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九十三章喬小武的計劃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培貴纏上了,借著個機會,季子強就先溜掉了。 到了工地的外面,季子強就對司機小王說:「我先回去,你要沒事就在他這把飯吃了再走吧,聽說一會還有禮品呢。」 小王就笑笑說:「那我先把你送回去,...

?齊陽良也有點累了,兩人不再說話,一覺就睡到了天亮。

第二天,齊陽良的老婆一大早就給她弟弟打了個電話:「小武啊,我昨天給你姐夫說了,但你姐夫說這是季縣長的意思,他暫時也不好辦,讓你忍耐一個階段,以後有機會了一定幫你。」

電話那頭傳喬小武咬牙切齒的聲音:「媽的,這個季子強也忒不是東西了,我就看看他能狂多久。」

他姐姐知道他那二流子脾氣,有點擔心的說:「你想幹什麼,你老實點,不要亂來。」

喬小武在那麼悶聲說了句:「嗯,知道了。」

喬小武掛上電話以後,越想越是個氣,自己在洋河縣這些年呼風喚雨的,誰不看在姐夫的面子給自己討好賣乖的,就是一些比自己級別搞的局長,鄉長們,見了自己也都客客氣氣,不敢以領導自居,沒想到讓季子強一個剛來沒多久的人一下子把自己的威風給滅了,他憑什麼,要說起來在縣上的排名,他和姐夫還差幾個位置呢,把他還給不得了了。

這人從來是不吃虧的,越想氣就越大,他就拿出了電話,打了幾個出去,到了下午,就召集了3個外地的混混,把他們安排到一家旅館住下,商量收拾季子強的計劃,他當然不會告訴他們要收拾的人是個副縣長。

安排妥當,他自己就很專業的開始了踩點,跟蹤,尋找合適的機會。

季子強是不知道一場危機正在向自己靠近,他本來原定的是今天一大早要回柳林市看看父母的,已經幾周都沒回去了,但有時候自己的時間也不完全由自己掌握,昨天下午那個房地產公司的王培貴王老闆找了過來,說周末是個吉祥之日,要搞個開工奠基儀式,想請季子強去參見捧個常

當時季子強就答應了,自己是分管城建的領導,又是自己說通人家王培貴置換了土地,到城外去修的賓館,自己不去於理不通,回家的事情就只好再緩一緩了。

季子強看看離典禮的時間還有一會,就在辦公室讀了幾份報子混了混時間,一會司機就上來了,來請季子強,昨天這車都安排過了,季子強和司機一起下了樓,上車到城外王培貴的工地去了。

王培貴在進城的要道邊準備修建一坐酒店,這個酒店以後將是洋河規模最大,也是目前最高的建築了,工期預計的是一年,不過季子強感覺有點玄,王培貴的一些手續還沒辦全,但他想早點先動,邊干邊辦,哈縣長和季子強也都默許了他這個方式。

車很快就到了王培貴的工地,老遠就見一個木板搭起的檯子,檯子上那「精心組織,精心施工,爭創一流,確保銀河酒店順利建成」的大字橫幅高高掛起,很多的縣上領導都已經先到了,哈縣長也在向季子強招手。

季子強就和哈縣長站在了一起,聊了幾句,又過了一會,典禮正式開始了,就有主持人開始上台做了工程的介紹,然後王培貴就上台做了講話:「尊敬的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全體員工同志們:大家好!今天我們歡聚在一起,共同迎接一個美好的時刻。由於縣委、縣政府領導的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縣直各部門,鎮黨委、政府的具體指導和幫助,經過公司全體員工共同努力……大力支持。祝奠基儀式圓滿成功!謝謝。」

哈縣長就對季子強說:「季縣長啊,你看這小子今天講話還一套一套的,快趕上黨校的校長了。」

季子強也就笑著說:「也辛苦他了,這麼多的字都沒念錯,估計昨天練習了一天。」

一會上面主持人就請縣上領導講話,哈縣長和季子強客氣了幾句就走到了台上:「熱烈祝賀洋河縣山河酒店全面開工奠基儀式隆重舉行,縣領導,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同志們,朋友們……程開工建設……確保全面完成,向全縣人民交一份滿意的答卷!謝謝大家。」

接著又有嘉賓在講話,季子強站在下面,也更明白了聽別人講話是多麼的難受,不管上面講的多好,估計下面聽的都無聊。

王培貴對奠基儀式有特殊要求,對奠基的時間、方位、風水等都是很講究,還專門在外地請了師傅來計算,正式進行奠基的時候,鑼鼓喧天,奠基儀式設在主席台後面,紅地毯從主席台一直鋪設到奠基現場,季子強和大家一起從地毯上走過,音樂聲中,禮花炮也是噴射彩帶助興。

基床四周用細土砂整齊堆碼成一圈30CM高的四方土牆,基床上平穩放置基石,上面還系在個紅綢球,一旁備有好多把金色的鐵杴,季子強和哈縣長他們七,八個人用鐵杴將土牆推入基床,培土奠定了基石。

王培貴今天是特別的興奮,跑上跑下,笑的嘴都合不攏,這裡儀式一結束,後面就是招待宴會了,王培貴就要請哈縣長和季子強一起參加,季子強看人太多,再說現在大白天的,喝那麼多酒沒意思,就再三的推辭,哈縣長也想推,但沒推掉,讓王培貴纏上了,借著個機會,季子強就先溜掉了。

到了工地的外面,季子強就對司機小王說:「我先回去,你要沒事就在他這把飯吃了再走吧,聽說一會還有禮品呢。」

小王就笑笑說:「那我先把你送回去,我再回來,禮品我幫你帶上一份。」

季子強哈哈的笑笑說:「你一個人還準備要幾份禮品啊,你不要管我,我自己走回去,就當是散步了。」

司機還想說什麼,季子強搖要手,不等他說,就轉身走了。

就在季子強參見奠基儀式的時候,葉眉也坐在車上正從柳林市向洋河縣趕來,葉眉坐在車上給季子強辦公室撥了個電話,在七,八下的振鈴后她掛斷了電話,心裡想:這麼早就出去了。

她就撥通了他的手機,也是有振鈴,沒人接聽,葉眉就有點猶豫了,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去了萬一他不在,但想下,已經走了這一段路了,過去看看,而且就那麼大個洋河縣,他能跑的到那去,那就一會再打吧,車還是在飛快的跑。

她也是好長時間沒再見到季子強了,真的是有點想他,也有點對他的牽挂,一想到他,她就會記起季子強那次在她辦公室里大膽瘋狂的激~情,那是多浪漫,多奇特,多強悍的刺~激啊,一想到他吻住自己那紫色的葡萄,葉眉現在都會象過電般的全身一陣顫抖。

其實自己過去對性的要求很淡,現在也一樣,就是一月,兩月不去碰也沒什麼,還有人說女人多少天不做會如何如何,那都是扯淡。

可自從和季子強分手以後,她竟然有時候也會想那事了,可想象的對象沒有一次是老公,都是季子強,這讓她很羞愧,也很自責,可有什麼辦法呢?很多時候大腦也未必是自己可以掌握。

想是這樣想,可似乎她還是很有理性的,不會因為想那事就把自己變的瘋狂,今天去洋河縣就不是沖那事去,她感覺到了這次季子強的被舉報事件中有很多的不正常的地方,華書記一次莫名其妙的對洋河縣檢查,沒幾天就生出了這個事件,而且作為方菲來說,她對季子強的舉報也顯得有點出人意外,自己是看到過方菲望向季子強的眼神的,那種眼神自己不會搞錯,只有對一個人有了感情,才會出現那樣的眼神,但就是她,竟然舉報了季子強,這其中大有蹊蹺。

這次她也想和季子強好好的溝通一下,提醒他加強防範和應對,以免在這關鍵的時候出了紕漏。

剛才在奠基儀式上又是鑼鼓,又是鞭炮的,季子強就沒有聽到葉眉的電話,直到他離開了工地,獨自回家的時候,他才發現了葉眉的電話,他趕緊邊走邊回過去電話,葉眉告訴他,自己已經在政府的會議室等他了。

季子強沒再遲疑,也不散步了,招手打個的士,趕回了政府。

今天縣政府幹部大都休息了,葉眉在會議室喝著茶,幾個有事留在縣政府的幹部正在那作陪,他們也沒有接到市長要來的通知,也不知道是應該彙報工作還是應該安排吃飯,葉眉還不讓他們通知縣上其他的一些主要領導,這讓幾個小幹部都很緊張,真是難為他們了,季子強一進來,這幾個人算是鬆了口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