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九十八章華悅蓮的邀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將被其消滅。 自己以後怎麼跟季子強相處呢? 這個問題方菲已經想了好多天了,而此刻,她終於下定了決心,離開洋河縣,離開季子強,再也不要讓他看到自己,這或者是自己最明智的選擇。 當...

?酒不是最好的酒,但這無關緊要,季子強不是一個很挑剔的人,而方菲剛上桌子就說自己最近感冒,不能喝酒,不怕她再會說,鄉上的領導們施展開哀求,威逼,利誘和堅韌,最後她門前的杯中還是給到滿了酒。

大家本來也餓了一會,上來也無需過於客氣,一時間觥籌交錯,杯盤狼藉,笑語不斷,張茂軍在整個酒宴上是活躍的,他超越了兩個縣長,完全主導了宴會的流程,用軟磨硬泡,用倚老賣老,用發動群眾等等方式,不斷的給季子強和方菲添酒,兩個縣長不要說應付這麼多人,就對付一個張茂軍都很是吃力。

張茂軍本人也是喝的不少,現在他還是抓住酒瓶不放,一個個的給在座的各位倒酒,在他添到女副鄉長林逸的門前時,林鄉長就想推脫不喝,她說:「張書記,我們是自己人就不要到了吧,你給兩個縣長多到幾杯,把我就饒了。」

張茂軍怪眼一翻說:「就因為是自己人,我才要照顧,喝,林鄉長你不喝我是不會答應的。」

林逸恨恨的端起了酒杯說:「當書記的人,就知道欺壓我們手下。」

張茂軍就哈哈的笑笑說:「這就是我們的組織原則啊,鄉長在書記的下面,書記就是要使勁的壓鄉長。」

這話一說,酒桌上人都不說了,憋了幾秒鐘,才一起鬨然大笑起來。

林逸是滿臉通紅,這種玩笑在下面他們也是經常在開,但今天有兩個縣長在,她就有點受不了,但張茂軍是自己的領導,她也不好發氣。

方菲就有點聽不下去了,她對張茂軍說:「張書記,不過你可是忘了一個問題。」

「哦,我忘什麼了。」張茂軍就轉過頭看著方菲問道。

方菲淡淡的說:「這個問題就是,鄉上的書記都是鄉長升的,所以你更應該尊重鄉長。」

張茂軍還在反應,其他人都是指著他哈哈哈大笑起來,連林逸也喜笑顏開的說:「唉,兒大不由娘埃」

張茂軍這才知道方菲讓他吃了個悶虧,不過這人臉是很厚的,一點都不在乎,依然嘻嘻哈哈的和大家鬧騰著。

方菲見他如此臉大皮厚,也是無奈的搖搖頭,低頭看看腕上的手錶,季子強和她坐的很近,就問:「方縣長下午還有事情忙埃」

方菲轉頭看了一眼季子強,說:「都快4點了,晚上我在縣上還有個應酬的。」

季子強嗯了一聲,就對大家說:「各位,今天我和方縣長很感謝大家的招待,酒喝到現在也夠了,下午方縣長還有事情,我們就此結束。」

張茂軍還想在勸,但季子強臉色平平的對他搖了一下手,張茂軍知道縣長的心意已決,也就不敢在做勉強了。

季子強雖然來洋河只有不到一年的時間,但他外柔內剛中透出的強硬和剛毅,也是很多基層幹部,包括張茂軍不敢輕視的……

一堆人先把方菲送上了小車,季子強毫無芥蒂的對方菲說:「路上慢點,時間還來得及。」

方菲也只能點點頭,客氣的說:「謝謝季縣長,我知道。」

季子強沒有急於離開,他在吃飯的時候又想到了幾個問題,就返回鄉政府會議室,繼續聊了一會,這才離開高壩鄉。

而方菲在返回縣城的幾個小時路途中,一直都默不作聲,似睡非睡的靠在靠墊上,對於季子強今天的行為,方菲是無法解釋和理解的,她不相信季子強可以不計前嫌,依然如故的對待自己,但季子強的表情和行為又確實沒有一點偽裝出來的樣子。

這更讓方菲感到後悔和懼怕,如果季子強是裝出來的,那這個人的深沉心機和陰險惡毒就不是常人可以比擬,和這樣的人為敵,後果是恐怖的。

相反,如果今天季子強對自己的態度不是偽裝,是一種心胸開闊和大氣使然,那也說明了季子強的目標恢宏,眼光深遠,體現了季子強駕馭繁雜紛醞世界的能力,深謀遠慮的戰略胸懷,這樣的人同樣是危險的,因為作為他的敵人,最終都將被其消滅。

自己以後怎麼跟季子強相處呢?

這個問題方菲已經想了好多天了,而此刻,她終於下定了決心,離開洋河縣,離開季子強,再也不要讓他看到自己,這或者是自己最明智的選擇。

當季子強回到縣城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多了,他今天在高壩鄉吃飯吃的晚,回來一點都不餓,就想好好的休息一下,顛簸了幾個小時,有點疲倦了。

季子強在辦公室里休息了一會,就來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他一下子就讓他來了精神。

這是華悅蓮來的電話,她的聲音很甜很美:「領導,今天忙什麼?」

季子強抑制住歡愉,實話實說:「我剛從鄉下回來,你不忙埃」

「我有什麼好忙的,每天上班,下班,吃飯,睡覺,嘻嘻嘻,這就是老百姓的好處。」華悅蓮在那面歡快的說。

季子強更讓華悅蓮的這份歡樂感染了,就說:「幸福啊,什麼時候我也可以過這樣的生活那該多好。」

「假話吧,領導,這樣的單調和平凡的生活你能過的慣。」華悅蓮帶點調侃的語氣說。

季子強想想也是,自己真的是很難再回到那種枯燥,乏味的生活中去。他說:「也許你說的對,有時候想象未必是真實的需要。」

華悅蓮放低了聲音,很輕柔的說:「你喜歡跳舞嗎?」

季子強馬上就理解了華悅蓮的話意,知道這是一種很委婉的相邀,他稍微了想了下說:「我跳的少,要是踩你腳了,你不要後悔。」

這也是一種接受邀請的表達。

在電話的那頭,華悅蓮就有了幸福的感覺,季子強的話顯而易見的已經是答應了自己的邀請,她馬上就想到了季子強淵博的學識、飛揚的文采、出眾的儀容,她溫柔起來說:「那我等你。」

他們兩人約好了地點。

季子強就快速的進衛生間沖洗收拾了一下,颳了刮本來一早都刮過的鬍子,換上得體的衣服,準備赴約了。

這時候,他就想到了一早司機小王帶給他的那件襯衣,打開柜子,他帶上了這禮品,準備給華悅蓮一個小小的驚喜。

他們在一個大群舞廳的門口見面了,華悅蓮今天穿著一件略嫌簡單的素白色的長衣,上面有絲線在衣料上出了奇巧遒勁的枝幹,讓華悅蓮顯出了身段窈窕,還給人一種清雅不失華貴的感覺,她的身上也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香味,額前薄而長的劉海整齊嚴謹,更襯出皮膚白皙細膩,嫵媚迷人的丹鳳眼在眼波流轉之間光華顯盡,整張臉顯得特別漂亮

當季子強把這件襯衣送到了華悅蓮面前的時候,華悅蓮的驚喜就掩飾不住了,她絕沒有想到季子強會送她禮物,她帶點羞澀的問:「領導,怎麼想到給我買東西了。」

季子強也有點難為情的用手佛了下頭髮說:「其實,這個,呵呵,這是我參加一個典禮,人家送我的。」

華悅蓮就有點失望,可是又一想,別人為什麼送他女式的,一定是他自己選的,這說明他還是想著自己,於是,這女孩又開始高興起來,她親昵的拉住季子強的手,走了進去。

舞廳光線暗淡,也沒有樂隊,幾個有點誇張的音響在轟鳴著,人也不是很多,舞池中有幾對男女在跳著探戈,季子強他們找了一個相對偏僻點的角落坐下。

在下一曲音樂響起來的時候,他們一起走進了舞池,華悅蓮熱情萬分,默契十足的與季子強邁著優雅的步子,季子強也從容而舞,形舒意廣。

華悅蓮的心遨遊在無垠的太空,自由地遠思長想,她的動作,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來、又像是往,像是飛翔,又像步行,像是辣立,又像斜傾,她的長衣從風飄舞,是那樣的雍容不迫,飄逸美麗。

季子強低垂著眼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若即若離的輕攬住華悅蓮的細腰,感受那女性**給自己帶來的觸動,他的臉上形成了誘惑的弧度,人隨音而動,偶爾直面華悅蓮,讓華悅蓮呼吸一緊,好一張翩若驚鴻的臉!只是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中東西,讓人抓不住,卻想窺視,不知不覺間人已經被吸引,與音與人,一同沉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