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一十章風俗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吃不舒服,要說話,要假笑,要客套,要形象,那像現在這樣蒙著頭光吃,不需要考慮,不需要假裝,就是嘴巴拌響點也沒關係。 華悅蓮也許最大的興奮就是看著他大口的吃下自己親手做的雞湯,她也沒說話,就那樣...

?季子強實在的想笑,你嫌肉膩,你放桌上,扔地下都成啊,怎麼就把我碗當成垃圾桶了。

季子強壞笑了一下,就很神秘的對她說:「哥們,洋河縣有個風俗,你還不知道,自己碗里的肉不能給別人夾,夾了就代表你要嫁給人家的,好在我還沒結婚,你要夾給個歲數大的,你一輩子就完了。」

女孩一下呆住了,看看他碗里的那幾片肥肉,慢慢的夾了回來。

季子強繼續神秘的說:「夾回去可以,但你要吃下去,不然我們這風俗就是你「嫁來嫁去」很不吉利..」

這個女孩徹底的傻了,她哭喪個臉把那幾片肉看了好久,季子強也是很同情的嘆息一聲說:「唉,這有的風俗習慣真是要人命」。

在季子強離開食堂的時候,看到食堂很多人都望著這女孩在竊竊的笑,而那漂亮的女孩正強壓住噁心在吃那幾塊肥肉。

太陽西沉,季子強轉進了華悅蓮居住的小區,他撳響鑲嵌在樓道防盜鐵門上的數字鍵盤。門鈴響起,門鎖嚓一聲。

他推門而入,急步快上,同時回望門是否關上,他近乎是躥上三樓。房門虛掩著,華悅蓮在門后笑微微的看著他。

她的笑容和氣質相互搭配,她屬於淑靜一類美女,她把一個柔美女性在門后迎接情人的純情與春情,表現得淋漓盡致,嘴角掛著迷人的笑意,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略顯羞澀地望著季子強的下巴和領口。

「傻子,笑啥呢,快進來1她對季子強說著話。

華悅蓮隨即拉他一下:「把皮拖鞋放在門口,」想了想又補充道:「不換也行。」

「要換!換上舒服一點。」季子強說著,腦子突然閃現出一個高明的詼諧說法,得意地補充道:「文明的生活方式,讓煩惱隨鞋扔在門外。」

她心頭又舒服又踏實:「好,把你穿的鞋擱在外面。」她也逗他說道。

她並含情脈脈地目視他換拖鞋,他嬉笑著瞪華悅蓮。

華悅蓮彎腰在門檻外把一雙黑皮鞋拿到屋內牆根下。

季子強換上拖鞋,洋洋自得地在客廳和室轉一圈,窗戶、傢具、擺設、空間與氣息,均在眼中顯現出一種親昵的和暖氛圍,沾染了這個女子氣息的芳香。

「子強,先喝著吧!馬上炒熱菜。」

季子強沒有想到,在他來到華悅蓮住所的時候,看到華悅蓮正等著他吃飯,他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下午華悅蓮在電話里說讓他過來吃飯,他以為就是個客氣話,所以在政府自己先吃了,現在也不好說吃過了,就找了個借口,說有點事情耽誤了一陣。

季子強踱到華悅蓮的背後,吻一下她的脖頸。她對他嫣然一笑,柔美動人。他滿意地退回桌邊,笑微微地目視幾樣下酒菜,心情格外舒暢。

白條魚酥軟爽口,還沒褪盡餘熱,他伸手抓一條放進嘴裡,咀嚼到愛的滋味。他款款落座,一邊喝酒一邊打量華悅蓮翻炒鐵鍋的嫵媚姿態。

華悅蓮也沒太在意,像季子強他們這樣的工作,吃飯能不能準時是不一定的,他就給季子強盛上了自己頓的雞湯,她知道他喜歡喝雞湯,季子強已經吃過飯了,但看著碗里的雞湯還是忍不住大口喝了起來,他吃的很舒服,不要看自己經常在外面幾百上千的吃,那就吃不舒服,要說話,要假笑,要客套,要形象,那像現在這樣蒙著頭光吃,不需要考慮,不需要假裝,就是嘴巴拌響點也沒關係。

華悅蓮也許最大的興奮就是看著他大口的吃下自己親手做的雞湯,她也沒說話,就那樣靜靜的看著他吃,好像是在欣賞一副美麗的畫像,眼睛里除了喜悅,還有很多的迷離。她對季子強的感情,似乎點綴滿了迷離,充滿了幻想,不落言詮,不著痕,在她的打算中,夢想也應該是精緻的,不失幽嫻。

這樣的眼神對季子強來說,就是一種美麗,就是一種溫馨,他就去擁抱了她。華悅蓮沒有推拒和躲避,她也渴望這短暫的激情來淡化自己對他強烈佔有的**,所以她迎合著他,順從著他,用自己的**來牽引著季子強那飄蕩的心。

兩人為配合情調,還喝了一點酒,季子強看著華悅蓮這異常嬌媚的臉龐和微醺而如夢似幻的眸光,就有點痴了,他不由的獃獃望著華悅蓮,這個舉動很快就被華悅蓮發現了,華悅蓮帶著羞澀的嬌柔說:「好好吃飯,看什麼?」

季子強恍然大悟,就嬉笑著說:「我在欣賞你的美麗。」

華悅蓮的煉就更紅了,她也想到了上次兩人那瘋狂激情的夜晚,她就嘴裡說:「你少亂打主意,乖乖的吃飯。」

她真是個瓜女子,不知道男人吃飽喝足了想幹啥,季子強一聽她說自己在打壞主意,就一躍而起,嘴裡說著:「壞主意要付諸行動了。」

一面就撲過來抱住了華悅蓮,華悅蓮讓他的瘋狂嚇了一跳,想躲那來得及,誰見過羊可以跑過狼的,她就被抱了個正著,氣的她嘴裡不斷的說:「你好壞,你好壞埃」

季子強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狠親起來,華悅蓮又是羞澀又是發慌,氣的來回擺頭,這就更讓季子強受到了刺激,親的越猛,華悅蓮的小粉拳頭不斷的擂著季子強後背,這點力道也叫打,笑死人,這也是叫打人,我以後天天出去叫別人打,所以季子強和我的想法一樣,根本就不在乎那小拳頭,小力道的捶打,他抱的更緊了,他的頭也低了下去,很快,他的嘴就捕捉到了華悅蓮那香甜肉感的櫻桃小口……

再很快華悅蓮也沒了反抗的力氣,慢慢的融化起來,自己的舌頭也不自覺的配合著季子強的舌頭纏繞,吸動起來了。

一會兒季子強就衝動起來,他用力吸她的紅唇,然後把舌尖用力送入充滿香甜的華悅蓮嘴裡,她的唇好燙,好熱。這時候,華悅蓮的舌頭也纏住他的舌尖,他舔她的舌頭,喜悅的顫抖,兩個人更用力的舌頭糾纏著,他捲起舌頭伸了進去用舌尖在兩片薄唇中穿梭…….。

她本能地又開始蠕動臀部,他查覺到華悅蓮心神蕩漾,一支手就解開了華悅蓮的衣服,嘴巴覆了上去……。

完事後的華悅蓮乖巧的躺在季子強的懷裡說道:「子強,等你閑一點的時候,我們應該去家裡一趟。」

季子強還沒有完全從激情中恢復過來,他沒有思考的就說:「好吧。」

華悅蓮臉上就露出了驚喜,她一直都想對季子強說這句話,她不想讓老爹對季子強有什麼成見,她也更希望季子強可以很好的和自己的家人相處,她愉快的說:「子強,你可是答應了,有時間就到我家去。」

季子強突然聽清了華悅蓮的話,才知道剛才自己答應的是什麼,他有點緊張了,現在已經不比過去,他開始害怕起華書記來了,他想擺脫這種感覺,但是很難,最近一段時間,每次想到華書記的時候,他都會有一種過去所沒有過的惶恐。

華悅蓮見他沒有說話,就抬起頭看著他說:「你害怕我爸是不是?」

季子強點點頭,很老實的說:「是的,我害怕他。」

華悅蓮不解的說:「你既然害怕他,為什麼還和他對立。」

季子強用手摸華悅蓮的手臂說:「過去我不害怕,因為有了你,我才有了懼意。」

華悅蓮也理解了季子強這句話的含義,她把頭緊緊的埋進了季子強的話里,對這樣兩個她最親,又都是很優秀,很堅強的男人,她感覺自己是這樣的無力。

在同一時間的不同一個地點,另一個男人也在想著同一個問題,作為柳林市的第一權利者,華書記需要考慮很多問題,而現在,季子強的問題已經擺在了他眼前,他需要認真的對待這一問題。

從上次洋河回來的路上,和老婆談論到季子強的問題,華書記就一直在思考,而今天,他已經確定了自己的思路,那就是敞開胸懷,來接納季子強,促成他這一想法很快誕生的還有一個關鍵的因數,那就是在江北省的政治格局上,已經出現了一種很微妙的變化。

這種變化如細雨潤土,它悄無聲息,無蹤無跡,但華書記還是以一個深諳世道,熟悉人性的老獵手般的敏銳,嗅到了那種味道,那是一種可怕的味道,對他而言,那就代表著毀滅。

種種的跡象表明,自己背後的靠山,省政府常務副省長李雲中和江北省省長樂世祥已經聯手了,他們要爭取獲得省委書記和省長的兩個位置,這初聽應該是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好消息,但華書記在細細的分析過後,知道這或者對自己就是一個喪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