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八章人情冷暖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不說話了,他們就這樣僵持住,季子強有點惋惜的又給她說了好多自己可以幫她的話,最後女孩終於說:「季縣長,我謝謝你,真的感謝你,但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吳書記是洋河縣的書記,我們怕他,你難道不怕,我們這種窮...

?郭局長對這男子介紹說:「這是我們縣管公安局的季縣長,今天想來看望一下你,也了解一下你今天為什麼要求撤案的情況。」

轉過頭,郭局長對季子強說:「這就是女孩的父親。」

這男人聽到郭局長說了解撤案的情況,他的眼中就有了一絲驚慌,和愧意。

這樣的眼光,季子強就感受到那牛羊般的善良目光的「通視」。

男人乾裂、焦灼的嘴唇似乎已被封干許久,那哆嗦的嘴裡不知飽嘗過多少的酸、甜、苦、辣,猶如耙犁一般的破傷的大手捧著一個粗瓷碗給季子強他們到著水。

季子強很溫和的說:「我今天特意過來,就想告訴你一件事情,如果你有什麼為難,或者有什麼不得已,你可以告訴我,我一定為你做主,沒有什麼好怕的。」

男子默默的給他們到好了水說:「謝謝領導的關懷,你們費心了,那個事情真的就是我今天去說的那樣,他們在談朋友,兩人可能吵架了,就鬧了這一出。」

季子強分明看到這男子有一不定,來回躲閃自己的目光,季子強說:「我可以看看你女兒嗎?」

這男子呆了一下說:「可以,她在裡屋呢。」

季子強看一眼郭局長,就站了起來,郭局長也陪著季子強一起走進了光線不是太好的農舍中,他們在這男子的帶領下,穿過堂屋,到了旁邊的一間小房子里,就見靠牆的床上正斜靠著那位受害的姑娘,此時的她臉色很蒼白,好像還有很多淚痕,但依然難掩美麗的容顏,她有點吃驚的看著季子強他們走進來。

在他父親給女孩做了介紹以後,女孩逐漸的安定了下來,她滿面憂傷的說:「謝謝縣上領導的關心,你們為我這事還跑一趟,真是不值。」

季子強看著她說:「沒有值不值的說法,只要你有委屈,你說出來,我們一定可以幫你。」

女孩抬起眼,看著季子強,欲言又止,默默的低下了頭,搖搖頭說:「沒有委屈。」

季子強看著這柔弱的女孩堅定的說:「我知道一定是有人找過你們,給你們說了什麼,不然你們怎麼會自相矛盾的說出不同的情況,不要怕,說出來,我保證為你們做主。」

女孩再也不說話了,他們就這樣僵持住,季子強有點惋惜的又給她說了好多自己可以幫她的話,最後女孩終於說:「季縣長,我謝謝你,真的感謝你,但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吳書記是洋河縣的書記,我們怕他,你難道不怕,我們這種窮苦人家,不值得你們費心。」

說完話,女孩就掩面痛哭起來,不管季子強怎麼說,她都是搖頭,直到最後,女孩的父親才說了一句話:「縣長,局長,就這樣吧?不要讓我們為難了,等小好養好了病,吳書記答應給他安排個正式工作,她也就是這樣的命,我們認了。」

季子強失望了,他就感到了一種悲哀,一種說不清是因為什麼,也說不清是為誰,而產生的悲哀。

他靜靜的走了出來,好久都沒說話,他不時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裡在疼,他一直在咬著牙齒,暗暗的說:等著吧,正義不會消失。

帶著無奈和失望,季子強回到了縣政府,在和郭局長分手的時候,季子強說:「把吳海闊放了吧。」

郭局長也黯然的點點頭,說:「現在只能如此了。」

季子強這個時候,眼中就閃過一絲冷厲,他對郭局長說:「證據和口供保存好,我不會讓他逍遙法外的。」

郭局長就深深的看了一眼季子強,點下頭,上車離開了。

在辦公室坐了沒多長時間,季子強就接到吳書記的電話,吳書記說:「子強啊,我家吳海闊的事情你一定聽到彙報了吧,這個事情我剛聽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埃」

季子強沒有出聲的冷笑一下說:「我昨天剛聽到郭局長的彙報,我想先了解一下事情的經過在給你彙報的。」

吳書記就在電話那頭平淡的問:「那你現在了解的情況怎麼樣啊,我過去聽海闊說他正和一個女孩在談朋友,該不會就是這女孩吧?」

季子強不帶絲毫情緒的說:「書記,就我聽到的彙報,這女孩還就是海闊的女朋友,所以剛才我已經給公安局打招呼了,立即放人,要是書記感覺有必要的話,讓公安局給海闊兄弟恢複名譽,當眾道歉,連事情都沒弄明白,怎麼可以就把海闊兄弟找去問話呢?」

季子強這話到有點出乎吳書記所預料,在這件事情上,吳書記是很仔細的盤算過,政法委和公安系統的他都不在乎,唯獨就是這季子強,自己一直有點看不透他,生怕他在這個事情上犯厥,那就有點麻煩了,所以在自己親自出面把一切都擺平了以後,這才和季子強攤牌,你季子強要想在這事情上發傻,我一定讓你鎩羽而歸。

沒想到季子強的態度比自己想象的要好的多,不僅放了人,還一定斥責了公安局,已經做好給海闊道歉的準備了,呵呵,不錯,這才叫識時務者為俊傑嘛,吳書記就呵呵的一笑說:「子強啊,那謝謝你了,道歉我看就不用了,事情過了就過了,公安局也是依法辦理,你也不要過多的批評他們,這事情到此為止了」。

只有傻瓜才會讓公安局給自己道歉,本來知道的人還不多,你要道歉一下,那全縣就都知道了,誰曉得會有什麼麻煩出來,所以季子強賭他吳書記是不敢讓道歉的。

季子強就很恭順的說:「行,書記說了那就這樣辦,不過公安局我還是要批評的。」

那面吳書記就笑著說:「算了,算了,子強啊,什麼時候你閑一點,我好好請你吃個飯,好像我們單獨還沒有在一起坐過吧,哈哈哈。」

季子強也有點高興的說:「謝謝書記,這讓我有點受寵若驚了,吃飯就算了,以後只要有什麼事情,書記多開導我幾句,那比什麼都強。」

吳書記就哈哈哈的笑著,掛斷了電話……

季子強也冷冷的掛上了電話,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季子強對吳書記已經早就失望,在前幾次的事情上,吳書記的冷酷已經讓季子強心中反感,現在吳書記又做出了這樣玩弄法律於鼓掌間的事情,更增加了季子強對他的憤恨,這樣一個領導,他除了維護自身的利益,對洋河縣能有什麼貢獻?假如給自己一個機會,自己一定會剝奪他手中的強權。

看起來季子強最適合的職業應該是警察,因為他天生具有敏銳的感覺,經常可以洞悉別人心思,這對他來講未必是好事,他看到了本來不用看到的很多言行不一,虛偽和欺騙,也就有了比別人更多的失望和嘆息。

許許多多的謊言,許許多多的人情冷暖,讓他變的更有心計,城府更深,他知道了怎麼來最好的隱藏自己,也懂得了心疼的時候未必要流淚,喜悅的時候未必要大笑。

到下午下班時候,季子強還是有點悶悶不樂,後來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公安局刑警隊王隊長的,他說王老闆想請季子強吃飯,怕季子強不給面子,特意讓他代為相邀,王隊長恭敬的說:「季縣長,打擾你了,給個面子吧。」

這個王隊長在上次對付雷副縣長的時候,倒是幫過季子強一個大忙,季子強感覺他人還不錯,有點小毛病,大的方面還過得去,就說:「那行吧,不過我可能要晚點去,你們先吃,不用等我。」

王隊長急忙說:「那怎麼成,你沒來我們肯定是不能先動手的,沒事,我們先去聊會,等你就是了。」

季子強不置可否的掛斷電話,他不想去的太早,他的情緒還沒有完全的調節好,他想在一個人待會。

到七點的樣子,季子強才來到了酒店,包間里王隊長和王老闆談的正歡,季子強進來見兩人都喜笑顏開的樣子,就問:「你們兩個姓王的是不是扯清楚了。」

王隊長奇怪的說:「季縣長,你說的是什麼扯清楚了?」

季子強認真的說:「看下你們是不是幾萬年前在北京周口店是一家埃」

王隊長這才知道季子強是在調侃他,就笑著說:「嘿,我們那時候住在藍田的。」

幾個人笑了一會,桌上的菜也端了上來,這王老闆看來心很誠,盡挑了一些高價菜,很豐盛,熱炒,涼拌,燜煮,清燉,應有盡有,酒也是好酒,2瓶五糧液擺在了桌上。

季子強知道他錢多,也不阻攔,就說:「看來今天王老闆是把家底都拿出來了,那就講一句話吧,講了我們好開吃。」

王老闆舉起了酒杯,站了起來,說了很多對季子強感謝的話,最後說:「其他的就不多說了,一切盡在酒中,來,為我們的友誼,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