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四章色膽包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他春風得意,煙草專賣局是國家的一個職能部門,這個隊伍雖然在做著危害人民健康的事情,但也是為國家創造利稅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但由於他的壟斷性和特殊性,讓這個單位個別人具有很大的實惠...

?郭局長無言以對,他沉默了,房間里只有兩人的喘息聲,而季子強在氣憤中來回的走了幾步,當他看到郭局長有點黯然的神色,他開始強制自己平靜下來,他知道郭局長是為自己著想,怕自己打虎不成,反受其害。

季子強壓了壓憤怒說:「郭局,我了解你的好意,但不管有多大阻力,我還是希望你們可以公正的處理這件事情,假如真的你們頂不住,我不會袖手旁觀的,這是我今天給你做出的承諾。」

郭局長也抬起頭,很決然的說:「我只是擔心你,對於我來說,你的到來,你的支持,就是我兌現自己當初許下誓言的機會,放心好了,我會竭盡全力。」

季子強讚許的點點頭,又若有所思的說:「吳海闊的口供和證物要保存好,懂我意思吧。」

郭局長凝重的點下頭說:「一份簽字口供我已經收好了。」

「好,那你們先處理,有什麼情況及時給我通報」。季子強冷峻的說完,站起了身。

他此刻已經平靜了很多,臉上的憤怒已經變成了一種深思熟慮。

吳海闊在最近一段時間是很心滿意足的,作為洋河縣煙草管理專賣局的局長,他春風得意,煙草專賣局是國家的一個職能部門,這個隊伍雖然在做著危害人民健康的事情,但也是為國家創造利稅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但由於他的壟斷性和特殊性,讓這個單位個別人具有很大的實惠,而吳海闊就是這裡面實惠最大的獲利者,這完全不同於他在鄉上當副縣長的情況了,他手裡有毫無約束的權里,還有用之不盡的金錢,當然了,那錢不是他的,但他使用起來比自己的還方便。

他從來就是一個風流的人,他的風流韻事像一部《金瓶梅》一樣的香艷,他很高興他擁有的一些迷人的女人,在他的手下的相好裡面,佳麗不少,艷麗無限,他也因為這些女人們鬧起過風波,也驚動過洋河的一哥吳書記,在當初還差點丟掉來之不易的烏沙帽。不過美色再多,也填補不夠一個色郎的貪慾,他總是四處的打探著洋河縣新近出現的美女,而升遷到煙草專賣局更是給了他一個絕佳的機會。

他當時局長沒幾天,就讓局辦公室在翔龍酒店給他訂了一間長包房,為的就是方便自己尋花問柳,偷雞摸狗,一次偶然中吳海闊看到了在翔龍做服務員的張好,注視著她那高挺的鼻子,苗條的身姿,吳海闊心裡不禁為之一盪,這個姑娘有著一種鄉下少女的純凈之美,澀澀的感覺,讓人感覺很誘人,吳海闊心想,要是能夠吃上這樣的青果子該是另一種滋味。

從此以後,吳海闊就經常不斷的到翔龍酒店去,而每次去,他都會讓張好給他服務,酒店很多人都是認識他的,知道他不僅是堂堂的局長,還是吳書記的公子,所有人都只能順從的配合他的要求,每次張好都被派到了他房間服務。

於是他就開始了常規的挑逗,利誘,和騷擾,但收效甚微,因為這就是一個懵懵懂懂,天真無邪的女孩,對於大她很多歲的吳海闊,她是沒有其他想法的。

越是得不到手,吳海闊就越是覺著這張好美麗動人,他的心就愈加的痒痒的。

昨天晚上吳海闊在外面喝了酒,帶著醉意,又來到了翔龍大酒店,她接受過一定培訓,說話禮節都很有分寸,很有規矩的,在吳海闊和她打招呼以後,她一直目送吳海闊到了房間門口,她才收回自己那崇敬的目光。

但吳海闊走到了門口,卻停了下來,他對著張好說:「小張,我鑰匙忘帶了,你來幫我開下門。」

小張一聽,趕忙從樓層的服務台找到了備用的鑰匙,過來幫他開了門,吳海闊就帶著酒氣說:「小張啊,進來幫我泡杯水吧,我有點頭暈。」

張好帶著充滿青澀而讓人心動的笑容說道::「好的,請吳局長先坐,我給你把水燒開。」

這個房間沒有飲水機,喝水都是用小燒水器自己接水自己燒。

在等著水燒開的時候,吳海闊就打開了電視,又說:「小張啊,你不要局長局長的叫我,我們歲數差的不大,以後叫我吳哥就可以了。」

張好有點忸怩的說:「那怎麼可以,你在我們這很受尊敬,我不敢亂叫。」

吳海闊就裝出一副很是感慨的樣子說:「有什麼值得尊敬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們這些當官的人,平時也很累呀,一天到晚都是很假的,很無聊的去應付各種各樣的人與事物。自己感覺都到不會真實的自己了。我也是一個很正常的人,很普通,和普通人一樣,每天也要吃三頓飯,每天也要睡覺等等。活動很累,很孤獨埃」

張好現在感覺到吳局長一點都不高傲,反盟有點可憐。

他能夠把自己當成朋友,自己感到多麼的光榮與榮幸。

她幫他泡好了茶,就站起來,深深彎下了她那楊柳般的細腰說:「吳局長,你看現在也不早了,我先過去了,你也早點休息。」

看著她的臉白皙細膩而且富有光澤,長長地睫毛下是一雙深陷的大眼睛,如水般的清澈透明。吳海闊就想象著如果自己進入她的身體,那時候她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嬌喘聲,那一定是讓人無比的興奮啊#

就在張好轉身剛想離去時,吳海闊將她攔腰抱住,一股百合花的香味撲鼻而來,使吳海闊陶醉:「小張,你真香啊1

張好被這突然的變故弄得暈頭轉向,還沒有明白髮生了啥事情,吳海闊那臭烘烘的嘴巴急風暴雨似的在她臉上狂吻了起來。

她就大聲的說:「吳局長,你瘋了,放開我……」

張好在他懷裡掙紮起來,吳海闊在這個時候怎能放開她,他不但沒有放開她反而將她越摟越緊了起來。

吳海闊騰出了一支手,向她裙子里探去.,張好驚叫著說:「不要,不要……」。

吳海闊毫無顧及的向她下身摸去,粗暴的撕扯她的裙子,

吳海闊看著張好那光潔的下體,熱血就沸騰起來了。

「求你了,放過我吧--」張好再也受不了羞辱,帶著哭聲尖叫著,雙手環胸,粉臉低垂,但臉上時而想哭、時而迷茫、時而羞澀的表情還是全落在吳海闊的眼裡。

張好在大聲的尖叫,拚命的掙扎,但這都是徒勞的,房間里電視的聲響,和那沉重的實木門,已經隔斷了她驚恐的叫聲。

吳海闊像一輛重型坦克,將她掀翻壓倒,把她的裙子撕個粉碎,她那香艷的**凸顯出來,破碎的裙子像被揉碎的花瓣散落在飄滿香氣的胴體上,這香噴噴的**是吳海闊開胃的盛宴,

「放開我-救命--放開我」,張好大叫起來,「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張好知道吳海闊想幹什麼,更加驚恐的掙扎哀求,吳海闊不理會張好的哀叫,他像一位侵略者,攻城拔寨的把她佔領了。

對張好來說,自己就猶如是綻放著的一朵紅色的小花,那是處女花朵的鮮艷的綻放,一生就這一次盛開的機會,卻被這個男人在瞬間綵摘。

張好哭泣著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她在吳海闊滿足的笑聲中奔跑了出來,一口氣跑到了公安局……..

郭局長在得到了彙報后,立即就下令拘役了吳海闊,連夜進行審訊,吳海闊戴了點醉意,他沒有被公安局的莊重和威嚴嚇到,他甚至還很囂張的警告刑警隊幾個審訊的警察,讓他們客氣一點,不要丟了飯碗。

直到郭局長親自對他提審,他酒也醒了,也有了些擔心,他最先想到的並不是法律問題,他只是擔心事情鬧大會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局長位置,對於法律,他到沒有過於擔心,公檢法都在老爺子的手下,怎麼著,也一定會幫他開脫的。

在熬到一夜的時間,在一切證據都擺在面前,在郭局長給他挑明了很多形勢以後,他才極不情願的在今天上午做了交代,說自己是喝醉了,一時控制不住自己。

他希望郭局長可以同意,讓他給家裡去個電話,但郭局長義正言辭的拒絕了。

郭局長又對受害的張好做了訊問,在獲得了全部事實以後,第一個過來給季子強做了彙報,這是因為在洋河縣,郭局長最信的過的也就是季子強了。

季子強在聽完郭局長的彙報以後,哪都沒去,他儘力的壓制住自己的憤概,讓自己冷靜的思考,他必須好好的想一想接下來的應對策略,他明白,這看似簡單的一個案件,但背後一定會暗流涌動,自己能不能讓吳海闊繩之以法,現在還很不好說。整個下午,季子強都在氣憤中,直到下班的時候,接到了華悅蓮的電話,他才想起兩人還約好的晚上一起吃飯的事情,他對華悅蓮說:「飯店我已經讓小張定好了,時間還早,也不急,你慢慢收拾。」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