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五章相約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幾個炒菜,問華悅蓮:「華警官,今天我們兩人喝點什麼?」 華悅蓮歪著漂亮的腦袋說:「我想要你陪我喝白酒。」 季子強有點擔心的問:「你傷剛好,我看白酒就算了,我們喝點紅酒吧。」 華...

?華悅蓮嬌柔的說:「你是不是特想我收拾的漂亮一點,嗯,是不是?」

季子強舒展開今天皺了一下午的眉頭說:「你在任何時候都很漂亮,完美。」

那面華悅蓮一定開始幸福的陶醉了,過了一會才說:「你是真心話嗎?」

季子強說:「真心話,當第一次在河邊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為你的美麗震驚了,只是那時候沒想到會和你有今天的緣分。」

華悅蓮讓季子強這樣露骨的讚美徹底擊暈了,她感受到了愛情的滋味,以前的她不知道什麼是愛.更不知道愛一個人會是什麼感覺,直到她遇見了季子強,她才知道了愛情的滋味。

這是一種痛苦而又幸福的矛盾感覺,有時候她會想他,想的想到了心裡會有酸痛的感覺,每天腦海里總浮現出季子強的身影,夢想著有一天她們最終走到了一起……昨晚兩點鐘的時候突然醒了.又想起了他,就再也睡不著了……

華悅蓮有時候對季子強總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他們很久以前就認識,自己會想是不是上輩子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而讓自己這輩子飽受對他的相思之苦呢?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自己不能說我愛你,而是想他想的痛徹心扉,卻只能深埋心底,是的,華悅蓮知道,自己已經掉進了愛情的深淵,但是她從沒試圖爬上去,對這一愛情,華悅蓮永遠不會後悔。

季子強在漫步中來到了他們相約的一家飯店,店字叫「一品香」,聽起來有點俗氣,不過季子強過去來吃過,幾個小菜炒的還不錯,在店門口,就傳來了縷縷菜肴的香味。

季子強先給收銀台的小姑娘說了自己預定的包廂名稱,一個服務員就把他帶了進去,服務員就問:「先生是等會點菜,還是現在就點。」

季子強也沒事,就先點了幾個雅緻的冷盤,說:「先把冷盤上來,酒一會再說。」

服務員拿上菜單離開了,季子強就回味起自己和華悅蓮的這段交往,感覺自己和她算是挺有緣分的,相識在那樣一個美麗的春天。

季子強喝了一會茶,等的時間並不太久,華悅蓮就匆匆趕了過來,也許是走的太急,她一進來就用手捂著胸口,抑制著氣喘的狂動,一臉的潮紅,如勝似火,嬌艷的青春顏色,在她的臉上,呈現得更是濃郁,潑墨如雲的秀髮無聲而輕拂,帶著柔軟而纖巧之美態。

季子強憐惜的對她說:「我也沒什麼事情,你不用這樣急趕過來,你看看你,氣都喘不過來了。」

季子強溫柔的用手掌在華悅蓮的背上撫~摸著,忙她順著氣,華悅蓮喘息著說:「怕你一個人在這傻等,等急了罵我。」

季子強哈哈哈的笑了起來,就把她摁在了座椅上說:「我等一下有什麼關係,我那裡會罵你啊,你傷剛好,還是要多注意。」

華悅蓮幸福又欣慰的看著季子強說:「嗯,知道了,以後不會這樣。」

季子強叫來了服務員,又點了幾個炒菜,問華悅蓮:「華警官,今天我們兩人喝點什麼?」

華悅蓮歪著漂亮的腦袋說:「我想要你陪我喝白酒。」

季子強有點擔心的問:「你傷剛好,我看白酒就算了,我們喝點紅酒吧。」

華悅蓮撒嬌的拉著季子強的衣袖說:「就要喝白酒,我這傷沒什麼影響,我想看你喝醉的樣子。」

季子強呲了下牙說:「老大,我喝醉了你也不怕難伺候。」

華悅蓮就想起了上次季子強醉酒後的情景,她閉上眼說:「我喜歡服侍你的那種感覺。」

季子強心頭湧上了一股暖流,他深情的看了一眼華悅蓮,就點上了一瓶白酒。

一會的功夫,菜也陸續的上來了,酒也被服務員以最快的速度打開瓶蓋,生怕他們再反悔一樣,季子強給自己到上了一個滿杯,給華悅蓮到了半杯說:「我多喝點,你沒意見吧。」

華悅蓮知道他是體貼自己,她那櫻桃嘴露出了微笑,溫柔的:「我聽你的。」

包廂里這昏黃的燈光下,華悅蓮那一雙青蔥白玉般的手,輕持竹筷,悠悠然的在各色菜湯中遊走,華悅蓮幫季子強先盛上一小碗的上湯排骨,而自己似乎並不大喜歡這個菜,可能是時下流行的骨感讓所有美女都希望減肥,這也造就了她的好身材吧!

她左手稍微撩起右手的袖頭,右手拿起了筷子,筷子的食用部分分開了,碟子里的菜在筷子的閉合后被夾起了,她的動作是這麼的輕盈與嫻熟,她給自己夾上了那清炒時蔬,直到它們都入了自己那青花瓷盤。

季子強饒有興緻的一面吃,一面欣賞著華悅蓮優雅的舉動,她好像不是一個警察,到有點像一個公主般的高貴。

她坐在橡木桌邊,右手又緩緩在半空升起,猶如嫦娥奔月,實在是美極了,而後張開了櫻桃小嘴,菜入了她的口中,她閉合了嘴唇,細細的咀嚼起來,淺粉腮邊一鼓一鼓的,恰如一場柔舞,細嚼慢咽,彷彿在做一件研究,而不是一個人進食,在她手邊的那白瓷碗,孤零零的躺在一旁,彷彿等待主人的憐惜。

吃了幾口,華悅蓮放下了筷子,有點歉意的說:「子強,原諒我沒有告訴你家裡的事情。」對於那天老爸的態度,華悅蓮還是有點內疚的。

季子強寬厚的一笑說:「那怎麼能怪你,是你低調的性格決定了你那樣做,我可以理解。」

華悅蓮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樣,滿懷情意的說:「謝謝你的理解,不過那天我老爸對你態度不大友好,你一定生氣了吧,我替他給你道個歉。」

搖搖頭,季子強悠悠的說:「這也正是我今天想說的一個問題,有的事情你還不大了解,在這個權力場中,很多事情有他難以迴避的矛盾,我最近幾天一直在擔心著這個問題。」

季子強不想刻意的迴避這個話題,他必須要讓華悅蓮明白自己和華書記具有難以調和的派系之爭,告訴她,也起不到多少作用,但至少可以讓她理解很多她所沒有涉足到的問題,這樣自己才能和華悅蓮更好的交流和溝通。

華悅蓮對季子強說的這話,似懂非懂,應該說,她真正的進入社會也只有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而不管是家裡的人,還是她所認識的那些領導,長輩們,在她面前都會有所保留,不會把官場的爭鬥給她詳細的說明。

她帶著疑惑不解問:「你在擔心什麼?我老爸討厭你是不是,你們在工作中有過衝突?」

季子強斟字酌句的說:「社會很複雜,在很多地方,都會有對立面,好像我剛好就是華書記不大喜歡的對立面。」

華悅蓮想了想,有點不可思議的說:「難道連我也不能化解你們之間的矛盾。」

季子強嘆口氣說:「很多矛盾是難以化解,除非一方可以妥協,退讓。」

華悅蓮就緊追了一句,說:「那你就不能退讓嗎?為了我退讓一下很難嗎?」

季子強一時語塞,作為自己,是可以退讓,但自己的退讓又有什麼效果,自己難道可以代表葉眉嗎?不能,自己難道可以背離葉眉的派系,棄暗投明嗎?去討好華書記嗎?顯然,還是不能。

他沉吟良久才說:「我無法妥協,因為在整個棋盤中,我只是一個小卒,而到底是做紅方的小卒,還是做黑方的小卒,那不由我自己來定,而且小卒是沒有後退的能力。」

華悅蓮毫無疑問,是很難體會季子強他們這種男人間,權利中的角逐,在她的心裡,很多事情是簡單和明了的,沒有那麼複雜,所以她才說:「那我就讓老爸把你收到他的這一方來,怎麼樣?」

季子強笑了,他不得不笑,假如政治鬥爭的性質真是如此簡單,那該多好啊,可惜,就算是華書記能收自己,自己也沒辦法過去,官場上沒有多少貞潔,但又會在派系劃定上出現必須貞潔的,從一而終的潛規則,沒有人會喜歡一個叛徒,不管是過去的陣營,還是收留你的陣營,對叛徒總是會蔑視的。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季子強也不會做叛徒,他的人生觀和道德觀也不允許他去背叛葉眉,就算這涉及到自己的愛情和幸福,他也無法勉強自己去那樣做。

華悅蓮見季子強笑了,她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幼稚讓季子強感到好笑的,她板起臉對季子強說:「季子強同志,嚴肅一點,我們現在正談論一個相當深奧的問題,你亂笑什麼。」

季子強看著她這樣子,更忍不住大笑起來說:「好的,那我們就認真的談談,不過是不是先喝一杯,再吃幾口菜,我們再慢慢研究這個問題。」

華悅蓮才發現兩人光顧說話了,一杯酒都沒有喝呢,她也嘻嘻的笑笑說:「同意你的請求,我們先喝一點,吃一點,在討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