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九章怒火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底線。 季子強抬起了頭,他的眼光已經沒有了剛才的膽怯,他聲音並不高,也不是慷慨激昂,他的態度溫和,自然:「華書記,不管你和葉市長有什麼區別,我只是明白一個道理,背信棄義是不道德,也讓人不齒的。...

?季子強低聲的說:「華書記,我一直也想著像你說的那樣,只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能達到那種融洽。」

季子強把這個棘手的問題又踢了回去,他倒想聽聽華書記會要自己做些什麼。

華書記皺了下眉頭,這個季子強真是可惡,他難道要拒絕自己給他投放的一支友誼之橋嗎?倘如自己對柳林市的其他任何一個人說了這話,他們都一定會感恩戴德,激動萬分的給自己表態,發誓,然後來效忠自己。

可是這個季子強,他不為心動的把自己的提議平平的推了出來,是他聽不懂,笑話,他怎麼可能聽不懂,那麼他還要自己親口把他應該做什麼也給他講訴出來嗎?

華書記剛才臉上的笑意開始消融,他的眼睛也眯了起來,他掩飾著自己受挫而又不悅的心情,沉默了一會,很淡然的說:「你也不是個愚人,有的話我想不必說的那麼明白吧,想一想你和悅蓮的未來,想一想你自己的前途,再想一想葉眉和我的區別,那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非要到山窮水盡那一步才知道回頭嗎,那個時候,或者一切都已經失去了。」

華書記說的很輕柔,但他們兩人都明白,這不是閑言碎語,這已經是劍拔弩張,他們兩人都具有頑強的意志,偏執的信念,也都彼此的清楚,這是一次攤牌,今後兩人是同心協力,還是分道揚鑣,都完全在這短短的幾分鐘時間裡決定了。

客廳里完全的寂靜了下來,空氣也凝固了。

季子強的喘息聲在這靜穆中清晰可聞,他一旦理解了華書記的意思,就有了一種由心裡生出的怒氣,不錯,他被激怒了,他這些天來所有對華書記的懼怕和緊張都在怒火中都散去了。

誠然,官場沒有對錯,只有勝負,權力鬥爭拒絕雙贏,這些季子強都可以理解,他絕不能容忍華書記拿自己女兒的幸福,拿我季子強的未來作為籌碼,來要挾自己去背信棄義,用拋棄葉眉去換取自己的美好前途,這,季子強做不出來,也不可能去做,他有自己的世界觀,有自己的道德底線。

季子強抬起了頭,他的眼光已經沒有了剛才的膽怯,他聲音並不高,也不是慷慨激昂,他的態度溫和,自然:「華書記,不管你和葉市長有什麼區別,我只是明白一個道理,背信棄義是不道德,也讓人不齒的。」

華書記鄂然不已,他沒有想到季子強會如此回答,季子強的回答無異於斷然的拒絕了自己的相邀,拒絕的如此果斷,如此堅決,這都還不算,他的話中還有一種對自己極度的輕蔑在其中,華書記惱怒了,他眼成線,眼射怒火的看著季子強,久久才說:「不識抬舉,以後你好自為之,不要怨天尤人。」

季子強沒有再說什麼話,他和華書記的決裂在所難免,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不同的兩類人,只是季子強沒有想到,這次的攤牌會以這種形式,會在這個場合來舉行,他無限留戀的看了看廚房裡華悅蓮那隔著玻璃晃動的身影,他的心一下子空落落的。

同時,季子強的眼中也溢出了一點淚水,他不想傷害華悅蓮那純潔的心,他愛她,他渴望和她一起度過慢慢的歲月,他也期待華悅蓮為他生兒育女,讓自己享受到天倫之樂,但這一切只怕都要成為一個幻想了,他痛苦的轉過頭來,悄無聲息的站了起來說:「華書記,我先回去了,打擾你這麼長時間,真不好意思。」

華書記的心裡除了憤怒之外,還有一種失落感湧上心頭,他揮揮手沒說什麼,這個年輕人在他的眼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他一定要為他今天的傲慢和固執付出代價,不為葉眉,就為他剛才對自己的藐視和輕蔑,自己也一定要讓他在這個宦海之路銷聲匿跡。

道德,忠貞,義氣,和正義,這都是要用沉重的代價來換氣,不然為什麼現今社會大家都在拚命的丟棄這些一錢不值的東西呢。

季子強離開了這裡,他不願意再面對這個柳林市的第一人,他怕自己剋制不住對他的厭惡會失去禮儀,他更怕華悅蓮會夾在自己和華書記之間左右為難,他的心也很痛苦,他有對華悅蓮太多的渴望和留戀。

而且,季子強還很沮喪,他也看到了自己前途的灰暗,今天和華書記的決裂,必然會給自己到來危機,沒有人救得了自己,雖然華書記還沒有發起攻擊,但攻擊是一定會來到了。

當別人給你攤開了底牌,讓你獲得了他的秘密,那麼留給你的路本來就不多,政治鬥爭中的非我即敵,會讓華書記在接下來對自己的攻擊,更為猛烈。

華悅蓮一直在廚房忙著,她特意的做了一道季子強最喜歡吃的菜,她的老媽看著她那喜笑顏開,充滿活力的模樣,就開著玩笑說:「蓮蓮啊,你是不是今天特高興?我可是感覺你人都小了幾歲了。」

華悅蓮有點忸怩的看看老媽,撒嬌的說:「不准你笑話人家,再笑我就不給你搭手了。」

老媽就似笑非笑的說:「我哪是笑話你啊,說你更年輕一點不好啊,我現在想年輕都不成。」

華悅蓮急了:「還說,還說,我出去了,看看他們兩人在聊什麼。」

華悅蓮的老媽就笑著說:「讓他們兩人聊去,他們能說什麼,不就是工作嗎。」

華悅蓮笑著說:「千萬不要談工作,你不知道,子強很害怕我老爸的,這次來都是我做了很長時間工作,他才下定決心跟我走的,嘻嘻。」

老媽若有所思的說:「只怕今天他們要談談工作了,你爸這也是為他好,希望他能有個好的前途,不要站錯了隊。」

華悅蓮有點警覺了,她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看老媽說:「你們是不是為今天的會面,做好準備了。」

老媽點下頭說:「這也是為你長遠著想,一家人和和美美那才叫幸福。」

華悅蓮開始擔心起來,應該說,對季子強她是比老媽和老爹更了解一點,這個人有時候也很厥的,萬一和老爹在談崩了……想到這,華悅蓮就解開了圍裙說:「我去看看,給他們到點水。」

說話中就離開了廚房,到了客廳,在這裡她只看到華書記一個人臉色凝重的坐在沙發上,電視也沒看,就很專註的看著窗外,像是在思考這什麼..。

華悅蓮四處看看,不見了人,忙問老爸:「咦,老爹,季子強呢?」

華書記沒有從沉思中解脫出來,他對華悅蓮的問話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這就讓華悅蓮的一顆心開始降溫了,她好像已經預見到什麼,過去季子強對她說過的一些政治派別的難以相容性的話,都在耳邊響起了。

她開始有點驚慌失措起來,她失聲的大叫了一聲:「媽,快出來。」

但她還是抱著一點希望,翻身跑到了衛生間門口,一下子推開了衛生間的門,她多麼希望可以在這裡看到季子強,但她失望了,她獃獃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華悅蓮的老媽不知道發上了什麼事情,匆忙走了出來,看著獃獃發愣的女兒,就問:「怎麼了,蓮蓮?」

她沒有得到華悅蓮的回答,倒是華書記在這個時候說話了:「季子強走了。」

這局面著實讓華書記尷尬、使他頹喪、惹他懊惱。

華夫人也愣了一下,不需要華書記再多說了,她是知道在剛才華書記會和季子強談什麼的,但這樣的一個結果讓她始料未及,難道季子強會拒絕老頭子的邀請?世上還有如此傻的人,特別是在官場中,誰不想找一顆大樹靠一靠,而他季子強竟然真的不在乎,他甚至於不顧愛情,不顧自己以後的危險。

這確實讓華夫人不可想象,她愣了一下,趕忙走到了華悅蓮的身邊說:「走就走了吧,這樣一個不識抬舉的人,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了。」

華悅蓮呼的轉過了身說:「我怎麼能不放在心上,老爸,你們剛才談什麼了,他為什麼要突然離開?」

華書記臉色黯淡,他有點沮喪的說:「悅蓮啊,你要理解老爸,我本來是為他好,也是為你的未來考慮的,沒想到這個人……唉,算了,不說他了,我們吃飯。」

華悅蓮就走到了門口,準備換下拖鞋,華書記問道:「悅蓮,你要幹什麼去?」

華悅蓮眼圈紅紅的說:「我去找他。」

華書記一下子就站了起來說:「你不能去,你有點自尊行不行,對這樣一個無情無義,毫無前途的人,不值得如此,他不配。」

華悅蓮從小到大久沒見過老爸發這樣大的脾氣,她是愛自己老爸的,但她也愛季子強,她不想就這樣的和季子強結束,她說:「我不要什麼自尊,我也不管你們什麼所謂的政治,還有那些個派別鬥爭,我就要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