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一章一舉兩得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還喜歡他,這就是一舉兩得,即解決了自己的政治需要,也維護了女兒的未來幸福,何樂而不為呢。華書記決定了自己的策略以後,就對老婆說:「老李啊,什麼時候讓蓮蓮回來休息幾天。」 華夫人也點頭說:「是啊...

?一旦省長樂世祥獲得了省委書記的位置,那麼接下來柳林市的書記該由誰當,華書記太了解官場中一朝君主一朝臣的規則,一個省委書記是不可能讓自己成為孤家寡人,他必須重新來洗牌,重新來分配,而自己就極有可能在二次洗牌中被葉眉取代,因為實際上省長樂世祥目前沒有多少人手可用,拋去老書記留下的人,可供樂世祥使用和提攜的就葉眉他們幾個了。

那麼以後的省長李雲中會不會和樂世祥搶地盤呢?假如他們還像過去一樣在對立,那或者他會保住自己,但聯合以後,明顯的,他會在很多事情上妥協於樂世祥,柳林市的書記位置,他很可能就會放手。

特別是最近一個階段,葉眉經常回省城,借口當然是家庭問題,但自己得到的消息卻是她已經開始了活動,樂世祥對她也開始在很多會議上讚譽有加,這應該也是在為她做一些造勢和鋪墊工作。

副省長李雲中在幾次電話中強調讓自己要靜下心來,為大局中著想,什麼是大局?那不過是讓自己不要生事。老老實實等他自己把省長的位置拿下,從全省來說,他拿下省長是頭等大事,但從柳林市來說呢?自己的頭等大事難道就這樣作為配合,自動放棄嗎?

不!絕不能!政治聯盟不是絕對的犧牲,自己還要拼一把。

以不爭的事實讓葉眉聲譽降低,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又必須有一個對葉眉的一切都很了解的人,這個人也只能是季子強了,他要是可以援手,那是一定可以從他那裡得到葉眉很多不為外人知道的破綻,就算是再謹慎的官員,她的秘書總是她無法繞過的一到護欄。

對,那就選定季子強來做這個突破口吧,更何況悅蓮還喜歡他,這就是一舉兩得,即解決了自己的政治需要,也維護了女兒的未來幸福,何樂而不為呢。華書記決定了自己的策略以後,就對老婆說:「老李啊,什麼時候讓蓮蓮回來休息幾天。」

華夫人也點頭說:「是啊,好久沒見蓮蓮了,我明天給她打電話。」

華書記不顯山露水的說:「對了,你打電話的時候在問下她和那個季子強最近怎麼樣了,要不,就讓她把季子強也帶來。」

華夫人眼睛一亮說:「怎麼,你想通了。」

華書記呵呵的笑笑說:「有什麼想不通的,從小到大,只要是女兒想要的,我又什麼時候說過不了。」

華夫人想想也是,既然女兒已經選定了季子強,那就算委屈一下,老華也是還是會妥協的,對這個家裡的獨生女兒,老華的愛是不亞於自己。

且不說他們的想法,我們還是來說一說身在洋河縣的這些人們,對於江北省高層的這種紛繁複雜,隱山霧水的政治鬥爭,住在偏僻而又遙遠洋河縣的季子強是很難一窺究竟的,不是他沒有這個明睿很敏感,只是他的思維重點根本就沒有放在那個上面,對他來說,高層的政治格局變化,似乎是遙不可及,自己還沒到關心它的時候。

今天早晨,剛上班,他一如往常那樣,舒暢而愜意地扭著挺拔瀟洒的身材,來到了辦公室,看著秘書小張靈巧而恰好地往辦公桌上的自己的水杯加上開水。

「小張,等會我要修改一下城建規劃報告,有人來一概不見」,季子強他吩咐道。

小張秘書急忙而唯諾地應聲關門而去。

這個時候,季子強的手機卻突然來了簡訊:「小壞蛋,上班了嗎?」。

看來華悅蓮已經到單位了。

季子強興趣盎然地閱讀著行動電話上的簡訊,會意的笑笑,又興味十足地親了一下手機,身下一股燥熱之氣幾乎隨之上漲。

他剛回了一個簡訊:好好上班,小心郭局長批評你。

辦公桌上的電話又猛然響起,一看,是縣委辦公室的。他懶洋洋地接祝

電話那頭,是吳書記秘書急促卻不失敬意的聲音:「季縣長,一會吳書記要要視察糧油收購市場,吳書記指定要你一起參加檢查彙報。時間八點半,我們現在就在縣委辦公樓下等你」。

季子強說沒問題,自己很快就會過去,掛上電話,季子強急忙迅捷地抄起公文包,叫上小張,到了縣委,吳書記已經在院中等候,這個檢查事先也沒有安排,季子強還是有點擔心,他並非擔心糧油市場沒有提前安排,他擔心的是吳書記為什麼會突發奇想到自己管轄的地盤上檢查,他會不會有什麼意圖。

吳書記老遠就看到季子強,他停住了正在活動著,扭動的腰說:「季縣長啊,怎麼也沒帶車,你們政府現在越來越節儉了,呵呵呵,來坐我的車。」

看著吳書記異常親熱的表情,季子強的緊張也鬆懈了下來,他快步走到吳書記身邊說:「我知道你有車,所以就打算來蹭的。」

吳書記哈哈哈的笑著,拍拍季子強的胳膊說:「也不是有什麼事情,就是最近糧油收購熱火朝天的,我也要出一份力,幫你推進一下。」

季子強嘴裡連連恭維的說:「讓書記費心了,辛苦辛苦。」

但季子強的心裡是很不以為然的,吳書記顯然是想寬慰一下自己,為什麼呢?還不是他兒子的事情,或許他認為自己給他出了力,想要對自己表示一點親近,但這樣的檢查對自己的工作一點幫助都沒有,不過是陪吳書記又走一次秀而已。

兩人就上了吳書記的車,吳書記的秘書昭例坐在了前排,季子強的秘書小張就只好坐上了宣傳部的小車,一行人開到了城郊的糧油貿易市常

過去清冷的市場,因為最近是收糧時節,就顯得有些忙碌和熱鬧,車在市場外面就停下了,吳書記和季子強一行十多人,一路就進入市場,這裡面除了少量固定的攤位,現在大部分都是臨時進來的,過去顯的空曠坷,已經擺滿了糧食。

吳書記就跟真的一樣,一會問一問攤販們價格,一會有親切的和賣糧戶交談兩句,而宣傳部的幾個小幹事就有事幹了,他們像專業攝影師一樣,尋找著各種角度不斷的按動照相機的快門,每當吳書記在蹲下和攤販們交談的時候,他們都會單膝著地,一絲不苟的照下吳書記那春風般的笑容。

季子強就有意落後兩步,這個時候他是沒有興緻和吳書記搶鏡頭的,他一邊走路,一邊思考著辦公室桌上放置的那一份城建規劃報告,報告是按他的意思撰寫的,他希望在下一次常委會上,把自己對洋河縣未來的旅遊發展構想給與會的常委做個報告,一改過去洋河縣靠天吃飯,農業偏重的局面。

這樣轉了一會,他們就來到了市場管理辦公室,吳書記今天看起來精神不錯,他就要求要給大家開個小會,講上幾句。

季子強自然是不能表示反對了,他慣例而自覺地坐在吳書記的旁邊,神態必恭地聽吳書記的重要講話,但不多時,季子強就感到昏昏欲睡。

因為從工作以來,他和普遍的人們都發現這樣的一條真理:領導們講的,特別是在可有無也可無的務虛會議上的所謂重要講話,其實就是人們普遍的,而早就都知道的道理!

堂皇的內容和振振的說辭,不外乎「統一思想,提高認識、建立領導長效機制,層層抓緊、精心組織,確保措施落實……」

或者「加強、改進、充分、體現」……等這些模稜兩可、似是而非、雲天霧裡,或者不置可否、不著邊際的話。

這些,因為是工作布置,略嫌還可理解,頭痛的是職業教育或道德引導,那些翻來覆去卻千篇一律的說法,才讓人無法容忍,而中國任何機關和組織,最有興味的,也是領導們最熱衷的,恰好就是這些聽來無比嚴肅,內容卻千篇一律的東西,在追逐生產力的時代,這又算一種變異的怪胎。

看來,文化的深奧和人性的狡猾註定了中國的民眾的極其寬厚和忍耐,也顯示出無盡的善良和忍耐,俏皮一點地說,千百年來,老百姓對待官員就宛然老人對孩童一般,抱了讓人無法理喻的包容態度,由他們瞎扯去吧,也由他們隨意揮霍時光、精力和錢財去吧,而不會覺得些許的挽留和嘆息。

說到底,這就是一種詭異深邃的社會生態和人群!就這樣,到底還是把季子強的一個上午就浪費掉了,季子強暗自嘆息著,早知道他要檢查,今天自己就一大早到鄉下去,也比陪著吳書記舒服。

這裡結束了,宣傳部長孟思濤和半道上趕過來的農業局的馬局長,都說要請大家一次話坐坐,吃個飯。

吳書記大概是解決了兒子那事情,心情很好,而且關鍵的還是,大家聚在一起,圖個熱鬧、求個氣氛,也是一種相互增進感情的需要,他就答應了,一行人就到「翔龍酒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