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六章秘密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間,有季縣長領導這工作幹起來那就是一個字;爽。」 季子強知道這是在討好自己,也權且聽聽,笑一笑,沒做回應。 不過這城建局的呂局長人是長的不怎麼樣,說話是很中聽的,拍人是很專業的,你就是...

?季子強很矛盾,他怕這是個惡作劇,如果自己上當去了,再空等一個晚上,那才是個大笑話,這麼聰明的人也被人家給耍了。

但萬一是真的呢?這除了有他說的秘密外,還有人家的一條命,季子強反覆想了好一會,同時,好奇也是人的天性,對季子強來說,也不例外,他決定明天去探個究竟。

季子強抬起頭對小張說:「不管真假,我明天去看看。」

秘書小張擔心的說:「你忘了上次你被喬小武暗算的事了,現在真假還難說,你不能去。」

季子強凝重的反問:「那萬一是真的呢?」

小張介面說:「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去,要不我去。」

季子強搖要頭說:「萬一是真的,萬一他見過我,換個人他不敢出來見面怎麼辦?」。

小張也一時想不出來其他辦法,辦公室就沉靜了下來。

這樣過了一兩分鐘,小張就突然說:「你非要去可以,但要帶上2個刑警,你也必須配備上武器。」。

季子強又想了下,也怕真的有什麼危險,有點準備也好,就同意了,並且告戒小張說:「今天信的事,我希望你能保密,以免發生意外」。

小張很嚴肅的點點頭,答應說:「這你放心,這份信其他人都沒看過。」

第二天一早,季子強就把公安局的郭局長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來,把昨天的事給他講了,讓他回去安排兩個素質過硬的刑警晚上7點到政府來。

郭局長怕出意外,就說:「你要去也可以,但是單獨見面還是有危險的,我幫你借一把手槍配上,以防萬一」。

季子強想想也就同意了。

郭局長知道事情重大,就不再多說,回去安排人員去了。

季子強今天也就沒有安排去遠處的事情,在城建局長和規劃局長的陪同下檢查了城區幾個正在施工的單位。

在王老闆的工地上也轉了一轉,王老闆很是殷勤,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一一的給季子強做了介紹,對上次季子強提出的一些超前設計的構想,也做了說明,最後在季子強他們走的時候,這王老闆還每人給硬塞了一條煙,季子強搖著頭,苦笑著,還是給收下了。

城建局的呂局長也很感慨的說:「這段時間我是乾的最高興的時間,有季縣長領導這工作幹起來那就是一個字;爽。」

季子強知道這是在討好自己,也權且聽聽,笑一笑,沒做回應。

不過這城建局的呂局長人是長的不怎麼樣,說話是很中聽的,拍人是很專業的,你就是知道他在拍你馬屁,你也不會心生厭惡,因為他拍的恰倒好處,一點都不讓人討厭。

到了小屋吃完飯,郭局長帶著兩個刑警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郭局長說這兩個刑警是他特意挑選的,素質和業務能力都很強,該交代的也都交代了,又給季子強帶來了一把54手槍,他問:「季縣長你使用過槍嗎。」

季子強把手槍掂了掂說:「過去我在學校參加過幾次軍訓,打過步槍,手槍沒用過。」。

郭局長就把手槍的使用要領給他詳細的講了一遍。

季子強也沒太認真的聽,帶上手槍也就是防患未然,未必還真的用的上,等著準備的差不多了,季子強就和兩個刑警開車離開了政府,郭局長說要去保護他,季子強笑笑說:「有這兩個高手在,你還擔心什麼,人去多了目標也大」。

季子強他們三個人走上車,一路就開往了指定的地方,到了這裡的時候,天已經黑了,遠遠的,他們借著朦朧的月光看到在新屯鄉鄉北邊靠山的地方有個的破窯。

季子強讓關上車燈又前行了一段,車就開不進去了,在離破窯30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前面都是溝坎農田,季子強走下了車,讓兩個刑警在車上等他,一個刑警把早已準備好的一個強力手電筒交給他,季子強沒有打開手電筒。

走了幾步,季子強為防止不測還是掏出了手槍。

順著高低不平的田埂小道他慢慢的向破窯靠近,寂靜空曠的田野顯得異常的清冷,遠處黑糊糊的大山帶給人神秘和恐懼,從那不時的傳來一聲聲讓人驚魂的鳥叫,季子強感到了自己的心跳,握搶的手,在這冰冷的夜裡也有汗水沁出。

一步步他接近了那破爛的磚窯,就在他離磚窯不到10米的時候,一個黑影從窯洞里串了出來,太過突然,季子強一下就打開了手電筒,那出來的人也沒想到會遇上人,兩個都詫異一下,那人轉身就向後山跑去,季子強不知道是應該跟上他,還是應該先到窯洞看看,就在這猶豫里,那人已經消失在了漆黑的山林里了。

季子強不再遲疑,就進了窯洞,他呆住了,手電筒的光環里,一個年輕人倒在窯洞的角落,胸口還有血在不斷的流淌,把他那灰色的夾克衫染的鮮紅。

季子強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他不是個膽小的人,可望著這流血的人他不由的退了幾步,在幾秒的停頓后,他趕忙上前用手試探的去感覺那人的呼吸,他發現已經晚了,血還在流,但人已經沒了呼吸。。

季子強已經來不及回去叫那兩個刑警了,他戰抖著手,就打通了120和110。

兩個刑警進來后,又確認了這男子已經死亡,季子強退出了窯洞在心裡埋怨自己,為什麼不早10幾分鐘過來,那怕早5分鐘,3分鐘也許就可以救了他。

在等待110刑警趕來的過程里,他一直這樣後悔著,自責著。

時間不長,郭局長就帶著大量的刑警趕來,郭局長一邊安排現場的偵察,一邊對季子強說:「季縣長,先送你回去,讓他們在這工作,你回去休息」。

季子強不想走,他也想留下來陪著,可身體象抽空了血液一樣,無力也很疲乏。

回到辦公室他在想:看來這人要說的秘密是真的存在的,但追殺的的人怎麼會知道他的地方,又怎麼剛好搶在了他去的前面,是誰走露了消息,是誰通知了對方?

很多疑團讓他想不通。知道信的就他和小張兩個人,最多再加上郭局長,那兩個刑警在來政府前還是不知情的,那問題就在小張和郭局長身上,到底會是誰……..是無意走漏了消息,還是本來就是一夥。

想了好一會,他馬上拿起了電話,給郭局長說要儘快搞清楚被殺人的身份,讓郭局長安排好以後趕回他辦公室。

電話打完,他心神不安的在辦公室坐坐,走走,焦急的等待著。

郭局長過了幾個小時,才從新屯鄉鄉窯洞趕了過來,季子強告訴了他自己的疑惑,又問他有沒有給人提起過這件事,郭局長認真的思索了很久突然說:「應該還有一個人知道。」

季子強瞪大了眼睛問:「還有誰知道。」

郭局長鄒著眉頭說:「我們局的槍械管理員張麗。我從槍械庫給你借槍的時候,填過一張單子,寫了你上新屯鄉,但沒有寫明上新屯鄉做什麼。」

季子強就問:「這個槍械管理員張麗有什麼背景,平時表現怎麼樣。」

郭局長想了下說:「沒有什麼特別的背景,平時表現也不錯,過去公安局也執行過很多次秘密行動,她都知道的,也沒出現過泄密事件。」

季子強聽后還是叮嚀他說:「你回去和她談個話,問下她有沒有個人說過,另外以後有關這個案件的所以情況要對她實行保密原則。」

郭局長點點頭,表示領會。

當天晚上公安局刑警隊就成立了專門的偵破組,由郭局長任組長,刑警隊王隊長任副組長,對此案件做專項立案調查。

季子強要求他們有任何的進展都要及時向自己彙報,破案需要的經費可以直接找他解決,對需要政府協助的,他都會大力協助和支持,讓他們放開手腳儘快搞清案件的真相。

在安排完這些以後,季子強感覺自己的良心才有了一點安慰。

沒過幾天,郭局長就彙報了被害人情況,他叫賀軍,現年27歲,就是新屯鄉的人,過去一直在社會上混,因為打架傷人曾被公安局多次教育和關押過,2年前是北山煤礦范曉斌的保安隊長,乾的時間不長就消失了,直到這次被殺。

對於槍械管理員張麗,他彙報說也沒發現什麼異常,談了話,張麗說保證沒有告訴過別人。

這就讓季子強很迷惑,那到底是誰走漏的消息,從當時的情況看,應該不是一個巧合。

郭局長還和專案小組分析,賀軍的失蹤極有可能和北山煤礦范曉斌有關係,所以想找范曉斌去了解下情況,季子強認為現在還時機不到,指示他們對兇手再多做些了解,等市局的指紋鑒定后再找北山煤礦老闆范曉斌,現在可以密切注意他的動向。

專案組在繼續偵破,季子強也使不上太多的力氣,只好慢慢等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