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八十五章唯女子難養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然起來,和劉永東說了一會話,就見秘書帶進來了許老闆。 許老闆大不咧咧的進了房間,剛要招呼,就感覺這裡氣氛不大對頭,劉永東和他倆個手下,都是搞慣了紀檢的人,見了當事人,臉上難以掩蓋的就會流露出一...

?現在他一看劉永東的臉色,也很快的打住了玩笑,放下手中的茶杯說:「劉書記專程過來,想必是有重要公務吧?」

劉永東點點頭,凝重的說:「一大早華書記專門安排了我過來調查一件事情,時間緊,也沒和縣上通報,老吳你理解下,是這樣的,華書記接到你們方副縣長的舉報,說季子強同志有收受賄賂的重大問題,市委對此很重視,希望你們也可以全力配合查清此事。」

吳書記心裡有點發毛,這方菲怎麼把季子強舉報了,不是看他們兩人關係不錯嗎?還有些傳言說兩人不清不楚的,就算沒有什麼傳言,自少也不用舉報吧,這但凡手上有點權的人,那個屁股上沒有幾坨屎。

看起來這古人說的「唯小人和女子難養也」,一點不錯,古人誠不欺我。。

劉永東在上次調查季子強的事件中就已經看出了吳書記明哲保身,不會為下面擔當責任的個性了,所以這次也就沒有迴避他,把問題給他和盤托出,說到了那個行賄的許老闆,劉永東就問:「吳書記對這許老闆熟悉不熟悉。」

吳書記暗暗叫苦,這許老闆給自己也是有過貢品的,老天保佑,不要因為季子強的事情把自己也捎帶上去了,他就說:「這許老闆我認識,是本地一家飼料公司的老闆,有點錢。」

劉永東哦了一聲說:「那就請吳書記先通知這老闆過來一趟,我們和他談談,通知的時候先不要說其他事情。」

吳書記點頭說:「那是自然。」

他就拿起電話,裝著找了一會電話號碼,最後給許老闆撥了過去:「許老闆,我吳學軍啊,有點事情找你諮詢一下,你到我這來,對,現在過來,呵呵,小事情。」

放下電話,他們又一起閑扯了一會,吳書記在這個過程中就充分的分析了事情的可能性,這個許老闆他是了解的,出手大方,喜歡交結領導,應該就是上次那個欠款季子強幫了忙,他專門感謝季子強的,想來也不算太大的一件事情,只是這裡面涉及到了市委的華書記,那情況就實難推測了,會不會是他們兩派又開始了火拚,自己該如何?

自己誰也得罪不起,只好聽之任之,順其自然吧。

怕就怕這個許老闆到時候連自己也扯出來,嗯,應該不會,季子強真的讓華書記摁翻了,他姓許的在洋河縣還得靠自己。

這樣想想,吳書記也就坦然起來,和劉永東說了一會話,就見秘書帶進來了許老闆。

許老闆大不咧咧的進了房間,剛要招呼,就感覺這裡氣氛不大對頭,劉永東和他倆個手下,都是搞慣了紀檢的人,見了當事人,臉上難以掩蓋的就會流露出一種審視和冷冽出來。

許老闆文化不高,但對人對事卻很通透,知道今天是有大事情了,但他也沒太過慌亂,先給每人發上一根中華煙,然後說:「吳書記,看起來是有什麼事情吧。」

吳書記點點頭,面色凝重的給他介紹劉永東:「這是市紀檢委的劉書記,今天找你了解一個事情,你一會好好配合下。」

他刻意的把「一個事情」這幾個字咬的很重,讓許老闆明白,不要亂扯,點到為止。

許老闆何許人,那也是洞庭湖裡的麻雀,經見過一點風浪的,他笑笑就對劉永東問了個好,吳書記又對劉永餼褪撬橇瞎司的許老闆,那你們先聊,我迴避一下。」

劉永東想想說:「老吳,你先忙,我們就到外面小會議室問話,說不上還要請你協助。」

說著話,幾個人就站起來,到了旁邊的小會議室,吳書記簡單的安排了一下,就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坐了一會,到底還是有點心神不寧起來,但又不好過去聽,就隨手拿起一份文件想看看,看了好長時間,也是一個字沒看進去,剛才他那份坦然又被攪亂了。

坐了好長的時間,那面市紀檢委的小王過來說:「吳書記,還要請你個這個許老闆作作工作,劉書記請你過去一下。」

吳書記就趕忙站起來,隨著小王到了會議室,就聽劉永東說:「許老闆啊,我們也是有些根據才來的,你也不要給我打馬虎眼,你說的那次給學校的捐款和我們掌握的那次在時間上是有差異的,就說第二次吧。」

許老闆在過來以後,心裡慢慢的緊張了,這個劉書記很難對付,最惱火的是那次送錢方菲是看到的,這就在他心裡有了陰影,不知道是不是方菲舉報的,要是她舉報,事情就難解釋了,他就說:「我記得就是那一次啊,你也知道,我們做生意的,每天迎來送往的,那能記得那麼清楚。」

劉書記緩和了一下臉上的冷峻說:「就因為你是做生意的,所以我們才這樣好言相勸,你放心吧,你對洋河縣還是很有貢獻的,你那廠子在季子強手上也沒有什麼資金利益糾葛,就算是送錢,也只是禮尚往來,我們會考慮具體情況,不會連你也栓上。」

這也是劉永東的心裡話,他已經看明白了這件事情的真是意圖,華書記不過是想打擊葉眉和季子強,他也不會希望牽扯出太多的問題,這對哈縣長也是不利的,只要許老闆說出季子強來,其他事情睜個眼,閉個眼問題不大。

劉永東就看看吳書記說:「老吳啊,你給許老闆說說道理,希望他可以配合調查。」

說完這些,劉永東就帶上幾個人離開了會議室,到吳書記辦公室坐了。

吳書記見會議室只有自己和許老闆兩人,就問:「許老闆,你給我透個底,到底有沒有那事情。」

許老闆想想,他也不怕吳書記亂說,憑良心講,這吳書記比季子強拿的更多,有什麼怕的,他就說:「吳書記,這事情真不能亂說的,我這人有自己的原則,就不為我自己想,我也不能害別人。」

吳書記很是讚許的點點頭說:「不錯,我早就感覺你這人很義氣,但今天這事情你不吐點貨出來,只怕也過不了關,要是你……」

許老闆就一口回絕了說:「吳書記,你也不要勸,有什麼事情我擔著。」

吳書記猶豫了一會,他不的不冒點險說:「許老闆啊,不是我逼你說什麼,你們上次是不是讓仲方縣長撞見了,這事情是她舉報的,你想下,一個副縣長的舉報會是假的嗎,其他話我也就不多說了,你自己想。」

這許老闆就有點傻了,真的就是方副縣長舉報的,這隻怕很難抵賴了,他一下子就焉了,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吳書記很是同情的說:「許老闆,不過你放心,這事情是針對季子強來的,至於你,我會極力擔保,剛才你沒來的時候,劉永東書記的意思也基本是這,就算你說出來了這件事情,相信在將要換屆的關鍵時刻,上面為了維護穩定,也不會把季子強處理的過重,最多就是黨內和組織處理,不會上綱上線的。」

許老闆還是有點擔心的說:「可是幾萬元都要起訴埃」

吳書記嘿嘿的笑笑說:「每年處理了那麼多的幹部,你見過幾個起訴,判刑的,大部分都是內部處理,降職和處分,何況季子強還有很深厚的背景,我估計對他也就是調離洋河,給個閑職了事,還有一些內情我不便給你多說,你聽我的沒錯,我不會害你。」

許老闆還是很猶豫的說:「我怕說出來就把季縣長徹底得罪了,以後我的日子就難過了。」

吳書記輕蔑的說:「得罪他算什麼,這次是上面要拿他開刀,你抗的住嗎?搞急了他們把這事情再移交到檢察院,那就不是調查問話這麼輕鬆了。」

徐老闆頭上就冒汗了,對官場的鬥爭他不熟悉,但大體還是知道一點,人家既然已經對季子強下手了,不搞出個雞飛狗跳,他們是不會罷手的。

吳書記看這許老闆有點動搖了,就很親切的用手拍拍他的肩頭說:「再想下,我先過去了。」

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吳書記就對劉永東說:「那小子差不多了,他也主要是擔心自己受到牽連,我想這問題你們領導會區別對待的,所以就給寬慰了一會。」

吳書記也是不希望許老闆進去,要是那樣,許老闆萬一扛不住了,自己的一些事情就很有可能暴露出來。

劉永東點點頭說:「這事情也鬧不到訴訟那一步吧,季子強只要退賠了賬款,找個適當的解釋,市裡會著情處理的。」

對這一點劉永東還是有把握的,他推算的出華書記的意圖,按目前這種局面,華書記的第一要務還是讓柳林市在大的框架內太平穩定。

劉永東就又和吳書記抽了支煙,給許老闆一點時間,讓他自己先嚇嚇自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