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六章沉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呼吸變得灼熱,語言已是多餘的東西,唇瓣慢慢貼合在一起,季子強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看到她的眼裡霧蒙蒙水潤潤的,臉上泛了紅潮,鼻尖滲出細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張著,露出鮮嫩水潤的舌尖,清純夾...

?兩人就舉起了酒杯,輕輕的碰了一下,剛才那有點沉悶的話題,沒有影響到他們浪漫的心情,季子強也知道,這樣的討論很難得出結果,對華悅蓮來說,這一切是很骯髒,很沉悶,很無聊的,她稍微的理解一點也就行了,至於以後自己和華書記的問題,那就等以後再說吧。

兩人都不再提起這個話題了,空曠的包間里,只聽見細微的咀嚼聲和盤碗碰撞聲……

吃完飯,他們一起又到了第一次相識的那個小河邊,華悅蓮挽著季子強的胳膊,完全投入到一個戀人的角色中去了,而季子強也是這好多年中,第一次有了愛情的幸福,他也有點陶醉了,其實本來今天的酒一大半都市他喝掉的,他已經有點醉了,在加上這幸福的陶醉,他真的就身心俱醉。

他們在夜色里行走,不是去那燈火輝煌的聲色之地,也不是去那燈光黯然的孤獨街頭,

夜幕正降臨,兩排桔黃的路燈倒映在水裡,燈光迷濛搖曳在水面,使得整條小河比白日更顯深沉而神秘。河邊綠草茵茵,楊柳依依,草叢中閃爍著碎銀的光芒,亮閃閃的,似有精靈停留在其中。那一整排的柳樹枝條紛紛伸出細細的柔柔的胳膊在水面上在風中嫵媚的飄揚,河邊還有那些油茶樹,從沒有停過綻放它們美麗的花朵,粉白的,大紅的,粉紅的,大朵大朵地朝著人迎面開放,真的是大氣又絢麗。

季子強不由作深深的呼吸了,因為他聞到了那些剛泛青的小草揮發出來的清香了,空氣是如此濕潤,灌木叢中那些花木也時時用若有若無的花香來撩拔他的嗅覺了,細細感受,這身心便被如此的美好無限地漫洇開了。

不願意打破這寧靜的美麗,華悅蓮也把頭靠在季子強的肩膀,他們都不說話,都在用心感受著這一份心情。

季子強偏過頭來看著華悅蓮光潔如玉的臉龐,紅若櫻桃的小嘴,不由湧起一股想吻她的衝動,他突然指著天空說,「快看,有流星,好美氨。

她忙轉頭去看,左找右找也沒有發現,這才發覺上當了,嬌嗔著轉回頭來說:「你好討厭,哪裡……」

她的嘴巴突然碰到了什麼東西,仔細一看原來是牢牢的貼在了他等在那裡的嘴巴上。

他們的身體貼合在一起,臉靠的很近,他甚至可以看到她臉上細緻的絨毛,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呼吸變得灼熱,語言已是多餘的東西,唇瓣慢慢貼合在一起,季子強情不自禁地顫了一下,看到她的眼裡霧蒙蒙水潤潤的,臉上泛了紅潮,鼻尖滲出細小的汗珠,嘴唇微微張著,露出鮮嫩水潤的舌尖,清純夾雜著嫵媚,那惹人憐愛的樣子讓他情難自禁地低頭含住她的唇瓣,繼而溫柔地繞住她的舌尖,她輕顫著承受他的愛意,睫毛已不自覺地潮濕……。

他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貪婪地攫取著屬於她的氣息,用力地探索過每一個角落。這一瞬間的悸動,使彼此忘記了周圍的一切。

華悅蓮的吻很甜,小舌頭也很靈活,猶如在水中遊盪的小魚,讓季子強很難長久的撲捉到,

良久,唇分,兩個人呼吸都有點急促,她的眼神,低下頭去,小臉微紅。

她羞澀的說:「你會永遠這樣愛我嗎?」

季子強凝重的點點頭說:「會的,會的,一定會的。」

他們又相擁在了一起……

在送華悅蓮回去以後,季子強站在了她的門口,看著她拿出鑰匙打開了房門,他躊躇著不知道是應該離開還是珍惜這美好的時刻,「悅蓮。」季子強在她身後輕聲地叫了一聲。

這時候,季子強分明看到她的身子猛然地一顫。是的,他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身子在他叫出她名字的那一瞬間猛然地顫動了一下,她沒有轉身,用顫抖的聲音說:「進來吧,子強,不要離開我」。

季子強機械的跨前一步,從她的背後輕輕地將她擁住,輕吻她的秀髮,一股幽香頓時灌入道他的五臟六腑,「悅蓮,悅蓮。」他輕聲地呼喚她。

她的身體在他的懷裡再次顫動了一下。她的這種顫動頓時激起了他心中的柔情,她的身體在季子強的懷抱里向下滑動,她在癱軟。那一刻,她的純潔和激動讓季子強不再懷疑。

他溫柔地將她橫抱,然後去到室。她雙眼已經緊閉,睫毛在微微顫動。他禁不住地去輕吻她的眼,然後是她的鼻,最後到達了她的唇。季子強的憐愛之情頓起,輕輕地除去她的衣裙,然後把自己的也除去了,一床薄被將他們籠罩進去。

季子強溫柔地撫摸華悅蓮的臉,隨後是她身體的肌膚,她的身體在動,他在她耳邊輕聲說著什麼,他的手,已經遊走到了她的背部,

「子強,你輕點。我有些害怕。」她的頭埋進了季子強的胸部,用顫抖的聲音在對他說。

華悅蓮顫抖的更加厲害,而這種氛圍強烈的衝擊著季子強,一股酥麻感讓身體的每一處都禁不住的顫抖著,讓身體根本就無力承受,興奮和激動席捲而來,即使只是在外面徘徊,卻依然勾挑出最深的悸動,那強烈的衝擊,讓華悅蓮的身體根本就無力承受,微微彎曲的雙腿,因那抹酥麻悸動而的更緊,曖昧的氛圍把兩個人緊緊的包圍在一起。

在季子強進入華悅蓮身體的時候感覺到了明顯的阻力,這種阻力的感覺讓他有了一種興奮,讓他對她的憐愛之情更加熾熱。她把她保留了二十多年的初貞交給了自己,而自己卻早已經嘗過禁果。

她在皺眉,這是她感受到了疼痛的表現,季子強知道。但是她沒有發出痛苦的聲音,她的上牙咬在她的下唇上,下唇的鮮紅變成了蒼白。其實季子強也很不習慣這種阻力的,但他卻難以抑制自己對它的突破。奮力地朝前,頓時感受到了一種漏空的感覺,她,猛然地發出了一聲痛苦的輕呼,就在季子強感覺到突破的那一刻。

當一切都平息之後,季子強憐惜的緊緊擁抱著她,華悅蓮也嬌羞地依偎在他的懷裡,兩個人就這樣互相依偎著,說著很久的纏綿情話。

春曉苦短,天色放亮,季子強已經醒來,他側身轉向她,她無聲地靠過身來,緊緊的依偎到他的懷裡,溫軟馨柔的身子在他的懷中,她,就是將陪伴他度過一生的女人么?心中的憐意頓時升騰起來,禁不住地去到她清秀的臉龐上,輕輕地、溫柔地一吻,而那床單上的一片血痕,還有著數滴鮮紅,它們像梅花一般地在季子強眼前綻放!

這也讓季子強知道了自己的責任,在以後的歲月里,自己會用整個人生和生命來捍衛她。

看著季子強,她害羞地紅了臉,「你醒啦?」

「還早,慢慢睡吧。」季子強溫柔地對她說。

「還是早點起來吧,一會人多了你不方便出去。」她說,隨即起身,忽然,她皺眉發出了一聲輕呼:「哎喲。」

季子強忙問:「悅蓮,你怎麼啦?」

「都是你,昨天晚上把我弄得好痛!現在還在痛。」她說,拳頭開始雨點般地輕砸在他的前胸上。

「那你好好休息吧。」季子強愛憐地三,她溫順地將頭靠在了季子強的肩上。

「不,我坐一會兒就起來。」她說,季子強肩上的肌膚感覺到了她唇的顫動。

「別了。躺一會兒,你是第一次,肯定會痛的。今後就好了,今後你和喜歡上這個運動的。」季子強得意的說,自己也禁不住地笑了起來。

她沒有說話。頭,一直靠在他的肩上。

季子強猛然地發現自己剛才的話出了問題,心裡頓時惶恐起來,不敢再說話,將她的身體挪動成平躺位。她依然很溫順,任憑季子強對她身體的安排。

季子強默默地起床,穿上衣褲,他的心裡很忐忑,惶恐不安,剛才,自己的那句話裡面暴露了自己,自己的話她可能已經聽懂了--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

季子強洗漱好以後,悄悄伸頭往室去看,發現她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了床頭上。

「我馬上起來。」她的臉上綻開了笑容,季子強心裡頓時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她起床了,穿上睡衣,腳踏拖鞋「啪啪」地朝洗漱間走去……

季子強到了政府辦公室,還沒有上班,他就自己把辦公室打掃了一下,看看報子,小張就來了,小張見季子強又把辦公室打掃了,忙說:「季縣長,以後你多休息一下吧。」

季子強笑笑沒有說什麼,他現在的心情很愉快,他不希望小張來打擾自己的回味,小張給他泡好茶,就下去幫他打早點去了,季子強想起了一件小事,正要打個電話給辦公室,桌上的電話卻響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