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九章香吻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后我得把錢墊上,求你們理解一下。」 季子強就轉過頭去,透過繁密的龜背竹看了過去,見吧台旁邊站了三個人,歲數都在30多的樣子,每個人都喝的有點搖搖晃晃的,站在那裡,一搖一擺。 中間一個長...

?華悅蓮久久的凝視著季子強,她有千言萬語,又不知從何說起,她的眼中有了崇拜,溫柔和欣喜,她站起來,上前一步,彎腰,在季子強錯愕詫異中,華悅蓮一個香吻就吻在了季子強的臉頰上,她的臉早已經被自己羞的通紅。

而季子強就算臉厚一點,但也感覺心在只跳,他也有了激動和快樂。

他一動不動的看著華悅蓮做完這一偉大的舉動,又看著華悅蓮滿面羞紅的回到了坐位,季子強和華悅蓮都一時沒有說話,不知道他們是在留戀這美妙的一刻,還是因為事情太過突然,沒有心裡準備而彼此尷尬。

良久,季子強端起了酒杯,對華悅蓮虛示一下,做出一個碰杯的樣子來,華悅蓮也端起了酒杯,兩人相視笑笑,都喝掉了杯中的啤酒。

放下酒杯,季子強為讓兩人擺托剛才的尷尬,就說:「我們來賭點子喝酒,敢不敢。」

華悅蓮抿嘴一笑說:「誰怕誰,來就來。」

說著,她又扯起嗓子對不遠處的一個服務員喊:帥哥,給我們拿兩個色盅過來!

很快的,一個帥氣的吧員就送來了一個色盅,華悅蓮一看到色盅,立刻微微放光,她狡默的抓起色盅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通狂搖,好像TM專業玩色子的。

季子強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氣,完蛋!這回糟了,看來華悅蓮是行家裡手,自己不爬回去也得在這裡躺到大後天!

果然,頭幾把季子強全輸。華悅蓮眼中帶笑,似乎在挑釁:小子,怎麼樣?還敢來嗎?

季子強將罰酒喝完,打了個響亮的酒嗝,然後抹抹嘴巴,說:「我就不信,今天收拾不了你!

華悅蓮並不作答,將手中的色盅搖得乒乒幫幫直響。昏暗的燈光中,依稀可見她胸前兩塊美肉隨著搖色盅的動作有節奏的跳動,猶如正在做跳躍運動的兩隻小兔子。

一時間看得季子強心旌搖動,不過季子強還能剋制住自己,只把自己的色盅也上下左右地搖著。接下來的幾把又是季子強輸,他的酒越喝越多,頭越來越昏。不得已,他只能趴在桌子上,用一隻手托著腦袋。

「怎麼樣?喝不了啦?」華悅蓮湊近季子強的耳朵問道。

季子強頭是暈,卻也沒醉,他分明感到她那溫熱的氣息像蟲子般爬上耳朵,有點痒痒,又有點刺激,他轉過頭,不想這一轉,季子強的嘴唇居然差點挨到她的雙唇。

霎時,季子強骨頭都快酥了。

他真想一把抱住她,同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親吻她。但這只是瞬間的一個想法而已。

她好像也看出了季子強的企圖,連忙把頭縮了回去,卻沒說什麼。

季子強強打精神道:「怎麼,怕我喝醉啊,我們繼續玩色子?」

華悅蓮用手輕輕擦了嘴唇一下,然後咬著下嘴唇,說:「好,只要你不怕,我陪你繼續玩。」

季子強看著她的表情有點痴獃了,說真的,她現在的樣子還真可愛,不像安子若,發起脾氣來,咄咄逼人。

一想起安子若,季子強心裡忽然有有了點疼,他儘力將心中的痛楚壓下去,對華悅蓮說:「不過,我想和你換一種玩法1

「換一種玩法?」華悅蓮一愣又說:「那你說怎麼玩?」

季子強剛要說話,就聽旁邊那吧台「呯」的一聲,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叫你們老闆過來,看看我們需要不需要買單。」

那收銀的妹妹就低聲下氣的說:「老闆不在,你們要是不付賬,最後我得把錢墊上,求你們理解一下。」

季子強就轉過頭去,透過繁密的龜背竹看了過去,見吧台旁邊站了三個人,歲數都在30多的樣子,每個人都喝的有點搖搖晃晃的,站在那裡,一搖一擺。

中間一個長相兇惡的人一語不發,很有威嚴,在他旁邊一個倒是指著收銀的小姐說:「你搞清楚一點,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這場子封了。」

那收銀小姐只是一個勁的說著好話,陪著不是,但繼續的糾纏要錢。

季子強是認識中間那個人的,他是城關派出所的所長,名字叫喬小武,估計他旁邊那兩個也是派出所的幹警,按說一般的場子是認識他們的,沒人敢問他們要錢,不要說免費喝你點東西,到了逢年過節時候,你老闆還得屁顛屁顛的拿上紅包去拜年的。

對轄區的所有娛樂場所,他們都是有治安管理的許可權,要是封你個場子,隨便都可以找到個合理的借口。

今天看這樣子,收銀小姐是不認識他們,才會出現如此的誤會。

季子強搖下頭,這種事情他也無能為力,公安系統不是沒有整頓過,但以自己目前的許可權,很多時候只能睜隻眼閉隻眼,政策在基層執行起來,不是想象的那麼容易,特別是在洋河縣這樣一個人情相連,盤根錯節的地方。

可是今天他不出頭也不行了,因為事態的發展有了變化,就見喬小武所長的旁邊一人,撩起了襯衣,露出了那閃著寒光的槍柄對收銀小姐說:「要不先把我這家什留在你這當酒錢。」

那收銀小姐大吃一驚,她一下就瞠目結舌的說不出話來,手槍她就在電影里看到幾次,真的還沒看到過,能隨身攜帶手槍的人,要麼是警察,要麼就是歹徒,但不管是那種人,自己都是惹不起的,她囁嚅著說:「對……對不起,你們……可以免費。」

季子強就見那喬所長臉上露出了一種得意的神情,他很讚賞的拍拍旁邊那個露傢伙的人的肩膀說:「你小子,人家還是個小姑娘,嚇唬她做什麼。」

那人也放下撩起的襯衣,瞪了收銀小姐一眼說:「以後看清楚,這是喬所長,明天讓你們老闆到派出所來一趟。」

喬所長就很趾高氣揚的仰了仰頭,對那個已經受驚嚇的笑姑娘說:「這是真話,你給老闆說,他明天白天不到所里來給我報道,我晚上就來封你們場子。」

季子強一股無名火就升了上來,本來為個結賬小事情,他不想露面,以後會專門針對這種現象做一下整頓的,但這幾個人的行為也太過惡劣,他就不的不出面了……

因為這裡發生了爭吵,旁邊的人又見是警察,都一個個悄無聲息了,連吧台放音樂的小伙,也下意識的調低了音量,而季子強在那龜背竹後面冷哼了一聲說:「無法無天。」

他的話在這個時候就顯得異常清晰了,這派出所的幾個人就一起的扭轉過頭,眯起眼看看,在洋河縣這塊土地上,還有那位大爺如此囂張。

季子強說了一句話,也沒有站起來,依然是坐在那裡,這幾個人看不真切,就搖晃著準備過來看看到底是誰活膩了。

華悅蓮就坐不住了,她也是認識這幾個人,怕他們過來看到季子強不大好,她就站了起來,說:「喬所,你也在這埃」

喬所長定眼一看,奧,是局裡小華,華悅蓮來的時間雖然很短,不過在公安局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一個警花,喬所長當然是認識了,他就露出了笑容,噴著酒氣說:「小華啊,我當是誰,和男朋友來喝咖啡了,呵呵,帳算在我頭上,不用買單了。」

以他的資歷,他也不怕華悅蓮的,但終究華悅蓮在局裡,還是這樣一個漂亮的美女,他就不大好計較了,只能就此打住,他旁邊兩個也認出是華悅蓮,都訕訕的笑笑說:「美女在此,閑人迴避,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

轉過身,那喬所長對收銀的小姐說:「哎,姑娘,他們今天的消費也免單了,嗯,聽清了嗎?」

那小姐敢不聽啊,連連的點頭說:「知道了,他們也免單。」

季子強有點搞笑了,你們自己吃霸王餐也就算了,還讓我跟著你們一起混啊,傳出去都成笑話了,他就沒回頭的又說了一句:「我有錢,不需要免單,白吃白喝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

這話就讓喬所長受不了了,他陰冷的轉過身來,看看這面,又對華悅蓮說:「小華,不是我不給你面子,你這男朋友有點操~蛋了,我倒想認識認識,看看是那方的諸侯。」

說著話他就繞過了龜背竹,走了過來,華悅蓮有點慌亂,但也是手足無措,不是該怎麼做了,倒是季子強點上一支煙,淡淡的抽著,連頭都沒有偏一下,根本是看都不看一眼走過來的喬所長……

吧台中的小姐和調酒師們都是一臉的驚恐,知道今天要鬧事情了,一面替龜背竹後面的人擔心,一面也在埋怨他,看看就把這幾個瘟神送走了,你說什麼風涼話,一會打起來了,不知道又要損壞多少東西,這事情你連110都沒辦法打。

喬所長就走了過來,他很有型的還彎下了腰,偏轉著頭,藉助微弱的光線,看向季子強,嘴裡還說:「我瞅瞅,是那位大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