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二章流行的生活方式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朝另外兩個小妹說:「你們二位就由小芳給大家介紹吧,」估計他也是第一次認識。 小芳便與大家分別引見,說這是小梅、小美,兩個妹妹中,一個恰好也頑皮,說:「我們都是小梅小美,卻不願意倒霉。」 ...

?「翔龍酒店」在洋河可謂名聲赫赫,聚吃喝玩樂一體,吃上主要經營炒菜,主要味道是川味和本地特色風味,因為菜種多,又符合本地人的口味,所以很受洋河民眾的歡迎,兼之服務小姐潑辣大方,收費也可觀,更受吃喝玩樂都報銷的官員和體面的公家人的歡迎。

大家吆吆喝喝地上了樓,到得二樓的餐廳,待小姐過來,宣傳部長孟思濤拿了眼盯了盯她的模樣,看著靚麗可人,便低了頭,幾乎做了一個臉對臉,帶了嘻嘻的口吻說:「有雅間嗎,給我們一間。」

小姐的臉略微紅了一紅,說:「剛好還有,先生請,」便招呼他們一行上十個人到了「海棠春」雅間。

宣傳部長孟思濤在前面帶路,吳書記背著手更在後面,其他的眾人蜂擁而隨,到裡間坐定,因為今天人多,宣傳部長孟思濤就大概的分了一下,幾個年輕人就坐在了旁邊的桌子上。

季子強就坐在了吳書記的左手邊,宣傳部長孟思濤的女下屬委婉地想同自己部里的一個青年坐在一起,卻不料宣傳部長孟思濤眼睛亮堂,高聲招呼說:「小張過來過來,你坐書記的旁邊。」

女孩紅著臉說:「我那有資格坐那位置,你和馬局長坐。」

宣傳部長孟思濤笑著說::都說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吃飯也是一樣的,吃都要多吃得一些,你趕快坐過去。」

上司吩咐,當然不好違抗,小張只有無奈地坐到吳書記和宣傳部長孟思濤之間。

宣傳部長孟思濤這時又意味深長地朝著農業局的馬局長說:「老馬,你們看,在座的只有我們一個漂亮小妹,未免孤單了些,真正是狼多肉少啊,哈哈,加之人多吃飯香,再叫上幾個妹妹來嘛,把氣氛搞得熱鬧點。」

吳書記呵呵的笑著說:「你個老孟啊,沒女同志你連飯都吃不下了。」

孟思濤就委屈的說:「我這是為大家著想,免得一會喝不下酒。」

此議正中馬局長下懷,便如言掏出行動電話,喂呀喂呀一氣,少頃便向著吳書記笑嘻嘻地說來了。

宣傳部長孟思濤說:「來幾個啊,要夠喲。」

馬局長說:「差不多,估計兩三個吧,就看她約到幾個小妹了。」

現在洋河縣也流行一種刺激而張揚無度的生活方式,就是看來有些體面的男人,外出吃飯都帶女人,而且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有職務的男人,當然這樣的機會更多,多是賓館里隨時等待嫖客召喚的小姐,或者是一些離過婚卻姿色未減、風流不改的女人,甚至一些膽大的官員,完全忽視了「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古訓,也常常會把自己的女同事、女下屬帶來,所有這些,都借著一種增進友誼、交流感情的託辭,但往往都是直奔男女關係那個最動人心魄的目的。

雖然洋河縣仍是全國屈指可數的貧困地區之一,但是貧窮的當然也不可能是象部長,局長這類具有一定職務的公家人,他們這層人,正是事業有成,腰包賊鼓的如日中天勁頭,而且也恰是後院穩定,紅旗難倒的光景,當然大受當下求職難、收入預期渺茫的小女生們的歡迎,所以對了這層有錢有勢的這些中年男人著實願意倚紅偎翠,這樣一來,一邊是需求旺盛,一邊是彩旗來迎,就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

大家正在嬉笑間,服務小姐送了菜單過來,問:「先生。你們誰點菜?」

宣傳部長孟思濤用手指了指馬局長,說:「馬局點,今天你坐莊,你說了算。」

馬局長將菜單攤開在自己眼前,涼的、熱的、炒的、蒸的、煮的,一口氣很老到地點了十四、五個菜,轉身遞迴給服務小姐,說:「同樣的給那個桌子也來一套。」

他還順便用手將小姐伸過來的如筍的小手上捏了一捏,小姐便將媚眼向他掃了一掃,捂嘴一笑,扭腰擺臀的去了。

馬局長就眼巴巴的看著那美臀,真想上去掐上兩下,那感覺一定很是美妙,比起老婆那屁股,這又有天壤之別,他就有點走神了。

不過大家誰也沒有注意到他那發痴的傻樣,吳書記和季子強在親切的閑談,他們聊了幾句話,季子強也把自己對洋河縣未來城建的構想談了談,他希望可以獲得吳書記的支持,但吳書記笑笑,沒有表態,只是說:「今天喝酒,那個事情到時候會上議。」

季子強也就不好多說什麼了,這樣的一個環境,也確實不應該談起工作吧。

說說笑笑的,就上來了一二個菜,這時候大家就聽到包間門外傳來一陣嘻嘻哈哈的聲音,嘈雜得很。

剛才還在發獃的馬局長一聽,就喜上眉俏地說:「到了,」說完這兩個字,他就興奮地站了起來往出去,邊走邊大刺刺地喊:「在這裡,在這裡。」

隨之便見他領了三個年輕女人風擺荷醫來,前頭和他走的那個女人看來是尚年輕,不會超過二十的年齡,卻是大方得很,一隻手摟著馬局長的脖子,幾乎是擁著的樣子,場面立時歡鬧起來。

馬局長大方地向大家分別介紹剛來的幾個女人,卻之指著剛剛河他親熱的這個女人說:「這是小芳。」

接著朝另外兩個小妹說:「你們二位就由小芳給大家介紹吧,」估計他也是第一次認識。

小芳便與大家分別引見,說這是小梅、小美,兩個妹妹中,一個恰好也頑皮,說:「我們都是小梅小美,卻不願意倒霉。」

在座的男人哈哈大笑起來,說沒想到妹子還怪風趣。

說話間,菜也全部上齊,宣傳部孟部長見狀,吩咐旁邊的服務小姐將酒一一倒滿,然後舉起杯,豪爽語氣向大家發出開戰提議,說:「現在都到齊了,請吳書記指示。」

吳書記笑呵呵的端起酒杯說:「我是沒什麼指示的,就是今天大家都辛苦了,為洋河縣的發展你們出力不少,我敬大家一杯。」

大家便隆重地全體站了起來,端上杯,嚷嚷鬧鬧地說了些祝福語,仰頭便將杯里的酒一飲而荊

季子強微微皺眉,只喝了一半左右,沒想到孟部長看到了,首先就不依,說:「季子強你是酒中豪傑,書記都喝了,你還不喝完。」

季子強此時見孟部長這般盯著,只有無奈將酒喝完。

喝了頭酒,氣氛就顯得雜亂而熱鬧起來,吳書記夾了幾著菜,便感嘆說:「這年頭雖說表面大家都活得滋潤,其實誰都覺得累。」

馬局長聞言諂媚地說:「書記啊,象您這樣,可謂事業有成,還有什麼累的?我們都羨慕的很。」

吳書記看了看他,語重心長地說:「馬局長,現如今的官場也很不好搞的,沒有聽說幹部怎樣累死的嗎--「天天開會坐死,領導高調哄死,**整死,事事彙報煩死,擇優提拔騙死,混蛋同僚害死,上級檢查累死,工資差彆氣死,老婆年輕累死1

大家聽得,立時轟然大笑起來,季子強也很少和吳書記一起吃飯,沒想到吳書記在酒桌上還如此洒脫,他暗暗稱奇。

馬局長叫來的那個小芳心直口快,說:「書記真會說笑,現在誰不羨慕當官的啊,照您這樣一說,反倒是我們這些人還更活的滋潤一些了?」

吳書記有意將氣氛烘托得更足,戲謔著問:「你們這些,你們這些是幹什麼工作的啊?」

小芳聽了,也不發怵,徑自說道:「我們啊,我們是--不經商,不打工,風流瀟洒度年輕,不靠天,不靠地,就靠老闆來情緒。」

眾人笑得前仰後合,那個宣傳部的小張剛吃了口菜,一下子竟然噴了出來,她連忙用餐紙擦了。

場面上,吃飯這種本屬俗氣沉悶和低級趣吻時變得有些高雅和活潑起來。

同小芳一起來的小梅偏還繼續得寸進尺,毫不臉紅地說:「所以是我們命苦,而你們這些人才活的最幸福,最牛比1

馬局長偏過頭問:「怎麼個牛比法?」

小梅說:「沒聽見說嗎--這年頭,完美的人生就是住英國的房子,戴瑞士手錶,拿美國工資,娶韓國女人,嫖俄羅斯女人,討日本老婆,開德國轎車,喝法國紅酒,雇菲律賓女傭,做中國的官!誰不知道現如今是做官最牛比啊?」

馬局長便感慨地說:「沒想到小妹子這樣問題看得全面,分析到位,結論準確,還怪深刻的,很有啟發意義喲。」

小梅見主客如此誇獎,心下得意,卻拿出羞赧的樣子說:「承蒙大哥誇獎,我哪裡有這樣的綜合能力啊,現在們社會的人都這樣傳,也就記住了,借來瞎掰一通,一來圖個玩笑,二么也算一種發泄。唉,始終是我們命苦就是了,來來,不說它,我們喝酒,要動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