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九十五章想通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擔憂起來,一個專管農牧的副縣長要給你穿小鞋,那還不簡單,就算自己可以花錢靠近吳書記,可是吳書記也不能事事幫忙,縣官不如現管,今後的麻煩是少不了的。 早上王老闆的奠基儀式他也在邀請之列,在會場上...

?送走了葉眉,季子強也沒有出縣政府了,下午有兩個電話邀請他吃飯的,他都拒絕了,對於無謂的應酬,他開始逐步在迴避,出了自己實在不大喜歡那樣的場面外,他也知道自己要慎言謹行了,自己現在不完全是一個人的榮辱問題,自己的好壞還會影響到葉眉,假如是因為自己讓葉眉受到傷害,那真是罪莫大焉。

他就在辦公室,看看文件,後來還接到了安子若一個電話,安子若說她自己已經想通了很多問題,她也可以理解季子強的心態,只是希望季子強還能把她當成好朋友,好知己對待,這樣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季子強也像是放下了這背負的承重包袱,他的心頭沒有了這些年因為安子若而產生的心痛的感覺,他似乎有了一種輕鬆,一種解脫,在過去的那些歲月里,他是那樣的虔誠的斷定,自己沒有了安子若,這一生都會在愛情的痛苦中度過。

而此刻,他卻有了一種寧靜,一種祥和,一種再也不會為愛情失魂落魄的信心,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一種感覺出現,難道正如人們所說的那樣,得不到的永遠寶貴。

是不是因為自己對安子若已經可以垂手可得了,所以那過去的濃濃期待和幻覺都變得異常清晰和現實,很多在痛苦和無望的懷念中,把許許多多感情和認識都過於美化了,當塵埃落定的時候,自己就可以更為理智的看待雙方的距離和感情的差異。

安子若的確不錯,可是對這樣一個女強人,季子強是有畏懼的,他在安子若的面前,永遠是不能放開,永遠是心存顧忌,也永遠是有點自鄙,這樣的感覺在對比了自己和華悅蓮相處以後就更為明顯,華悅蓮帶給季子強的是涓涓細流般的溫存,沒有壓力,沒有殘破的回憶,更沒有一點點的自鄙,季子強在每次和華悅蓮相處時,都是愉快的,這種快樂有時候會延續幾天。

就在剛才,就在安子若還沒有打來電話的時候,季子強就想到過華悅蓮,當時連季子強自己都有點驚訝,自己和葉眉分手沒有多長時間,自己的激情還沒完全的消容下去,為什麼自己就會想到華悅蓮呢?難道她比葉眉帶給自己的快樂還要深厚。

季子強找不到答案,他只能簡單的認為,自己天生就是一個多情的種子,自己也許很難做到從一而終,海枯石爛永不變心,對感情,對女人,自己好像希望獲得的更多一些。

當季子強和安子若都放下了心中的幻想,他們的談話就愉快了很多,安子若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自己公司的事情,季子強也給他談了很多自己工作中的矛盾和為難,他們最後都彼此的鼓勵著對方,也在真心的期待著對方會做的更好,走的更遠。

放下電話,季子強第一次可以坦然面對安子若了,他猶如得到了一次純粹的,精神上的升華。

下午季子強本來是想好好的在辦公室的,沒想到還是沒能如願,許老闆帶著幾條煙又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這許老闆上次對時紀檢委劉永東交代了自己給季子強行賄的事情,一直也是坎坷不安,心神不寧的,他就想最近很低調的躲上一點時間,等季子強調離或者是下台以後在拋頭露面,沒想到消息傳來,季子強沒事情了,自己給的那幾萬元錢,都讓季子強轉送給了學校,這就讓許老闆惱火了,季子強暫時肯定是不會離開洋河縣,那自己以後怎麼辦,自己不可能永遠的躲下去了。

他唉聲嘆氣,一籌莫展,對自己飼料廠的前途也開始擔憂起來,一個專管農牧的副縣長要給你穿小鞋,那還不簡單,就算自己可以花錢靠近吳書記,可是吳書記也不能事事幫忙,縣官不如現管,今後的麻煩是少不了的。

早上王老闆的奠基儀式他也在邀請之列,在會場上他是看到季子強的,季子強和哈縣長在一起,他也沒敢過去招呼,不過好像是季子強老遠的看到了他,還對他笑了一笑,季子強笑的是很平常,看著許老闆的眼裡那就不正常了,就感到季子強那笑容中充滿了殺機,讓許老闆惶恐了幾個小時。

他就說等吃飯的時候看有沒有機會給季子強敬杯酒,先看看他對自己是個什麼態度在想下面的招數,但到了吃飯的時候,卻沒有見到季子強。

許老闆越想越是恐怖,越想越是危險,下午他就買了幾條軟中華和幾瓶五糧液,想來給季子強一個負薪請罪,他做好了所有的思想準備,不管季子強罵他也好,諷刺挖苦也好,就算季子強實在不解氣,踢上自己兩腳,自己也一定要態度誠懇的忍受,等他把氣出了,說不上對自己也就放過了。

季子強見了許老闆,也是一愣,咦!這小子膽子不小啊,還敢過來找自己,他就放下書,站起來似笑非笑的說:「許老闆,我們又見面了。」

這許老闆一聽季子強這話,兩腿就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他有點結巴的說:「任,季縣長,我今天來……來請罪的,我錯了,我對不起季縣長你……..你對我的關懷和幫助。」

季子強就瞪起了眼,臉色平平的說:「知道錯了,錯在什麼地方了?」

許老闆就坐了下來,季子強沒有讓他坐,但是他也顧不得了,他發現自己要是不趕快坐下,一會說不定就站不穩了,季子強沒有大發雷霆,也沒有大聲的咆哮,但他那淡漠的神情更讓許老闆感到恐怖,季子強收拾畜牧局的局長,對付雷副縣長,全縣打黑的這些雷霆般手段,他是一樣樣的記在心頭的,他怎麼可能不膽怯。

坐下以後,他感覺鎮定了不少,才說:「我錯在不該在他們威脅之下把我們的事情說出來。」

季子強就靜靜的看著他,看了好一會突然發出了爽朗的笑聲,然後說:「你其實什麼都沒錯,在那種情況下換成我,我也會交代的,這事情不怪你,要怪就怪我們現行的體制,很多事情身不由己,我壓根就沒有怪過你。」

許老闆就把眼睛睜的圓圓的,獃獃的看著季子強,他分辨不出季子強說的是反話,還是真話,季子強也知道他一時難以理解自己的態度,就很誠懇的又說:「相反,我還應該感謝你,一個感謝你那個錢,至少讓學生半年的伙食有了著落,在一個感謝你事後能及時的通知我,雖然起不來什麼作用,但至少了是可以理解你迫不得已的心情,放心吧,好好做你的生意,我不是那種心胸狹隘的人。」

這時候,許老闆是可以感受到季子強的真誠了,這讓他不可想象,倘如季子強現在還是說的假話,那這個季子強也太會偽裝了,可是作為季子強來說,他有必要對自己偽裝嗎?應該沒有這個必要,他要報復和對付自己,完全就不用煞費心機。

許老闆也不是愚蠢的人,他也可以分析一些事物的可能性,他開始有點相信季子強的話了,而這種相信以後的感覺,就是更大的震驚和膜拜,季子強這樣的人,在官場少之又少,而他的無私,他的睿智,他的大氣,他的豪邁,他的寬闊的心懷,已完全可以註定他輝煌的未來。

許老闆徹底的折服在季子強的這種氣質中,他久久的看著季子強,他要多看看,或許在不久的將來,自己再要看到這個人的時候,只能從電視,或者新聞上看了。

而這樣的人,許老闆也很明白,已經不是自己這種人可以用感情和金錢來交結,控制的,如果自己算是一隻狼,那麼季子強就一定是虎,如果自己是虎,季子強就是龍,總之,自己和他永遠不會在一個平行線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