什麼新情況你還是要給我通報,這樣我也可以幫你出個主意,你看這樣行嗎。」

郭局長想想目前也只好這樣,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季子強突然想到了上次在專案組參加會議的時候,好像說過被害人賀軍還有個奶媽,他在他奶媽那會不會留有什麼證據之類的東西,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郭局長,過局長就答應自己會親自去一趟。。

季子強就叮囑他:「這次你去,最好誰都不要說,以免再出現什麼問題,我們不要害了那個老人。」

郭局長也對這幾次的失利有了懷疑,所以他很慎重的說:「我明白你的意思,這事情我會保守秘密的,到時候我就一個人過去走訪一下,公安局誰都不說。」

季子強說:「我不是懷疑誰,但總感覺那裡不大對頭,所以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為好,你也不要多心。」

郭局長笑笑說:「那怎麼會啊,我其實和你想法是一樣,感覺這案件很撲朔迷離。」

季子強點頭說:「看起來我們是想到一起了,這就好,相信有一天一切都會明了的。」

郭局長走了以後,季子強坐在沙發上,腦海里那個長久的疑問再一次出現,為什麼每次我們的行動都是晚了一步,一定有人在通風報信,那這個人會是誰?

這個問題一時半會的也想不清楚,坐了一會,他就又一次的想到了華悅蓮,他站起來,走到辦公桌旁邊,猶豫了很長時間,最後還是拿起了電話,給華悅蓮的手機打了過去,他也想好了,不管華悅蓮說什麼,自己絕不還口,就給他老老實實的承認錯誤,求得她對自己的諒解。

他想得是不錯,問題是電話已經不可能打通了,那面傳來一個很好聽的聲音:「該用戶已經停機。」

季子強如墜冰窟,一陣陣的寒氣從後背傳來,華悅蓮再也不願意和自己聯繫了,她就這樣離開了自己。

放下電話,他剛要在好好的想想該怎麼聯繫華悅蓮,忽然剛剛放下的電話急促的響了起來,讓季子強吃驚不小,電話鈴聲將他從那些纏綿悱惻的思緒里一把揪了出來,把他的注意力狠狠摔在電話上,連忙伸手去接電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