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二十章心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他驚喜的說:「悅蓮,你還好嗎,我很愛你。」 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個很冷的聲音:「我是蓮蓮的母親,她很好,只是不想在見你,以後請你也自重一點,不要在來騷擾她了。」 季子強愣住了,華悅蓮真的...

?華書記也讓氣憤把臉憋得通紅,他大聲的說:「你就要他,你不要老爸,老媽,你不要這個家嗎,他季子強要幹什麼你知道嗎?他要和別人一起把老爸推下懸崖,難道你準備去給他當幫凶,你太讓我傷心了。」

華夫人也抓住華悅蓮的胳膊說:「蓮蓮,你也理解一下你老爸。」

華悅蓮哽噎著說:「他怎麼可能傷害得到你,你們都談的什麼啊,嗚嗚嗚。」她還是忍不住哭了起來。

華夫人就說:「蓮蓮,你老爸和他談什麼都不要緊,假如這個季子強真心的愛你,他是不會走的。」

華悅蓮搽了把眼淚說:「他愛我,他很愛我。」

華書記接上話說:「愛你嗎?你想知道我們談的什麼是不是,好,我告訴你,我希望他能和我站在同一條戰線上,因為他現在是危險的,我不希望他繼續危險下去,我想讓他有個更為光明的前途,在以後給你帶來幸福,這有錯嗎?」

華夫人也在旁邊說:「真的,你在想想,一個老想讓你老爸下台的男人,就算你跟了他,以後你們會幸福嗎?你忍心看著他和你老爸斗個你死我活,你就忍心把我們都拋棄嗎?」

華悅蓮哭啼著,她搖著頭,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

華書記也很憐惜的走了過來,用手撫摸著女兒的頭髮說:「老爸不強迫你做什麼,你自己在冷靜的想一想,也不要急於的就下決定,不管最後你怎麼決定,我都不會勉強你。」

華悅蓮抽涕著說:「要是我還要和他好呢?」

華書記點點頭說:「那也隨你,但對他,我還是不能饒恕,其實很多事情也由不的我和他,你以後就會理解,還有一個問題我現在也想告訴你?」

華書記猶豫了一下,他不得不掂量著這句話的份量,害怕女兒一時受不了,但最後還是狠下心來說:「你太年輕,對很多人看不透,這個季子強和洋河縣的那個方菲,就是你們的女副縣長,是有很多傳聞的,我之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你,就是寄希望於他對你的感情是真實的,但結果看來,他根本不想為你付出一點。」

華悅蓮一下就傻了,她後退一步,不相信的搖著頭說:「不可能,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

但再說這話的時候,華悅蓮的心裡又有了隱隱約約的懷疑了,老爸是不會騙自己的,而且,季子強每次和自己親熱的時候,是那樣的老練和自如,自己有時候也是想過這個問題,他是從那學的這些招數,從那得到的實習。

只是每當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總是不願去正視,往往在剛剛有了這個念頭的時候,都跳躍而過,不再思考。

但現在老爸說出了這個問題,華悅蓮嘴裡否認著,心裡已經似信非信,彷徨徘徊了。

季子強離開了華悅蓮的家,他臉色鐵青,就像是大病一場,他的腳步也有點踉蹌,心裡更是睏乏無力,他茫然的在柳林市的大街上獨行著,他不知道自己應該到那裡去,他就這樣盲目的走著,猶如是一個醉酒之人找不到回家的道路。

天剛微微的暗下來,街道上紛紛攘攘的還有很多行人,一個憂傷,低徊的音樂聲在那裡緩緩的流淌著,季子強的眼中也濕潤了,他的視線,城市的樓房、街路都漸漸地模糊起來,身上感到了習習的涼意。

他想要喝酒,想要讓自己醉倒,想要找一個地方去傷心和痛苦,他拿出了電話,哆嗦著手撥通了自己的哥們趙遠大的號碼,他讓他來接自己,因為季子強感覺自己走不動了。

在離開華書記家裡的時候,季子強是充滿了鬥志和不屈,那個時候他什麼都不怕,也無怨無悔,不管是未來的前程,還是自己的愛情,他認為那些都不足以讓自己丟棄心中那的那份道德和凈土。

然而,此刻他的心開始了收縮和疼痛,他就算可以被華書記打倒,就算丟棄了在政壇上縱橫馳騁,揮斥方遒的多年夢想,他都可以接受,但一想到華悅蓮,他既有了切膚的痛感,他發現自己是這樣的愛她,捨不得離開她。

這就是自己的宿命嗎?一面是自己的強敵,一面又是自己的心愛,造化把如此艱難的選擇投到了自己的手上,自己又該怎麼辦?不管不顧,繼續著自己和華悅蓮的快樂,在抵擋華書記的同時,還要和他的女兒親親愛愛,這樣可能嗎?華悅蓮受的了嗎?

許許多多的疑問,都一起湧上了季子強的腦海,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大腦已經不夠用了,他的腦力開始麻木,他連一個很小的問題都想不清楚,也解不開了,他閉上眼,使勁的用手揪著自己的頭髮,想讓大腦恢復到往昔那靈活和多智的狀況,但這都是徒勞無用的。

他無助的搖搖頭,感到自己好失敗。

酒吧里,趙遠大看著季子強,他從來沒有見到過季子強有這樣的一種頹廢,那個深諳世道,含而不露,胸藏珠璣的季子強在這燈紅酒綠的今夜蕩然無存了,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讓自己的老同學如此憂傷,但他沒有去問,他只是不斷的給他杯中倒滿酒,陪他喝,讓他喝,讓他醉,男兒一醉解千愁。

這個欲~望膨脹的夜晚,這個喧囂曖昧的酒吧,那形形色色陌生的身體,陌生的眼神,陌生的男男女女,都沒有引起季子強的關注。

那些正在用力吸食、享受彼此散發出的氣味,那些充滿血絲的眼睛閃爍著難以捉摸的飄忽,還有那些冷冷地盯著一張張混沌難辨的軀殼,興許的尋找著彼此的獵物的人們,在季子強的眼中都毫無意義,他不去看別人,也不去想什麼,他只是這樣不斷的喝著,最後醉倒在酒吧里。

在這個晚上傷心的又何止季子強一個人呢。華悅蓮也無比的憂傷,她不願意相信季子強是這樣一個無情無意的人,她也不願意相信季子強有那麼多的風流韻事,她彷徨無助的想要問個清楚,她不斷的給季子強打電話,然而她失望了,整個晚上,季子強都沒有接她的電話,她不知道季子強也和她一樣感傷,早已經醉倒在了酒吧。

華悅蓮絕望又無助的哭了一個晚上,這個夜是這樣的長,又是如此的凄涼。

等第二天華書記和華夫人醒來以後,發現華悅蓮病倒了,一個從來都是一帆風順,無憂無慮,沒有受過傷害的人,又怎麼能禁受的住如此一個突如其來的晴天霹靂,她倒了,她也虛脫了,不得不住進醫院。

就在她虛弱的醒過來的時候,她還是沒有忘記對老媽說:「你給季子強打個電話吧,讓他來看看我,我想和他談談。」

她老媽心疼的拉著她的手說:「我知道,你放心吧,一會就打。」

但整整的一天,她終究沒有給季子強打電話,何必呢,難道還有什麼緩和的餘地嗎?自己的女兒是不能跟一個毫無前途的人生活一輩子的,是的,他不會再有前途了,老華在女兒病倒的那一刻,已經許下了諾言,一定要讓這個季子強為女兒的傷心付出沉重的代價,這個代價要讓他用一生的時間來後悔。

季子強醒過來了,他睜開眼,看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他努力的回憶了一會,才知道這是哥們趙贈,季子強很慶幸,自己昨晚沒有睡在馬路上,等著一切都逐漸的清晰以後,他還是決定要給華悅蓮打個電話,但他失望了,他不斷的打過去,但華悅蓮始終也沒有接他的電話。

季子強開始焦急和絕望,他想要告訴華悅蓮,自己是愛她的,縱然自己和華書記有矛盾,縱然以後自己會消失在柳林市的政壇之上,但自己對她的愛永永遠遠,此心不變。

時間在流失,一天過去了,季子強依然沒有打通華悅蓮的電話,直到又過去了一天的時候,他繼續著不斷的撥號,在失望,希望,又失望,再希望之中,電話接通了,他驚喜的說:「悅蓮,你還好嗎,我很愛你。」

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個很冷的聲音:「我是蓮蓮的母親,她很好,只是不想在見你,以後請你也自重一點,不要在來騷擾她了。」

季子強愣住了,華悅蓮真的就這樣絕情?不會的,一定不會,季子強連忙說:「阿姨你好,請你讓悅蓮接一下電話可以嗎,我就和她說幾句話。」

華夫人厲聲喝問:「還有什麼好說的,你應該知道拒絕華書記的後果。」

季子強有點哀求的說:「阿姨,我知道後果,但工作上的事情不應該影響到我和華悅蓮,我們依然可以相愛吧?」

華夫人說:「相愛,你愛她嗎?愛她難道就不為她著想?你首先要明白一件事情,她是華書記的女兒,其次才是你的女朋友。」

「是的,我明白。」季子強喃喃的回答。

「你真的明白?明白了你還要和蓮蓮的父親對著干,你腦袋缺根弦埃」華夫人恨恨的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