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六章打壓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61字

?吳書記又繞來繞去的探了一會劉永東的口氣,他說:「看起來這回是確有其事,不知道劉書記認為應該怎麼處理?」

劉永東狡默的笑笑說:「你問這事情啊,呵呵呵,我也說不上來,最後看情節和影響程度了,你老吳也不要擔心什麼,這是他季子強個人的問題,怪不得你們班子。」

吳書記說:「是啊是啊,現在這社會誘~惑太多。」

兩人就虛來晃去的扯了一會,感覺時間差不多了,那小子也該自己緊張夠了,劉永東然後才帶上兩個隨行的工作人員到了旁邊的會議室。

時間不大,他就結束了對許老闆的調查,分手的時候對許老闆說:「好好回去做你的生意,今天的調查問話就先到這裡,後面在有什麼情況我們會通知你。」

許老闆萎靡不振的低著頭說:「我和季縣長真的也沒什麼利益糾葛,就是想巴結一下他,唉,劉書記要考慮到我們做生意的難處。」

劉永東笑笑說:「知道,知道,所以才是今天的調查問話,我們也是要給你們創造一個良好的投資環境。」

許老闆就憂心忡忡的離開了,吳書記迎了過來說:「劉書記,現在過了吃飯時間了,我陪你們在外面簡單的吃一點。」

劉永東看看手錶說:「那搞簡單一點,吃完飯還要找季子強談話。」

吳書記說:「這我知道,安排的很簡單,也不喝酒。」

說完就帶上劉永東幾個人到了前院,上車吃飯去了。

現在天也不怎麼熱了,季子強今天跑了一個鄉,身上也是一層的灰,中午也沒在鄉上吃飯,進城以後帶上司機和秘書就在政府附近的一個小飯店隨便的吃了點東西,吃完飯趕快回去沖洗了一下,季子強沖洗完就換上襯衣,小迷了一會,正睡的舒服,外間辦公室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季子強嘴裡嘟囔了一句髒話,迷迷噔噔的出去接通了電話:「我季子強啊,你那位?」

對面就傳來許老闆的聲音:「季縣長,是我。」

「哦,你不睡午覺亂打什麼電話。」季子強隨口問。

「睡什麼啊,我都愁死了。」許老闆嗓音有點干啞的說。

季子強還是有點迷瞪,就打了個哈先說:「愁什麼,錢太多不知道怎麼化是不是,那給我送來。」

那面就聽許老闆有點驚慌的說:「你還提錢,今天我讓吳書記叫過去,你們市上紀檢委的有個劉書記找我談了幾個小時的話,就問我給你送錢的事情。」

季子強一個激靈,馬上睡意全消了,他忙問:「真的啊,那你怎麼說的。」。

那面許老闆期期艾艾的遲疑了一會,才小心翼翼的說:「我顯示抗著的,後來吳書記給我做工作,說是副縣長舉報的,就上次我們在的時候,她給撞見了,你說我怎麼辦,最後……..我就是給你趕快說一聲,免得你措手不及。你看我們該怎麼找個借口。」

這許老闆也是回去想了半天才決定給季子強通知一聲的,在他的想法中,季子強有辦法抗過去,那自己也是事情就不大了,不可能收錢的沒事,送錢的罪反而大吧。給季子強早點說下,說不上他會想出個什麼辦法來。季子強手拿話筒,臉色黯淡下來,他的眼睛也眯了起來,對話筒里許老闆的「喂喂」聲,他恍若未聞,機械的放下了話筒,一屁股坐了下來。

他的心裡很痛,猶如小刀在慢慢的切割,他心痛的不是事情的敗露,痛在一種被出賣的感覺,他凄傷的慢慢咀嚼這這種滋味,方菲!方菲!為什麼會是她,是因為她的覺悟?不會的,她本來就不是一個廉潔的人,這樣的人她何來覺悟之說呢。

是因為自己最近對她的冷淡嗎?對她的迴避嗎?但就因為這,她就一點不顧彼此的那一份情意了,拿起刀來,要置自己於死地?

哀傷有時候會擊垮一個人的理智,可以讓一個人沉淪和頹廢下去,但在另一些時候,它反而會讓心變得清澈透明。

季子強沒有被這種凄迷影響到思維,他在追尋自己被出賣的根源,他的判斷力,洞悉力,以及對人情世故的理解力都開始各自的發揮起作用。

後來,他想到了那天市委華書記吃完飯在午休前專門的叫了方菲去他房間談話的情景,當時季子強就有點奇怪,這樣的工作彙報為什麼不是吳書記,也不是哈縣長,而是一個墊底的副縣長去彙報,但那個時候他是絕對沒有想到更深的地步,疑問只是驚鴻一瞥,一閃而過。

此刻,季子強就有了一個輪廓分明的印象,看起來方菲的背叛,不能簡單的把她歸咎到是方菲的對自己不滿的情緒引起,方菲是一個宦海中人,她也不乏聰明和成熟,退一步來說,就算她只是一個普通單純的女人吧,但耳濡目染了這些年的官場百態,她不可能沒有一點理智,更不可能不知道這種舉報的負面作用。

那麼她還是這樣做了,如果大膽的推測一下,她的這一舉動很有可能是和華書記上次找她談話具有不可分割的關聯,假如這個推理可以成立,那麼,在方菲背後的推手就是華書記了,華書記他需要打擊自己,更需要在這個問題上做出文章,以達到波及葉眉的效果。

看起來,季子強似乎已經找到了問題的癥結,但就算他找到了,也依然不能減輕絲毫內心的傷痛,他厭惡這樣的出賣,這樣的出賣對他來說,太過痛苦,不管是方菲,還是吳書記,還是許老闆,他們的出賣都讓季子強有一種切膚之疼。

季子強難以抑制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