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幕後的主使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一陣風波了。 節氣到了,秋色也濃了,車窗兩邊綿著一片茶褐色的田野,在漸勁的秋風蕭瑟里,秋野點綴了變化多端的色彩:一簇簇芬芳馥郁的羽扇豆的金黃色,覆蓋了山下大片的原野。山澗的河流乾涸了,伸展到...

?市局的鑒定也出來了,由於縣公安局的技術和設備都比較落後,季子強就給葉眉彙報了一下情況,希望可以邀請下到市局的同志做個配合指導,葉眉就同意了,讓市局派了幾位刑警協助偵破,而監控范曉斌的偵察人員報告了一個新的情況,范曉斌手下一個叫蔣林志的保安這兩天突然失蹤了。

這就讓季子強和郭局長感到了此事和范曉斌有很多的聯繫,看來幕後的黑手一定是他無疑,必須儘快找到失蹤的叫蔣林志的保安,一旦找到他就可以牽出幕後的范曉斌。。

縣委的吳書記也對此案極為重視,他告訴季子強,在這個案件上需要辦案經費可以特批,讓季子強放開手腳,堅決破案。

哈縣長也表態支持,為儘快揭開這個洋河縣的秘密,哈縣長批示對此案的進展要給他及時彙報,所有行動都要由他通過,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得影響案件的偵破。

這樣一來就給季子強減輕了很多壓力和煩心的事,他可以騰出時間的精力抓下其他的工作,也要抽時間準備一下十一到華悅蓮家裡去見華書記的事情了。

他知道華書記喜歡一些字畫什麼的,季子強就划算一下,但想想自己也不懂這些東西,而且現在那古畫珍藏價格也不菲,自己從哪裡偷這一筆費用?

他想,禮物是要送的,但要實事求是,薄禮待人,禮輕人意重。

於是,他交給了秘書小張一千元錢,讓他幫自己購買些當地特產,比如天麻啊,木耳啊,蘑菇呀、干筍子呀等等。

小張估計是季子強回家過節用的,當天就給季子強辦理好了,送來一看,整整的裝了一大箱,季子強也不知道他是怎麼買的,苦笑一下,心裡想:這要是帶到市委的家屬院去,那讓人看見了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呵呵,以為自己要去活動個副市長噹噹吧。

放假前,縣委召開了一個常委會,在會上季子強就把自己對洋河縣未來依靠旅遊和其他經濟作物的發展作為重點的設想給與會的常委做了個彙報,今天他的彙報是有理有據,邏輯分明,條理清楚,侃侃而談,給與會者帶來了很大的衝擊。

就在季子強自鳴得意,感覺不錯的時候,副書記齊陽良卻發表了不同的看法:「剛才季縣長說的的確不錯,但我想的是,我們洋河做出如此重大的轉型,應該不能靠臆想和推測來決定,轉型後到底會出現一些什麼新的問題和矛盾呢?這個問題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做為縣委的二把手,他的話說得有板有眼,一句句都是大道理,讓季子強無從反駁。而且一邊表現出了高度的責任感,一邊還壓制住了季子強的方案,柔中帶剛,綿里藏針。

洋河縣老三的這一發難,其他常委就不敢隨便的為季子強唱讚歌了,他們都運用起模稜兩可和避實就虛的話,給季子強這個方案罩起了一層煙霧。

季子強也算是嘗到了副書記齊陽良的厲害,就自己這個框架性的長遠構想來說,假如不是齊陽良的有意刁難,至少是可以繼續完善和研究的。

所有的人都清楚,最後的定奪要看縣委和政府這兩位老大的態度,在不明情況下,還是站在橋頭看看風景的好。

哈縣長在大家都談了個人看法以後說話了,他旗幟鮮明的贊同了季子強的想法,對哈縣長來說,季子強的這個方案,無疑會給自己年底的工作報告增色不色,就算目前只是紙上談兵,但對自己也大有益處,為什麼說是紙上談兵呢?因為縣上本來就沒有錢,這不是水中花,鏡中月嗎。

但不管他,先贊同了再說,他就說:「同志們啊,對季子強的構想我感覺是很不錯的,這不是他一個人的想法,這是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希望見到的,想一想,當洋河縣擺脫了貧困縣的約束,當每一個洋河縣的人民都可以豐衣足食,那麼我們的工作才算沒有辜負大家的期望,也才對得起我們身上的責任。」

哈縣長高調的對此事做出了回應,讓副書記齊陽良臉上就有點掛不住了,他冷哼了一聲,正準備反唇相譏的時候,吳書記說話了:「哈哈,是啊是啊,如果這個局面可以達到子強同志構想的那個效果,確實是不錯,但我還是要給子強同志潑點冷水,這關係到洋河縣幾十萬群眾的生活和溫飽,我們還是應該沉下心來,腳踏實地的多做寫調查和研究,不要盲目。」

吳書記三言兩句,而且不動聲色的發言,無疑就給這件提案做了最後的判決,也旁敲側擊的暗示了這個設想的不切實際,這讓季子強一陣的氣餒,看起來自己這一番心血算是白費了。

是不是吳書記真的這樣理解季子強的提議呢?也不完全是這樣,他也聽出了其中很多的優勢,然而,吳書記卻不希望在目前這個關鍵的時候給縣政府臉上貼金,他看出了哈縣長會因為這個提議而受益,他又怎麼可能讓哈縣長憑空得利呢。

有了吳書記的定論,副書記齊陽良暗暗高興,就你季子強,也想在洋河縣鬧出一片動靜來,你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有我齊陽良在洋河的一天,你就不要想嶄露頭角,稱心如意,我們兩人的帳要慢慢算,一點一點的算,不急,我有的是時間。

季子強散會以後心情沉悶,對這樣的結果他雖然也有心理準備,但沒有想到會結束的如此乾淨利索,看起來自己在洋河縣還是人微言輕啊,很多事不在對錯,而關鍵的是看誰來提,既然如此,那就先放放,也該準備回柳林市了。

而回到柳林市,那又將會是一場艱難的對決,這長對決對季子強的未來,對他的人生意義深刻,在這場對決中,紛繁變化的形勢,將季子強帶往何方?

第二天一早,季子強就打通了華悅蓮的電話,叫她準備一下,自己在縣政府要了輛車,一會過去接她,一起回柳林市過十.一節。

華悅蓮就在那面笑著說:「看來我也能沾點領導的光了,有專車接送,不錯,不錯。」

季子強呵呵一笑說:「那是啊,你老人家是是誰呢,不僅有專車接送,還有一個副處級的領導親自護送,你想想,你這級別不低吧?」

華悅蓮嘻嘻的笑,說:「可以,可以,我這人要求不高。」

兩人嬉笑了幾句,掛斷電話,季子強就和小張開始收拾起東西來了,亂七八糟的整理了幾個紙箱子,有買的一些洋河本地土特產,還有一些別人送的煙酒,禮品什麼的。

收拾停當,季子強又喝了一會茶,等小張和司機把東西都提下去,放置停當了,他才下了辦公樓,給小張又交代了幾句,說縣上如果有什麼急事就及時的和自己聯繫,自己回去待上幾天就回來,還要在政府值班。

看看沒有其他的問題,季子強就上車讓司機先拐到華悅蓮住的地方,華悅蓮沒有太多的東西,簡簡單單的兩個不大的包,季子強下車把她接過來,兩人坐在了車的後排。

最近他們也是約會頻繁,縣上好多人都知道了兩人在談戀愛,不過對於華悅蓮的底細,縣上除了哈縣長之外,其他人是不清楚的,要是有人知道了華悅蓮的這個情況,估計洋河縣就一定又要掀起一陣風波了。

節氣到了,秋色也濃了,車窗兩邊綿著一片茶褐色的田野,在漸勁的秋風蕭瑟里,秋野點綴了變化多端的色彩:一簇簇芬芳馥郁的羽扇豆的金黃色,覆蓋了山下大片的原野。山澗的河流乾涸了,伸展到山嶺的成行成列的高大的白楊和落葉松,蔽蔭了山間幽靜的道路,山遠處,是布滿山川叢林的柳林地界。

兩人坐在後排,少不得要眉目傳情,礙於司機在前面,季子強還算老實,最多也就是偷偷摸摸的把華悅蓮的手抓在掌心,其他的越軌行為到也沒有。

季子強和華悅蓮兩人也不好當著司機談一些敏感的事情,就東拉西扯的聊著一些時尚啊,流行啊,什麼一個韓國的美女明星生了個亞洲最丑的孩子,這才讓記者挖掘出來過去這美女明星的沒整容以前的照片,那叫一個丑啊,連季子強這樣對女性一貫都不算太挑剔的人,看了那明星過去的照片,都對這明星沒有了一點胃口。

兩人也嘖嘖稱奇,現代整容技術竟然如此的囂張,可以把一個柿餅臉都整成了瓜子臉,真是了不起,不得了。

司機似乎不會參與進來的,他就在前面認真的開車,實在是聽的忍不住了,也最多是偷偷的笑笑,感覺這個季縣長也有好玩的一面,平常看他挺嚴謹,持重的一個人,沒想到和美女在一起,這一下就變得話比屎多了。

一路說笑著,很快就到了柳林市,季子強就對華悅蓮說:「我們都先回家吧,等你回去看看情況,合適的時間你給我打電話,我過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