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八十四章華書記的心思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57字

?他就這裡點點,那裡看看的,一不小心,呦喝,點出來了一個光~屁~股歐洲女人,季子強起初還是有點害羞的,雖然他也算不是天真無邪的好孩子,但這樣大幅度展示各種器官和功能的美女,他到真還沒見過,但後他勉強自己,本著求知識,愛科學的態度,對這個歐洲光~屁~股妹妹做了一陣詳細的研究,最後得出了結論,這樣的女人是不錯,但看起來太假,一定是硅膠用戶,更明顯的是,她中看不重用,那玩意太過空曠,不適合亞洲的人民,什麼馬配什麼鞍,這已經都是定好了的。

這胡亂的看了一陣,時間就過去了很多,人也睏乏起來,洗洗刷刷,就一覺睡到了天亮。

他倒是無憂無慮,可是柳林市裡的某些人卻磨刀霍霍了,一大早,華書記就叫來了市紀檢委書記劉永東,把昨天自己在洋河縣了解到的關於季子強受賄問題給劉永東做了通報,他強調說:「這個事情有洋河縣的副縣長方菲作證,應該是不會錯,他們兩人過去關係不錯,但現在方菲同志幡然醒悟了,做出了檢舉。」

市紀檢委劉書記還是有點謹慎的,因為上次就是自己前去調查季子強打人的事情,最後不僅沒有效果,還把哈縣長的一個鐵杆給套進去了,這讓他在面對華書記的時候,很有點不好意思。

他就說:「書記,這個問題我看還是謹慎對待,萬一在出現上次那種情況……..」

華書記抬手一搖說:「你不要太擔心,我看這事情還是有可能的,當然,你今天去先不要聲張,你可以先找方菲和那個當事人了解一下,在確定無誤後在找季子強談話,我們不能冤枉同志,但也不能放過一個**分子。」

紀檢委劉書記見華書記心意已決,是不會在這個問題上做出更改了,他還看出了華書記對此事的極度關注,通常情況,紀檢委怎麼去辦案,華書記是不會過多叮囑細節的,今天他可以說出幾個詳細的步驟,可想而知,華書記不僅是關注,還經過了仔細的思考,這就必須認真對待,辦不成鐵案,自己回來不好交代。

華書記不得不仔細的考慮這個問題,從上次事件來看,其中有很多蹊蹺在,也不是說冤枉了雷副縣長,但得到那樣的結果總是太過出人意料,那個被打的當事人在市裡調查的時候,敢於反咬一口設計人雷副縣長,這本來就不尋常,有很多隱隱約約的人為的痕迹留在其中。

單純的說那件事情,假如自己推測的不錯,那不得不說季子強很不簡單,他的手法老道,辛辣,和他的從政時間,從政經歷極不相符,如此狡詐姦猾之徒,必欲除之而後快。

但自己不可能為那樣一件事情,去否定第一次聯合調查。一擊不中,立即罷手,這才是最明智的決定,否則就有會貽笑大方,讓人菲薄了。

華書記當時也狠下心來,拿掉了雷副縣長,拿下他沒有錯,不過華書記總是有一口氣蒙在胸中,有了一種被戲弄的感覺,這是華書記在柳林市主政的幾年中,很少有過的感覺,特別是在當時聽取調查彙報的時,華書記分明看到了葉眉那極力掩飾的譏諷和嘲笑。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他也相信,會等到季子強撞上槍口的時候,這次他就不準備通知葉眉了,吸取了上次的教訓,防止季子強得到消息,有所準備。

紀檢委劉書記默默的思考了幾分鐘說:「我知道怎麼辦了,有什麼情況我會提早單獨給你彙報。」

華書記點點頭,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來。

華書記給人的印象,樸實、節儉、穩重、嚴厲。

一直到今天,基本上可以說他不跳舞,不玩牌,不打麻將,甚至也不進行任何體育活動,他的樣子也始終給人一種飽經風霜、歷經坎坷、備受壓力的感覺。

這是人們私下對華書記的一致的評價和看法,對此他自己也承認,他這一生最大的嗜好和本事就是愛琢磨人,會琢磨人,他自己對自己的評價基本上也是如此,那就是寬明仁恕,知人善任。

華書記從來也不掩蓋自己的觀點,在全市的幹部大會上也多次公開表示,柳林市最大的優勢並不在經濟,也不在科技,而是在人才。

華書記還有一個最讓人欽佩、也最讓人矚目的行為,那就是他的大膽啟用人才,很不名不見經傳的人,在他的提拔下一個個都嶄露頭角,飛黃騰達。

只這一點,就幾乎讓所有已經被他起用和有望被他起用的幹部慨嘆不已、感激涕零,華書記要的其實也就是這種效果,在這一片由衷的讚揚聲中和愈加殘酷的競爭氛圍里,不僅可以極大地增強他這個市委書記的權威性和威懾力,同時也可以極大地擴展他自己的勢力範圍和關係網路。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當他不斷地「無私無償、不求回報、不計恩怨、寬宏大量」地推出和提拔起一批批幹部時,他的直系親屬,包括親朋好友的起用和安排,也就大而化之、聽之任之,隨著潮漲潮落,雲起霞飛,這夾雜在大江大河、大風大浪里的東西,在人們眼中自然就變小了,變淡了,消失了,看不到了。

其實,後來人們才清楚,在起用幹部的問題上,華書記那種無形的要求和回報會更大更多。當他全力舉薦了你,提升了你,而且你沒齒不忘地接受了,然後再由你來安排和起用他的人時,陷在這種怪圈裡的人,往往很難開口或者用什麼理由和借口回絕他。

一切都顯得很自然,很順暢,很平和,