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九十七章尷尬相遇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不錯啊,這一年你進步不小,呵呵,我們下車吧。」 小張臉紅了起來,他知道季子強已經看透了自己那點心思。 小張趕忙搶先下車,給季子強打開了車門,還沒等季子強下來站穩,幾個鄉上的領導就都走...

?小王了咯咯的笑了說:「我傻啊,那時候我過去,不是當電燈泡嗎?」

季子強就隨手把這衣服放在了辦公桌下面的柜子里,站起來說:「不扯了,我要下鄉去。」

兩人到了旁邊小張的辦公室門口,季子強叫上小張,一起下樓上了早就在樓下等待的汽車,摁聲喇叭,離開了政府。

初秋城郊的田野,就像是一件披在小城身上的外套,讓單調的建築群增添了一些綺麗色彩。季子強打開了車窗,陣陣涼風吹來,空氣里飄著濃濃的熟草香和被高溫蒸發的泥土腥味。

初秋的田野,有種淡淡的哀傷,淡淡的沉思,淡淡的迷茫,這是個非常適合稀釋一些濃縮愁緒的季節,一切都會變成淡淡的;

季子強看著這秋意中廣袤而蒼茫的美,就有了一種自信,堅韌,他的身上很快就透出了一種生命的力量。

季子強也希望自己猶如這秋風中路邊的野草一樣,柔而不屈,弱而不倒,卑而不委瑣,微而不退縮,從它的身上季子強也能獲得一股與命運抗爭的力量。

車內誰都沒有說話,只有車輪發出陣陣「沙,沙」的響聲,如二胡的長弓在葉弦上拉過,這時便有了種淡淡的深沉和蕭瑟的感覺。

一些散亂的思緒在風裡來回地飄著,季子強不知道自己現在該想點什麼,耳邊只有風聲、水聲、蟲聲、鳥聲……。

又到了一個收穫的季節,季子強今天是要檢查一下高壩鄉的秋糧收購準備工作,這個鄉路途有點遙遠,相對於其他的鄉鎮,季子強是來的少一點,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個鄉的書記張茂軍是哈鄉長得力的一員幹將,由於他和哈縣長走的很為親近,等閑的副縣長他也不是很買賬的。

季子強還算罷了,好歹佔了個縣常委的位置,張茂軍明面上還客氣一點,但有道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季子強是真的不大待見他。

一會車就到了鄉政府大院,季子強還沒下車就看到了計生委的小車也在鄉政府大院停著。

季子強暗暗的皺了一下眉頭,快到年底了,計劃生育工作也到了緊鑼密鼓攻堅收官的階段,方菲今天會不會也在高壩鄉呢?

秘書小張也看到了計生委的小車,他也很快的想到了這個問題,他從後視鏡中看到季子強有點猶豫,就說:「季縣長,要不我們先到下面村組去看看,一會在過來。」他也怕季縣長見到方菲以後兩人會尷尬。

季子強抬眼看看小張,說:「不錯啊,這一年你進步不小,呵呵,我們下車吧。」

小張臉紅了起來,他知道季子強已經看透了自己那點心思。

小張趕忙搶先下車,給季子強打開了車門,還沒等季子強下來站穩,幾個鄉上的領導就都走了出來,張茂軍人還沒到就喊起來了:「哎呀,季縣長几年沒來了,今天是什麼風把你老人家吹來了。」

這張茂軍已經有50歲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人送外號「滾刀肉」,意思就是他像那種帶筋連皮的豬肚子肉,你那刀都不好切它,一切他就一逛,使不上力氣。

他的身材不高,臉色灰黃,額頭有很深的幾道皺紋,鼻子和下巴張著一些不很稠密的鬍鬚,讓他顯得有點未老先衰的樣子。

季子強笑容滿面的說:「你老張是想壞我名聲是不是,讓領導聽到你這話那還得了,我以後還能在進步嗎?」

張茂軍也哈哈哈的笑著說:「今天你就是最高級別的領導,我們進步都還靠你呢,誰敢壞你名聲,我第一個掐死他。」

兩人握手笑談幾句,其他幾個鄉長也都一一的過來和季子強打了招呼,其中還有一個叫林逸的女副鄉長,30歲的樣子,也是很漂亮的,季子強也就打趣了幾句,一行人就王鄉會議室走去。

那張茂軍就說:「季縣長,方副縣長也在呢?」

他也聽說過兩人最近的這段過節,沒想到他們今天同時到了高壩鄉,張茂軍就有點吃不準該怎麼接待了。

季子強只是很淡定的點了下頭說:「方副縣長也在啊,她們計劃生育最近也抓的緊,你們鄉沒什麼問題吧。」

張茂軍說:「我這什麼問題都沒有,季縣長放心好了。」

抬頭,季子強就一眼看到方菲和計生委的趙主任也從會議室走了出來,兩人就一下子對上了眼,季子強稍微一愣就先招呼說:「方縣長好啊,早知道你要來,我就蹭你的車過來。」

方菲臉上陰晴不定,她很難一下子調整好自己的表情,剛才門衛給張茂軍打電話說縣政府的車進了鄉政府,方菲就有點擔心是季子強來了,因為季子強分管的農村工作,最近又要秋糧收購了,他來的可能性很大。

她就想要迴避一下,沒有和張茂軍他們一起出來,可是見他們往會議室走來了,自己不出去招呼也不大好,只好硬著頭皮出來了。

她有點尷尬的笑笑說:「你還蹭我的車坐,我都是蹭人家計生委的車,那你們先聊,我準備回去了。」

張茂軍有點遲疑,本來城裡到高壩鄉就要好幾個小時,現在已經快到吃飯的時候,就讓方菲這樣離開了,實在說不過去,但季子強和方菲兩人現在這個情況,也不可能坐在一起吃飯了,他為難起來。

季子強就說話了:「老張,你有點不對了,現在幾點了,方縣長一個女同志,飯都沒吃,再要回縣城那人怎麼受的了。」

張茂軍連忙說:「是啊,是啊,我今天都安排好了的,方縣長肯定是不能走。」

方菲搖頭說:「不行啊,我回去下午還有其他事情,飯就不吃了,先走了。」

季子強是知道方菲的心情,他很認真的看著方菲說:「方縣長,你就吃了飯再走吧,也算給我個面子,你要現在就走,那就是我來的不是時候了,乾脆我先走。」

季子強把話都挑明了,方菲不好再說走的話了,本來這情形就很微妙,兩人再爭持幾句別人心裡更會多想了,她平常也不是個做作的女人,就只好對旁邊紀檢委的趙主任說:「季縣長把這都給上綱上線了,看起來我們今天是不能走了,行,你們先談工作,我們到鄉計生辦坐坐,一會一起吃飯。」

季子強很凝重的點點頭說:「那委屈方縣長稍等,我和張書記他們先聊一會。」

兩人互相點個頭,季子強就帶上這鄉上的幾個幹部到會議室談工作去了。

現在離秋糧收購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但工作要先走到前面去,農村工作的重點也就是兩個收購和農忙季節,秋糧收購一結束,農村也基本無大事了,村民該休息就休息,該打牌就打牌,一直要閑到明年的開春。

在會議室,季子強就秋糧收購是否執行國家惠農政策保護價及糧食質量標準、數量、代扣、代繳稅費、經營台帳、統計報告等進行全面指示。

要求鄉上做好宣傳工作,提供方便,積極按保護價公示糧食收購價格和糧食收購質量標準,確保國家惠農政策落實到位,主要突出方面:秋糧收購價格、數量、質量、台帳、報表留存規範。

鄉長和張茂軍也做了一個詳細的彙報,季子強聽的很認真,這不是一般務虛的彙報,在季子強的心裡,所有相關於老百姓的事情,他都會很專註,很細心,這或者也是他固有的草根出生決定了他的思維定勢。

彙報完了這些問題,張茂軍又提出了一個事情,他說:「季縣長,我們鄉給縣上打了幾次報告了,聽說農業局已經幫我們要到了灌溉渠的維修款了,季縣長能不能幫忙催一下,這秋糧收購一結束,我們可是要動工的。」

這個事情季子強是知道的,省農業局也確實把報告通過了,準備給撥點費用下來,只是暫時還沒到賬,季子強就告訴他們幾個說:「報告通過了,錢沒到縣上,回去我幫你們再催一下。」

幾個鄉上幹部聽說報告已經過了,都很高興,看看快1點多了,已經是過了吃午飯的時間,大家這才剎住話題,過去叫上方菲和計生委的幾個同志,一起到外面的飯店吃飯。

這是一家不大的飯店,樓下有四五張桌子,季子強他們一行人坐在了樓上的包間里,包間也沒有裝修,只是簡單的用塗料把四壁刷了一遍,但酒菜還是很豐盛的,大碟子,小碗碗的擺了一大桌。

大家相互的謙虛了幾句,季子強就和方菲並列的坐在了上首,這也就體現了人民群眾的創造性,本來上首隻有一個座位,但鄉上的同志還是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把整個座椅都移動了一步,讓上首可以容納的下兩個縣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