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厭惡的感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吳書記和哈縣長僵持不下,最後只好一起報了兩個人,在會上季子強是冷眼旁觀,知道這兩個人一定都沒有少下功夫。 現在倒好,市委一個空降,就把洋河縣好些人的夢想破滅了,據說這還不全是市委的意思,好像新...

?聽到這裡,大家完全楞了,好長時間,四下里響起一片震徹雲霄的喝彩聲孟部長此時又向小張使了使眼色,小張這時已經吃了不少菜,自是底氣很足,就再也不作什麼態,端著酒杯向吳書記說:「書記,我也敬您一杯,祝您身體健康,家庭美滿。」

吳書記這時已經連續十幾杯酒下肚,恁是自己這樣的好酒量,卻也有些不支,但聽得女聲如歌而起,英雄氣概登時冒了出來,說:「拒絕女同志,那罪過可就大了,來,我先干。」

隨之應聲而起,應聲而落,利索將杯子擱在桌上,一雙略微有些細的眼睛色迷迷盯著小張,彷彿粘了一般,再不挪開。

小張此時也再不羞澀,迎著他意思十分明確的目光,爽快地將酒也幹了,姿態還算端莊地坐了下來。馬局長召喚來的兩三個小妹也喝了好多杯酒,此時已經覺得燥熱難耐,等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第一輪開場酒一住,她們本是風月情場磨過、如刀酒海里煉過、肉搏場內拼過的,到了這種情景,哪裡能不兩眼放光?

小芳,小美,小梅便都春情合著熱情,眼裡放出各種嬌媚難摹的色彩,一會對著吳書記,一會向了孟部長,更多的是朝著季子強,四下里頻頻舉杯,特別是小芳,一邊拿了杯,一邊是身體已經呈現出半依半躺的姿勢,已經毫無顧忌地靠在了季子強的身上,用她那兩個碩大的本錢,擠壓著季子強。

季子強也有了反應,這是一種不由自主的生理反應,他開始憎恨起自己的這種反應,同時他也有點厭惡身邊的這個女人,厭惡她的漂亮,更厭惡她不斷撞擊自己的碩大的胸膛。

她是一無所知的,在她的印象里,沒有誰會拒絕自己的香艷和**,男人都在追逐和渴望著獲得那一瞬間的快樂,她對季子強依然是時而開懷大笑,時而低低細語,似乎把個兩廂的柔情蜜意、你恩我愛的逢場作戲發揮到了極致的地步,這讓季子強渾身的不自在,於是,季子強就在鬱悶中有了醉意。

這一場豪酒,眾人都喝得東倒西歪,萬分盡興。不要說其他人,連季子強也是無可奈何的喝了不少,再加上他心情並不暢快,醉起來也就容易的多,在離開的時候季子強已經難辨東西了。季子強回到了辦公室,估計下午那也去不成了,給小張交代了幾句,鎖上門,就在裡間眯了一覺,起來已經四五點了,喝了幾杯濃茶,這才清醒過來。

他越想,今天越是沒有意思,坐在辦公室前,也沒有了修改報告的心思,對這樣的工作,他開始有了煩悶,回想到那一張張在酒席中酣暢淋漓,笑語言開的臉,季子強感到了一陣的厭惡。

難道以後的自己就要如此生活下去吧,他開始懷疑自己當初選擇進入仕途是否正確,他就想,其實過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未嘗不是一種幸福,人就是這樣不知足,得到的快樂看不見,總是去追求那遙遠的夢幻。

就像自己一樣,無意間走進這渾渾的官場,自己的野心也在一天天的膨脹,這樣的**不知道何時是一個盡頭。

此時的他就像是棋盤上的卒子,他已經跨過了河界,那麼一個跨過了河的卒子,他只有一條路要走,這條路就是前進,前進,再前進,走到最後,要麼是拿出絕招,出奇制勝將了別人的軍,要麼就是老卒無功,像絕大多數的過河卒子一樣,成為棋盤中最容易被放棄,也最容易犧牲的棋子。

季子強現在就是過了河的卒子,正熱血沸騰準備沖向更廣闊的戰場,因為他走得慢,也走不遠,當他過了河才發現,卒子的力量是多麼的微不足道,又是多麼的心力交瘁,早知道這樣,不如不過河的好。

這樣想想,他就為自己走上這條路感到無奈,也感到後悔起來。

一會,華悅蓮又打來了電話,她有點興奮的說:「子強,今天我媽媽來電話了,想讓我們抽時間回去一趟,你看什麼時候你方便。」

季子強也想起了昨天華悅蓮說到的這個事情,他猶豫著,他真的有點怕見華書記,最後他只好說:「最近秋糧收購,我忙的很,緩一段時間吧。」

華悅蓮沒有勉強他,她很溫柔的說:「我知道你怕,但不要緊,你在想想,有個心理準備也好。」

季子強一時無語,是啊,這件事情是註定躲不過去的,那就在想想吧,既然不可迴避,就要勇敢的去面對,他堅定的對華悅蓮說:「放心,為了你,為了我們的幸福,我對一切都無所畏懼,等稍微閑一點了,我一定陪你回去。」

華悅蓮幸福的「嗯」了一聲,她對自己等到這樣一個男人是又滿意又珍惜的,她不想讓他受到一點的壓力和委屈。

第二天一早,縣上四大院的領導都沒有外出,這也是昨天下午剛通知的,市委組織部長周宇偉要親自前來宣布一個副縣長的任命,自從雷副縣長倒台以後,洋河縣各方勢力都粉墨登場為這個副縣長的位置展開了角逐。

其他人不知道怎麼樣,反正季子強這裡也是來過好幾撥,但作為一個排名靠後的副縣長常委,季子強是不敢隨便給他們答應什麼的,這種事情太過敏感,吳書記和哈縣長又怎麼可能袖手旁觀呢?

好在大家也並沒有在他這裡包多少希望,不過是來打個招呼,送點小好處,讓他在關鍵的時候可以順水推舟,不要落井下石。

季子強都客客氣氣的打發掉他們,自己在洋河縣現在也沒有什麼得力的親信,所以對這事,季子強本來也是抱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讓他們搶去吧。

為這一個副縣長的推薦人選,常委會還專門召開過一次會議的,後來吳書記和哈縣長僵持不下,最後只好一起報了兩個人,在會上季子強是冷眼旁觀,知道這兩個人一定都沒有少下功夫。

現在倒好,市委一個空降,就把洋河縣好些人的夢想破滅了,據說這還不全是市委的意思,好像新來的這個副縣長過去是在省上交通廳工作的,不知道那個筋錯位了,一下想到下面來,生生的把洋河縣的一鍋好菜給糟蹋了。

從組織部長周宇偉親自來宣布任命的情勢來看,這個新來的副縣長一定是大有來頭的,想當初季子強來洋河縣上任,也不過是組織部的張副部長陪同,所以大家心裡不舒服,但也都互相不說,特別是吳書記和哈縣長,更是寒著臉一語不發。

到十點左右,到柳林市接新副縣長的辦公室黃主任就打來了電話,說市委的小車已經快到縣城了,這大大小小的領導也就三齊四不整的到了縣政府辦公樓下大院等候,吳書記帶著縣委的一幫子人,默默無語的咱在一起,這哈縣長是帶上政府的幾個副縣長也聚在一起,很無聊的等待組織部長周宇偉的到來。

過的不到十分鐘,組織部長周宇偉的小車就進了政府大院,還有洋河縣的黃主任帶一輛車跟在後面,組織部周部長的車一停穩,整個院子就熱鬧起來,剛才要死不活的局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個笑臉就燦爛的晃動起來,吳書記也哈哈哈的笑著,搶到了小車的旁邊,親自為周部長拉開了車門說:「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盼到周部長來洋河縣了,歡迎啊歡迎。」

哈縣長也上前說:「周部長,你是不是把我們洋河所有的部下都忘了,好長時間都沒過來視察一下了,今天別的不說,罰酒是少不了的。」

周部長呵呵呵的笑著,先和吳書記握過手,又和哈縣長拉了拉手,才說:「你們兩位鬧什麼,我不來才是好事情,給你們洋河縣省了好多的酒,你們還不領情埃」

說著話就用眼光一一的掃視了一遍在場的眾人,對比較熟,或者是有威望的老幹部,他也是點頭笑笑,然後轉身就把身後一個很人拉到了身前,對大家說:「這就是新來洋河縣任職的副縣長姜瑜昆同志,大家認識一下。」

他又對這個叫姜瑜昆的人,把吳書記和哈縣長也做了介紹,院子里人很多,周部長也是未必全部記得,就沒有在詳細的介紹了,一群人眾星捧月般的把周部長請到了政府二樓的大會議室,上茶,發煙,遞水果,寒暄,客套,假親熱。等著一個流程徹底走完,這才正式的開會宣布任命。

季子強沒有擠上前去套什麼近乎,對此他不削一顧,不是他拽,也不是他牛,只是季子強早就洞悉了官場上的人情世故,套套近乎有用嗎?搶上前去人家領情嗎?

再說了,周部長是華書記的嫡系人馬,已過去自己和華書記的關係來講,就算自己現在舌頭再長一點,給人家把屁股舔的再舒服一點,又有何用?

他臉上掛著微笑,遠遠的看著他們彼此吹捧,互相虛偽,倒是那個新來的副縣長讓季子強多看了幾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