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一章溫馨的早餐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05字

?季子強就看著華悅蓮,沒有回答,現在華悅蓮看起來更加漂亮,而且顯然她已經簡單收拾過下,酒氣也已褪去,整個如花似玉的一大美女!

看到季子強用如此灼熱的目光注視自己,華悅蓮有點羞澀的笑笑說:「你幹嘛呀?是不是覺得我比西施還漂亮?」

季子強嘆了口氣,說:「你怎麼這麼臭美呀,其實我是發現你眼睛裡有兩砣眼屎!」

華悅蓮輕輕的捶了一下季子強的胸膛說:「去你的!」

季子強起來到衛生間洗漱一下,就見桌子上已經擺好了稀飯,煮雞蛋,還有幾個小菜,他誇張的說:「你還會做飯?」

華悅蓮說:「不要寒磣我好吧,這就是最簡單的早餐了,這都不會做,那我以後怎麼混。」

季子強明知故問的說:「以後?什麼以後?以後怎麼了。」

華悅蓮拽了他一眼說:「老大,你趕快吃吧,不要貧了,一會遲到了不要說我沒提醒。」

季子強癟癟嘴說:「又沒人給我打考勤,慌什麼。」

兩人就說說笑笑的坐了下來,這樣的早飯再普通不過,這樣的早飯季子強在機關的食堂也吃過無數次,但是今天他卻覺得特別香。

不錯,是特別香,那種讓人一生難忘的香,莫非,這就是人們常說的「心情」,吃龍蝦需要心情,喝稀飯也同樣需要心情,心情好了,稀飯也能喝出燕窩味?嘿嘿,當然這只是說笑罷了,其實最重要的不是看吃什麼,而是看……和誰一起吃。

從昨晚到今天,從最初的異念到現在的好感,季子強不得不承認,和華悅蓮呆的時間越長,自己越喜歡她。恩,是啊,是喜歡,朦朦朧朧,絲絲點點的喜歡,不強烈不清晰,卻如涓涓細流,讓自己周身舒爽。

吃完了早餐,季子強先離開了華悅蓮的住所,他沒有明說自己單獨離開的理由,華悅蓮也沒有問,也沒有挽留,他們都心照不宣的知道,兩個人在這個大清早敏感的時候一同出門將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情,雖然他們什麼都沒有做,但對於好事者而言,是不需要事實就可以完成想像和臆測。

還好,這一路倒也沒有遇見什麼熟人,季子強邁著輕快的步伐踱入了縣政府大門。門衛是個上年紀的乾瘦老頭兒,常常在鐵門外甩胳膊、甩腿。

老衛頭的眼睛很小,眯縫成一條線,他要是環抱雙臂端正坐在值班室,大家一定會誤認為他在打瞌睡。可是,你要是不經意之回頭一望,就會發現從他的眯縫眼裡射出一道犀利的光:目光如劍。這老頭不簡單。

「季縣長來了。」老頭客氣的招呼了一聲。

「是啊」。按照慣例,彼此招呼一聲。季子強掛著若無其事的輕快笑容,活動活動雙肩,邁開大步向辦公樓走去。

季子強回到了政府的辦公室,對於昨天的歡樂,他依然欣喜著,來到這寒氣重重的官場,他已經很久沒有過那樣放鬆過,無所顧忌,無所遮掩,無所防範的時光對他們這群特定的人物而言,是彌顯稀少的。

在這美好的回味中,季子強就想到了昨天那個喬所長了,他就像突然的吞下看一個蒼蠅,很有點不舒服的感覺,這固然是一次偶然的事情,但見小識大,從他們昨天那惡劣的行為看,可以想像平常會是個什麼樣子。

季子強考慮了一下,拿起電話,給公安局的郭局長掛了過去:「老郭,我季子強啊,今天有時間就過來一趟吧,想和你了解點事情,嗯,是關於你們局的,對,來了說。」

放下電話,季子強的秘書就走了進來,問季子強吃早餐了沒有,季子強說:「我在外面吃過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先推後一點,一會郭局長要過來,我們談點事情。」

小張恭敬的點頭說:「好的,今天也沒什麼太重要的事情,都可以推一下。」

說完小張就開始了整理書桌,搽洗茶杯,拖地抹沙發的清理工作。

季子強拿起了一份參考消息,坐在一邊看了起來。

對於有幾份報子,比如參考消息,人民日報,柳林日報等等,這都市每天必讀,絕不忽略的首要任務,很多上級精神,高層動向,在這寫報子中都會隱隱約約的體現出來。

不過能不能看得懂那就是個人的造化了,所謂的政治嗅覺是要靠不斷的歷練和本身的天賦來形成,一個看不懂新華日報,內參和參考消息的人,應該算是一個不合格的仕途中人。

有很多時候,一個隱隱約約的報道,可以讓你明白其中很多深層的問題,也可以讓你感受到政治風向的變換,抓住一次,也許就可以讓你平地騰飛。

這就是東方人的委婉,有什麼話都不願意明說,分明是要上漲物價,它卻先發表一些個人收入的增長報道,馬上要房改,它就先說說中國土地的緊缺,特別是官場,下級第一要務,就是要趕快學會揣摩上級,高層那往往只有支言片語的背後含義,理解的程度和準確性,也決定於你,在仕途之路能走多遠。

等小張把衛生打掃完畢,也到了上班的時候,郭局長也趕了過來,季子強招呼他坐下,讓小張給泡上一杯茶以後說:「老郭啊,我今天是想給你說說局裡可能存在的一些問題,你不要多心,也許我是主觀臆斷。」

郭局長見季子強如此客氣,心裡就多了幾份擔憂,越是上級說的客氣,事情也就越可能比較嚴重,他忙說:「季縣長不用如此顧忌,有什麼你就說,我是你的下級,說錯了也沒關係,何況季縣長也不會說離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