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九章王老闆的心思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就坐在了他身邊問:「哥哥,你怎麼就不要呢,我看下你該不是那個有問題吧。」 季子強現在心裡已經有了華悅蓮,哪裡可以讓她這樣說,何況他對美女和激情是有很高要求的,今天來也就是想應付一下王隊長和王老...

?季子強和王隊長都站了起來,一起幹掉了酒。吃到中途的時候,王老闆又提起了那換地的事情,是千恩萬謝,他想到將來洋河縣的變化,那識貨會給自己帶來更的的賺錢機會,自己的酒店那就是一座金山,有時候他就會想象那錢從頭上飄下來的景象。

季子強一邊客氣的和他說著話,一邊是不斷的吃,他今天來就是吃的,等他吃完,王老闆早已經把香煙遞了過來,季子強長長的吐了一口煙才說:「你不要笑我,我今天早餐也沒吃,午飯也沒吃,你這頓飯真是及時雨埃」

王老闆和王隊長都有點詫異的問:「怎麼季縣長今天飯都沒吃,再忙也要注意身體,你可是我們的希望。」

季子強就呵呵的笑笑說:「我怎麼又成你們的希望了,你們的希望應該是人們,應該是黨。」

王隊長不禁搖頭嘆息道:「我老王走南闖北也跑了不少地方,你這樣的領導我還是頭次遇見,佩服,佩服。」

他一定是估計季子強工作太忙,日理萬機,顧不得吃飯,他那知道季子強是心情鬱悶,沒胃口。

季子強吃飽了,就一面抽煙,喝茶,一面的詳細的問了他的下一步打算,在得知他已經提前那到了設計圖的時候,就提醒他設計要超前一些,不要光考慮眼前的小利,將來洋河縣的發展會讓他想都想不到。

這王老闆現在已經是很信服季子強了,他也想拉個靠山將來好為自己撐個腰,其實這也是他今天來的一個重要目的。

在王隊長上衛生間的時候,王老闆很神秘的說:「季縣長,我這人就是喜歡交朋友,你也幫了我很多忙,在以後生意上我也想要有個人經常給我提提醒,乾脆我就給你些乾股,我們綁鍋怎麼樣。」。

「原來他請我是為這事氨,季子強心裡暗暗想,不禁搖了下頭說:「王老闆,你們的錢也都掙的不容易,你完全不需要這樣,你放心好了,只要是你的事,我以後該怎麼幫就怎麼幫,你不用在這上面下什麼工夫。」

王老闆還想再說,被季子強用手勢阻止了。

看看季子強那深邃又親切的目光,他知道這個領導和過去自己見過的領導很不一樣。

幾個人喝點茶,抽了煙,有隨便的聊了一會,王老闆就提議活動一下,季子強今天也是心情不大好,就想換個心情,也就同意了,王隊長更不用說,這樣的事情他樂意奉陪到底。

他們來到了一個叫海域的洗浴中心,這是個兩層的樓,一樓接待洗浴和普通消費,二樓是VIP消費,在樓梯上鋪著漂亮的紅地毯,兩邊各色的壁燈照的人眼花繚亂,走上樓梯,便進入了一個貴賓消費的奢靡世界。

他們沒有在下面做過多的逗留,三人直接上二層。看來這王老闆是經常來消費的,路很熟,門很清,季子強是沒來過,叫他來也算是見識一下,開個洋葷。

王老闆就說:「縣長,我們先喝點茶休息一下。」

季子強是客隨主便,自己不好提什麼要求,在說第一次來也不知道這是怎麼消費。

喝了一會,就見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很是妖嬈的樣子走了過來,王老闆就和她連比帶划的說了起來,說完這風騷的女人就帶著他們三人穿過幾個巷道,進了一個大廳,裡面別有洞天,裝飾講究,富麗堂皇。

就見那眼前一亮。一排排的美女出現了,她們分成兩排而站。近半數女人著三點式,有的只剩下小得遮不住臀部的褲衩,幾近全身裸露,大概有二十名左右,季子強什麼陣仗沒有見過,還是看得心頭髮緊。

他再看看那兩個人,見他們很是隨意,就這樣他們從中美女中間慢慢走了過去,真像是總統剛下飛機的感覺,唉,其實總統也沒這待遇,因為飛機場太大太冷,人家歡迎的人脫不到這麼多。

現在他們不知是應該挑選,還是應該欣賞,反正那女人排列中,一個又一個媚眼飛過來。

王老闆就請季子強先挑,季子強雖然是又好奇,也興奮,可自己是領導,怎麼好意思,那王隊長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人家請客他打泡,這樣的好事哪裡找,他就很快的首先選了一個。

王老闆也就選了一個格子很高,很豐滿的小姐,帶到了季子強的面前,然後就看著季子強說:「這個妹妹就交給你了,領導不會是看不起我們,不和我們同流合污吧。」他今天的意思就是要把季子強拖下水,以後有個好靠山。

季子強也知道他今天的意思,看他還在猶豫,那王老闆就裝出帶點情緒的說:「那你要是今天不要,我們也就都不要了。」

季子強知道現在想要推辭已經來不及了,也就打個哈哈說:「好吧,王老闆的面子我還是要給的。」

包房的豪華不亞於星級酒店,房間的裝修很有風格,雕花的傢具,四壁的牆紙和水曲柳面板,給人浪漫溫馨的感覺,燈不很明亮,但卻很有情調,寬大的床,不是家裡那種式樣,它就是一個高質海面做成的心的模樣,季子強用力壓下床,一放手床面就恢復原狀,兩人坐在上面玩一定別有風味,但是季子強不想玩,他無法確定那床是否乾淨。

他笑笑說:「我出去下,一會就回來。」

包房裝飾雖然豪華,構造卻簡單,隔音很差,各間房裡的浪聲此起彼伏。

他跑到大廳去抽了幾根煙,強行壓住自己不斷涌動的**,等了足足有半個小時,怕那兩個出來看到自己,他也感覺他們應該快出來了吧,怎麼勞力這麼好,他就走進自己的房間,準備等下就走,可那小姐等的是不耐煩了,看他進來就問:「先生,你今天做不做,耽誤我好長時間了,要不做就不要點我嗎。」

季子強今天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龍游淺談遭蝦戲,讓個小姐給數落了一頓,他也不好和人家吵,本來就是自己不對,叫來了人家,你又不用,你不是騷擾人家婦女嗎。

他就對那小姐說:「你放心,不會少了你的小費。」

那小姐聽了這話才高興起來,就坐在了他身邊問:「哥哥,你怎麼就不要呢,我看下你該不是那個有問題吧。」

季子強現在心裡已經有了華悅蓮,哪裡可以讓她這樣說,何況他對美女和激情是有很高要求的,今天來也就是想應付一下王隊長和王老闆,也向換個心情,怎麼可能在這樣的地方干這事情,於是他就展現了他的冷酷和堅強。

他徒的站起來,一言不發,穿上了衣服,那個小姐獃獃的看著他,在他威嚴的眼光中,失去了笑容,她剛才的放蕩都被季子強的神情壓制住了,她知道今天自己是遇見了一個少見又很有定力的男人。

最近一段時間,季子強有開始忙了起來,秋糧收購已經紅紅火火的展開了,除了他這個分管農業的副縣長之外,其他的縣長們也都包鄉包點的天天往鄉下跑,季子強和華悅蓮也都是電話聯繫勝過了見面的次數,他每天走的早,回來的很晚,洗洗刷刷以後也就睏乏難擋了,約會自然就少了許多。

華悅蓮倒是很能體會季子強的處境,盡量的可制住自己對季子強萬千的思念,每次電話都是說讓他好好休息,保重身體的話。

這樣忙了好些天,今天季子強還好,下班時候就回來了,他在路上就給華悅蓮打了個電話,說自己今天回來的早,想和華悅蓮約會,華悅蓮當然是喜出望外,就說在家等他。

季子強先到食堂去吃飯,吃飯的時候一個剛來的小姑娘不認識他,看這桌子就他一個,沒人擠就坐了過來,看他挺年輕的就問:「哥們,你那個部門的。」

季子強看看這個乖巧漂亮的女孩就回答說:「哥們我是辦公室的,你那部門的,怎麼在食堂吃飯,不回家去吃」。。

女孩一面吃一面回答:「我在國資局,昨天才報到,家在外地,不到這吃上那吃。」

季子強點點了頭,說:「小小年紀一個人在外也不容易。」

女孩又撲閃著大大的眼睛悄悄的問:「聽說季縣長也經常在這吃飯,你認識嗎?今天在嗎?」

季子強心裡暗笑,就裝著四處看了一圈說:「認識,我們經常打交道。他今天沒來。」

這個漂亮女孩聽說縣長沒在,放鬆了身體說:「沒來最好,不然在一起吃飯很拘束的。」

說說的話就把自己碗里的幾片肥肉到了季子強夾到碗里,嘴裡還說:「肉太膩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