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七章流言風語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呢?在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裡,都傳遍了這個消息。 因為市紀檢委對季子強的受賄調查,勢必會形成一股軒然大波,街頭巷尾,人前人後,幹部群眾,男女老少們都開始了議論和發表自己的高見,最後形成了同意的口...

?季子強剛要說話,就在這個時候,劉永東的電話響了起來,季子強只好稍等一下,讓他接完電話在說,劉永東也是鄒了下眉頭,準備拿出來電話,把它掛斷,但低頭一看號碼,他趕忙就接通了說:「華書記啊,你好,我劉永東。」

邊說話,他就站了起來,走到門口,但想想,外面也是人來人往的,通話不方便,他就又回到了沙發旁邊對這電話說:「我在季縣長辦公室呢,書記有什麼指示。」

那面華書記就說:「怎麼樣,說話不方便是嗎,事情落實了沒有。」

劉永東回答:「是。」

那面華書記問:「季子強也認了嗎?」

劉永東依然不能細說,還是簡單的回答:「是的。」

華書記理解劉永東不方便說話的環境,就自己撿主要的說:「那就按你們正常的程序走吧。」

「好的,華書記,一會我給你專門詳細的彙報。」因為季子強也在現場,劉永東有很多話不好說,不過剛才華書記的話他也算是聽清了,意思是讓自己絕不要手軟,按紀檢委的程序走,

但也僅僅局限於是紀檢委,華書記的話里沒有讓自己把案件移交給檢查機構的意思,看來和自己最早的推測差不多。

劉永東掛上電話,他冷冷的又看了季子強一眼,接著剛才的話題說:「季縣長,考慮的怎麼樣了,贓款準備怎麼辦?」

季子強搖搖頭說:「我是不會退的,我也沒法退。」

劉永東心中嘆息:這個不知道死活的東西,錢算什麼?保住自己才最重要,怎麼淺顯的道理都不明白,也不知道他在官場混這幾年是怎麼混的。

他就說:「我勸你想明白一點這其中的厲害關係,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主意你自己拿。」

季子強抬起頭,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劉永東,淡淡的說:「那點錢早就給黑嶺小學的孩子們補助生活用了,你現在讓我退,我哪有錢啊,我一月才多少工資。」

房間里一下子就寂靜了,劉永東睜大了雙眼,他難以想象的看著面前這個沉默了憂傷的人,他的心一陣緊縮,大意了,大意了,自己和華書記都被這小子耍弄了,不對,好像自己剛才還沒問到那錢的來龍去脈就給華書記做了彙報。

是自己過於大意,更是自己自以為是了,心想那錢誰拿了不貪,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真的沒留下。

劉永東辦了好幾年的案子了,很少遇見季子強這樣的人,他又不得不從心裡對季子強有點佩服,能從自己手下逃脫的,那才是好漢子,真英雄。

劉永東就苦笑了一下說:「真有你的,怎麼不早說。」

季子強依然低沉的說:「你老是板著臉,我都嚇壞了。」

兩個人互相的看看,都笑了起來,只是他們兩人的笑是各不相同的,劉永東有很多的苦笑成份在其中,他要好好想下,到時候怎麼給華書記解釋自己的冒失。

而季子強臉在笑,但心裡還是在痛,他一直也沒有走出被人拋棄和背叛的沮喪。

劉永東在後來又去了一趟黑嶺鄉,落實了這兩筆款項的出處,不管從時間上,還是從數額上,和季子強所說的完全吻合,他就沒有在回到洋河縣城來,帶著說不上似乎沮喪還是欣慰的心情,直接從洋河縣的黑嶺鄉回市裡彙報去來。

洋河縣城呢?在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裡,都傳遍了這個消息。

因為市紀檢委對季子強的受賄調查,勢必會形成一股軒然大波,街頭巷尾,人前人後,幹部群眾,男女老少們都開始了議論和發表自己的高見,最後形成了同意的口徑,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看著挺好的一個人,又是掃黑,又是阻止黑心老闆拆遷,搞了半天還是一個人面獸心,衣冠楚楚的偽君子。

在快下班的時候,季子強的秘書小張就來到了辦公室,他有點沮喪的把外面的傳聞告訴了季子強,最後憤憤的說:「三萬元錢算個什麼,要說這也算受賄,只怕這大院裡面沒有幾個人敢說自己是清白的了。」

季子強搖搖頭,很嚴肅的對他說:「小張,你這樣的看法就是謬論,不要以為錢不多,就不算什麼,是啊,比起那些動以百萬,千萬的大貪,這是很少,可是你不要忘了,多和少都是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你還年輕,記住,永遠不要用別人的錯誤來詮釋自己的錯誤。」

小張一下張大嘴,有點傻了,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沒有想到,季子強都這樣了,馬上就要死翹翹了,還有閑情雅緻來教育自己,不過季子強平常的深不可測,還是讓小張心有餘悸,不敢輕慢這個將死之人。

小張趕忙低下頭,說:「我也是說個氣話,為你抱打不平。」

季子強笑笑也就不說什麼了。

吃飯的時候,在飯廳里,季子強看到很多同情的目光,也許,在這個權力場中生存的人們,他們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樣,他們是可以理解季子強的行為,因為他們看的太多,也深明其中的道理,那就是不怕你貪多少,就看你能不能站好隊,穩住你手中的權利,這不過是個由頭,或者說是個整你的借口。

所以在季子強端上碗,還是有幾個自認很有俠肝義膽的年輕人坐在了季子強飯桌上,他們很有點自豪和鄙視那些過於敏感的人,過去這季縣長桌子上根本沒有空位置,今天有的人就裝著和別人聊天,裝著沒看見季子強,忘了平常自己早早來搶佔的這個桌子了。

但這還不是他們最大的意外,他們的意外在於,季子強可以猶如往常一樣的和他們談笑風生,了不起,看看人家季縣長這膽色,這淡定,真所謂男人在小便--不服不行。

季子強吃完飯也不敢隨便上街了,他怕見到認識他的老百姓會唾他一臉,他一個人就窩在辦公室里,打開電腦,隨便的看看,對於上次那個歐洲女人的研究,他決定還是要在深入一點,不為號色,純粹就是為了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萬一有一天他們再來侵略我們了,研究透了就可以消滅敵人。

他一個人傻呵呵的看著島國動作大片。正看的上勁,就聽到了敲門聲,季子強吃驚不小,他辦公室門經常習慣不反鎖的,怕來人看到自己正在研究敵人,那是會暴露自己的戰略企圖,所以他趕忙慌亂的關上了這幾個網頁,這才對外面喊了聲:「請進。」

來的人讓季子強比剛才還要驚訝,他看到了一個比剛才電腦上看到的美女還要漂亮的美女,那就是華悅蓮,她款款的走了進來,轉身關上門,又面對著了季子強。

華悅蓮在這燈光更是顯得格外的奪目鮮潤,直如雨打碧荷,霧薄孤山,說不出的空靈輕逸,嘴角邊帶著一絲幽怨,更叫人平添了一種說不出的情思。

季子強愣了一下神,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個不速之客會是華悅蓮,他猶豫著招呼說:「華美女,你怎麼來了,沒提前聯繫下,不怕我不在,讓你白跑一趟埃」

華悅蓮卻沒有絲毫想要開玩笑的意思,她的神情充滿了憂傷,淡淡的說:「就現在這情況,你能跑哪去,還不得一個人老老實實的呆在這裡。」

季子強想想也是,就調侃著說:「不錯,到底是搞公安工作的,還有點分析能力嗎。」

他想要把眼前的氣氛調節輕鬆點,顯而易見,這都是徒勞的,因為華悅蓮沒有改變,她依然幽怨,惋惜的看著季子強說:「為什麼你要這樣呢?僅僅為這幾萬元錢,就葬送了你大好的前程,你不後悔嗎?你感到合算嗎?」

季子強驚訝於華悅蓮的態度,過去在每一次的相聚時,華悅蓮總是溫文爾雅,猶如小鳥依人般的溫馴,乖巧,但今天她竟然數落起自己。

在更多的時候,季子強都是經常教育和訓斥別人,今天他也算是嘗到了這種滋味,季子強苦澀的笑笑,他的心裡沒有因為華悅蓮的態度變化而生氣,他感受到了華悅蓮對他的關心。

季子強說:「你說的對啊,的確是不值得。」

華悅蓮說:「不值得你還要這樣做?你不是干傻事嗎?」

季子強說:「我不是傻子,當然不想干傻事。」

華悅蓮看看他,嘆息一聲說:「可是你卻幹了……哦,對不起,你看我這人,本來我今天是想安慰一下你,反到說了怎麼多的廢話,你不怪我吧?」

季子強很真誠的看著華悅蓮說:「不會怪,你知道你的心意。」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季子強有了一種奇妙的感覺,那是一種深入到心脾的溫暖,看著華悅蓮,一陣陣漣漪在季子強心底波動和蕩漾起來,原來在這洋河縣還是有人在惦記和關懷著自己,而自己一直只是把這個人當成普通的朋友,只是在茶餘飯後的寂寞里偶爾才會有些想入非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