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一百零三章出院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公安局派來照看華悅蓮的女孩,牢牢的把華悅蓮照看起來,估計是今天哈縣長批評了她們昨夜私自回家,留下了季縣長一個人在醫院守了一夜。 今天這兩個女孩是將功折罪,一會給華悅蓮削蘋果,一會問她想不想...

?季子強就哈哈哈的笑了,他想到了一首詩中的兩句話,就抑揚頓挫的說:「爬出來吧,我給你自由。」

那面華悅蓮也嘻嘻的笑了說:「子強,我還沒到坐牢那一步呢,所以我就不爬出來了,你趕快爬過來,我想你。」

季子強有點甜蜜的感覺說:「那裡想我?」

華悅蓮毫不掩飾的說:「全身都想。」

季子強說:「等我,我馬上就趕過去。」

這個時候,華悅蓮像是突然的想到了什麼說:「你剛起來還沒吃飯吧?那你先吃飯,吃飯了再過來。」

季子強笑著說:「我一點都不餓,就想先見到你。」

華悅蓮就裝出生氣的樣子說:「聽話,吃完了再來,我是病人,你不要惹我生氣呦。」

季子強也確實有點餓了,他就答應說:「那好,等我吃飽了就過去收拾你。」

到了街上的小飯店中,季子強要了一碗牛肉麵,以最快的速度吃了個精光,走到去醫院的半路上,季子強想想自己滿嘴的牛肉味道,萬一一會用上嘴了怎麼辦,他又在街邊小點拿了一盒口香糖,很瘋狂的放了五六枚進去,要是那生產口香糖的廠家老闆看到了這一幕,一定會把他評選為最優秀的消費者。

但是季子強到了醫院以後,情況並非如他幻想的那樣,他那張臭嘴一點都沒用上,因為政府辦公室的小柳和一個公安局派來照看華悅蓮的女孩,牢牢的把華悅蓮照看起來,估計是今天哈縣長批評了她們昨夜私自回家,留下了季縣長一個人在醫院守了一夜。

今天這兩個女孩是將功折罪,一會給華悅蓮削蘋果,一會問她想不想方便,房間里也是堆了很多鮮花,這兩個小女孩說的話也比華悅蓮都多,嘰嘰喳喳的講今天來了好多個單位看望,送來的水果也太多了,問季子強一會走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帶一些回去,還要纏住季子強講一下昨晚那危險的經過。

季子強和華悅蓮對望一眼,都是無限的鬱悶,兩個人也不好太過親熱,都掩藏著自己內心的火熱,用平淡,無味的語言彼此問候,客氣的說些相互感謝的話。

華悅蓮就說:「季縣長,昨天感謝你的照看,我很過意不去。」

季子強正兒八經的說:「應該感謝的是我,昨天要不是你的勇敢,現在我也肯定是躺在病床上了。」

這辦公室的小柳就插上了話說:「你們也不用這樣客氣吧,如果實在是都過意不去,那等華姐傷勢好了以後,你們可以互相請對方吃個飯什麼的,我們也可以陪同參加,以見證你們的友誼。」

季子強看看小柳,實在是忍無可忍的說:「你也太好吃了,一天到晚就是想著敲竹桿,你就不怕長得太胖了以後嫁不出去。」

那小柳就嘿嘿的笑笑說:「不懂了吧,現在以胖為美是一種趨勢。」

季子強嘆息這說:「哎,小柳啊,我是怕你沒有韓紅的命,最後得上韓紅的病,那就慘了。」

幾個人都一起笑開了,華悅蓮也差點笑的喘不過氣來,季子強忙上前去,想幫著給華悅蓮拍一下背,華悅蓮大為恐懼,趕忙對他是個眼色,季子強才想起這旁邊還有兩個人,就訕訕的拿起了床頭的水杯說:「華警官,你喝點水吧。」

華悅蓮臉色紅暈的看他笑笑,接過了他手中的水杯。

病房裡這兩個女孩一見華悅蓮要喝水,趕忙不開玩笑了,添水的添水,攙扶的攙扶。

季子強在病房裡呆了兩三個小時,一直也沒有一個機會可以和華悅蓮說說知心的話,他也想了幾個辦法試圖打發掉這兩個派來照看的華悅蓮的小妹妹,不過都沒成功,就算人家上廁所方便,也都是輪換著去虛虛。

華悅蓮見季子強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轉來轉去,心裡又是甜蜜又是好笑,兩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眉目傳情了,還算好,兩情若是長久時,大眼瞪小眼也浪漫……

過了兩天,也沒有什麼大礙,華悅蓮就出院了,季子強親自過去接她出的院,還告訴華悅蓮說:「悅蓮,你現在可是洋河縣的名人了,連續的已經電視報道你幾天了,就連柳林市的報刊也刊登了你的英雄事。」

華悅蓮揶揄的對季子強說:「那不是還要感謝你給我了這樣一個出名的機會。」

季子強很認真的點點頭說:「是啊,是啊,以後你出名拍廣告了,記的給我分點廣告費。」

華悅蓮說:「ok,沒問題的,但你先要請我好好吃一頓吧,在醫院這幾天,每天光喝稀飯了。」

季子強哈哈大笑說:「我怎麼盡遇見好吃的美女了,好吧,晚上請你吃個飽。」

小車就一直把華悅蓮送到了她住的樓下,因為有司機在,季子強也沒有在華悅蓮的住所過多停留,兩人越好了下午一起吃飯的地方,就分手了。

到了下午上班的時候,季子強本來是要到林業局去檢查工作的,卻接到了公安局郭局長的一個電話,說有重要情況給他彙報,季子強聽郭局長說的很鄭重其事,估計是出了什麼問題了,但想來一定還是和襲擊自己的這件事情有關係吧,他就說:「你過來,我在辦公室等你。」

那面郭局長放下電話,要不了多長時間就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季子強也沒和郭局長多做寒暄,直接就問:「郭局啊,聽你語氣一定是有什麼特別事情,說說,什麼個情況。」

郭局長看了看正在給自己泡茶的小張,一時沒有說話,季子強從他眼光中看出了事情的重大,明白他不希望讓別人聽到,就沒再追問,那起了辦公桌上的香煙,走過來給郭局長發了一根說:「來,嘗嘗這煙的味道。」

郭局長接過煙,先掏出了打火機,幫季子強點上,又看看香煙的牌子說:「怎麼抽起這煙了,這煙雖然貴,但在我們洋河很少有人吸。」

季子強笑笑說:「我也是沒抽過這煙,試下。」

小張已經倒幫郭局長好了茶水,他又拿過季子強的茶杯,添上了一點水,見季子強並沒有讓他留下的意思,就悄無聲息的關上門離開了。

這個時候,郭局長說:「季縣長,昨天我們縣上發生了一起重大強奸案,我是來給你彙報情況的。」

季子強有點疑惑,這樣的案件不必要搞的神神秘秘吧,連秘書小張都要迴避,莫非當時人不是等閑之輩,季子強就抬起頭,平靜的說:「郭局,是誰?」

郭局長看看他,說:「煙草專賣局的局長吳海闊。」

季子強心頭一震,難怪郭局長如此小心,看來這事情真的有點麻煩了。

煙草專賣局的局長吳海闊是吳書記的兒子,也剛上來不久,過去是一個鄉的副鄉長,本來這個問題季子強就有些費解的,哈縣長一直和吳書記明爭暗鬥,但在吳海闊提升煙草專賣局的局長這個問題上,哈縣長卻很低調的投了同意票,這顯然就不大正常,對這個吳海闊,季子強也是多少有點了解的,能力平平,風流成性,膽大妄為,驕奢跋扈。

在常委會通過的時候,季子強見大家都舉手表示同意了,他也無可奈何的投了贊成票,想起來都有點不爽,現在這個吳海闊出了這事情,作為分管公安系統的季子強自然是不能再做妥協,他決定公事公辦,但不得不考慮一下吳書記在洋河縣的影響,看來一個單純的刑事案件,要在洋河縣這一畝三分地上公正透明的解決,也是有難度的。

不過就算是吳書記插手,季子強還是準備盡自己的努力,讓這件事情得到一個公正,還受害者一個天理。

他就冷冷的問:「受害人情況怎麼樣?是那個單位的?」

郭局長說:「受害女孩是翔龍酒店的服務員,18歲,叫張好,家住文官鄉,很可憐的一個女孩啊,受到太多的驚嚇,對很多事情的表述已經很混亂了,現在已經被父母接回了家。」

季子強起初還是很平靜的在聽,但聽到後來已經是眼射怒火,面掛寒霜了,他很陰沉,很冷酷的表情到底還是讓郭局長看到了,郭局長在和季子強相處的這大半年裡,從來都沒有見過季子強有這樣表情,他知道,季子強徹底憤怒了。

郭局長沉默了一小會,他需要提醒一下季子強,他不希望季子強被憤怒沖暈了頭腦,以他對洋河縣和對吳書記的理解,這件事情最終會演變成什麼結局,現在真的不好說,而季子強是一個難得的好領導,他要是暈了頭,說不定會把他自己也搭進去,他就謹慎的說:「季縣長,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希望你還是考慮全面一點,先讓我們處理吧?」

季子強怒目凌然的說:「這還需要考慮什麼?考慮他吳海闊的後台?考慮自己的官位?那麼誰來為那個無辜的女孩考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