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九十六章發紅包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的,他看到了這次由華書記親自操刀對季子強的狙殺,本以為是一擊必中,毫無懸念的,但結果讓他大感意外。 這樣的結果,讓哈縣長從而對季子強也有了更多的擔憂,這個人是自己所見過最為強悍的一個對手,他有...

?他不得不有點後悔,要是當時自己在堅強一點,是不是自己和季子強的距離就會更接近一些,可惜啊,世上沒有後悔葯,不過讓許老闆值得欣慰的是,像季子強這樣的人,永遠不會對自己報復了,因為他不屑,自己也不配他動手。

想通了這些問題,許老闆坦然了,他也很真誠的,由衷的對季子強說:「季縣長,認識你是我最大的一個收穫,我看懂了很多事情,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季子強沒有把他的話當成拍馬溜須,一個人是否再說真話,從他的眼中你是可以看的出來,當然,這要一個足夠明智,足夠思路清晰的人才看的出來,而季子強就恰恰是這種人。

他們就拋開了這一頁,一起聊了很多其他話題,季子強也對許老闆的飼料廠提出了一些合理的建議,比如讓他多看看國際糧油價格,隨時調整飼料的銷售價格,還有讓他花點代價,聘請幾個專職的技術配方員,只有不斷的提高飼料的出肉比例,才能佔領市場,做強做大。

等送走許老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季子強沒有離開縣政府,一個人在辦公室到很晚才休息,讓那個一直在外面伺機報復的喬小武白白的等了一個晚上。

一大早剛剛上班,季子強還沒把報子看完,哈縣長就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對於哈縣長並不多見的造訪,季子強是有點戒備的,這次自己的問題,從表面上看,似乎和哈縣長沒有什麼關係,但作為一個華書記忠實的鐵杆,哈縣長怎麼可能沒有參與其中,只是他藏匿的夠深罷了。

而哈縣長心情是很特別的,他看到了這次由華書記親自操刀對季子強的狙殺,本以為是一擊必中,毫無懸念的,但結果讓他大感意外。

這樣的結果,讓哈縣長從而對季子強也有了更多的擔憂,這個人是自己所見過最為強悍的一個對手,他有絕對的無畏,同時他還有縝密和謹慎,幾次的殺著都讓他輕易破解,那麼,自己還需要繼續和他為敵,繼續對他狙殺嗎?

哈縣長是矛盾的,他想除去季子強,但他面對季子強的時候,他的心中有了過去從未有過的怯意,他怕,他怕自己一旦和季子強擺明了態度,讓兩個人這種表面的偽裝都不得不卸下,當季子強不得不奮力抗拒自己的時候,自己能不能抵擋住季子強的反擊。

這絕不是一種膽小,哈縣長不是一個愚昧或者毫無自知之明的人,他在幾十年的宦海生涯中,早就煉就了一雙好眼,他可以洞悉很多人的內心,也可以對自己的朋友和對手做出客觀的判斷,他更能預知很多毫無徵兆的危險。

季子強就是一個讓他感到很危險的人,他已經把季子強看成是一茫季子強隱藏的很好,他的威力也很大,在排除他的時候也一樣是需要冒上很大的風險,自己有沒有必要親自去排這顆地雷呢?

哈縣長是拿不定主意的。

季子強就算是在戒備哈縣長,但他的臉上永遠都是微笑的,季子強笑笑說:「哈縣長怎麼過來了,請坐,請坐,小張,給哈縣長泡杯水。」

哈縣長搖著頭說:「不用,我辦公室也剛泡好的,我就坐幾分鐘,一會還要出去。」

季子強也就沒有給哈縣長泡水了,哈縣長說的也不錯,兩人辦公室也不遠,哈縣長也一定不會和自己長談,泡水沒必要,他就先給哈縣長發了一根煙,幫哈縣長點上說:「是不是有什麼指示?」

哈縣長笑笑,卻沒有說什麼,只是使用的吸了一口煙,季子強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扭頭對小張說:「小張,我和哈縣長聊會,不要讓別人過來打擾。」

小張明白,這是要自己離開的意思,他趕忙說:「好的,我這就過去看著。」

等小張離開以後,季子強採用徵詢的目光看著哈縣長。

哈縣長說:「也沒什麼大事情,就是昨天王老闆那奠基儀式你先跑了,人家王老闆讓我給你帶個紅包過來。」

季子強一聽這事情,就忙說:「不用了吧,我也沒給他幫上什麼忙。」

哈縣長笑著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你也不用擔心,昨天所有的幹部都有紅包,我也拿了,這完全是一個禮尚往來,我們不是也給他送了花籃禮金嗎?」

季子強就心裡想笑了,我們送到額那禮金和花籃好像不是我們自己掏的錢吧,在他的猶豫間,哈縣長已經掏出了一個紅色信封,放在了桌子上說:「我們兩個一樣多,呵呵,可沒偏向誰呦。」

季子強也明白,這樣的紅包是無法拒絕的,除非自己敢於和昨天所有拿了紅包的領導為敵,他就掂了掂紅包說:「那行,我也謝謝哈縣長了。」

哈縣長搖手說:「謝我做什麼,我不過就是幫你帶過來,人家王老闆昨天吃飯的時候,對你那才是一個崇拜,說要不是你,現在他還在和一夥刁民扯皮呢。」

季子強笑笑,就不再說這個話題了,又給哈縣長彙報了幾個自己口上的工作,兩人這才分手。

等哈縣長離開以後,季子強打開了紅包一看,裡面裝了五千元,季子強大概的算了下,就昨天一個典禮,王老闆恐怕要搭進來好多萬的紅包錢了。

他拿這這五千元一時也不知道如何處理,留下吧?和自己一貫的原則有違,不留下?難道又哪去捐了?

他想了一會,就打電話把辦公室的黃主任叫了過來,準備把這錢給辦公室算了,在縣委和政府的很多科室,特別是一些缺錢少權的冷衙門,為了調動本部門人員的工作積極性,也是平衡一下大家的心態,都會各自想點辦法,給科室找點福利,時間一長就成了規矩,哪個部門或者科室的領導每年找不的額外的福利,下面都對意見紛紛,很多人背後就會說些難聽的話。

以後這上來的部門領導都會把給科室的福利當成一件重要工作來落實,受害的一般就是下面的企業了,有很多利潤好一點的企業,一年要應付好多個部門的敲詐,你要不給,那你最好把屁股洗乾淨,準備好人家背後剜你。

黃主任最近也是為這事情費神,辦公室的科室很多,福利還不能比其他的部門少,他前幾天還和季子強聊天的時候說道這事情,今天一來,看到季子強給他了五千元,黃主任自然是喜出望外,看知道了這錢的來源他不大好意思的說:「季縣長,這是人家給你的紅包,我們拿了不大好吧。」

季子強說:「有什麼好不好的,我也是辦公室的人啊,總不能光叫你一個人為難,背後別人罵你,我臉上也無光。」

黃主任感激的說:「那是,那是,這伙沒心肝的,只要一見了別的部門發福利,他們眼睛都紅了。」

季子強哈哈哈的大笑起來,那黃主任拿上這錢,心裡也是一陣感慨,他知道昨天去的領導還有好幾位呢,看看那些個傢伙,每次辦公室發福利他們最多,但從來都不知道為辦公室做一點貢獻,當然了,這只是他心裡想,見了那幾個傢伙,他還是要笑臉相迎的。

季子強打發走了黃主任,就準備下鄉去看看,剛要叫小張一起走,就見昨天送自己參加典禮的司機小王又敲門走了進來。

季子強就問:「小王,今天派的是你的車?」

小王說:「不是的,我今天送冷副縣長到柳林市去,你派的是小劉的車。」

季子強「奧」了一聲,就有點奇怪,那小王來找自己做什麼,他還沒想完,就見小王把一件盒裝的襯衣放到了桌上說:「季縣長,這是昨天奠基儀式吃飯的時候王老闆給發的禮品。」

季子強那起來一看,不錯,是一件很高檔的名牌襯衣,但看起來是女裝,就奇怪的問:「小王,這是給我的?」

小王錯解了季子強的意思,以為季子強嫌禮品太薄了,他也不無怨言的說:「是啊,你看這王老闆吝嗇不吝嗇,都是發襯衣,我們這些小嘍就不說了,至少應該給你一個紅包吧,就這一件襯衣把人打發了。」

季子強嘿嘿的笑笑,說:「我意思是看起來怎麼是女裝?」

小王忙說:「發的時候有男裝有女裝,我也找不到你的衣服號碼,就拿了兩件女裝。」

季子強笑笑說:「那你回去受媳婦表揚了吧?」

小王笑笑說:「那是肯定的,這牌子到真不錯,我媳婦很喜歡。」

季子強說:「那這樣把,這件你也帶回去,我又沒媳婦,放著也是閑的。」

小王就賊賊的說:「季縣長,真人面前不收假話,我可是看到有些人在某天晚上帶著我們縣的美女警花在吃小吃呢,她那身材和我媳婦差不多,所以我才幫你也拿的女裝。」

季子強倒是一愣,呵呵,這小子,看起來上次帶華悅蓮吃夜市讓他瞅見了,這洋河縣就是太小,以後真該注意一點,季子強就呵呵呵的笑笑說:「你看到我準備不露面,我那天身上沒帶錢,最後都愁死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