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七章翻供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外面,司機有點不理解為什麼不直接開到那家人的門口,他是自然沒有辦法來理解季子強的心思,看著這似曾相識的村落,季子強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家,他不希望打破這寧靜和安詳。 這裡才是真實的秋意,每戶廊前檐...

?季子強接上沒說兩句話,他的臉色就變了,那剛才的好心情在這個電話的交談里,都蕩然無存了,他低沉的說:「那郭局你過來一趟,我們詳細的分析一下,嗯,現在就過來。」

季子強放下了電話,他的的眼神變得銳利和寒冷,他使勁的把只抽了一半的香煙摁熄在煙灰缸里,冷笑著,自言自語的說:「你們真厲害,了不起,動作夠快。」

小張端來了早點,剛才還見季子強心情平和,愜意而快樂的,但現在季子強的臉上布滿了烏雲,小張也不敢隨便詢問,捏勾勾的,把稀飯饅頭放在了茶几上,悄無聲息的退了出去,季子強看這眼前的早點,卻沒有一絲的食慾,他在等待,等待郭局長的到來。

小張帶來了郭局長,看得出他有點沮喪的樣子,季子強默默的等小張給郭局長泡好了水說:「小張你暫時不要讓人過來打擾,小事情就拖一下,我和郭局談點事情。」

小張點頭離開后,季子強又對郭局長說:「先抽支煙,慢慢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說著話就把手中的一包煙遞了過去。

郭局長從中抽出一支,點上深吸了一口,等嘴裡的煙霧呼出后才說:「昨天晚上吳海闊翻供了,他說自己和那個女孩是在談朋友,不存在強奸的問題,過去的口供是我們刑訊出來的,他還說要告我們公安局。」

季子強背對著郭局長,冷冷的看著窗外說:「事情不會就怎麼簡單吧,他的翻供一定是有所準備的。」

郭局長悶頭又吸了一口煙說:「你判斷的不錯,一大早,還沒上班,那個受害人的父母就過來了,說他們不告了,要求撤案,他們的語氣和吳海闊如出一轍,也說女兒在和他談戀愛。」

這時候,季子強才真的感到了一點震驚,他剛才也設想過很多種吳海闊翻供的可能性,包括吳書記給檢察院打招呼,讓檢察院找個什麼證據不實等等的理由不予立案。

他還設想過吳書記會通過公安局他自己的人,把案件攪得撲朔迷離一些,串通吳海闊,來個死不承認,最後立案問題上因為口供的前後矛盾,增加案情的複雜度。

但他絕沒有想到受害人會做出配合的一情況,顯而易見,吳海闊是和外面得到了消息串通,而在外面的人,換句話說,在外面的吳書記,一點都沒有閑著,他老謀深算的找到了這個案件的關鍵點,那就是受害人。

只要受害人也翻供,事情的很難在進行下去了,相反的,公安局,特別是郭局長還會有刑訊逼供的嫌疑,而季子強自己除惡務盡,伸張正義的想法也就化為泡影。

季子強低沉的問郭局長:「老郭,你對受害人突然提出撤案這一舉動怎麼看?」

郭局長想都沒有想就說:「這種事情我們遇的多了,只要吳海闊的家屬去做好了受害人的工作,事情就有可能轉化成現在這個樣子,當然了這期中有金錢,有人情,有威逼。」

郭局長沒有提吳書記幾個字,但季子強是明白他說說的吳海闊的家屬,其實就是指吳書記,自己是大意了一點,沒有把這一層問題想在前面,但就算自己想到了,又怎麼能阻止的了,一個縣委書記,他是具有很多的人脈,權利,和金錢的,他只要運用得當,只怕很少有受害的家屬可以拒絕。

季子強說:「那麼受害者本人怎麼說。」

郭局長搖搖頭說:「受害者本人沒來,據他們家說,她也是這樣認為的,人還在吃藥休養中,不變前來。」

季子強凝神想了想說:「那你公安局可不可以拒絕撤案。」

郭局長搖下頭說:「很難的,現在的口供都推翻了,以此口供是無法立案,就算我們勉強立了,送到檢察院,還是會駁回來,現在的問題是嫌疑人和受害人的口供已經一致了,我們能做的只有暫時放人了。」

季子強一拳就擂到了辦公桌上,把郭局長都嚇了一跳,就見季子強說:「連法律也沒有辦法和權利抗衡嗎?這樣,我們去看望一下受害人,告訴他們我們會為他們伸張正義,讓他們大起膽子來。」

郭局長有點猶豫,遲疑了一下說:「只怕作用不大,在老百姓的思維中,官官相護是根深蒂固的,而在洋河縣,你我並不是權利最高者。」

是的,季子強也明白這個道理,郭局長的話里暗示了受害人的心理,一個局長和一個副縣長是沒有辦法和書記相提並論的,但季子強還是決定要去看看,盡人事,聽天命,自己不努力一下,就這樣讓此事輕描淡寫的解決,他心裡不安。

他就說:「郭局,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要去一趟,你如果不方便,你就先回吧。」

郭局長見季子強的心意已絕,就說:「我陪你去。」

兩人都堅定的看了一眼對方,點點頭一起離開了縣政府,季子強沒有帶秘書,也沒有要政府的車,他做了一個謹慎的防範,今天的行為是不能傳入吳書記耳朵里去的。

季子強就坐上了郭局長來的時候帶的一部公安局的車,司機在車裡正打盹,見季縣長和局長一起下來,趕忙打開車門。

這個叫張好的受害女孩,家住文官鄉,離城區到也不是很遠,坐上車,季子強看著窗外那秋天的景色,一直默默無語,公路兩旁,夏日裡為人們遮蔭的樹葉就變成了光彩奪目的金黃色,然後又變成紅褐色,現在呢,它們最終飄落在道路上,生機勃勃綠茵茵的樹葉令人心曠神怡,然而落葉就如同徘徊在生死線上的殘骸般,令人更加憐惜動容。

路上車倒是不少,大貨車、小轎車、公共汽車都呼嘯著從他們身邊疾馳而過,看著這寫,一種久違的寧靜和安逸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身邊,季子強已經沒有了剛才的氣憤,他平靜了許多。車外舒爽的空氣撲面而來,季子強深深的呼吸著,狠狠地將肺里那股沉澱的憋悶吐乾淨……

他看看天空,天空是那麼藍,就像一整塊純凈無暇疵的藍寶石,看起來讓人那麼舒服和愜意。就這樣跑了幾十分鐘的時間,陽光穿過車窗的玻璃,悄悄的溜到季子強的臉上,似乎想用一種最溫柔的方式將他從沉思中拉回到現實中來。他要準備一下,一會見了對方怎麼說,說什麼。

車子離開了國道,拐入了一個縣級公路,路越來越不好走了,顛簸的厲害,那桑塔納小心的躲閃著大大小小的坑,但有時候根本就無法躲閃,還好,時間不長,他們就看到了一個村落,郭局長說:「應該就是這裡。」

司機回過頭來說:「我昨天送他們過來的,我知道地方。」

季子強「奧」了一聲說:「那還好,不然又要打聽好久。」看看那遠處百十戶冒著裊裊炊煙的青色瓦房被披掛著褚黃褚褐已是上了濃彩的樹木履蓋著,只是這兒一角飛翼那兒一襲脊脈時隱時現,讓你感覺到家的溫存。

他們的小車停在了村口的外面,司機有點不理解為什麼不直接開到那家人的門口,他是自然沒有辦法來理解季子強的心思,看著這似曾相識的村落,季子強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家,他不希望打破這寧靜和安詳。

這裡才是真實的秋意,每戶廊前檐下園中的樹叉上掛得琳琅滿目的是金黃飽滿的玉米,它們葵花般交錯著盤旋直上藍天,衝天空一個豐碩的笑臉!又象舞台上重重厚厚得帷幔,但它們不裝點劇情而是裝飾農家的夢!

而點綴中間的或是串串火紅的辣椒或是已失去水分卻留有青春的各色蔬菜,鞭炮般掛滿牆壁欲待「爆炸」在雪花紛飛的冬日農家小灶里。屋頂上呵呵,更是秋意濃濃!偶有幾聲犬吠不過是讓你聽到一點山村的心聲。在這山村裡似乎格外地清瘦孤涼,沒有那讓心沸騰的喧嘩,這裡的秋天是殷實的真切。

在司機的帶領下,他們找到了受害人張好的住所,小小的一個院落,到還收拾的乾淨,院子里種的有幾株叫不上名字的花卉,也在秋風中脫掉了過去應該很繁冒的綠葉。

剛剛走近農舍,就見一個有點蒼桑的男子從房中走了出來,他枯黑、乾瘦的臉上布滿了象溝壑,又如車轍似的皺紋,深陷的眼睛露出了凄楚、迷茫又帶著懇切的目光,象是在緬懷過去,又象是在期待未來。

郭局長認識他,就上前一步,招呼說:「你在家啊,我公安局老郭。」

男子用混濁的眼光看看郭局長,認出了他,他有點木訥的說:「是局長來了,請進來坐。」

季子強看看院子很清爽,就說:「我們不如就坐外面聊聊吧。」

郭局長也忙說:「對對,做外面敞亮。」

這男人就說:「那我搬幾個凳子過來。」

司機也給他搭上手,很快的小院里就擺上了一張小小的,但看起來很笨拙的桌子,還有幾把結實的小方凳,季子強就沒有客氣的縣坐了下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