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八章善解人意的華悅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能心智恍惚,但絕不會眼光如此之差,季子強在自己心中依然還是高大,閃亮的形象。 華悅蓮費力的搖搖頭,打住自己對季子強那一閃而過的懷疑,說:「季縣長,想什麼呢?」 季子強讓她這一叫,猛然驚...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在得知了自己的處境,毅然不顧美女應有的矜持和自重,不速而來,這怎麼可能不讓季子強思緒萬千。

華悅蓮是不會知道季子強心中的變化,她幽幽的說:「不過話又說回來,誰沒有過失誤和大意呢,這絕不是你的本意,我一如既往的相信,尊重你,這個挫折只會讓你變得更加堅強和成熟。」

說著話,華悅蓮就坐了下來,從自己隨身的坤包中取出了幾疊錢來,對季子強說:「這裡是三萬元錢,有我自己的一萬多,還有的是我問同事借的,你先把錢退賠了,我想那樣可能對以後的處理有所幫助。」

季子強驚訝中拿起了那茶几上的三萬元錢,啊反覆的看著,像是沒見過錢一樣,最後他聲調底沉的,緩慢的說:「不怕我沒錢還啊,我現在可是個窮光蛋。」

華悅蓮搖下頭說:「本來就沒打算讓你還,只要可以減輕一點你的處分,不要一下子讓你萎靡不振,這點錢又算的了什麼?」

季子強拿著錢的手有點顫抖,他的眼中也有了一點淚光,他也突然發現,自己還是這樣一個多愁善感的人,而對華悅蓮的綿綿神情,季子強也恰如醍醐灌短寤幔或許,在過去的很多時候,自己對華悅蓮所抱有的也未必全是想入非非,難道自己沒有為他動過心嗎?

應該也曾今動過,就在那個月夜,自己不是也有想要擁她入懷的衝動嗎?

而每每在自己和她相處時的那份恬靜,安詳和舒暢,其實也表明了自己對她並非全無渴望。

季子強拿著錢,心思已經遨遊在了天際,他眯起了雙眼,心海已蕩漾在感情的漩渦中,他這個時候,更是驚訝的發現,自己很久很久沒有在想過安子若了,這種變化,其實也就是從那個和華悅蓮攜手的月夜開始。

季子強想到這,怔住了,他準備鄙視自己,鄙視自己的喜新厭舊,鄙視自己的見異思遷。

華悅蓮疑惑不解的看著季子強,他手裡拿著錢,臉上的神色怪怪的,忽喜忽怨,似笑非笑,有時候迷茫,有時候又很溫柔。

難道這人真的讓自己看走了眼,他平常所有的表現都是一種對自己的偽裝,只有見到錢的時候,他才會如醉如痴,心神恍惚?自己聽說過這個社會有花痴,但還沒聽說過還有錢痴。

不可能,絕不可能!自己縱然對他一見鍾情,也有可能心智恍惚,但絕不會眼光如此之差,季子強在自己心中依然還是高大,閃亮的形象。

華悅蓮費力的搖搖頭,打住自己對季子強那一閃而過的懷疑,說:「季縣長,想什麼呢?」

季子強讓她這一叫,猛然驚醒過來,停頓了一下,帶點壞水呵呵的笑笑說:「第一次見你這樣認真,感覺你這個表情滿可愛的。」

一霎時,華悅蓮的臉上就飛起了一片紅暈,她內心有了甜蜜的感覺,真的感到自己今天來的值,她嗔怪的白了季子強一眼,帶著嬌羞說:「季子強同志,我們在談正事,你不要胡思亂想。」

這話就說的有點問題了,季子強像是受到了什麼啟發,就專門的開始胡思亂想起來,看著華悅蓮那丹鳳眼含嗔帶羞,兩彎柳葉眉如鑲嵌在珍珠邊緣的細紋,亮麗華彩。長長的睫毛如一翕窗紗遮蓋住了美麗的雙眼,如夢似幻,細小的瓊鼻如漢白玉石雕刻而成,晶瑩剔透,而薄薄的嘴唇呈現出一種淡淡地玫瑰紅,讓人忍不住想去採擷它的美麗。

他就有了想吻一下華悅蓮的想法,不過也僅僅只是想法而已,他還沒有失去理智,他笑笑說:「好吧,我們就來談點正事,今天我請你出去喝咖啡,怎麼樣?」

華悅蓮難以置信的說:「你還有閑情雅緻出去喝咖啡?」

「怎麼沒有,面對美女,我心情舒暢的很。」季子強恢復了他慣有的淡定,用調侃的語氣說了起來。

華悅蓮也渴望可以和季子強一起去享受浪漫,但她還是有些擔心的說:「那你答應我,明天拿這錢先去退賠了。」

季子強意味深長的注視著華悅蓮說:「你能來幫助我,就說明你還是很相信我,而我也不會讓你失望的。陪我去喝茶,我給你詳細的說下這件事情的原委。」

華悅蓮怔了一下,若有所悟的點頭說:「好,我陪你去。」

季子強拿起桌上的那三萬元錢說:「這個你先裝上,一會你就知道為什麼讓你裝上了。」

季子強之所以邀請華悅蓮去酒吧,那是因為他很清楚女孩對酒吧的迷戀,對她們來說,明滅不定的燈光,紫紅色的葡萄酒就代表著浪漫和柔情,

在距離政府不遠的一個地方,上個星期剛開了一家酒吧,有一次季子強從旁邊過的時候,還接到了一個漂亮小妹妹散發的優惠卡,當時季子強一笑置之,沒當成一回事,現在,他就帶著華悅蓮一起到那裡去。

在走路的這段時間裡,季子強想起了很多事情,有工作后這些年日子裡的點點滴滴,也有和安子若,葉眉在一起的悲或喜的往事。

這個地方太靠近政府了,在這來的一路上,華悅蓮沒有像過去幾次那樣挽起季子強的胳膊,他們並肩漫步著,有一點點距離,又不時的在手臂擺動中稍稍的碰觸一下對方,來提醒彼此的存在,但每一次的碰觸都讓華悅蓮心跳加速。

酒吧里除了很多酒,還有很多人,當然包括很多漂亮的女人,白天在洋河縣你是根本見不到這麼多漂亮的女子,但到了夜色低垂的時候,她們就像那一朵朵盛開的夜來香一樣,不知道從什麼角落裡冒了出來,讓你驚嘆於當今社會美女的繁多。

此時,這裡正是高巢迭起的時刻,這一個神奇的地方,在這裡沒有矜持和低調,\時尚\也不僅僅只是一個形容詞。

有的女孩們累了,蜷縮在沙發上和男朋友喃喃私語,有的女孩手裡拿著鏡子,往已經很漂亮的臉補妝,空氣中瀰漫著香水的味道,分不清牌子,卻令人迷醉。

絲襪,彷彿是女人們走進酒吧的門票。不同款式、不同顏色、不同質地,區分了數以萬計原本一樣的女人。

在浮躁的社會,他們每天忙不迭地奔波,偶爾在暗夜裡放縱肉身,卻緊鎖心門。這所有放浪形骸的背後,其實都隱藏著靈魂深處的痛,或許,這痛,只有他們自己和夜色能讀懂。

季子強他們進去的時候,好一點的位置已經沒有了,季子強隨便看看,就發現在吧台旁邊那幾大盆一米多高的龜背竹後面,還有一張小小的桌子,他就拉了一下華悅蓮,走進這個隱秘之所,你還別說,坐在這裡,由於高大,繁茂的龜背竹遮擋了光線,外面的人是很難看出裡面坐的是誰,而他們在燈光的陰影處,卻可以清晰的看到走過吧台的來來往往之人。

季子強叫來了一個很漂亮的小服務員,要了一打啤酒過來,起初也沒有說太多的話,兩人先是幹掉了幾瓶啤酒,華悅蓮這才說:「你剛才告訴我,來陪你喝酒你會對我詳細的說說情況,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季子強就裝模作樣的說:「什麼詳細情況?」

華悅蓮就不願意了,她動手擰住了季子強的胳膊說:「想耍賴是不是,你不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專門對付賴皮的。」

胳膊倒也不疼,人家華悅蓮沒捨得用力,但季子強還是表現出一副呲牙咧嘴的樣子說:「警察阿姨不能打群眾。」

華悅蓮就嘻嘻的笑了起來,手上多用了一點力氣說:「你說清楚,叫警察什麼?」

季子強討饒的說:「警察大姐。」

華悅蓮就又用了一點力氣,季子強只好改口說:「是警察妹妹。」

「嗯,這還差不多,現在坦白從寬,說吧。」華悅蓮放開了手,不依不饒的追問起來。

季子強不說清楚也知道今天華悅蓮是放不過自己,他就收斂起了笑意,很認真的說:「首先我感謝你想要幫助我的這份心意,真的,我很感動。」

說著話,他拉起了華悅蓮放在桌上的小手。

華悅蓮有點心慌和緊張,但沒有企圖去掙脫,她也試探著用力回握了一下季子強的手,這樣的感覺好好埃

季子強那皮糙肉厚的老手是沒有多少神經末梢的,他沒過多的反應,繼續說:「事情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樣,我是收了那三萬元錢,但我一分沒用,全部給了黑嶺小學,讓他們為孩子們做生活補助了,今天市紀檢委的劉書記已經查明了此事,只是沒有給大家公布罷了。」

季子強說的很平淡,很輕描淡寫,但華悅蓮就聽的很震撼了,從季子強那淡漠的眼中,從季子強那平靜的口吻里,她看到了一顆真誠,善良,充滿同情的心,這才是自己所愛的人,不錯,季子強沒有辜負自己對他的愛戀,雖然這隻不過是一種單相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