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五章求救信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此時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她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無論季子強做出任何動作、花樣,她都毫不猶豫的一一接受……。 再有幾天就到十一國慶節了,時間越近,季子強就越緊張,他很多次都在想象...

?季子強點點頭說:「果然是研究生,了不得,什馬都知道,要不我們兩人一會也泡泡?」

華悅蓮就羞紅了臉說:「才不,這地方萬一來個人看到了,那還得了。」

季子強說:「晚上哪還有人,我們先休息一下,談點正事,然後天黑了下去泡一下。」

華悅蓮就記起了季子強在電話里說過和自己還有正事要談,她就找了塊池邊乾淨一點的石頭,坐下說:「談什麼,看你說的認真的樣子,不會是想現在就對我求婚吧。」

季子強呵呵的笑了起來,坐在了華悅蓮的身邊說:「真聰明,雖然不是求婚,但和婚事還是有些關係的,我就是和你商量下,眼看就到十一了,放假的時候我們回柳林市見你父母。」

華悅蓮臉上有了驚喜的表情,她轉過頭,端詳著季子強說:「你不怕了?」

季子強說:「怕啊,但再怕也得去,這一刀非挨不可。」

華悅蓮就嘻嘻的笑了說:「看把你說的,那有那麼嚴重的,就是一起聊聊,見個面,有我呢,乖,不怕。」

季子強裝出很可憐的樣子說:「大姐,我很害怕。」

兩人一起都笑翻了,笑聲就在這空曠的山野中回蕩起來。

夜色降臨了,季子強已經在溫泉里泡了好一會了,起初華悅蓮之四海坐在水池邊看著他,陪他聊著天,但後來華悅蓮還是讓季子強勸下了水,進入了犬牙交錯的泉水池,水是溫溫的,不象平時游泳池裡的水是冰冷的。

溫度適宜的熱水和他們每一寸皮膚親密的接觸,刺激著所有的毛孔都肆無忌憚地張開再張開,此前的種種疲憊會隨著水流被洗刷下去,腦子裡一片空靈,天地之間似乎只有自己的存在。

季子強靜靜的躺在水裡,只把頭露出水面,他閉上眼,只願細細去品味這生活中難得的輕鬆和閑適,這時候,他很奇怪自己的感情發展軌跡,壓抑著自己的感情時,他覺得自己看上去有些道貌岸然,情思繾綣內心那匹感情的烈馬馳騁時他會信馬由韁,花天酒地或者是逢場作戲,回想逝去的日子,他弄不明白自己情感上的變化是為了什麼。

那些成長的煩惱,蛻變的痛苦,無人逃得過,懵懂無知,年少輕狂,都要經歷過。慣看花開花又謝,緣起緣又滅。他覺得自己象一朵飄忽的雲,似一陣飄去的風,飄然而至如一位精靈,飄然而去如一屢清風。

記憶隨風而去,留駐在心裡的是悠悠的淡然。

「嗨,在想什麼呢」,華悅蓮一聲嬌喝,打斷了季子強的思緒,他睜開眼,就看到了華悅蓮那如花的美麗,在皎潔的月光下,華悅蓮夏花一樣的熱烈絢麗,又有著秋菊般的幽雅嫻靜。知識讓她厚重,氣質讓她美麗,經歷讓她從容,是啊,如果美貌使女人光茫萬丈,才華就使女人魅力四射。

她的十足魅力,她的個性成熟,品格飽滿,精力充沛,熱愛生活,內涵豐富,都可以讓她成為一個讓老公以她為傲,讓朋友以她為榮的女人。

季子強靜靜地望著華悅蓮,看到她只穿著一件很薄的內衣和一條短褲,他沒有像季子強一樣把全身浸泡在溫水裡,也許是內衣比較小吧,她的身材比平常更炫目,長發散在肩上,有一種艷麗的氣息散發出來。襯衫薄得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胸罩,而季子強本能的還想更深入看清楚胸罩下面的身體。

美麗的長腿在水下顯的異常白皙,那神秘的三角洲地帶,也是鼓鼓的,充滿了昂然的生機。

「你在看什麼啊?看得這麼入神?這樣我會難為情的。」華悅蓮把兩手擋在胸前,可是卻好像是故意強調胸部的大小,擠出兩道深深的壕溝來。

「我,沒有啊,你今天看起來好性感。」季子強訕訕的說。

「性感?」華悅蓮笑了起來,又說:「是不是讓你有了衝動?那我還是上去算了。」

華悅蓮兩個美麗的大眼睛直盯著季子強說。

廢話,看到這種景象沒有衝動還叫男人嗎?季子強支吾其詞,不知道要說什麼,但艿芤丫不安於室了,他靠近了華悅蓮,用他的手握住了華悅蓮的纖纖玉手。

看著華悅蓮水嫩的肌膚在水中如潑上一層奶乳,光滑細膩。一雙水汪汪、深幽幽,如夢似幻般清純的大眼睛四下里躲閃,不敢望向季子強。嬌俏玲瓏的小瑤鼻,櫻桃般鮮紅的小嘴,加上線條流暢優美秀麗絕俗的桃腮,整體看起來珠圓玉潤,亮麗無匹。

這時候,華悅蓮也有了一絲柔情,她的唇在微微地張開,季子強很輕柔的傾身過去,用自己的唇,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一下華悅蓮。

華悅蓮全身顫動了一下,他們神情的互相注視著,季子強的心也開始顫抖起來,「悅蓮,我想要你。」

他的唇靠近了她的耳邊,輕聲地說道。

她搖搖頭說:「不行,這地方。」她說話的時候嘴張開了,露出了一絲牙縫,季子強的唇再次印了上去,舌,緩緩地從她那微張的牙縫間伸了進去,頓時觸及到了一片柔軟,她的舌尖在顫抖,在探尋。

季子強的舌一次一次地去觸及她那顫動的舌尖,然後一步一步地引導它來與自己共舞。它似乎明白了,慢慢地在迎合自己的節奏,慢慢地來與自己糾纏在了一起。華悅蓮的呼吸在加快,身體從顫動開始變成了搖擺,他們完全地合拍了,互相盡情地吸吮,以至於季子強感到了呼吸都有了困難,他的唇離開了她,嘴裡伴隨著顫動的心發出了一聲靈魂的呼喚:「悅蓮……我現在就想要你。」

季子強說著話,就過來雙手將華悅蓮輕輕摟住,她沒有拒絕,此時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她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無論季子強做出任何動作、花樣,她都毫不猶豫的一一接受……。

再有幾天就到十一國慶節了,時間越近,季子強就越緊張,他很多次都在想象著自己見到華書記的場景,但不管是那一次的想象,最後都讓季子強心有餘悸。

今天在政府哈縣長主持了一個縣長碰頭會,在會上,季子強也把自己近期的工作做了一個簡單的彙報,也提到了自己對洋河未來發展的一點構想,哈縣長現在對季子強是不能小瞧了,季子強和華悅蓮這種關係,讓哈縣長明白以後的洋河縣局面已經存在了很多不確定的變化,而這個季子強,或許就是這一切不確定中的一個最大的誘因。

哈縣長就在會上很鄭重其事的表揚了一番季子強,說他有宏觀意思,對洋河縣的未來嘔心瀝血,費盡心思,不管這個計劃是不是可行,至少季子強同志這種想法是值得肯定,也值得所有幹部學習。

這話說的,季子強哭笑不得,他就感覺一陣的臉紅,其他的幾個縣長更是感到意外,在他們和哈縣長相處的這些年裡,好像還沒有聽到哈縣長對那位同志有過如此高的評價,是不是洋河又有什麼新動向了?大家都多了一份疑慮。

散會以後,季子強回到了辦公室,拿出煙來,還沒點上,就見秘書小張敲門進來了,他拿來了一封收信人為季縣長的信,季子強說:「小張,什麼信啊?」

小張很凝重的說:「一份求救信,我看了下,但吃不準怎麼處理,你看看。」說著就把信遞給了季子強。

季子強聽縣長如此一說,感覺可能是有點問題了,一般給自己的群眾來信,小張都不需要通過自己,該怎麼處理的就處理了,今天這信只怕有點份量。

季子強接過信,從信封里拿出了信紙,展開看了起來,看著看著,他的臉色變的冷峻了,目光也變的深邃了許多。

看完了信,他沒有說什麼,但臉上的神色更加嚴峻,小張遲疑的問了句:「季縣長,你看怎麼處理,要不我轉到公安局去。」

季子強眯著眼沉思了一會說:「只怕這事情我要親自處理了。」

小張有點擔憂的說:「縣長,此事重大,需要謹慎點,你不可以輕易前去。」

季子強沒有回答,他在想這封信的真假……..信是一個沒有留名字的人寫的,信上說他知道洋河縣的一個大秘密,為了這個秘密,一直有人在追殺他,他在外面躲了幾年,外面實在混不下去,最近偷跑回來,聽家裡人說,最近有個管公安系統的季縣長,肯為大家辦事,就約季縣長到他藏身的地方見面,他可以把這個秘密告訴他,時間是明天晚上8點,地點是剛進新屯鄉北邊靠山的破窯里,就讓他一個人過去,人多了他害怕,追殺他的人一直在找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